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44章 东大陆更东方的文明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坐车到了艾登他们家门口,应为上次来过,管家一看到诺亚后。



       马上就显现出了他惊人的记忆力。



       直接就认出了他。



       在门口就对诺亚热情的招呼道:



       “诺亚少爷,好久不见。”



       诺亚笑着回应到: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算起来昨天才来过,也不算好久不见吧……



       说着管家已经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诺亚就要往里面走,只听他还一边说道:



       “您是找艾登少爷吧。”



       “今天艾登少爷在单位上学习,猜到你会来找他,已经知会过了,让你等他回来。”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学习?



       诺亚停下脚步,确认艾登不在这里,他叫住了前面的管家。



       “那个……不好意思,我能问问他说过需要多久时间吗?”



       管家回过头,回应道:



       “艾登少爷没说过,不过我猜应该是正常的下班时间吧。”



       诺亚翻开银怀表,上面的时间显示的是下午一点出头的样子:



       “正常的下班时间?”



       估计就是五点过了。



       他想了想于是便回应到:



       “那好,我晚点,到了他下班的时候,再来找他。”



       管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也行,艾登少爷回来后,我会告诉他您已经来找过他了。”



       这个时间,艾登不在,他就只好自己去挑选明天宴会的礼物了。



       这时候,就遇到了知识盲区了。



       不管是前世还原主的记忆里,都没有参加过这种贵族宴会。



       特别还是这种侯爵举办的宗教节日的宴会。



       到底该带个什么呢。



       总不能送个银月银币吧,



       不过他猜想,应该也只是走个过场,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子爵。



       应该是没什么人重视的。



       他是收到格罗瑞娅和马斯队长邀请的,不如挑选点什么古董之类的东西好了,如果有古文字的东西就再好不过了。



       至少格罗瑞娅应该会感兴趣。



       离开了艾登他们家后,诺亚便叫上车,朝着港口区的市场去了,在那里有其他地方来的新奇货色。



       一些本土见不到的东西,诺亚在这里都能找到。



       不过在过去的路上,诺亚还让马车故意从公园边走的。



       在这里,教廷分配的房子,他在外面看了一眼。



       里面还有几个妇女在打扫,看的那门口堆砌的废旧家具,诺亚知道这里还有不少的工程需要做。



       不过公园边的位置还不错,周围竟然没有商铺,他想着如果将自己那幢两层建筑,改造成个店面。



       或许还有点搞头。



       就比如买点药什么的,港口区的药店实在不多,吃饭的地方,咖啡厅到时有些饱和了。



       而且城市外面还有几家国际知名的药厂,叫上艾登合伙,也许真的搞成。



       至于在这里卖走私的魔药,估计是别想了。



       他放眼就能看到不远处银月教廷,那教堂和三院的尖顶。



       公职人员兼贵族,就在教廷直线距离一公里不到,卖违禁品,着他娘的想不被抓都困难。



       ……



       从公园的到了码头上,下车后。



       又看到了这里的日常。



       奴隶拍卖。



       今天拍卖的是一些年轻的女性和未成年男子。



       他们被扒光了衣服,脚上用铁链锁在一起,身上挂着起拍价的牌子。



       晒的黢黑的船长,在慷慨激昂的讲述着,这群黑奴是他们从什么地方带过来的。



       周围是农场主和看热闹的人们。



       对比于围着的人的兴奋,年轻的奴隶们的表情茫然又麻木。



       依旧是打包式的拍卖,有好的就会搭上一个两个病殃殃的,他们已经在运输的过程中,被教会了不少的单词。



       这都是为了卖个好价钱,当然也有教不会的。



       这些只有当做打包的劣质商品,一起卖掉。



       他们枯瘦的身材皮包骨,上岸前刚被水冲刷了一遍,身上的跳蚤,污秽全都被冲刷了一遍。



       就连头发都给剃光了。



       面对眼前的世界,他们面容麻木的看着,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将要迎接怎么样的命运。



       诺亚听人说过,一个奴隶,到了农场主手里。



       他们最先要面对的是,最初一个月的奴隶培训。



       这些奴隶培训是之前到这里的老奴隶,来做的。



       这个“优秀”的老奴隶,会教会新来的人,到底该怎么做一个好奴隶。



       会怎么样成为一个合格的“牲口”。



       他就是这个所有人的榜样和追求。



       这个老努力,几乎有着除了农场主一外,最高的管理权。



       也就是农场里最大的狗腿子,他对自己人异常的凶狠。



       熬过了一个月凶残的培训后。



       接下来就是日复一日高强度的12个小时工作。



       他们每个月也会拿到少量的金钱,这些钱可以在农场主手里购买他们需要的日用品。



       他们运气好的,能活到四五十,一直到干不动了,有一天累死在农场的某个地方。



       但是一般,这群奴隶,只能活到三十岁左右,接下来他们会应为疾病,逃跑,发泄,最终像牲口一样倒下,死的悄无声息,被埋进土壤里,当做农场的肥料。



       深秋下午的码头上,奴隶贩子仿佛人才中介一样,兴高采烈的和农场主讨价还价。



       麻木的奴隶,被一串串的带走。



       诺亚看了良久,不经感慨道多么熟悉的一幕。



       原来资本奴役人的手段,几百年都没变过。



       这不就是活脱脱的血汗工厂吗?



       只不过以后,他们会更加文明。



       至少看起来更加文明。



       诺亚叹了口气,不再看下去,继续朝着码头的市场内走去。



       找了半天,发现这里能够成为古物的东西,要么就是残缺不全的,要么就是贵的吓人的。



       而且看起来仿佛是刚从坟地里刨出来的一样。



       这些出海跨洋辗转千里的船只上,一般都是胆大的水手,他们并不能理解这种东西的实际意义。



       只管从其他文明掠夺过来就完事了。



       至于其他的,他才不管你呢。



       诺亚找了一圈,最终在一家刚铺货的小店里,看到了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东西。



       毛笔。



       是的,还是狼毫的。



       诺亚有些吃惊。



       他表面装作无所谓的和店家闲聊起来。



       打听到,这是从东大陆的商船带来的东西。



       据说是有人去了更东边的高原,他们在那边的城市里,用黄金换到了这些东西。



       诺亚挨个翻开看了,有些粗制滥造的陶土器皿,还有一些打磨成型的粗糙玉器。



       品质都看起来一般。



       还有几件木制品,做成的匣子。



       老板说里面放着独特的香料。



       诺亚打开后,发现是晒干的山参。



       这些东西换做以前看到,也许不会觉得怎么样。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看到,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东大陆的更东方,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难道真是平行世界的中华?



       诺亚不经好奇,有询问了几个关于东大陆更东方的事情。



       老板也只是道听途说,他连东大陆也没去过。



       诺亚也只得作罢。



       不过他还是花了1镑的高价,将那只被老板当做刷子的毛笔给买了下来。



       就在他满怀心事的走出市场后,才发现自己礼物还没买。



       他想了想,又从市场里买了一张没有裁切的纸,一瓶墨水。



       还有一个口袋加上礼盒。



       然后,他便直接跑到了公园里。



       找了个避风无人的地方。



       躲在大树背后,把地上弄干净。



       接着就把刚才买的纸摊开,并用石头压住两头。



       用弄了点水。



       拿出毛笔沾上墨水,开始作画。



       他要弄张水墨画出来。



       前世的爱好里,这算是最附庸风雅的一项了。



       只是没爱好多久,发现自己能力有限,大触太多,爱好内卷,卷不动了就不画了。



       再次拿起毛笔,开始画水墨画。



       他犹豫了一下。



       然后下笔如飞。



       他全神观注,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时间。



       才将自己要画的画好。



       他所画的,是银月女神的画像。



       这东西绝对不会和人撞车。



       画风和这个世界的油画完全就不一样。



       看着跃然纸上的银月女神像。



       诺亚还算比较满意。



       他想了想,在画中右下方写了两个很小的繁体字。



       “張言”



       “……”



       就是小小的习惯。



       诺亚将纸晾在这里,正好左右无人,他便拿起毛笔。



       去公园的自来水龙头下,讲毛笔洗了。



       好久没画了,不想现在精神力高了后。



       还能有这么好的发挥。



       要是回到原来的世界,说不定还真的能成个大师什么的。



       不过要回去,还得干死那狗才行。



       所以接下来,他的主要目标不仅要提升实力,更重要的又多了一个事情。



       就是找那种金属。



       “今天晚上我就去问问露丝,还有韦恩。”



       洗好了毛笔后,诺亚便朝着刚才作画的地方而去。



       这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人,竟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的水墨画前。



       他连忙加快脚步走了上去。



       走进一看,才看清楚,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他穿着一件老旧的棕色加绒西装,和西裤,脚上的皮鞋已经脱皮了。



       佝偻着腰,双手背在身后,一个劲的看着地上的水墨画。



       嘴里发出一阵阵“嗯……嗯……”的呓语。



       诺亚走上前,喊了一句老先生。



       看到那老人抬起头,满脸褶子的脸上,挂着厚重的老式圆片眼镜,白色的胡子,像是用心打理过。



       诺亚一时间有些猜不准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年轻人,这是你画的?”



       老人的声音显得很和蔼与平静,波澜不惊中,似乎有种让人亲近的魔力。



       诺亚点了点头,承认是自己画的。



       老人却蹲下身,然后把眼镜取下,放在他写的两个汉字上。



       并指着那两个被放大的字,显得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这是种神秘符文,也是你画上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