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献祭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妮娜?”



       听到这个名字,罗恩的心跳陡然加速。



       一个永远年轻的黑暗身影,跃然在罗恩脑海里。



       她也在曼海姆!?



       但他说是小女孩?



       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他低下头。



       为了确认对方的说法,他将卷轴打开后,开始确认。



       看着上面的月影魔术,主教罗恩那如鹰隼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这魔法他都没见过。



       光是中级的魔法,就要同时描摹三个不同的精神魔印。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难度不可为不高。



       并且消耗的魔力来看,应该已经够到高阶魔法的消耗量了。



       刚才这个小子消失,应该就是用的那个中级的影子戏法。



       低级魔法的攻击反弹……



       罗恩脸色严肃,指了指卷轴:



       “那个巨大的撕裂伤口,是反弹攻击制造的创口?”



       张言努力保持着镇定,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是的主教!”



       罗恩脑中回想起了很多年前的画面。



       果然是她。



       竟然亲自过来赐予魔法卷轴……



       罗恩开始有些不确定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教廷的记录里,可是记载着,贝狄威尔用亵渎魔法创造的神选者。



       为什么有女神的高位从属降临,会来赐予这种魔法?



       而且还被他学会了……



       女神是在帮贝狄威尔?



       祂不是每年只有半个月的清醒期,现在不应该在沉睡吗?



       还是妮娜自己的主意?



       或许帮圣光教廷擦完屁股,他要好好查一查这件事情。



       他沉吟了大概半分钟。



       “……”



       其他人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也不敢过去。



       就在这时候他将卷轴整个卷了起来。



       然后递回给了张言。



       神情几经变换,最后眼神不再那么犀利,语调变得平和了许多:



       “刚才,为什么不用反弹攻击?”



       张言接过卷轴,听到问题后,差点翻白眼。



       “……”



       他还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回应道:



       “看着主教大人拳势太猛,怕防不住。”



       罗恩语调平缓,听不出什么感情,他说道:



       “怕是你用了,我就和里面那家伙一个德行了吧?”



       张言没有回答,露出个和善的笑容。



       罗恩他半信半疑。



       决定后面好好查一查贝狄威尔的事情,这小子,他怎么看,都觉得还有隐瞒。



       今天不是时候,他冷笑了一声:



       “呵……我信你了。”



       阴阳怪气!



       张言装作没听懂,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多谢罗恩主教高抬贵手。”



       正要转身离开的罗恩,忽然想起诺亚资料上的一行,他问道:



       “你的老师……是格林.赫尔曼?”



       听到这个名字,张言不由自主的心又提了起来,他无声的点了点头。



       罗恩问道:



       “他最近联系你了吗?”



       “没有!”



       张言直截了当。



       还在准备措辞的时候,罗恩点了点头。



       像是突然就失去了谈话的兴趣。



       转过身,就这么自顾自的下楼了。



       留下张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老头什么毛病?



       那些月蚀部队的人,也跟了上去,只留下他们曼海姆月行者三人在楼上。



       “诺亚先生没事吧?”



       玛利亚和唐走了过来,关切的询问道。



       刚才看到红衣主教突然动手,他们都吓傻了。



       玛利亚捂着胸口,对张言说道:



       “罗恩主教中年,独立开发过一套配合魔法的格斗拳法,是近战法师的推崇者……”



       唐也说提老头辩解道:



       “诺亚先生,罗恩主教可能是只是单纯的想和你切磋吧……”



       张言看向说胡话的唐,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好一招指鹿为马。



       墙都被他锤爆了,弟弟!



       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透过栏杆看着楼下的那个怪老头,张言咬了咬牙,真想给他一脚。



       这时候他到门口的罗恩,像是感觉到了张言的目光,忽然抬起头,对着四楼那个突然变成笑脸的小子道:



       “诺亚先生,屋里那东西,你处理吧!”



       然后又看向唐和玛利亚,继续说道:



       “至于后续的案件,你们就别再管了!证物带回去,封存好,寄到伦底纽姆总部。”



       说完,也不管他们如何回复,就大步离开了这里。



       玛利亚和唐还大声的喊着:



       “罗恩主教慢走!”



       张言撇了撇嘴,吸着凉气,这才开始揉自己的胸口。



       刚才被打的不轻。



       唐看向张言,询问到:



       “诺亚先生,学过献祭吗?”



       张言当然听过献祭,但是没学过,他重复道:



       “献祭?”



       “对啊,刚才罗恩主教或已经交待,把深潜者献祭的任务给你了。”



       玛利亚帮着男友说道,唐也很热心的表示:



       “要不我们帮你吧,你看一次就会了。”



       献祭,将邪魔献给银月女神。



       而银月女神,赐予献祭之人更多魔力。



       之前就从提升手段上了解过。



       张言之前对这种手段不太感冒,这他娘的鼓励魔法师拿命去拼。



       典型的资本家行为。



       不过现在,自己击杀了一个深潜者,好像拿来献祭掉也无可厚非,只是不知道银月女神会不会喜欢鲱鱼罐头。



       “好啊,有你们帮忙那真是太好了。”



       张言表现得相当欣喜。



       然后看着两人满前忙后,也没怎么弄。



       只是围着尸体的四周,开始刻写这古文字。



       一边写玛利亚还一边说着:



       “这是银月女神的神国文字,什么意思不清楚,但是能够让祭品连接到神国,从而被收走。”



       不一会儿她可书写完毕,拍了拍手对着张言说道:



       “好了,简单吧!”



       唐站起身,走到张言身边,指着四个对称的角,说道:



       “诺亚先生,你只需要站在这里,将魔力注入任意字体里,他们就会形成魔法回路,连接到女神的神国中。”



       张言点点头,仔细的将几个献祭的文字记忆了下来。



       这文字倒是有些像拉丁文,看起来仿佛一排刚长出来的花苗。



       诺亚的脑子记忆力不错,不一会儿就记清楚了。



       随后他走到文字前,将左手按了上去。



       魔力就像水遇到了空瓶子,一下涌了进去。



       这种文字对魔力的反应,有些过于迅猛。



       张言在一瞬间,甚至有种想法,如果学会了这种文字,不知道能不能替代掉古海拉米尔密文。



       很快就在他走神的时候,一个银色的大圆环,已经在地面上生成了。



       黑色旋涡中,顿时发出一阵阵低语声。



       仿佛是有一群人在齐声念诵着什么。



       张言魔力停止流入,此刻献祭的魔阵已经成型。



       黑色旋涡开始吞噬着深潜者。



       就连同空气里的气味都被抽了进去。



       像是沼泽一般,有些长条状的黑色影子,爬上了紫色的深潜者身上。



       每拖拽进去一分,张言就感觉魔力朝着自己涌动了一下。



       然后源源不断的巨大魔力,开始灌输过来。



       直到那献祭阵里的深潜者,被吞噬殆尽。



       黑影消退,银光消散。



       那些文字,变成粉末散开后。



       张言感觉魔力已经停止了回流。



       这时候他发现,果然银月魔法的量,在他身体里已经增加了不少。



       至少现在释放影子魔术后,还能连续丢三个攻击反弹的魔法出来,之前可就只够一次的。



       提升算不错了。



       而且还有种诡异的亢奋感,就像是被赐予了祝福一样。



       虽然,比他自己那种祝福,要弱上无数倍。



       但这种东西竟然还会让人感到一种难言的愉悦。



       像是能让人献祭上瘾的手段啊……



       他默默的推测着。



       而玛利亚和唐面面相觑。



       过了半晌,唐才无不艳羡的说道:



       “神选者就是不一样,竟然还会得到女神降下的祝福。”



       “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神迹,好厉害。”



       张言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却听到两人的对话,他回过头,对他们说道。



       “这不就是个祝福吗?”



       两人摇摇头,否认了他的说法。



       并纠正道:



       “是女神的祝福!”



       “那不还是祝福吗?”



       张言无语。



       玛利亚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不一样,不一样!这个祝福……持续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