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码头黑市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外面的大雨没有维持多久,不一会儿就停了。



       就像是专门为刚才那个神秘女子准备的一样。



       她离开也带走了大雨。



       张言看着外面湿漉漉的街道怔怔出神。



       直到迷魅鼠门抬着饭盆自己去洗,发出丁玲桄榔的声音,张言才回过神来。



       刚才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这样驻颜有术。



       然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妖怪。



       可能这个说法有点荒诞,但在这个世界里,好像只有这个解释才是最合理的。



       这些奇奇怪怪的事件背后,肯定是有什么的。



       要去探究清楚,就是给弱小的自己找不自在。



       张言默默的将自己总结的生存法则,记在心里。

https://m.soduso,cc首发

       “降低好奇心,诺亚就是这么被自己夺舍的。”



       鬼知道他们在研究什么玩意儿,怀里还有一封信,估计就是今明两天就会有人来拿吧。



       到时候给出去就行了。



       张言的好生意,就被这么一场雨浇灭了。



       到了天黑也没见着有人上门。



       倒是晚上关门的时候,有圣光教廷的上门,他们还在找武僧冈瑟。



       现在人家早就从海上跑路了,并且渔村里明显有渔民已经被他买通了。



       海路对于他来说,那基本上是畅通无阻。



       看到一身国家魔法常服的张言,他们这次依旧还是进屋随便搜了一圈。



       只是这次的人,看样子都是圣光教廷的。



       看样子,从首都调过来的人手还真不少。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张言才注意到,他们身上的服装和之前圣赦院的服装还是有些区别的。



       圣赦院的是一个十字架。



       但是他们的,是一柄十字架状的利剑。



       “宗教裁判所!”



       竟然不是尤利西斯的直系部队。



       而是这个臭名昭著的部队。



       这些年间诺亚的可在各处都能听到他们的名声。



       什么人只要遇到他们,被带回去,都会直接被他们折磨的痛不欲生。



       不管你有没有罪证,只要他们讲你带走了,那么你就准备不死也脱层皮吧。



       这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入夜之后,随便弄了点晚饭吃,因为太冷早早的就上了床。



       从楼下拧了个电灯泡上来安上后,终于不用摸黑了。



       不过明天还需要去码头的黑市进货,顺便也弄一个白炽灯泡。



       九点四十多的时候,张言看了一下银怀表,准备睡觉。



       曼海姆城区的上空有金色的结界,所以他一夜无梦,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早晨的时候,熬了点土豆胡椒汤,放了点迷魅鼠四兄弟制作的小鱼干在里面。



       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加愿意去吃银月教廷的早饭。



       洗漱后,找了件诺亚的旧衣服穿上,他计划今天早上就去黑市一趟。



       就在之前的那个码头市场里。



       锁好门在人烟稀少的早晨。



       从小巷里朝着码头走去。



       走到的时候发现码头上冷冷清清,大概是因为戒严的关系,所有的一切合法的不合法的生意,都冷清了下来。



       许多店铺直接关上了门。



       而张言开始找寻着目标。



       在角落码头的避风小巷角落里,五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聚集在一起。



       他们有着差不多的穿着。



       单薄的麻质单衣,套着不合身的老旧西服,肥大的裤子,和一双劣质的皮鞋。



       这些小家伙,才是这里的地头蛇。



       黑市那些人养着的孩子,这里的黑市很分散,每家基本都养着些带路的小孩。



       他们需要带路钱,自己得一部分,还得交一部分回去。



       多数是附近渔民的孩子。



       没办法,穷人家的小孩没有其他赚钱的办法,只能走这些路子。



       张言看到他们的时候,这群家伙正捏着烟屁股吞云吐雾。



       尽力学着大人的样子。



       “嘿!先生,需要帮助吗?”



       带头的大孩子,戴着一顶破了洞的灰色贝雷帽,满脸雀斑的脸上笑容灿烂。



       他叼着烟,朝着张言走了过来。



       嘴里露出发黑泛黄的牙齿,一看就是老烟枪了。



       张言没有因为他们年纪小而小瞧他们,黑市的交易地点,他们最熟悉,他用平常的语调问道:



       “我需要找人买点柯西法尔的货,有门路吗?”



       那少年点点头,打量着张言身后的街道,眼神收了回来,才压低声音,开口对着张言回应道:



       “有的,先生,不过最近查的严,价格可能会有些贵,需要我找人给你带路吗?”



       一边说,他一边用手食指和拇指撮动着,比划着钞票的手势。



       张言拿出准备好的10张1新便士面额的钞票,递给了少年。



       一共10新便士。



       对方收下后,犹豫了一下,大概是觉得有些少。



       不过张言给他的感觉,不像是第一次来的人。



       又是早上开张第一单,他想了想,刚要开口,却见张言又递上了五张新便士。



       他微微一愣,看到张言面无表情的说道:



       “忘了最近风声紧,不好意思。”



       张言当然看出了他刚才要说什么,回头想来,现在就算买五个烤土豆,都要15新便士,他决定还是多给5新便士。



       少年有些欣喜,露出笑容回应道:



       “是的,先生,最近风声紧。”



       接过钞票后,他对着身后孩子喊道:



       “诺亚!给先生带路,走近道。”



       里面最小的一个孩子,走了出来,他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不合身的旧西装,对着张言微微欠身,用怯怯的声音说道:



       “先生,请跟我来。”



       说完他便转身跑到不远处,将木板遮挡的墙洞揭开,在门口等着张言。



       张言有些意外,没想到还遇到个重名,跟上小孩后,忍不住对这身形单薄的孩子问道:



       “诺亚?”



       那孩子疑惑的仰视着他,并询问道:



       “怎么了先生?”



       不过想到这些小帮派的孩子,估计都是化名,他摇了摇头:



       “没事……走吧!”



       在那孩子的带领下,穿梭在阴暗腥臭的小巷从。



       所谓的近路,如果没有点记忆力,还真找不到。



       最后他们来到靠近海边,一处临时搭建的棚户处,带头名叫诺亚的孩子有节奏的敲响了铁皮门。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敲完后,又按照这个节奏继续敲了一遍。



       门应声而开。



       一个**着上身编着脏辫的男人,打开门看了一眼小孩,又看了一眼张言。



       对着小孩比了几个手语。



       小孩只是比了一个手语,点了点头,他便将目光再次看向张言,然后将门打开,让张言走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下,是一个堆满货物的仓库,几个年纪不一样的男人正围着火炉。



       炙烤着肉类。



       让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香料的味道。



       因为是棚户,通风很好,所以不用担心一氧化碳中毒。



       只是让这里面温度有些高。



       看他们身上露出的纹身,应该是当地的地下黑帮。



       桌上还放着两只手枪与弹夹。



       张言瞳孔微微一缩,认出来这是没见过的新款式!



       张言在离桌子五米的远的距离,被脏辫男人伸手拦了下来。



       他张口对着里面喊道:



       “生意上门了!”



       “……”



       吃肉的人看向外面。



       过了大概两秒,一个男人突然从桌上摸起枪。



       一脸寒意的站起身后,语调激动的说道:



       “妈的,你们都带什么人回来了?”



       他抬起枪,指着张言,迎着其他人不解的眼光,一边朝着张言靠近,一边大声说道:



       “这家伙我认识,莫……莫姆和他老大卡尔!都栽他手里了!”



       这场景倒是让他有些没想到。



       张言摸着银月硬币,瞥了他一眼,看着已经和自己影子重叠的男人,他冷笑一声,用饶有兴趣的音调回应道:



       “所以,你确定要拿枪指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