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章 群魔乱舞的曼海姆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来到教堂里。



       张言看到十几个穿着职业军装,以及几位穿着警服的人员,统统聚集在教堂中央。



       他们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仿佛是刚从臭水沟里被捞上来。



       不断地发出惊恐的呻吟。



       并向着周围的人求救。



       但他们身上不断冒着白色的烟,血肉不断的冒着泡泡,就像是在发生化学反应一样。



       “救命啊!”



       看到这个情况后,张言二话不说,左手直接从大衣中抽出魔杖,准备使用驱散魔法。



       吟唱完毕后。



       一道银色光芒升起,面前这群军警,全部笼罩。

https://m.soduso,cc首发

       巨大魔法杖刚一出现,就被一抖手,丢向了人群。



       银光顿时将所人全部点亮。



       众人一番剧烈的挣扎后。



       他们的皮肤上像是泥浆一样的东西,流了出来。



       然后和银色的驱散魔法纠缠在一起。



       那驱散魔法,仿佛不断将泥浆转变成黑色气态。



       顿时修道院的众人,看到一团巨大的黑烟,从十余人身上腾空而起。



       像是一团蘑菇云一样,朝着教堂顶部飞了上去。



       而张言丢出的驱散魔法,却并没有放过它们的打算。



       紧接着,驱散魔法的银色光芒,附着了上去,像是有无数的小虫一样,银色光芒附着在黑烟上,不断的啃食。



       黑烟发出无声的嚎叫,不断地在空中扭曲挣扎。



       它们相交处,发出像是鬼火一般的幽蓝色光芒。



       速度飞快,黑烟不到十秒钟,就被驱散魔法的银光吞噬殆尽。



       “轰!”



       一道气浪在屋顶炸响,两道力量同归于尽。



       众人连忙看向十余名求救者。



       他们看到,这群军警的身上的诡异反应,消失了。



       “开始包扎吧!”



       张言对着身后被惊呆的神父和修女,出言提醒道。



       他走进来,到使用驱散魔法,还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将众人身上的不知名的力量驱散了。



       快的就像他走进来,丢了个魔法,然后瞬间就解决问题了。



       “快!快!包扎止血。”



       张言靠在一边,看着手上程度各有不同的军警们。



       他忍住的好奇心,没有去询问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惹上刚才那玩意儿的。



       已经很明显了,应该是某种诅咒。



       现在的曼海姆,可以称其为群魔乱舞也不为过。



       游行、爆炸、武僧刺杀、海怪袭击,现在又多了个脱皮诅咒。



       “谢谢!谢谢!”



       一位军官,对着银月教廷的人致谢,他身上的症状是最轻的,应该是这群人的带头军官。



       听声音也是他刚才在叫月行者救命,他对着众人开始自我介绍:



       “我们今天刚从加特姆高地抽调过来的安全部队,我叫肯恩职位是少校,我是银月女神的信徒。”



       说着他还从身上摸出一本证件和一个女神的银月挂饰。



       张言默默的退到人群后,让神父去和他交流。



       很快众人就从他口中,了解到他们今晚的遭遇。



       昨天晚上发生了皇家庄园遇袭事件后。



       警署从附近的加特姆高地请求抽调过来的军队力量。



       安全部队有些类似于武警部队,他们更加偏向于警署系统。



       调集过来主要就是协助曼海姆警署,对武僧进行搜捕。



       因为上头的领导,要求是三天之内抓捕或者击毙这位卡瓦特神庙的武僧。



       所以时间特别紧急。



       今天他们一到,这边警署也已经得到最新消息,武僧就在海边的灯塔附近。



       那个无人看守的地方,避风躲藏都不错。



       于是他们开始行动,但是没想到,在行动中,他们遇到的并不是武僧。



       而是一种从没见过的生物。



       用肯恩少校的话来说,就像是长着一张骷髅脸的黑人女性。



       一群人在海边的灯塔高处,将她堵住后。



       她当着众人将自己的面纱揭开后。



       暴露在她面前的所有人,皮肤就开始冒烟,并且不断地融化起来。



       众人还是对着这位诡异的女人,用密集火力,进行了覆盖。



       可惜这女人就像一团泥浆似的,直接吞噬了所有攻击。



       然后从灯塔上一跃而下,跳进了海里。



       众人这才发现自己的状态不对,接下来他们就到了这里。



       “因为接触过其他城市的月行者小队,刚好我们又离这里最近,所以我就带着兄弟们过来了。”



       肯恩看向越来越多的银月修道院众人,找寻着刚才那位魔法师的踪迹。



       却发现对方已经不在这里了。



       只有神父说道:



       “你们运气很好,今天修道院,只有诺亚先生在,真是女神保佑,他是这几天才成为女神的神选者的。”



       “……”



       张言离开了现场后,从之前垮掉的院墙,直接绕了出去,雨已经停了下来。



       路灯下,街道异常安静。



       海风呼呼的刮着。



       他打算去店里将迷魅鼠们接过来。



       这会儿正是时候。



       刚才出手没有考虑,这会儿才想起,当众暴露了施法增幅的手段。



       如果按照正常的施法,他这种菜鸟怎么也得是一个个的丢驱散魔法。



       现在如果问起来,只能朝着银月女神身上推了。



       毕竟是神选者。



       只是张言有些好奇的是,唐和玛利亚竟然没回来。



       他们两个加夜班,也不至于不回来吧。



       不过也说不准时间太晚了,为了安全就在办公的地方就近休息了。



       毕竟武僧还没被抓住。



       大概是天亮前,所有人都特别的困。



       张言竟然没有遇到一队巡逻的军警。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证件,本来还想来个帅气的摸证动作呢。



       看来是没机会了。



       不多时,东方的天已经鱼肚白了。



       曼海姆的海面上,也开始升起了大雾。



       这算是曼海姆的神奇景象了,只要太阳一出来,保证大雾就悄然而生。



       看日出海面,大概只有在巨人山的山顶才能看到。



       大雾一起,阳光被遮蔽,四周又暗了下来。



       海风吹拂下,雾气从海面飘进了曼海姆的大街小巷。



       张言将衣领拉了起来,转进玫瑰街。



       来到自己的店门口,打开了大门。



       听到动静的迷魅鼠四兄弟,瞬间从楼上冲了下来。



       看到张言后,直起身吱吱吱的叫着。



       不用猜,肯定是在怒斥着张言的行为,他连忙告饶: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不是回来了吗”



       这群小家伙估计昨晚看到他没回来,也是疯了。



       现在跳到他的身上,怎么都不下来了。



       张言没有办法,只得让它们躲在自己身上的衣兜里。



       拿上一件换洗的衣服后,张言想了想,将格林给的信件也带在了身上。



       然后他关上房门,反锁之后准备离开。



       转过身,突然心生警觉。



       抬头看到街对面的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



       张言看到他那张冷漠的脸后,心脏都感觉停了一拍。



       “坏了……武僧!”



       他僵在门口。



       对方没有动,眼神也没有离开他。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这时候玫瑰街尽头,响起一阵皮鞋落地的脚步声,打破了两人的僵持。



       “啪”“啪”“啪”



       “……”



       两人不得不将视线,转移向街口。



       路灯下,一个穿的一身白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一米九的个头,白色礼帽下是黑色的长发,身上是白衬衫,白马甲,套着一件白色的风衣,就连西裤和皮鞋都是白色的。



       这个人带着一脸邪性的笑容,与张言遥遥相望。



       那狭长的眉眼,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礼帽的阴影下,带着一股阴冷的锋利,让人没有来的想起了毒蛇。



       他走到门口台阶下,停了下来,摘下礼帽放在胸前,对着张言欠身道:



       “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来的正是时候!”



       “你好,克莱斯特先生,我是来取信的……”



       见到张言没有回答他。



       他便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氛,转头看向身后,那路灯下站着的人。



       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随后很快就被他那邪性笑容取代。



       武僧看清楚来人后,冷漠的眼神终于起了变化,几乎是牙咬切齿说道:



       “扎克利!”



       白衣男子舔了舔纤薄干枯的嘴唇后,笑着说道:



       “哟,真巧啊,手下败将……对不起,我忘记你叫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