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6章 狭路相逢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男子一身白衣,衣摆上绣着祥云仙鹤,衣袂飘飘,犹如谪仙下凡。



       在大魏,不是任何人衣服上都可绣着祥云仙鹤,那是历代国师专属图饰,即便是皇家也不可沾染。



       众人见了,立马朝无机行礼。



       傅姝没想到无为会这个时候出现,她原本期待的是宇文乾。



       说也奇怪,自从皇宫一别,她也未曾见过宇文乾了。



       不过话说回来,古代男女授受不亲,她若贸然去一个不沾亲带故的男子家,可招人非议。



       而且她马上进宫,要当一辈子尼姑了,何必招惹人家?断了念头,也好。



       无为朝傅姝看去,见对方神色飘忽,似乎不曾留意自己,眼神微闪。



       李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怀疑遇到傅姝后,人人都跟自己作对一般。



       如今这时候老皇帝招自己进宫,可真是时候!



       “国师来得可真是及时。”李魏嘲讽道。

一秒记住m.soduso.cc

       无为微微一笑,“吴王可是在怀疑本国师假传圣旨?”



       李魏面色一变,“怎会?国师可是金口一开,哪里会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吴王殿下放心,本国师受陛下之恩,受天神神谕,助大魏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自然不会做出违背天理之事。”无为声音清朗如明月,让人不觉天降福祉,恩泽天下之感,引人膜拜。



       随后,语气一转,眼神锐利,语气依旧亲和,“倒是吴王殿下,身上戾气太重,唯恐不寿,还需在家修身养性才好。”



       李魏猛然对上无为幽深的目光,不觉心中一跳,有种被看穿的感觉,越发不自在。



       听人说,陛下亲封的国师,来自神秘莫测的天机一门,精通相术,观天象可窥天机,若得到他相助,但简直是如虎添翼。



       如今各方势力都在拉拢无为,他可不能轻易得罪了。



       刚才对方之言,难道是看出了他的心思?



       对于蛰伏已久,准备伺机而发的李魏来说,不得不是个忌惮。



       只是这人若是不归顺于他,早晚是个祸患,留着也无用!



       李魏沉吟片刻,眸中的杀意一闪而过。



       李魏看了傅姝一眼,冷哼一声,目光阴鸷,“今日就放了你!明日若是让本王看到,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呵呵!还威胁起她?傅姝嘴角一勾,朝李魏盈盈一拜,“吴王殿下说笑了,傅姝不值得殿下如此惦记。若有机会,殿下可以去华阳殿看看傅姝,也未曾不可。”



       李魏身上的戾气越重,狠狠甩袖离开。



       气跑了!有骨气继续啊!



       傅姝翻了个白眼,却不想让无为看了正着,颇有些尴尬。



       大家闺秀好像不翻白眼的吧?



       可能。



       “起轿吧。”堵心的人一走,傅姝全身的战斗力回笼,让迎亲队伍继续前进。



       不过,她还得感谢无为。虽然她入宫是被对方给逼进去的。一码归一码。



       “多谢国师。”



       “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气?若是无事,本国师就先行离开。”



       自家人?傅姝目光一闪,这话说得有点艺术,他老人家待在华阳殿嫌寂寞,所以让她去作陪?



       “不送。”傅姝觉得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



       无为失笑,声音带着一丝溺宠的意味,“真是一个爱记仇的女子。”



       傅姝眉心一跳,听着怪怪的。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还真有点仙风道骨,可惜啊,芯子里都是阴谋诡计。



       若非看书知道每个人的结局,她所遇见的男子个个都是美男子,而且身份尊贵,无论现代古代,都是女子心中的男神。



       可一个都不是善茬。



       傅姝上了轿子。



       “起轿。”



       傅家的送亲队伍从城南一路敲锣打鼓,很是热闹,虽不是十里红妆,但由华阳郡主亲自送亲,足够引人注目。



       而赵家的送亲从城北一路迎来,锣鼓喧天,十里红妆,热闹非凡。



       只是途径皇城路只有一座石桥,只够一对人马经过。



       好巧不巧撞到了一起,还差点打起来。



       这迎亲讲究排场,更也讲究先后。



       若傅媚先走,那就代表着她为大,若赵檀儿先走,就以她为先。



       老皇帝虽开口说都是侧妃,但规矩不能变。



       好好端端的大喜之日,还闹成打群架,还不得让天下人耻笑?



       傅姝正想着,今日真是不顺当,果真是女主的待遇,是非多。



       “华阳郡主。”赵云礼走到傅姝轿前,躬身行礼道。



       傅姝撩开帘子,见是一身锦衣的年轻男子,相貌堂堂,但眉宇间偷着几分狂妄之气。



       “你是谁?”



       赵云礼抬眸微微一笑,拱手道:“在下是赵贵妃的亲内侄赵云礼。因正好撞上,所以向郡主讨个明示。”



       原来是赵檀儿的哥哥,不过听张氏说,赵夫人也就生了赵檀儿一个,眼前这个只能是她的同父异母的大哥了。



       张口闭口是赵贵妃的亲内侄,难道不说是谁的儿子?想必也是一个仗势欺人之人。



       “这么巧的事情都让咱们给赶上了,可见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知赵公子如何想?”傅姝反问道。



       赵云礼怕傅姝以郡主身份压人,立马急不可耐道:“回禀郡主,在下觉得按理儿来说,家妹为嫡,令妹为庶,尊卑有别,应家妹先行。何况家妹是赵贵妃的亲内侄,亲疏有别,赵贵妃又特意交代不能委屈了家妹,所以只能委屈令妹了。当然,若郡主执意要先走,那我们只能侯着,只是以后恐怕会惹赵贵妃不快。”



       傅姝想了想,点点头,笑着道:“你倒是考虑的周全。不过话又说回来,陛下亲自赐婚,家妹与令妹同为侧妃,而国师开过金口,说家妹旺宅之相,此番看来,陛下更加器重家妹才是。若赵公子以身家做比,那我们傅家可是名门之后,先祖中出了几个帝师,也算是说得出口。不知赵家如何门第?”



       赵云礼面色一变,没想到傅姝竟然如此能言善辩,倒让他颜面无存。



       赵家祖上不过是耕读世家,哪里能跟百年世家傅家相提并论?



       赵云礼见此,便知先行无望,面色颓然,咬牙切齿道:“郡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