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4章 怼人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姐姐。”少年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



       傅姝猛然转身,门口出正立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白衣少年,原本就精致的五官,如今长开,越发显得出尘。



       “小离!你怎么回来了?”傅姝欣喜不已。她记得骊山书院跟京城虽不甚远,但也非一二日可达。而且书院的规矩是三年,如今对方忽然回来,怎不让她意外?



       傅离看着傅姝,那容貌依旧,却越发思念的紧。



       他在这世上算是无牵无挂,可如今倒是有了软肋。



       “听爹爹说姐姐将要入宫,二姐姐要嫁人,小离自然要回来。”



       傅姝想想也是,“那你什么时候回书院?”



       傅离面色沉了沉,黑眸闪了闪,“姐姐不希望我回来?”



       “这哪里的话?我自然是想的,不过男儿志在四方,学业最为要紧。我虽想着你,但也不能束缚着你。”傅姝笑着道。



       “若我想着姐姐束着呢?”



       傅姝眸色一愣,对上对方黑沉沉的眼眸,没来由地心中一跳,忽然抿嘴一笑,“那也要等你学业过来,功成名就,姐姐才好享你的福不是?”

一秒记住m.soduso.cc

       傅离幽幽地看了傅姝一眼,见对方笑容浅淡,眼眸中充满了暖意,不觉心中一松。



       虽只是离开了一月余,他总觉得好像很久一般,有些事情超出他的预料,而且如今这样的变动,傅姝只能待在宫中,一辈子不能轻易嫁人,他应该放心才是。可看着沉着冷静的傅姝,心中却极为不安。



       “姐姐,可是想清楚了?若真的进宫当了近侍女官,那可是一辈子都无法嫁人。”



       “不嫁人又如何?以我的容貌也未必有人愿意娶。何况我如今是华阳郡主,以后定是可以为你撑腰的。等日后姐姐在宫中站稳了脚跟,你在京城横着走便是。”傅姝说着玩话,自己倒先乐了。



       傅离看着对方的笑容,也不觉轻松不少。他也觉得姐姐不嫁给其他人最好。



       “小姐,晋王府来人抬花轿了,你要不要去看看?”翠屏一脸兴奋道。



       话刚说完,就有丫鬟前来请。



       “大小姐,二小姐说请您去呢。”



       傅姝如今是华阳郡主,庶妹出嫁,亲自送亲,那可是何等殊荣?



       傅姝嘴角一弯,这傅媚摆明了想让自己去给她撑腰去。



       这里的婚丧嫁娶的规矩,不管是嫁娶,只要迎亲送亲的人身份足够高,那便代表着重视或者警告婆家,新娘不是可以任意欺负的。



       赵家不知道是谁,但他们傅家,好像只有她的身份尊贵些。



       当然这里面也有规矩,男方是家中的至亲,女方亦是如此。



       “我这就去。”



       傅姝跟傅离来到客厅,里面聚集了不少人,因今日到底是傅媚的大婚,身为生母,张氏自然不会苛责于她,还是亲自派人接她过来参加亲生女儿的喜宴。



       傅姝一进来,傅媚立马迎了上来,恭顺地行了礼,“嫡姐。”



       张氏见傅媚对傅姝的态度转变了不少,更为恭顺,虽不知其中缘由,但她对傅姝更加满意。



       “媚儿,你是该好好谢谢你嫡姐。今日是你大喜之日,你嫡姐为了你不留遗憾,所以跟我说让梅姨娘回来。”



       傅媚早就想到因是这样的缘故,不然以张氏跟姨娘的不对付,自然不会在这小事上花心思。



       傅媚一脸感激,盈盈一拜,“多谢嫡姐。”



       头上珠翠轻摇,发出悦耳的撞击声,其举止也比以往端庄大气不少。



       傅姝笑着向前搀扶,“二妹妹客气了,这也是人之常情。今日我送二妹妹去晋王府如何?”



       傅媚听了惊喜不已,她原本就是有这个打算,想着还需要费不少功夫,没想到对方亲自开口,倒显得对她有几分真心。



       想到这,不觉雀跃起来。



       “多谢嫡姐。”傅媚再次行礼,比之前更加虔诚。



       “我也去。”



       傅姝见傅离也去,不觉吃了一惊,以对方的性子还真说不去这话。不过此举也是锦上添花,何乐而不为?



       “好。这样的话,就让外人见见咱们的三弟,也该知道咱们傅家有的是人。”



       傅媚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想着傅离与傅姝的情分,也是在情理之中。



       “那媚儿多谢离哥儿了。”



       傅离面色淡淡地应了一声,若非傅媚站的近,还真听不清对方所说。



       傅姝送傅媚出了门口,让她吃惊的是骑着高头大马迎亲的人居然是曾经在客栈中有过交集的男子。



       男子一身华服,相貌依旧俊美邪肆,那双眼眸一直在她身上与身边的翠屏身上打量。



       莫非,对方也认出了自己?



       李魏目光灼灼地看着戴着面纱出来的妙龄女子,那一双盈盈秋水一般的眼眸格外动人,倒是有几分熟悉,尤其是她身边的婢子,那不是他一年前在客栈中遇到的那位。



       李魏眸色一暗,猛的从马上跳下来,一步步走到傅姝面前,眼神越发幽沉。



       傅姝不觉心中一跳,对方想干嘛?



       “张小姐?”李魏挑眉,嘴角上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傅姝眉心一跳,今日她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果然是被认出了。可她不承认对方又奈何她?



       “抱歉,本郡主不姓张,姓傅。”傅姝目光从容淡定地迎上对方诡异莫测的眼眸。



       李魏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傅姝,真会装。



       “本王听过有人说过,说她身子不好,需要去万古庵修行,郡主怎么看?”



       傅姝含笑道:“身子不好,去庵里修行也不是不可,就像有人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隐藏本性,低调或者高调。”暗暗思虑着,对方说的是本王,那便是一个王爷,什么王?



       这京城中的王爷不多,也就那几个,可是她也没见过几个王爷。



       李魏眸色阴冷,身上散发着寒气,笑容阴沉,“怪不得能当上近侍女官,确实聪慧过人,连本王都曾被你耍的团团转。”



       “王爷说笑了,不知者不怪,何况傅姝还真不知道王爷说得是什么。”傅姝回道,眼神最真诚不过。



       李魏面色越发难看,忽然大笑起来,倒显得有些狰狞,“还别说,你跟宇文乾还真有几分相似,一样的招人讨厌!”



       “王爷说笑了,傅姝不过一介女流,如何能更男子相比?莫不是王爷眼花了,看错了男女?”傅姝含笑道,她如今可是郡主,以后进了宫,还不得无聊死,不如趁现在,能怼的尽管怼了去,甭委屈自己。



       说不定人家不服气,赶到宫中跟自己较劲,那也是难得的乐趣。



       毕竟偌大的宫殿,只有五个手指头都能数的数字。真是可怜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