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9章 礼单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忽然有种不想搭理对方的冲动。



       宇文乾见对方不理不睬,蹙眉,语气严肃,带着一丝命令的口吻,“说话!”



       傅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对方是把自己当自己的部下来训斥了吧?



       “宇文将军,我可不是您的部下?”傅姝嘴角讥讽,不过是进一趟宫而已,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了,试问,谁的心情能好?



       宇文乾嘴角冷笑,目光幽深,如同古井一般深不可测,“不装了?”



       傅姝眼皮一跳,“装什么?”



       宇文乾看着对方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清澈的眼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眸色暗了暗,薄唇抿成一条线。



       傅姝对上对方狭长,似乎能看透人心的凤眸,莫名地有种在对方面前无处遁形的感觉,心中紧张不安,眸光闪烁,“你看什么?”



       宇文乾目光收敛了几分,开口道:“想不想入宫?”



       傅姝叹息一声,对方高大挺拔的身躯之下,让她有种无论前面有多少风雨,对方都会义无反顾地替自己挡下的错觉。



       “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不是我一个女子能左右的?那无为国师一句话就能决人家生死。他说我的生辰八字合晋王,能带给他福气。要不嫁给晋王,要不嫁给三皇子。只有入了华阳殿当近侍女官才可不用嫁入宫门。”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所以你选择了入了华阳殿?”



       傅姝点头,“不然如何?”



       宇文乾沉吟片刻,眸色深邃,幽沉,“你若不想,我必然不会让你入宫。”



       傅姝狐疑地看着对方,陛下决定的事情,对方有何办法?



       “你有何办法?总不能让我继续装病吧?一招可成,若是再次用,也不见得有用。”傅姝想过装病,可是一直逃避也不是办法。



       “我只有办法,你且在家中等候便是。”宇文乾说完,便转身离开。



       看着对方决然的背影,傅姝还是有些不相信,虽然宇文乾的本事在小说中可是只手遮天,可现在男主不是还没登基吗?



       傅姝前脚刚到府中,后脚一道道圣旨命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傅家嫡女傅姝,秉性纯良,静容婉柔,丽质轻灵,风华幽静,柔嘉维则,深慰朕心。着即册封为华阳郡主,赐良田百顷……,等晋王完婚之后,入华阳殿,以伺国师左右,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傅家二女傅媚,秉性高洁,救晋王有功,……与徐家徐斌并非良配,特此晋王李玄为侧妃,与下月初九与赵家嫡次女赵檀儿一同嫁入晋王府,钦此。”



       府中一道道喜讯让众人惊喜不已。



       但张氏的面色却十分严肃,对着傅姝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里不便说话,张氏便让傅姝跟着自己一起去屋内说话,留下欣喜若狂的傅媚母女。



       傅媚见着傅姝与张氏一道离开,眸中闪过一丝深思。



       这屋内只有她们母女二人,傅姝自是一切都告诉了张氏。



       “娘,我也是无法的。”傅姝叹息一口气,神色无奈。



       张氏仔细一想,“你这样做最好。历朝历代这国师身边的近侍女官都是身份尊贵的女子,能得如此殊荣那也是难得,唯一不好的就是不能嫁人。除非放弃所有,成为庶民。就跟普通农妇一般。”



       傅姝听对方这样一说,反而松了口气,不过放弃名誉地位而已,这又什么?她还以为没命呢。



       “当然,代价不仅是如此,还会连累家族,使全族成为庶民。”



       张氏的话让傅姝心再次提起来,她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若是因自己一己之私,害的全族贬为庶民,那自己岂不是千古罪人?这样的事情她可做不出来。所以她刚冒出的爱情小萌芽就这样不幸夭折了。



       呵呵,估计她啊八辈子都是尼姑命!



       唉!



       果然有些话是不可以乱说的,一说就被自己给说中了。



       傅姝阴郁了。



       张氏看着傅姝的表情,表情凝重,欲言又止。



       “姝儿,万事有娘了,若是真到那一日,娘会替你想办法。”



       傅姝知道对方说得是万一自己想要嫁人的话,可是张氏不过是一介后宅妇人,即便有几分手段,但也紧紧限于后宅,哪里是皇权至上的对手?



       而且她也不想让对方替自己冒险。



       “娘,就我这容貌,谁会喜欢?我自是做好的独身的准备。”傅姝虽是觉得单身贵族不错,但是至少自由自在,还有美食美景相伴,才不枉此生。难道自己真的要孤独终老在皇宫之中,每天对着墙壁说话?



       一想到这场面,傅姝心里就拔凉拔凉的,她甚至有些后悔,也许嫁给李玄,看着后宅斗来斗去也是极有趣的。毕竟对方可是人生赢家呢。



       当然也只是想想。



       张氏抚上傅姝的面颊,脸上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下月初九不过半月余,堂堂太傅庶女以侧妃之位嫁进晋王府,那是何等的殊荣?



       尤其是对于原本声名狼藉的傅媚来说,那简直是鲤鱼翻身,引得众人艳羡不已。



       何况傅姝是陛下御赐的华阳郡主,以国师近侍女官身份,相当于官列三品。



       这几日傅家的门槛无疑被人踏破。



       傅太傅原本是不喜交际之人,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上,更不想落人口实,所以一概婉拒,以需要准备婚嫁,休养身体为由。



       “夫人,这是礼部下的聘礼单子,请您过目?”礼部官员把单子呈上。



       张氏点了点头,“多谢。”



       “娘,给我看看。”傅姝说完,张氏便把单子递给了她。



       傅姝一脸感兴趣地仔细一看,上面写着无不是珍珠翡翠,锦缎器物。也没什么特别之物。



       傅媚也是一脸兴奋,神色一动,对着礼部官员问道:“大人,赵小姐跟小女的可是一样?”



       礼部官员面色有些尴尬,“这小官就不知了。”



       都是礼部一手操办,这礼单还有不知道的?



       看来不是不知,而是不同而已。



       傅姝与张氏对视一眼,见着傅媚的神色有些难看。



       梅姨娘前段日子因为下毒之事,像是鹌鹑一样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院中,不生是非。



       恨不得无人理会她才行。



       可是如今,傅媚即将成为侧妃,原本沉寂的心又再次活络起来。



       梅姨娘一看礼部官员神色不对劲,便冷笑道:“以妾身看,这自是不一样的。莫不是你们欺负我儿是庶女,无人撑腰,所以故意贪墨吧?”



       这贪墨一话谁也担待不起,所以礼部官员听了面色大变,神色严肃,“这位姨娘,话可不能乱说!我们礼部做事一向规规矩矩,依照礼法办事,哪里会做这等渎职之事?还希望姨娘慎言!”



       傅姝忙解释道:“大人,姨娘做事一向糊涂,还希望大人不要一般见识。”随后吩咐翠缕去取绿豆粥来,对着官员道,“大人一路劳累,酷暑难耐,不如尝尝绿豆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