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6章 看病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夫人该喝药了。”徐妈妈从屋外走了进去,“这药是刚熬好的。”



       傅姝蹙眉,立马问道:“徐妈妈,这药方可向别的大夫问过?”



       徐妈妈一愣,下意识地看了床榻上的张氏一眼,见对方微微颔首,回道:“自然,这方子没有什么问题,大小姐可是想到什么?”



       傅姝仔细寻思一番,若真的是傅媚动的手脚,以对方的性子一定不会那么蠢的让人发现这药方有问题。



       对方也实在难以逃脱干系。



       若是她的话……



       傅姝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难道说是药方没有问题,而是里面的药有问题。



       这样一想,傅姝的心瞬间提起,面色严肃,“徐妈妈,这药是谁熬的?”



       徐妈妈如实回道:“夫人患病这些日子,都是由两位姨娘伺疾。苏姨娘还算不错,只是她身边的小少爷需要照料,所以夫人心慈,便免了她每日往院子里跑。梅姨娘刚开始还算安守本分,但日子久了,难免会生出别的心思。因夫人无法兼顾后宅之事,老爷便暂时让梅姨娘帮忙分担庶务。总是因这样那样的借口不来伺候,夫人干脆免了她的伺候。倒是这三餐的汤药却是出自梅姨娘之手。”



       傅姝目光一沉,这汤药出自梅姨娘之手,那就更加有可能动手脚。



       定了定神,傅姝对着徐妈妈道:“你把汤药暂时搁着,然后去找个能信任的大夫来瞧瞧。”

一秒记住m.soduso.cc

       此时翠缕急冲冲地走了进来。



       徐妈妈见此,蹙眉道:“火急火燎的,怎的越发没有规矩?”



       翠缕自小有些怵这个远房的姑姑,尤其是对方板着脸,面色微惧,忙道:“姑姑,是翠缕错了。”



       徐妈妈眼神越发严厉,呵斥道:“在主子面前,该怎么称呼,难道我没教过你?”



       翠缕心头一震,怯生生道:“徐妈妈,是奴婢错了。”



       徐妈妈敛眉不语,这才让翠缕暗松一口气。果然还是待在小姐身边自在些。



       傅姝倒是惊讶,虽知道徐妈妈在府中的威严,但对自己的侄女也是如此严肃。好在自己是小姐,不然的话,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个十分有存在感的容嬷嬷了。



       其实徐妈妈还是挺好的。



       “翠缕,怎么了?”傅姝温声问道,缓解了屋内紧张的气氛。



       翠缕这才道:“是二小姐那边。听说是晋王殿下下令让赵太医来替二小姐看诊。”



       徐妈妈冷笑一声,“夫人,这二小姐越发没有规矩了。与徐家三爷的婚事还未退,甚至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外男搂搂抱抱,成何体统?也不知外面如何编排我们傅府?”



       张氏眸中闪过一缕深思,沉声道:“既然是顺道,就麻烦赵太医一并给我看了。”



       徐妈妈眸色一深,欠了欠身,“是,奴婢这就去办。”



       傅姝却担忧道:“娘,赵太医毕竟是宫中之人,而且这次又是以晋王殿下之命,这宫中之人惯会明哲保身,他如何会把真相告知?”



       张氏看着傅姝,眼神意味深长,“你放心,娘自有办法。”



       玉漱阁内



       粉色的纱幔遮住了床榻上女子的容貌,但依稀可以看出女子娇好的容貌。



       赵太医目不斜视地低头沉声道:“傅二小姐,麻烦把手伸出来。”



       傅媚应声,伸出一只玉臂。



       赵太医把手搭在对方的手上,静息凝神,面色越发严肃。



       傅媚见对方半天不说话,心中忽然忐忑不安,急声道:“赵太医,是不是媚儿有哪里不妥?”



       赵太医是医者仁心不错,不过也知道有有些事情涉及良多,还是不要声张的好。最好是告知傅太傅比较妥当。



       想通之后,赵太医回道:“并未,只是小姐的身子矜贵,需要好好休养才是,切勿劳心费神。”



       这话出自太医之口,尤其是赵太医是太医院的魁首,这医术自然能信得过。



       傅媚心中暗松一口气。



       傅媚忽然想起那次与晋王殿下逃亡时,被玉面神医所救。清醒时被对方那俊美如谪仙的容貌所惊艳。可惜的是他们这时候被宇文乾所找到,玉面神医也不见了踪影。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



       不过,她有种直觉,他们还会再见面。



       “多谢,赵太医。这些日子晋王殿下也尽是往府中送来不少人参鹿茸等珍贵的药材,媚儿真是吃都吃不完。若是赵太医不介意的话,媚儿想送些给太医。”



       还未等赵太医开口,这梅姨娘却立马走了进来,嗔怪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这可是晋王殿下赏赐给你的东西,你怎么可以任意送人?若是被晋王殿下知道了,还说是我们对殿下不敬呢。赵太医,您觉得妾身说得是不是?”



       赵太医扫了一眼眼前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妇人,回道:“姨娘说的是。”



       梅姨娘不由得暗自得意,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来,道:“赵太医放心,妾身已经为您准备一份厚礼,还希望您不要嫌弃才是。”



       赵太医连忙拒绝,“姨娘客气,这是万万不能的。赵某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再这多逗留。”



       说完,就唤了药童收拾好东西离开。



       傅媚连喊了几句让对方留步,赵太医干脆装作没听到,径直离开。



       傅媚撩开纱幔,不满地看了梅姨娘一眼,语气责备,“姨娘,你也忒不会说话了。送晋王给的东西才显得我们的诚意才是,何况赵太医是宫中之人,常替贵人看病,哪里会看上咱们这些东西?”梅姨娘不满,轻嗤一声,“倒不见得。我倒是觉得这人太不识抬举了。他再怎么厉害,那也是晋王使唤之人。你将来可是晋王侧妃,身份尊贵,哪里需要看别人眼色?指不定有些人想要尽力地讨好咱们呢?我这啊一方面是敲打对方,另一方面也是给对方巴结咱们的机会。”



       傅媚无奈摇头,眉头紧蹙,她一向知道自己的姨娘眼皮子浅。不然的话凭着自己的容貌,哪里不得爹爹的喜爱?也不会被张氏压的难以出头。若非张氏这次染疾不愈,也不会让姨娘管理庶务。



       只是张氏的病来的怪异的很,连大夫也难以诊断,这病拖着越发严重了。



       对于她来说,这本是好事,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不安。



       越想越发觉得胸口发闷,伤口有些发紧。



       一旁的芳儿见傅媚的面色发白,连忙问道:“小姐,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梅姨娘吓了一跳,紧张道:“媚儿,你可不能有事啊。”



       傅媚慢慢稳住心神,方才好些,对于赵太医说得不能劳神信服了几分,道:“我没事。姨娘,你们若是没事的话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



       梅姨娘看着傅媚那张憔悴的面容,面色担忧不已,“好吧,你好好休息,若是有什么不舒服叫姨娘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