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0章 偶遇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下意识看向眼前风光霁月的少年,一身白衣,气质出尘,犹如谪仙。



       “姐姐,你在想什么?”傅离被对方盯着看的有些面色发烫,语气倒比平日急促了些。



       傅姝回过神来,笑着道:“没什么,这倒是听过。”



       傅离眸中闪过一丝深意,“那姐姐作何感想?”



       傅姝疑惑,“小离可是有什么用意不成?”



       “课业一完,夫子让我以此做篇文章,可我又不知从哪下手,所以想问问姐姐,也好做个参考。”



       傅姝想了想,道:“这只是闺中之言,寻常人家随意论朝政,难免会招惹非议。也不是说不能畅所欲言,只是要分时机场合。人言可畏,人云亦云,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君王,难免会也因为各种偏差而产生不少冤假错案。”



       “那姐姐的意思这些都不是君王的错?只怪身边的谗臣?”



       傅姝看着傅离忽然严肃的表情,颇有些激动的语气,叹了口气,愤青啊!她理解。



       “也不是如此。真正的明君是对生命存着敬畏之心,爱民如子,既是如此,对于此等涉及无数人性命之事,因慎之又慎,心中只有决断。而明君也是亲贤臣远小人。以古为鉴,以人为鉴,知兴替,明得失。但古往今来,能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傅姝叹了口气,即便是唐太宗开创了贞观之世,知人善用,也因玄武门之变受世人诟病。



       傅离若有所思。

https://m.soduso,cc首发

       宇文乾坐镇,细细排查,终于顺藤摸瓜找到了天一门的线索。



       江湖中天一门乃武林中赫赫有名培养杀手的暗门,无人知道它的行踪。无疑增加了寻人的难度。



       沐斟看着宇文乾连日奔波,未曾好好休憩,便道:“将军,您要不休息一下?”



       宇文乾眸色含着冷光,让沐斟立马觉得自己真是多嘴,却又管不住自己的嘴,接着道,“听杨姑娘说傅大小姐也在这,将军要不要去看看?毕竟杨姑娘也在这?”



       宇文乾冷笑一声,暗讽道:“你倒是不怕死!”



       沐斟低着头自扇嘴巴,可不是?又急忙道:“属下该死!还请将军责罚!”



       宇文乾想起杨倩的来信,想着信中的内容,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



       起身,沉声道:“不用跟着我!”



       不知不觉走到了下邬庄子附近。



       看着一大片的桃林,眉头微蹙。正迈开步子准备往回走,几个女子谈笑的声音让他顿步。



       “小姐,你看这桃子极好,今年还真是不错。”翠屏看着红彤彤,诱人的桃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傅姝看对方一副谗样,笑嗔道:“那倒是。看你的样子就知不错。”



       翠屏嘟囔着嘴,佯装生气道:“小姐又取笑奴婢!可那是小倩喜欢吃呢,非要吵着要来。”可摘桃子的速度倒是快了些。



       杨倩撇撇嘴,上前去拉翠屏的衣袖,“好吧,就算如此。那你陪我过去摘那个最大的桃子去。”



       “哪里?”



       “在那!”杨倩眼神得意,指着远处枝头上一颗又大又红的桃子道,“瞧见没,那颗最大,我们去摘去。”



       翠屏定睛一看,果真如此,一脸喜色道:“好啊,我们去呗。”



       二人一起说笑着朝那边走去。



       傅姝笑了笑,不经意间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因树挡着,看不清对方真实的容貌。



       是谁?



       傅姝走近一看,目光微震。



       男子一身黑衣,身材挺拔,一双凤眸,泛着冷厉的光芒。



       不是宇文乾是谁?



       “宇文将军。”傅姝轻唤一声。



       宇文乾目光紧紧地锁住对方,女子一身白衣胜雪,身段纤细,寸寸雪肤,虽戴着面纱,一双秋水之眸,似乎会说话一般,见之忘俗,心来由地一悸。



       较之前的羸弱娇态,女子眉宇间明朗鲜活,让人见了欢喜。



       “嗯。近来可好?”



       傅姝没想法到对方会跟自己寒暄,原本略显尴尬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傅姝含笑,“还多谢将军帮忙。因服了将军的药,我才有今日,身子越发好了。而且还摆脱了那么多是是非非。”



       “既是如此,为何不告而别?”



       傅姝一愣,心虚不已,对上对方深邃的眼眸,更加不自在。她原本以为对方贵人事忙,哪里会在乎这些。而且自从到了庄子里,又因细心培养傅离,倒是忘记了之前想好的给对方写信的事情。



       “事出突然,买来得及,傅姝在这里向将军赔罪。不过傅姝心里一直有疑问。”



       “哦?”



       傅姝见对方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莫名地觉得对方心情不快,小心翼翼道:“将军为何要让傅姝装痨病?”



       宇文乾嗤笑一声,“你不是想彻底摆脱晋王吗?这样一劳永逸。难道是后悔了?”



       傅姝赶紧摇头,“怎会?我自是求之不得。”原本打算问对方为何骗自己吃药不能食甜的问题,可是看着对方心情不佳,就不要触霉头了。



       如今李玄下落不明,身为他的主子,宇文乾自然会寝食难安。尤其是大魏帝下令他找出李玄,若找不到,那可没有好果子吃。



       傅姝目光同情地看着对方,看来这反派费心费力,也不是谁都可以当的。若是她的话,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宁愿自己是个路人甲。



       “晋王殿下被人掳走,将军可有眉目?”



       “你担心晋王?”



       傅姝轻嗤一声,也毫不掩饰自己对李玄的厌恶,“晋王殿下何等身份?如何需要我去担心?经过这么多事情,我哪里不知这世间男子都是喜色,晋王也不例外。当初我毁容,甚至假装得了肺痨,晋王那厌恶的眼神,如今回想历历在目,已是彻底死心。这还多谢宇文将军让我看清晋王的真面目呢。”



       宇文乾眸色一凛,声音低沉,“你是在怪我?”



       “怎会?傅姝这辈子最感谢的人就是宇文将军,若不是您,傅姝恐怕真印证了太医所说的红颜薄命,活不过双十,更不能报爹娘之恩。所以,傅姝担心的只有宇文将军。只要将军开口,不违背良心之事,傅姝一定全力以赴。”傅姝语气真诚,双眸清澈通透,明眸皓齿,一身雪衣,在桃林中,犹如落入凡间的仙子。



       宇文乾眸光微动,心中却起了巨大的波澜。他半生戎马,战功赫赫,手下的冤魂不计其数,讨好他的,畏惧他的,鄙视他的……他从不在意。



       而帮傅姝,除了报恩,也是为了李玄更好地夺得太子之位。



       可没想到对方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惊喜”。



       他一向不喜欠别人,也不喜别人欠自己。



       想起杨倩添油加醋地说傅姝对傅离如何的好,傅离对傅姝有种特别的占有欲,心情瞬间跌落谷底,想要撕了那野小子的心都有。



       他想要私藏的东西,自己还未动,怎可让旁人轻易占了好处?



       他原本给了对方选择逃离的机会,可是既然对方这么义无反顾,那就别怪他了。



       宇文乾凤眸中闪烁着慑人的光芒,语气危险,“你说得可是真的?”



       傅姝被对方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却硬着头皮点头,“自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非君子,但也非言而无信之人。”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