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9章 巫蛊之祸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这晋王殿下因安置处理难民之事被人掳走之事轰动朝堂上下。



       轩政殿内,大魏帝震怒。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底下的官员吓得不敢出声。



       这无疑让大魏帝更加怒气冲天,帝王的威严此刻展露无疑。



       “好啊!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是吧?当初巢华水患灾民一事一个个不出声,倒是玄儿挺身而出,为大魏分忧解难。如今诸事皆妥,百姓联书上言晋王之功德,可这时却被人掳走!堂堂大魏晋王,那些多侍卫官员,一个个都是吃素的吗?居然在大家眼皮底下发生此等,让天下人耻笑!”



       沈相躬身道:“陛下息怒,微臣觉得此事绝非那么简单。”



       大魏帝沉着脸,“沈相有话直说。”



       “是。如陛下所言,跟随晋王殿下的官员侍卫不在少数,而且所带侍卫皆从禁军挑选,个个出类拔萃。微臣了解,那刺客贼人不过十人,即便在武功高强,可也不能透过层层把手,掳走殿下。”



       大魏帝听罢,一脸深思,“那沈相的意思是晋王身边有内鬼!”



       沈相眸色一闪,赶紧躬身行礼道:“微臣斗胆,怀疑背后一定有人嫉妒晋王殿下,所以故意谋害!还请陛下彻查此事,保晋王安危!”

一秒记住m.soduso.cc

       沈相目光觑了一旁的李毅。



       李毅性格火爆直冲,却也非傻子,见此,没好气地冷哼一声,“沈相这番含沙射影,不会怀疑到本殿下身上吧?”



       沈相言辞闪烁,“下官不敢。”



       “本殿下要跟人争东西,一向光明正大,可不像老五阴阳怪气,假惺惺!”李毅直言不讳道。



       沈相辩驳道:“殿下自是不会,难保底下的人不生别的心思。”



       “老东西!你胡说什么?”李毅恼羞成怒,气势渗人。



       “住口!”大魏帝黑着脸,浑浊的眼眸中闪烁着厉光,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吵吵嚷嚷!”



       大魏帝压下火气,对着沉默不语的宇文乾道:“宇文将军!晋王之事就交于你来办!务必平安将晋王带回,若有差池,唯你是问!”



       “是!微臣遵旨!”宇文乾躬身道,眸色晦暗。



       宇文乾刚出轩政殿,就被大内总管叫走。



       御书房内,大魏帝神色凝重。



       宇文乾低头行礼,“陛下。不知陛下叫微臣来可有事?”



       大魏帝叹息一声,眼神复杂惆怅,“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自古兄弟阋墙在皇家比比皆是,无可幸免。此处你除了平安带回玄儿之外,还得细细暗暗调查此事,不可张扬,否则玄儿性命难保。”



       “陛下放心,微臣明白。”



       宇文乾出了御书房,细长的凤眸扫过金碧辉煌的殿宇高楼,在威严肃穆的轩政殿中,目光停留片刻,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眼神越发冰冷阴寒。



       宇文将军的大名在大魏声名赫赫,少年一战成名,尤其是血洗叔父一脉,震惊朝野,天下皆知大魏有一个杀神,冷酷无情,小儿止哭。



       大魏帝昭令一下,桃花村一带县令官员无不噤若寒蝉。



       若说晋王殿下温和宽厚,仁心仁德的未来储君的最好人选,那宇文乾便是人人惧怕的修罗阎王。



       而晋王殿下却与修罗交好,可见晋王殿下的性情至纯至善,连宇文乾也心诚与他。



       消息一传开,尽人皆知此事。



       傅姝还真没想到宇文乾回来,不过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



       可拿宇文乾来衬托李玄的阳春白雪到有些让人好笑。也亏宇文乾这样的好耐心。



       “小姐,你觉得宇文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杨倩一脸好奇地问道。



       傅姝目光奇异,“为何要这样问?”



       “我看小姐这表情对宇文将军并不害怕,就想着是不是小姐有别的看法。”杨倩一双眼眸亮晶晶地看着傅姝,一脸八卦。



       “宇文将军凶名在外,你觉得我该对他有什么看法?”傅姝打着官腔,饶有兴致道。



       心想着是不是翠屏她们跟她说了什么。



       杨倩大感失望,嘴里诽谤道:“那人长相凶狠,下手也狠,恐怕这世上无人敢亲近。如今都二十五六都未娶妻,想必这世上也无女子肯愿意嫁他,这孤寡一生,也就如此。”



       那口气不乏幸灾乐祸之意,听在傅姝心里倒有些不舒服。



       毕竟此人虽恶名在外,可也帮助过自己。再说,除了他对付叔父一家的残忍,于国有功,与百姓有利,并未像傅媚这般,为了一己私欲,差点祸国殃民。



       “小倩,不可胡说!”傅姝带着几分恼怒,“宇文将军抵抗戎族功在千秋,何况他非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手段狠厉了些。世上怕他,也是敬他。若未曾有他,大魏的今日很可能被戎族的铁骑踏平,百姓为奴,沦为猪狗,昏天暗地。”



       戎族虽不是茹毛饮血,如同野兽,但草原上之上,个个身强体壮,嗜血好斗,极为注重血统,排斥他族。尤其是对中原之人,从心底蔑视。



       而中原人也同样看不上戎族,认为他们是未驯化的野兽。



       戎族信仰太阳神,轻视中原信奉的轩辕帝。



       在傅姝看来,一个是西方神和东方神的差别,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若真有差别,那就是他们的老祖宗比太阳神更威严、更好看。



       杨倩目光炯炯,“那小姐的意思是对宇文将军很有好感咯。既是如此,小姐就当可怜他,嫁与他可好?”



       “女孩子家家,开口闭口嫁人,也不嫌羞!”少年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



       傅姝看去,见傅离依旧一身白衣,面容俊美,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



       傅姝暗叹,她总觉得一个好好的少年,怎的越发高深莫测起来?是她做姐姐的不够称职吧。



       “小离,今日功课如何?”



       因傅离回乡祭拜的事情耽搁了学业,又因刺客的事情,耽搁了,傅姝想着赶紧给他学业补上才是。



       即便对方是天才,但若是不学,那也是伤仲永而已。而且这夫子才华横溢,温文尔雅,但生性恬淡,倒有些像陶公之流。



       傅离对上傅姝关切的眼神,眸光中透着点点的温情。



       “夫子今日教授的是武帝的巫蛊之祸,姐姐学富五车,可曾听过?”



       巫蛊之术?傅姝自然知道,汉武帝可是汉朝最为有名的君王之一,他的事迹流传至今,其中巫蛊之祸最让瞠目结舌。



       这虽是一个架空世界,但作者最是按照华夏的历史去杜撰,所以历史相似之处也不足为奇。



       傅姝忽然想起傅媚其中的一个最为佛系的爱慕者就是前太子之子李寒猗,其能力不输于其他男主男配,却默默地守护着女主,不求回报。



       他一生凄苦,因生父也就是前太子受巫蛊之术的迫害,前皇后一族灭了满门,前太子也被逼着自戕。



       前太子府中上下除了五岁的李寒猗被偷偷抱出宫外,其他人无一幸免。



       当然对方最后的结局是李玄因无子禅位给了他,成为大魏的君王。只是留给他的只是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王朝。



       岂是一个惨字了得?偏偏对方的容貌最是书中最为出色之人,堪称天下第一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