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8章 下手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还没来得及出声解释,傅离已经走到床边,撩开了纱幔。



       路宸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忽然闯进来的少年隔空点穴,片刻不能动弹。心中大骇,他已经是天一门的高手,可是没想到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居然隐藏着这样绝顶的高手,凭着浑厚的内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傅离看着躺在床上受伤的男子,男子看起来二十四五岁,长相英俊,一双深邃的眼眸中透着寒光。



       即便如今受制于人依旧保持着一副不屈之态。



       傅离眸色阴沉,嘴角一勾,烛光摇曳,犹如鬼魅,莫名地让路宸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



       电光火石间,路宸只看到眼前这个容貌绝世出尘的少年嘴角微动,虽未出声,但从嘴型中,说了二字“去死!”



       不觉心中一寒,一股强大的内力震得他五脏翻涌,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蚀骨的痛楚袭遍全身,却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怎么会有如此阴毒之人!



       傅姝赶紧跑到傅离面前,却发现躺在床上的男子七窍流血,面容狰狞,甚至恐怖。



       傅姝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傅离眸色微淡,漫不经心道:“也许是中了的毒。”



       傅姝想起对方原本就受了重伤,想必就是伤口上沾染的剧毒,只是没想到这李玄那般人下手如此狠。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还有救吗?”傅姝不忍地撇开眼,看着傅离道。



       傅离摇头,“看对方的模样毒已进內脏腑,药石无灵。”哼!即便今日不死,他也不会让对方活到见到明日的太阳。



       傅姝无奈,那她也算仁至义尽了。



       “姐姐,这男子是谁?”傅离看着傅姝,烛光中泛着冷寂的光。



       傅姝只得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傅离面色严肃,他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对方一会,就差点再也见不到傅姝,心有余悸。眸色幽冷地扫向床上的男子。这样的人死一百次不足惜!



       “姐姐,你既是跟晋王不对付,可也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若是此人心怀歹毒,想要谋害与你,可怎好?”傅离再三确认傅姝对李玄再无瓜葛,反而对李玄多有芥蒂,若因因爱生恨,这李玄根本不够格。



       傅姝即便多镇定,如今听对方这样一说,还真是有几分后怕。



       “不是幸好无事?对了,这刺客该如何安置才好?若真的无力回天,那留在这里也是祸害。”



       傅离虽然年少,但性子沉稳,而且还会武功,若处理此事,可比自己更加合适。



       傅姝想着,一脸希冀地看着对方,“此人看起来还有些来头,不然如何能在众多侍卫面前掳走晋王?随意安葬倒也辱没了他,不如给他置办一副上好的棺材,做一座颇有讲究的坟头。我们不知道他真名,就叫他无名氏便可。”



       傅离点头应下,对于一个死人的后事安排,他一向比较宽容。



       “这夜里下雨,正是把此人带往别处的好时机,若是等到明日,恐会被人发现,节外生枝。姐姐把此事放心交给我,我一定把此事办妥。”



       傅姝自然信任对方,语气迟疑,“可是对方这么一大人,你一个人如何搬动?”



       就一瞬间,傅离用薄被把路宸卷在其中,像是抗麻袋一般抗在肩上。



       你能想象一个十四岁绝美的少年,面无表情,轻轻松松地把一个成年男子抗在肩膀上吗?



       傅姝自认为无法想象,面色震惊,不可置信地看着傅离,张了张嘴,“小离,你是大力水手吗?”



       之前傅离轻而易举地背起自己,她可以认为她身姿苗条,体重轻盈而得意不已。可比汉宫飞燕之流。可如今对方连一个汉子都如此,她开始陷入自我怀疑。自己其实是长胖了吧?



       “大力水手是什么?”傅离好奇问道。



       傅姝扯扯嘴角,“就是天赋异禀,力气极大。”



       傅离眸色一暗,“我自小力气就非比常人,姐姐是不是嫌弃我?”



       那迷人的桃花眼中透着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越发的勾魂摄魄,差点让傅姝看呆。



       “怎会?小离这是天生神力,那可是天选之子啊!”傅姝觉得自己还真是捡到宝了,暗自窃喜。



       她相信,将来的傅家一定能横着走。即便不能,那也不是被人随意欺负的。



       傅离见对方一脸喜色,还未卸妆的眼眸依旧给人一种安抚人心的感觉,心中一暖,嘴角上扬。



       傅姝看着傅离趁着雨夜把人送走,飞檐走壁,只剩一道黑影,又消失在夜色中,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些不安。



       雨夜,棺材铺还未关门,里面的伙计正打着瞌睡。



       忽然眼前一道黑影,吓的伙计面色煞白,眼神惊恐万分,嘴里念叨着:“鬼!鬼!”



       昏暗的光线下,傅离一身白衣,背对着伙计,把人扔在对方面前。



       正好路宸滚动了几圈,刚好那狰狞的面孔凑到伙计面前,吓得他魂飞魄散。



       傅离扔了一袋银子到伙计面前,冷声道:“好好安葬了!”



       说完,一阵阴风飘过,眼前的白影消失不见。



       伙计揉了揉眼睛,地上泛着明晃晃的银子和尸体提醒他这不是做梦。



       第二天清晨大雨已歇,一路的泥泞。



       傅姝因为路宸之事辗转难眠,一大早起床精神不济,哈欠连连,昏昏欲睡。



       傅离见此,手中捧着一盅安神汤朝傅姝走去。



       “姐姐。”



       傅姝见是傅离,打起了精神,问道:“可是妥当了?”



       傅离点头,咳嗽了几声。



       傅姝仔细打量着,见对方面色略显苍白,神色疲惫,想起昨晚对方是冒雨出去,紧张道:“小离,你不会是感染风寒了吧?我让人给煮点姜汤来。”



       “不用,刚已经用过。这是我煮的安神汤,昨儿见姐姐的面色不好,想必一晚上没睡好。”



       傅离的体贴让傅姝感动不已,对方处处为自己着想,以后她定然加倍努力做好长姐之责。



       “好。”傅姝接过傅离递过来的汤药,鼻尖轻嗅,没有厚重的中药味,喝了一口,苦中回甘,顿觉神清气爽。



       傅姝嘴角上扬,眉眼带笑,“很好喝。”



       傅离眼中的笑意更深,“姐姐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