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8章 跟踪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回到家中,立马清洗了一番,换了身衣裳。



       翠缕来报,信已经带到宇文将军府。



       翠屏立马拉着翠缕分享刚才吓倒李玄之事。



       翠屏见翠缕并未想象中那么高兴,不满道:“翠缕,你看起来没那么高兴呢?难道小姐摆脱晋王殿下的纠缠不好吗?”



       翠缕蹙眉道:“好是好,可万一此事传扬出去,那不是毁了小姐的名声?”



       翠屏心里咯噔一声,“你说得也是,可之前你怎么不提醒?”



       翠缕嘟囔着,“奴婢倒是劝啊,可小姐和你可听奴婢的?”



       傅姝轻笑一声,眉眼带笑,“倒是翠缕了解我。放心吧,久病之人,难免会有些病气。何况晋王殿下若是喧嚷出去,那才是毁了他的名声呢。”



       李玄之人,最爱惜自己的羽翼,哪里会自毁形象?之前的一往深情恨不得昭告天下,如今却因嫌弃她面容丑陋,形象不佳,这摆明了是薄情肤浅之人。



       他一直维持着宽厚重情的皇家皇子形象岂不是付诸东流?



       翠缕笑着道:“还是小姐通透。”忽然想起一件事儿,便道,“奴婢进来时,刚好碰到二小姐的丫鬟芳儿,跟丁卯说悄悄话,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做什么。”

https://m.soduso,cc首发

       翠屏冷笑一声,“能干什么事情?必然不是什么好事儿。这二小姐都禁足了,底下的奴婢能翻出什么大浪来?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



       傅姝听了却蹙眉,心生几分警惕之心。



       书中的傅媚对嫡姐的感情并不是很好,表面尊敬,其实暗暗妒忌。因生母与张氏的缘故,也因傅太傅对傅姝的宠爱,视嫡姐为眼中钉肉中刺。



       以女主爱作妖的本性,即便对方禁足也会生出事端来。



       “这丁卯可是丁从的表弟?”傅姝依稀记得是有些关系,可到底原主留给她的记忆有些模样了。



       翠屏立马回道:“正是呢。奴婢觉得上次叫小姐回来的,定然是梅姨娘和二小姐的意思。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丁从说是苏姨娘。”



       傅姝厉声道:“翠屏!少说点!娘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你莫要再生事!”



       翠屏心中不服气,可见小姐生气了,只能闷声道:“奴婢知道了。”



       傅媚那里她还是不放心,便对着翠缕道:“这几日你时刻盯着芳儿些,看他们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禀告。”



       翠缕点头,“奴婢知晓。”看了一眼嘴巴都要挂油瓶的翠屏,抿嘴一笑,“小姐,你看她这嘴巴翘的,怕是去打酱油了。”



       严肃的气氛瞬间被冲淡几分,翠屏俏丽一黑,吹胡子瞪眼呵斥道:“就你胡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说完朝翠缕扑过去。



       两人嬉闹成一团。



       看着这欢乐的场面,傅姝深受感染,何况李玄之事也算告一段落,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整个人轻松不少,犹如新生。



       想必离她逍遥的日子不远了。



       傅姝望着高墙之外,蓝天白云,无边无际,若身体可行,何不纵马驰骋,心向往之。



       傅媚焦急地仰着头等着芳儿的消息。



       见芳儿走了进来,连忙问道:“可是如何?”



       芳儿得意一笑,“小姐,刚才丁卯说他一路跟着大小姐去了望江亭,遇见了晋王殿下。”



       傅媚冷哼一声,眸中充满了嫉妒,“我就知道嫡姐私底下跟晋王殿下还牵扯不清。说不定这次就是晋王殿下帮的忙,只不过不想得罪沈家而已。嫡姐也太会装了!”



       “小姐,这还不算呢。丁卯看到一个大秘密,可吓了一大跳呢。”芳儿眼中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是什么?”



       “丁卯怕晋王殿下身边的人察觉到他,所以不敢靠近,可是远远地一望,大小姐取下面纱后,右边脸居然有一道疤,很是吓人。尤其是面色极为难看,像是命不久矣,日薄西山之兆,吓得晋王殿下连连作呕,没说几句话就分道而行。”



       傅媚一脸惊喜,“你说得可是真的?”



       “小姐,定卯看得真真的,错不了。奴婢想着大小姐的容貌已毁,身子又坏了,自然会得到晋王殿下的厌弃。只要大小姐不在,那以后府中只有小姐您,任夫人再得意嚣张,也改变不了丧女之痛!”



       傅媚听了十分窃喜,眸中泛着报复后的快意,“都是报应!这些年我一直被嫡姐压制着,现在可好,以后都无人敢与我争。”



       “小姐,那陈王那边?”芳儿试探道。



       傅媚勾了勾嘴角,眼神不屑,“手下败将而已,我若跟着他,岂不是永无翻身之日?我傅媚这辈子绝对不会屈人之下!”



       想起自己和梅姨娘一直受张氏的欺压,就连自己的婚事也要受制于人。以张氏的性子,对方必然不会给自己安排一门好亲事,所以只能靠自己!



       想到这,傅媚眸中野心勃勃。若是为贫人妻,还不如做贵人妾,她相信以自己的容貌和手腕,一定能得到自己该有的荣耀。



       晋王殿下?



       傅媚脑海中浮现李玄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俏脸上不由得浮现一丝羞涩,眼神含媚。



       “小姐,小姐!”翠屏咋咋呼呼地一路疾跑进来。



       傅姝正拿着帖子在练字。



       练字讲究心平气和,这翠屏的个性还真是吵的不行。



       傅姝叹了口气,无奈地把手中的毫笔搁置一旁,看着神色急切的翠屏问道:“又怎么了?”



       翠屏喘着粗气,瞪圆了眼,“小姐,奴婢听说晋王殿下特意去宫中请太医为小姐诊治,人已经到客厅,老爷正招待呢。”



       傅姝一愣,有种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先不说李玄那,以她的自身状况老说,确实有好转的迹象,若是太医一诊治,岂不是发现她的异样?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他人察觉。



       至少现在不行!



       傅姝沉下心来,思忖着如何应对才好。



       “小姐。”翠缕从外院进来。



       “怎么了?”不会又有什么事情吧?傅姝思忖着,心中郁闷。



       翠缕从怀中取出一封信,还有一瓷瓶,“小姐,这是宇文将军让人送到奴婢手中的。还特意交代说小姐你一定用的上。”



       傅姝疑惑地接过,打开信一看,目光微震,心中一喜,这宇文乾是天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