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6章 口中有味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连吃了几日,傅姝觉得自己身子好像好了不少,也不像以往那样走一步三步喘,当真是个林妹妹一般。



       柔弱傲娇的林妹妹却是令人神往,但那风一吹就倒的身子却非她所想的。



       只要身子康健,即便是平民村姑也不是不可。



       以她的能力,虽不像男子那般作为,到底能靠着自己的一技之长养活自己。



       “小姐。”翠缕走了进来。



       傅姝对着镜子端详了一番,这消瘦的脸庞还长了一些肉,脸色也添了几分红润,目光盈盈,即便毁了容,精致的五官,还是妥妥的美人坯子,所以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嗯。”



       “今日奴婢遇到晋王府的人,让奴婢给小姐带封信来。”



       一旁的翠屏原本对晋王很有好感,希望晋王跟自己的主子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经过此事之后,她觉得若不是晋王,小姐也不会受这样的苦。选晋王还不如选宇文将军呢?



       毕竟晋王即将迎娶他人,辜负了小姐的一番情意,还是害小姐毁容的罪魁祸首。



       宇文将军虽然凶了点,相貌也非晋王殿下那般俊美潇洒,但后宅干净,并无妻妾。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翠屏不敢说晋王的坏话,但可以把气撒在翠缕身上。



       翠屏撇嘴冷笑,“都过了些时日,这才想起小姐来,把小姐当什么?单单是你送信,怎不见旁人送?莫不是你成了信鸽?”



       翠缕不快,“小姐,你看她说的?倒是拿奴婢撒气似的。”



       “胡说!”翠屏自然不认。



       傅姝见两丫头将要吵嘴,赶紧道:“翠缕,快把信拿来给我。”



       翠缕鼻翼微动,疑惑道:“小姐,你这几日吃的是甚药?怎的口中带着一丝味儿。”



       傅姝疑惑,“有吗?”忍不住哈气闻了闻,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味道。难道是口气?



       傅姝目光一怔,不会吧?她每日早晚可都用盐巴刷牙漱口,而且因身体的缘故,饮食更是清淡,哪里有什么口气?



       “翠屏,你可闻到?”傅姝希冀地看着翠屏。



       翠屏仔细一闻,目光迟疑,吞吞吐吐道:“小姐,好……像……是。”她之前没说,只是不敢说而已。



       如今有人敢于提出,她求之不得。



       完了!傅姝傻了眼,容貌毁了,连清新的口气都不配拥有了吗?



       “小姐,奴婢觉得应该是吃了药的缘故,毕竟这气味跟药一样极冲。”翠屏连忙道。



       傅姝点头,“你说得不无可能。要不我再捎封信去问问宇文乾?这是他的方子,他也许知晓。”



       翠缕跟着傅姝,药方之事自然不能避着,所以如今她也知道傅姝用的是宇文乾給的药方,便道:“依奴婢之见,还是先停些时日,看看是不是药的缘故。”



       “话是这样说,可奴婢觉得自从用了宇文将军的药方之后,小姐的脸色好看了不少,现在走路也不像以往那边吃力。可见是有效的。万一停了,坏了成效,那之前的药岂不是白吃?”



       翠屏的话让傅姝立马打消了停药的打算,毕竟吃了这么多天的药,再从新开始,那得多难啊!自己吃的苦,不道外人说。



       “也罢,此事又不得喧嚷,又不得让大夫来诊断,还是捎封信给宇文乾比较妥当。”傅姝思前想后,便让翠缕去拿笔墨纸砚来。



       趁这会功夫,打开翠缕带来的信一看,果真是李玄写的。



       上面写的无非是些思念之语,因公务繁忙,最近才得知她生病在家,并未去江南。因家中爹娘阻拦,并不得前来探望,若可,想约她在望江亭一见。



       傅姝柳眉微蹙,难道那次遇到宇文乾,真的是对方自作主张?



       这宇文乾欺上瞒下,做足了奸臣的派头啊!



       不管如何,她也不想跟李玄再有牵扯,如今这般也未必不好。



       不若借这次机会,彻底来个了断?



       傅姝眸光一凛,心中瞬间有了成算。



       “翠屏,上妆,我要出去一趟。最好是让人看起来病恹恹的,毫无血色,越丑越好。”



       “是。”翠屏眸光一亮,立马明白对方的意思。



       等翠缕拿着笔墨进来,正好对上镜子,看到镜子里面色苍白泛青,重重的黑眼圈,如同朽木之人,差点没把她吓死。



       “小姐!你没事吧?”刚才还是鲜活如花蕊,现在如同一具行尸,如此巨大的反差,可不得把人吓坏。



       傅姝见翠缕受惊的模样,给了翠屏一个赞赏的眼神,含笑道:“你小姐我好着呢。只不过让翠屏上了妆,好去见晋王而已。”



       翠缕知道傅姝和晋王殿下之事,见傅姝这般举动,便道:“小姐真的想通了?若是如此去见晋王,那真的毫无回旋之地。说不定让晋王殿下一改以往对小姐的态度。”



       对方说得委婉,但傅姝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与古代女子而言,李玄身份尊贵,而且以他的能力作为,很可能是未来大魏的储君。而原主跟李玄关系青梅竹马,不管日后如何,肯定会念着对方的好。



       天下男子无不喜色,但以这番容貌出去见人,只会让李玄敬而远之,渐渐离了心。



       古代男子三妻四妾实属平常,若非原主病弱之身,就是以侧妃嫁入王府,也不是不可。



       傅姝嗤笑一声,“我终是与他无缘。何况此事也是因他而起。该断就断,来个干净岂不更好?若是他只是喜我容貌,看个清楚,也算是我的造化。”



       傅姝目光清冷,不起一丝波澜,泛白的唇角,更显得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翠缕吃了一惊,心中起了波澜,很快敛了心神。



       原主身体羸弱,弱柳扶风,所穿衣服皆是合身之衣,看起来娇弱不堪,尤其是细腰不盈一握。



       自从傅姝穿来之后,仔细调养,修身养性,又因食用宇文乾的药方调理,倒是长肉了不少,脸颊有肉,倒也恰到好处。



       好在腰还是腰,并未长了一分。



       “小姐,这衣裳穿起来极为衬小姐呢。”翠屏笑着道。



       傅姝对着镜子里一瞧,不看脸,纤细的腰肢,贴合的衣裳越发衬的身姿玲珑,哪里还有纤瘦久病之态?



       傅姝看着正高兴替自己整理衣襟的两丫鬟,叹息一口气,“我不是去会情郎!换身素一点的宽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