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3章 沈府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那日傅太傅出狱设宴,傅媚以为可以趁这个机会解自己的足,可谁知傅太傅去了一趟沁芳阁之后,对自己再三提醒的解足之事一概不理,还说自己确实需要修身养性,给她气到了。



       “小姐。”芳儿兴冲冲地一路小跑进来。



       傅媚一急,迎了上去,“怎么样?”



       芳儿左右打量无人,便凑到傅媚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傅媚眉眼上挑,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看来嫡姐果然有问题。以嫡姐与沈明月的关系,沈相怎么会帮爹爹?”



       芳儿脸上充满了兴奋,“小姐,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傅媚眼眸中充满了积怨和恨意,“这些年爹爹眼里只有嫡姐,哪里真心关心过我?你去沁芳阁好好打探一下,嫡姐到底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奴婢知道。”



       文婷小心翼翼地后院上了小轿子离开。



       回到沈府,立马去了书院跟沈想禀告。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如何?”沈相漫不经心地从书架上取出一本史书来翻开。



       文婷余光飞快地扫了一眼,恭顺行礼道:“回大人的话,傅小姐手上的伤已无碍,只是脸上留了疤。”



       沈相双眉低沉,眸中闪过一丝精光,手一下没一下地翻着书页,幽幽地看着文婷,“那她怎么说?”



       文婷心中一紧,道:“傅小姐说以后的膏药不用送,送了也浪费。还说她命不久矣,容貌好坏与她并无关系,她只想安平度日。”



       沈相嗤笑一声,“倒是个聪明的女子,可惜命不长。不过即便命长,本相也不允许!”



       语气中的狠色,让文婷心惊不已。



       沈相接着道:“文婷,你在府中几年了?”



       文婷小心翼翼道:“奴婢五岁进府,得夫人看中,大人栽培,在府中已十一年。”



       沈相见文婷相貌清秀,处事妥当沉稳,更重要的是知道分寸,心中早已有了计较。



       “嗯。下个月初五明月大婚,老夫准备让你跟碧云做小姐的陪嫁,你觉得如何?”



       文婷心中一惊,不由得想起傅姝之前说得话,思忖着对方这么知道大人会有这样的决定?怕沈相不满,赶紧回道:“一切听大人的。”



       沈相满意地点点头,“你做事沉稳,以后跟在小姐身边一定要帮着小姐得到殿下的宠爱。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就不用老夫提醒。”



       沈相并不以文婷为威胁,毕竟李玄的眼光高,不会看上姿色一般的女子。而明月的性子娇纵任性,心计不足,容易被人利用,所以他在众丫鬟当中挑中了姿色只是中等,但颇有能力的文婷加以栽培,为的就是今日,让她成为明月手中的一把利剑。



       文婷赶紧道:“大人放心,奴婢一定恪守本分!”



       “嗯,没什么事情就出去吧。”



       文婷躬身退下,“是。”



       文婷把小心翼翼地把门阖上,下了台阶,心事重重。却正好听着花园里嬉笑打闹的声音,随即看去,便见碧云和其他的丫鬟在说笑,心中一计,朝玉漱阁走去。



       “你说什么?傅姝真的毁容了?”沈明月听到文婷的禀告,心中狂喜不已,脸上透着幸灾乐祸,“好一个傅姝,你也有今日!这女子没了容貌,我看殿下还喜欢她!”



       文婷低头不语。



       “不行!这等好事,我一定要上门嘲笑她一番。”



       文婷立马出声阻止,“小姐,这不可。”



       沈明月不满,横眉怒斥,“你算什么东西?还管我的事情?”



       文婷眸中闪过一丝阴霾,很快消失不见,道:“小姐若是去了,那不是昭告天下此事跟沈府有关?到时候小姐的名声一毁,岂不得不偿失?若是晋王殿下知道此事跟小姐有关,恐怕对小姐心存芥蒂。”



       沈明月仔细一想,也是,神色缓和了不少,“你说得也是。看在你还算忠心的份上。碧衣!”



       一个身材消瘦的婢女立马走了过来,低眉顺眼道:“小姐,可有什么吩咐?”



       沈明月挑眉,语气高高在上,“把我之前不用的雪肤膏赏给她。”



       “是。”



       碧衣把一瓶雪肤膏递给文婷,文婷收下行礼,“多谢小姐赏赐。”



       沈明月不以为然,“你以后好好替我办事,本小姐不会亏待你。你要知道能得到我用剩下的东西,那是你的福气。以你的身份,能用上下品的胭脂水粉也足够。”



       文婷袖口里拿着的手一紧,依旧恭顺道:“奴婢明白。若是没有旁的事情,奴婢先行离开。”



       “嗯,你走吧。”



       文婷敛眉顺首,转身离开。在无人之处,取出雪肤膏一看,里面用了一半,而气味品质明显不如傅姝送给她的,何况一个是平等地待她,一个待她如蝼蚁。



       文婷嗤笑一声,眸中划过一丝不屑,仔细打量四周,见无人路过,便毫不犹豫地把雪肤膏抛到水中,任它随流水流去。



       以前难得休息,只想着早日过上养老退休的日子,可如今在家待了几日,傅姝还真感觉到像坐牢一般难受。



       尤其是古代没有什么娱乐节目。



       就是连睡觉她都快睡出一朵花来。



       傅姝叹息一声,劝自己知足点。



       “翠屏,拿笸箩来。”绣绣花吧。



       原主的女红不错,倒是便宜了她,虽刚开始计较生疏,慢慢倒也熟练。



       翠屏蹙眉道:“小姐,大夫说了,你的身子不宜劳累,何况你的手才刚好,若是经常绣的话,手又伤了又当如何?夫人让奴婢看这小姐,奴婢自然不能让小姐劳累着。”



       傅姝无奈,白了对方一眼,笑着打趣道:“真是一个管家婆,连小姐的事情都要管。我看以后你若是嫁了人,那岂不是人人口中的母老虎?到时候会说小姐不加管束了。”



       翠屏跟原主一起长大,感情很好,自然知道对方不会归罪于她,尤其是这些日子傅姝性子开朗了不少,倒让她放心了不少。



       翠屏笑着道:“还不是小姐宠的。奴婢打算一辈子跟着小姐,哪里也不去,才不要嫁入呢。”



       傅姝正想说些调侃的话,见张文景走了进来,连脸上的面纱也来不及戴,索性起身,大方地迎上去,“表哥,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