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508章 眼花缭乱

作品:《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级金光咒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级金光咒正文508章眼花缭乱在这铜镜当中,这女鬼的实力自然是非常的强悍,现在无论是林开云还是钱道长,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那个女鬼再将钱道长打飞之后,双脚浮空,像是踩踏着什么东西一样,符到了两个人的不远处。



       这女鬼双手张开,浑身散发着阴冷的鬼气,同时披在脚下的头发也竖了起来。



       十分凶狠,又十分得意地同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挑衅,嘴里嘶吼道,



       “你们两个道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我都没有去找你们的麻烦,结果你们竟然上门找我的麻烦。”



       “我看你们真的是活的时间太久了,想死。”



       这个女鬼虽然打飞了钱道长,但是并没有立马上去补刀,而是对着钱道长和林开云两个人嘲讽了起来。



       从这就可以看得出这个女鬼对于自己的实力非常的自信,完全不相信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能翻起什么水花。



       面对着这女鬼的嘲讽,林开云没有任何言语,他直接扶起得钱道长,问道,



       “怎么样?钱道长你还好吗?没有受什么伤吧?”



       “咳咳!”

一秒记住m.soduso.cc

       钱道长被林开云浮了起来,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两口血痰,随后摇了摇头说道,



       “还好我还挺得住,但是这个女鬼在铜镜中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我的那个八卦盘也是我师傅留给我的,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品质不错的法器,没想到竟然被他给毁了。”



       说话间钱道长的脸色十分的苍白,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女鬼打的受的内伤,还是因为师父留给他的八卦盘被打碎的心疼状态。



       见到这一幕之后,林开云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并没有感同身受,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



       估计寻常的安慰的话,在钱道长这里,只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现罢了。



       深知道这一点的林开云并没有安慰,而是拍了拍钱道长的肩膀说道,



       “钱道长,你到后面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对付这个女鬼,别管他在这铜镜中有多厉害,但是我们只有消灭他才能出了这铜镜的世界。”



       而钱道长在听到这林开云这番话之后,感激的看了林开云两眼,但是他并没有选择上后面休息而是十分果决的说道,



       “小林道友,你不用劝我了,我们两个传承即是同门,今天也算一起经历了生死,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在后面看着你一个人去拼生拼死,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就让我们两个人一起联手吧!”



       “我就不信了,一个区区女鬼,还能有多厉害!”



       钱道长说这话的同时狠狠的瞪着那个女鬼,当然了,从刚开始的交手钱道长就已经知道了,这女鬼想杀他还是很容易的,不过他说这话也是为了给自己提气,毕竟就算打不过人也不能先认怂。



       林开云见到钱道长十分坚决的样子,也不再劝说,而是直接转身面对着女鬼。



       那女鬼见到林开云和钱道长一副不罢休的样子,讥笑着说道,



       “呦呵,你们这两个道士莫非还想跟我动手不成,难道你们两个人是傻子吗?看不出来我要杀你们只是抬手的事情罢了!”



       而此时李大胆也反应过来了,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刚才那样了,好像林开云和钱道长并不是这个女鬼的对手。



       这李大胆的思维就很简单,既然打不过的话那就跑啊,于是他没有多想,连忙对着林开云和钱道长大喊道,



       “林先生,钱道长,快跑吧!!!”



       如果说是其他的情况,林开云肯定会跑的,因为他也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



       俗话都说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林开云遇到打不过的,他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硬拼。



       但是现在能屈能伸这句话已经不适用了,因为他们已经置身于这途径中了,如果不将这个女鬼给杀死,那么他将永远都出不去。



       所以现在不能跑,只能将这个女鬼给消灭。



       钱道长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心里头也没有半点要逃走的心思。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正无神通!”



       林开云手里捏着法诀,嘴中振振有词,立马就施展起了金光咒。



       嗡的一声金光就仿佛凭空冒出,一般直接将林开云裹在里面,仿佛一个密不透风的防护罩一般。



       而钱道长虽然并不能熟练地使用金光咒,但是他也掏出了几张符纸,贴在了自己的身上,虽然这些符纸不能够像金光咒一样抵御一切伤害,但是起码能抵抗住阴气和鬼气的侵蚀。



       而林开云和钱道长这两个人的动作毫无疑问是的,告诉女鬼,他们两个人不止不会跑,还会反击动手。



       “哈哈哈!两个臭道士我看你们真是榆木脑袋,不知道死活。”



       “既然你们不跑,那就去死吧!”



       这女鬼怒吼的直接伸出了一只手,那上面的五个指甲迅速延长,像是无柄锋利无比,能够切割一切的空气,一般对着钱道长和林开云就攻击了过去。



       而此时这女鬼的吼声当中十分的气愤,原本他打算是像猫捉老鼠一般,好好的戏耍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在弄死他们两个。



       但是现在一看这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并不配合她,而且好像并不惧怕他的样子。



       这就让女鬼的心里十分的窝火。



       那五个如钢刀一般的指甲划破了空气,直逼起林开云和钱道长的面门。



       速度极快,而且力量也非常的大,甚至引起了不但的空爆之声。



       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都灭了蓝色,但是此时也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了。



       于是两个人各施手段,林开云直接横柱,七星龙渊剑对这着打过来的指甲扫了过去。



       而钱道长也十分灵动的侧着身子脚下一滑,竟然使出了一个滑铲,在躲了这攻击的同时还向着女鬼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这七星龙渊剑擦着指甲,碰撞出产生了巨大的声响,同时还有大量的火花飞溅而出。



       这女鬼伸过来的指甲力量确实非常的足,林开云甚至感觉到了胳膊在轻微的酸麻。



       而且七星龙渊剑并没有完全挡住,其中有一根指甲直接奔着林开云的眼睛刺了过去。



       但是因为七星龙渊剑了大部分的力量,所以这个指甲,被金光咒的构建起来的保护罩轻而易举的挡住了。



       而林开云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直接一力降十会,两个手臂像是两道大闸,一般左右横拍将这女鬼打过来的指甲全部打断。



       同时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女鬼的面前,高高举起了七星龙渊剑。



       一时间雷光自剑刃之上闪烁,如同一道道电弧直接窜到了空中,化成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对着这女鬼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雷电是至刚至猛的阳气,对于一切阴邪之物都有极高的杀伤力,如果在外面的话,这女鬼扛下这一击,即使不死也会致残。



       但是在这铜镜当中,这女鬼确实非常的厉害,眼睛一斜头发之中冒出了大量的黑气,直接形成了一道屏障,将这雷电给轻松的挡住了。



       与此同时,钱道长也杀到了近前双手各拿了一张符纸,对着这女鬼的脸上就拍了下去。



       因为林开云吸引了女鬼太多的注意力,所以钱道长这一招并没有打空,准确无误的贴在了女鬼的脸上。



       紧接着钱道长就念起了咒语,催动着这两张符咒,顿时,火焰从符咒上燃烧了起来,符咒上面用朱砂刻过的咒印更加的闪亮,仿佛散发着特殊的力量一般。



       “啊!!!”



       那女鬼顿时就惨叫了起来,两个手直接就奔着自己的脸抓去想要将符纸扯下来。



       但是林开云,岂能让他如愿,他直接将七星龙渊剑的肋骨之间,同时膝盖也顶住了,女鬼的另一只手。



       使出了巨大的利气,林开云,让这女鬼的两只手都无法动弹,更不用说去摘下脸上的符纸了。



       而钱道长见到自己的符纸有用,而且林开云也初步控制了女鬼的手臂,心一狠直接将自己口袋里的所有符纸全部掏了出来。



       不管种类也不管功效,通通的贴在了这女鬼的面门之上,同时,钱道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血液直接在这女鬼的身上画起了符。



       同时钱道长的嘴里也念叨着咒语。



       一时间这女鬼的全身都被这符咒笼罩在其中,各种各样的力量交织在一起,仿佛把这女鬼的身躯当成一个实验基地一样,测试着各种化学反应。



       “啊!你们这两个该死的道士,我要杀了你们!”



       女鬼痛苦的嚎叫着,但是两个手臂都被林开云给控制住了。



       不过在嘶吼中这女鬼全身都冒着红光,里面充斥着十分庞大的鬼气。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恐怕刚一接触到的鬼气就会陷入到迷茫当中,不是失心疯就会是变成弱智。



       但是林开云和钱道长可不是一般人。



       这钱道长可是跟林开云一样是茅山在山下到场的正统弟子,修炼的道术也多为茅山的传承。



       虽然因为师父早早就死去的缘故,钱道长的修为之路有些磕磕绊绊,但是现在的实力也仅仅落比四目道长弱了一点而已。



       至于林开云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些鬼气完全对林开云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



       不过这女鬼爆发出来的鬼气倒是给林开云提了个醒,这个女鬼要破釜沉舟了。



       所以林开云也直接没有客气,直接施展了风后奇门,将坤字移动到这女鬼的下方。



       “坤字,土河车!”



       林开云大好了一声,顿时在这个铜镜当中几个泥土直接突了出来,将这女鬼死死的给包住,形成了更加强大的控制束缚。



       而林开云并不会停下自己的攻击,他在攥住这女鬼两个手臂的同时也使用了雷法。



       从掌心之中不断的有至刚至强的雷电,钻入到这女鬼的身体当中。



       “啊!”



       这女鬼痛苦的惨叫着他,万万没有想到,刚开始他嘲讽瞧不上的两个人,竟然一瞬间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攻击。



       尤其是女鬼反应不及时,等想要拼命的时候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实际上如果说拉开距离的话,这女鬼的实力肯定不会落到这般凄惨的地步。



       “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了我吗?痴心妄想。”



       嘶吼当中,女鬼怒吼了一句。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早已经停下了让人忽略的灯笼,突然间符到了上方,像是一枚炮弹一样,对这林开云和钱道长等人砸了过来。



       这个灯笼不用想也是极为的难缠,但是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也不想放弃已经被制伏的女鬼。



       钱道长有些心急的问向了林开云,



       “小林道友到底怎么办?”



       钱道长此时的心里急呀,因为这个灯笼如果撞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一定会受重伤的。



       但是他们已经快要将这个女鬼给杀死和制服了,一时间头脑清明非常冷静的,钱道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要贪心了,先撤!”



       林开云也当然不愿意,就这么放过女鬼,但是也没有办法,于是直接拍了钱道长议长同时自己也借力退了出去。



       就这样两个人一左一右倒飞了出去,正好躲避了灯笼的攻击。



       而再林开云和钱道长两个人退走的时候,痛苦的女鬼一下子就挣脱了束缚,身后的头发像是一个刺猬一样炸了起来,将包住它的泥土给自己算算同时两个手将身上的符咒全部都抓了下来。



       不过即使这样,这个女鬼现在也非常的狼狈,原本就有一些证明的脸上,此时更是充满着血污,处处都是腐烂灼烧,就仿佛是被无数根爆竹贴脸崩过一样。



       “我要你们两个人死!”



       女鬼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狠狠的瞪着林开云和钱道长,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在好完之后,这女鬼双手放在胸前,直接把灯笼拍了出去,这灯笼在空中飞速的旋转,里面的火苗也摇荡了起来。



       但是不管是林开云还是钱道长都清楚,这里面可不是什么火苗儿是十分难缠的血海。



       在灯笼旋转的同时,不断的有火球从里面飞射出,像是一枚枚炮弹一般,对得林开云和钱道长倾泻了过去。



       这铜镜当中本来就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就算是周围的白雾,因为打斗的原因已经散去了不少,但是依然看起来十分的单调,总之给人一种感觉不像真实世界的样子。



       而这灯笼里面冒出来的火球,却给这一方白茫茫的世界添加了一份色彩。



       但是没人认为这是美丽漂亮的,因为这个火球就像一颗颗炮弹一样,目标正是林开云和钱道长。



       当然了,在一旁躲着的李大胆也不可能幸免于难。



       这是女鬼发怒了,使出来的无差别的攻击。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往哪里躲。”



       李大胆顿时就吓得整个人都麻了,双脚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就像雕像一样立在了原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没有办法,李大胆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像之前一样趴在地面上,双手抱着头,宛若鸵鸟一般,自欺欺人的躲避。



       这满天的火球在林开云的脸上倒映出了一个个小红点,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些火球。



       这些火球看起来威力不小,引发爆炸的话稍有不注意就会受伤,但是好在速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林开云自己躲避起来也非常的容易。



       但是这钱道长以及那个吓傻了,趴在地面上的李大胆就不好说了。



       所以林开云此时也在犹豫,要不要救这钱道长和李大胆。



       从来不是什么为了救他人而牺牲自己的那种人,因为他这一次来到这里,就是想找那个茅山内门的长老,看一看那个茅山那边的长老跟所谓的冥界组织有什么勾结。



       而这李大胆以及钱道长都是偶然遇到的,他已经算是很好心,帮助李大胆解决掉一桩的僵尸,同时呢,又想帮他解决这害人的女鬼。



       但是并不代表着林开云就愿意牺牲自己,让自己冒着危险去挽救李大胆。



       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结果,在林开云的脑海中飞速闪过,尤其是自己师傅林九的音容笑貌以及尊尊教诲也在脑海中闪过。



       就在这么一瞬间林开云心里立马做出了决定,他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一蹬身体就像弹簧一样分数的弹开一时间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将趴在地面上的李大胆给抓了起来。



       “啊,救命,救命!”



       李大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还有一些懵,只能下意识地喊着。



       在这个危急的时候,林开云可没有心情去跟李大胆解释,直接一个手刀劈在了李大胆的勃颈之上,将他给拍晕了。



       “闭上嘴,想活命的话就不要乱说话了!”



       毕竟在这种时候李大胆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甚至说是没有胆量来应对这种情况。



       到时候不论李大胆做出任何的反应,也只不过是在给林开云添乱罢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将他打晕。



       虽然是个胖子,但是李大胆这一身肉的重量,再林开云的眼里还不值一提,起码晕了的李李大胆,也不会捣乱。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满天的火球也逐步落了下来,砸在了这铜镜中的地面之上。



       铜镜之中酷似泥土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个深坑,这个火星子夹杂着类似于泥土的东西,像四处飞溅。



       就仿佛是一个冰球掉进了正在剧烈燃烧的木头堆中,那崩出来迸射的东西也极具杀伤力。



       林开云闪转腾挪,虽然扛着李大胆,但是依然身轻如燕,灵巧的躲避的砸下来的火球以及这乱崩的火星子。



       但是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救钱道长了,于是只能对着钱道长大喊道,



       “钱道长,你自己小心一点,这个火球看起来极为难缠,千万不要被砸到!”



       “知道了,小林道友!”



       钱道长为人了一声,紧接着也动了起来,躲避着这火球的杂鸡,但是不得不说,他的速度比林开云差的太远了。



       虽然人并没有被砸到,但是却依然的十分狼狈,蹦出来的火星将他身上的道袍烧了不少的窟窿。



       而钱道长几乎使尽了全身的力量,让自己的速度尽可能的快,但是在这无差别的火球当中却显得十分的笨拙,仿佛是跑进了陷阱中的兔子一般,虽然跳的很起劲,但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都是无用功。



       林开云叹了一口气,强行改变自己的方向,向着钱道长的方向飞不了过去。



       没办法,既然林开云已经有了救人这个觉悟,所以自然也不会轻易的放弃,况且他可记得清楚,这个钱道长之前为了救他,毅然决然的闯到了登录礼,这份情林开云不能忘也,不能坐视不管。



       于是只见林开云的身影快到了,如同影子一般在这火堆里就像是一道闪电,直接来到了钱道长的身旁,同时抓住了钱道长的胳膊。



       就这样林开云,一手抓着钱道长,一手扛着李大胆,在这女鬼火球的攻击当中不停的穿梭躲避。



       “该死的道士,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这女鬼见到林开云,竟然能抱着两个人躲避自己的火球,整个人气得都要炸了。



       气急败坏的大喊着,紧接着伸出了利爪,对着林开云就抓了过去。



       她就不信林开云现在一手托着钱道长,一手抱着李大胆,还能够怎么抵挡他的攻击。



       然而只能说林开云接下来的动作确实出乎这个女鬼的意料,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躲避,反而是对的,这女鬼力爪的方向跑了过来。



       女鬼见到林开云没有逃跑,反而冲着自己过来了,脸上露出了癫狂的笑容,



       “你这个该死的道士怎么了?是不是没有办法了?准备自杀了吗?”



       “放心,我不会让你就那么轻易的死的,你们两个刚才让我受了伤,现在轮到我让你们两个好好尝尝苦头了。”



       虽然女鬼现在心情好了不少,但是也依然没有放松自己的攻击,利爪依然对这林开云刺了过去,准备先将林开云刺个对穿,然后再慢慢折磨他。



       然而林开云却做了一个十分出乎人,意料的动作,只见他手臂弯曲猛地用力将扛着的李大胆直接甩了出去。



       李大胆被甩出去的方向不是别的,正是那个灯笼。



       而腾出一只手的林开云直接往天上一举,顿时雷光闪烁,有着无数道小臂粗壮的雷电直接劈了下来,准确无误的劈在了这女鬼的利爪子上。



       这一击十分的霸道,不能说将那个女鬼给重伤或者消灭,但是绝对能够挡下这女鬼的利爪攻击了。



       在延缓了这女鬼攻击的同时,林开云也放下了钱道长紧接着如同飞燕一般举着七星龙渊剑对着女鬼刺了过去。



       “臭道士,你去死吧!”



       那女鬼愤怒的扬起了双手,顿时脚下一道道旋风直接出现,宛若是无数道阻碍的风刃,一般对这林开云吹了过去。



       同样的这女鬼又托起了双手,想要控制灯笼,直接杀死林开云。



       但是她多起双手的时候,那个灯笼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因为被林开云丢出去的李大胆,准确无误的撞在了灯笼上。



       而那个灯笼竟然停下了旋转,好像是不愿意伤害李大胆一样。



       与此同时那女鬼仿佛再也不能使用这个灯笼了,好像彻底断了联系一般。



       “怎么可能?你这个该死的人,我就应该杀了你!”



       女鬼仿佛是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双眼充满着杀意的,看着李大胆。



       而林开云见到这一幕,心想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从之前李大胆说,自己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以及一系列的推断来看,林开云就知道这个李大胆一定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而林开云心里做出了推断,这李大胆恐怕是跟这个灯笼有什么关系。



       所以在刚才危急的时刻,林开云也不管其他的了,准备去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现在一看自己猜想的果然没错。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李大胆跟这个灯笼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但是好歹一件事情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个灯笼再也不会听从这个女鬼的使唤了。



       而这也毫无疑问,让这女鬼省事了不少的战斗能力,也让林开云面对的压力少了不少。



       而在女鬼准备杀了李大胆的时候,林开云直接使出了八卦掌,将这风刃给全部打落,同时飞速的来到了女鬼的面前拦住了他。



       “给我滚!”



       这女鬼现在气急败坏的直接一爪子抓向了林开云。



       林开云手中攥着七星龙渊剑轻轻的往上一提,轻而易举的挡住了这女鬼的攻击,紧接着左手掏出了几个铜钱,对着女鬼的腹部丢了过去。



       在这铜钱即将要碰到女鬼身体的同时,林开云捏了一个法诀。



       砰的一声,这铜钱瞬间爆炸,威力虽然不大,并没有之前的火球那样看起来气势十足,但是也足以伤害到这个女鬼了。



       女鬼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也让他彻底失去了攻击李大胆的机会。



       “我要你死!”



       这女鬼愤怒的扑向了林开云。



       “来的正好,让我领教领教,在这铜镜中,你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实力?”



       林开云也浑然不惧,直接迎了上去。



       一时间林开云以这女鬼站到了一处。



       林开云身上包裹着金光咒,所以即使被那女鬼抓到也并不会受伤,即使金光咒破裂了,一点一点开云强韧的身躯也问题不大。



       而林开云此时也展现了自己博学的一面,反正那茅山内门的比试对于他来说也算结束了,他也不用在压制着自己的能力。



       于是风后奇门,通天箓,八卦掌等等的招式,一一地被林开云使用了出来。



       原本准备帮忙支援林开云的钱道长,突然见到林开云好像百宝箱一样,使出了各种各样的能力,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倒不是这钱道长没有见过市面,主要是这林开云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够令人惊讶了。



       只见林开云浑身闪烁着精光,同时一招一式,时不时地有雷电闪烁,同时脚下好像旋转着八卦,时不时的有各种土龙封神等从这八卦之中涌现出来,给女鬼造成各种各样的麻烦。



       而每当这女鬼靠近林开云的时候,要么被金光咒给挡住,即使是侥幸破了金光,中林开云身上还会泛起一丝绿色的八卦图案,像周围不停的使着奇怪的长法,形成一道密封不透的防御墙一样,让女鬼没有丝毫的办法。



       而同样的林开云手中的那个件,一看就是一个非同凡响的法器,十分坚韧的同时攻击厉害极强。



       好像带着天上星宿的力量,又好像带着炙热的血气,总之让人眼花缭乱。



       而林开云这一切连招连续不断地交替使用,甚至可以说是变着花的使用,不仅没有落于下风,反而是占据了优势。



       让这个在铜镜中实力大增的女鬼也迫于应付,一时间好像难以抵挡了一般。



       这女鬼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嘶吼着骂道,



       “怎么回事?这不可能在这铜镜中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而且你这使的都是什么鬼东西,你不是个道士吗?怎么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实际上这女鬼也说出了钱道长的心里疑问。



       因为他确定林开云跟他一样都是茅山山下到场的传承,就算是因为时过境迁年代的发展,在道术上一些细节有一些不同。



       但是钱道长又不是傻子,他可以变出哪些是茅山的道术,哪些又不是茅山的,甚至连到道家招式都不算。



       可以说林开云使用的这些五花八门,眼花缭乱的招式当中,有一大半都不属于道家的招式。



       一个道家的弟子却会这些奇怪的招式,难免不让人感觉到惊讶和好奇,最主要的是这些招式林开云使用的都非常熟练,甚至可以说是精通。



       毫无疑问,林开云单拿出这里面其中的任何一种招式,不能说是可以开宗立派,但是交徒弟留下一个传承,绝对是足够了。



       载着疑惑和疑问的同时,钱道长的心里不禁有些羡慕,要知道他就是因为师父死的早,大多数的东西都是他自学。



       而林开云没使用任何一个招式和功法都足够,让钱道长研究半辈子了,这怎么能让他不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