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8章 番外一逝水宫

作品:《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天光之下, 离央拥住力竭的姬扶夜,从九天之上坠下。



       身后洁白羽翼伸展,从海面低低掠过, 离央余光见,眸中也不由闪过怔然。



       就算晋升上神也未曾生出羽翼的骨翅,竟然在刻生出了白羽。



       这是天道的馈赠,感谢她令这片天地免于沦为混沌。



       她抬头望向天边, 在混沌之源被封印之后, 蔓延开的混沌自然也随之散去,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阿离,我们回家吧。”姬扶夜在她耳边轻声道。



       回家……



       “。”她了起来。“我们回家。”



       云端之上,离央低头向下望去,只见漫山桃花开正, 九重天上灵气浓郁, 草木自然不必依四而生。



       姬扶夜在离开逝水宫在山外下了足足一百零八重禁制,是就算混沌侵蚀,也未曾伤及满山桃花。



       姬扶夜在姬氏的院落中也种了桃树,那是他的母亲顾凌霜亲手种下的。姬氏族地中原是没有桃树的, 是顾凌霜从顾氏府中带了一枝桃花来。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许是为姬扶夜父亲生太过肖似, 顾凌霜对他一向淡淡,母子人虽然住一院,却往往数日也不见说上一句话。



       连侍奉在她身边的婢女, 也忍不住偷偷议论,对自己亲生的儿子也如, 这位夫人未免太心冷了些。



       有一日,她坐在桃树下晒太阳,忽然唤了姬扶夜来身边, 将桃枝放在他手中,告诉他,若有欢喜的人,便记从树上折一枝桃花送她。



       在姬扶夜记忆中,这是顾凌霜对他难的温。



       后来不久,姬扶夜便拥有了一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听说她出生宁京大族慕容氏,更是被检验出先天灵体。



       这是他的母亲为他定下的亲。



       那姬扶夜虽然不过五岁,但已经足够理解这背后存在的利益交换。他倒也不觉多么愤怒,只是默默将自己藏在纳戒中的桃花枝扔出了窗外,任它零落成泥。



       直到十七岁,姬扶夜识海破碎被送回母族顾氏,他在自己母亲曾经住过的院中,也看见了一株高大的桃树。



       顾凌均告诉他,这是他和顾凌霜的母亲生亲手种下的。



       姬扶夜那明白,在偌大三重天上,这株桃树原来是顾凌霜唯一的慰藉。



       她大约是很想家吧。



       再到后来,察觉自己对离央的心意,姬扶夜再回姬家之,便偷偷折了桃枝,种在逝水宫外。



       他曾经对离央提及种桃花意识,离央却甚是不解风,听了桃树便只想到桃子,让姬扶夜心中不免有几分失望。



       漫山桃树下,姬扶夜嘴边噙着淡,已经不再避讳提起当初。



       “后来我每次想你之,便在逝水宫外种上桃树。”姬扶夜垂下眸,神温和。



       不知不觉,便有了这漫山桃树。



       “怎么不种些梨树?”离央却道,“我想喝梨汤。”



       满心风花雪月的姬扶夜语气一顿,可怜兮兮地看向离央,神像极了不小心被踹了一脚的胖狐狸。



       离央微微勾起了唇角,抬起手,屈指敲了敲他的眉心:“我知道了。”



       “真的知道了?”姬扶夜中委屈不减。



       “真的知道了。”离央无奈道。



       或许狐狸惯是寸进尺的生物,姬扶夜拉着她的衣角又道:“那你说与我听,我能信!”



       听他如说,离央抱着手,似非地看着他。



       见她动作,姬扶夜下意识地夹紧了不存在的尾巴,僵硬地转开话题:“我记之在桃花树下埋了坛桃花酿,如今味道应该正是甘冽,我这就去取来……”



       他灰溜溜地转身,身后不存在的尾巴像也丧气地垂了下来。就在他刚转过身,耳边听离央开口:“姬扶夜,能遇见你,我很欢喜。”



       姬扶夜回过头,怔怔地看向她,他没有想到自己能听到离央对他亲口表白自己的心意。



       在他不加掩饰的惊诧目光下,离央面上浮起难忽略的灼烫热意,不必看,她也知道自己的脸上定是绯红一片。



       她侧过身,看向枝上桃花,错开姬扶夜的目光,脸上热意终于散去些许。



       在这一刻,姬扶夜忽然意识到,或许离央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喜欢他一点。



       意识到这一点,他脸上忍不住扬起了傻。



       “阿离,你脸红起来,真看……”『迷』『迷』糊糊的,他看着离央还未完全褪去晕红的脸,喃喃道。



       听他这样说,离央脸上绯红更甚,她恼羞成怒地瞥去一,冷声道:“还不快去取桃花酿!”



       姬扶夜已经开心不知东南西北,傻着回答道:“我这就去!”



       转过身,他又回过头来,没头没脑地说了句:“阿离,我最喜欢你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他心中欢喜的,能叫他欢喜的,只有她一人。



       说完,姬扶夜摇着身后不存在的尾巴,乐颠颠地去挖自己埋的酒。



       看着他的背影,离央嘴边带上了几分不自知的意。



       落英缤纷,人靠坐在一株高大的桃树下,任粉白的花瓣落在衣裙上,不必拂落。



       玄衣与白裙纠缠在一处,不管是离央还是姬扶夜,似乎都没有用灵力消解酒意的打算。



       中似有潋滟秋水,离央抱着酒坛,酒意浮在颊上,神慵懒。



       “阿离……”姬扶夜与她目光对视,心脏莫名漏跳一拍。



       而离央抬眸看着姬扶夜,带着散漫意。



       “阿离……”姬扶夜便又唤,像他除了唤她名字,便再不知说什么。



       在他身后,一条狐尾大着胆子探出衣袍,悄悄缠住了离央的手腕,尾巴尖在她掌心来回画着圈。



       离央握住他的尾巴尖,顺手『摸』了下去,口中却道:“姬扶夜,你是想做只秃『毛』狐狸吗?”



       怎么能『摸』着狐狸尾巴还说这样无的话,姬扶夜身后再次探出一条狐尾,殷切地在离央面晃了晃。



       离央的睫动了动,终于还是放下酒坛,另一只手也抓住了狐尾。



       狐尾往后一退,离央的上身一倾,人间的距离便陡然近了许多。



       她将手撑在姬扶夜的肩上,人鼻尖触,呼吸交融,彼间都不由有些愣神。



       这样的距离,他只需要低下头,便轻易吻住她。



       姬扶夜这样想着,也顺着心意低下了头。



       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像是一场雨。



       他抱着离央,环在她腰上的手缓缓收紧,离央承受着他的索取,纤长的手指有些无助地蜷缩起来。



       当姬扶夜终于抬起头的候,离央的神中多了几分『迷』离和茫然,脸上晕红也越发分明。



       在爱之上,她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



       “阿离……”姬扶夜将她压在树上,黏黏糊糊地再次唤着,九条尾巴都伸了出来,在空中胡『乱』摇动着,口中还道,“你要对我负责啊……”



       雪白的尾巴尖小心翼翼地探向离央的衣襟,他面上却还是一派纯然无辜。



       “你想下犯上?”离央捉住他的尾巴尖,语气危险。



       姬扶夜摇着另外八条尾巴:“那阿离,你愿意让我冒犯吗?”



       他说着,拿条尾巴比了个心。



       离央的底漫上丝丝缕缕的意,她抱着酒坛满饮一口,拉了姬扶夜低头,将这口酒从唇齿间尽数渡给他。



       姬扶夜先是一愣,随即反客为主,欺身上,将离央禁锢在自己怀中。



       唇齿依之,他不忘将设在逝水宫外的重重禁制打开。



       玄『色』深衣铺展在地面,素白裙裳落在桃花树下,道身影交缠在一处,桃林深深,掩住一地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