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9章 永不闭站

作品:《 藏起来

       游重用林和西一觉睡到中午,直接起床吃午餐这件事,身体力行地证明了时隔三年多时间,他的床技并没有退步。



       他打电话给阿姨放了假,直接让附近餐厅的人送餐过来。



       饭菜送到的时候,林和西还抱着猫躺在床上看手机,阿拉斯加闻着菜香跳上餐桌边的椅子,游重把它拎下去,拿过桌脚旁的空饭盆让它咬住,让它去叫林和西起床。



       阿拉斯加会意地叼着自己的饭盆上楼,站在卧室门边,用口中的饭盆去撞旁边的门。



       盆底撞在门框上,发出砰砰清脆响声,颇有几分敲饭碗提醒开餐的意味。



       澡昨天半夜里就已经洗过,林和西从床上坐起来,捡起堆在床头的衣服裤子往身上套,目光掠过挂在房间墙上的画框时,始料未及般愣住。



       片刻之后,他从那两幅画上收回视线,面色如常地掀开被子下床,到楼下去吃饭。



       两人一猫一狗吃过午饭,林和西和游重坐在沙发上各自忙碌,吃饱喝足的狗和猫趴在他们中间,满脸困倦地眯起眼睛打哈欠。



       下属已经从外地回来,正在向游重报告工作最后的收尾情况。



       林和西也从游重那里借来笔记本电脑,片刻未停地在电脑前敲键盘。



       汇报结束以后,游重起身去接水喝,余光扫见林和西对着电脑的认真模样,开口问他:“你的休假什么时候结束?”

一秒记住m.soduso.cc

       林和西闻言,从电脑前抬起头来,“一周以后。”



       游重又问:“你接下来是什么打算?”



       林和西笑了笑,朝他招手,“你过来。”



       游重端着水杯走过去,顺手将另一杯水递给他。



       接过那杯水喝一口,林和西把电脑面朝他所在的方向转过去。



       游重垂眸往电脑屏幕上看,很快就锁定邮件主题那行英文字体,林和西正在给上司写辞职信。



       他唇角微挑,对林和西道:“这家公司的女装品牌在业内名声不小,你真的要辞职?”



       林和西神色诧异,“你对服装品牌也了解?”



       游重简短解释:“公司旗下的业务多多少少有点涉猎。”



       林和西点点头,没有再多问,“既然要回国发展,继续留在那里也没多大用处。更何况,公司内部有名气有实力的设计师太多,我只是半路出家,公司也不会分给我最好的资源。”



       “你想好就行。”游重没打算对他的工作和生活做太多干涉,除去最重要的一点,“你什么时候去酒店退房?”



       林和西已经把电脑转回去,在键盘上敲下发送键以后,他抱着电脑从沙发前站起来,唇角轻弯,“现在就去。”



       游重从他手中接过电脑,“你去换衣服,我的衣服你随便穿。”



       听闻对方这样说,林和西倒是想起来,上次来游重家里,对方也是让自己直接上楼去取睡衣,却又在中途把他拦了下来。



       眼下林和西眉尖轻扬,旧事重提道:“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让我进你的房间?”



       未料他突然这样问,游重怔了一秒,没有立即回答。



       不给他任何思考的机会,林和西又步步紧追,“该不会——”他故意拉长语调,“是不想让我看见房间里的什么东西吧?”



       游重又好气又好笑,“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还来问我干嘛?”



       “我只是想再来找你确认一下。” 林和西唇角弧度翘得愈发显高,“另外,”他忽然轻咳一声,小声嘀咕着补充,“袖扣我也看到了。”



       没有听清他说的话,游重问:“什么?”



       “袖扣。”林和西抬眸望向他,眸中笑意满满,“你收在衣帽间里的袖扣,我也看见了。”



       画框就挂在房间里,只要进出房间的人眼睛没问题,就不可能没发现。但林和西发现袖扣这件事,的确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游重若有所思地回望他,“你进我的衣帽间里了?”



       “不是我故意要进去。”林和西立即为自己澄清,神色无辜又真诚,“饭团撞开了衣帽间的门,寿司偷偷溜了进去,我只是进去找猫。”



       “你紧张什么?”游重哼笑一声,“我又没说不让你进。”



       林和西放松下来,故意拿他开玩笑:“有些人,明明还留着我送的袖扣,还要藏起来不让我发现。”



       “礼尚往来,”游重瞥他一眼,“不是和你学的吗?”



       林和西愣住,“什么?”



       复制他说过的句式,游重亦毫不客气地回敬道:“有些人,明明还留着我送的手表,还要藏起来不让我发现。”



       林和西面色微臊,难得有些吞吞吐吐地答:“你是为什么要把袖扣藏起来,我就是为什么要把手表藏起来。”



       话音落地,两人沉默地对望两秒,继而双双叹了口气,而后笑了起来。



       林和西又佯作不经意般问:“我在国外每天都戴着手表不离身,你后来有戴过我给你的袖扣吗?”



       游重盯着他的脸看了片刻,忽然问:“你在网上搜过我和庄一夏订婚的新闻?”



       话题跳转太快,林和西有些跟不上,慢半拍地点头,“搜过。”



       游重不满地皱起眉来,“我怎么不知道,我的男朋友还是近视眼?”



       林和西神色莫名,“我两只眼睛都是2.0。”



       游重道:“那你为什么看不到?”



       心底隐约有答案呼之欲出,林和西嘴唇轻动,没有答话。



       游重已经低头拿出手机,上网搜索当年订婚现场的照片。



       只是放大照片以后,才发现照片上的细节不太清晰。他目光复杂地抬起头道:“既然是照片太模糊,那也不怪你。”



       对方说完这句话,打开手机里的相册,输入关键词搜索。



       很快就有满足关键词的照片跳出,恰巧是订婚那天周煊给他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游重西装笔挺,衬衫袖口却戴着一对与当天穿扮格格不入的齿轮袖扣。



       心底的答案得到确认,林和西眼中动容,要凑过去亲他。



       寻求存在感的橘猫甩着尾巴凭空出现,稳稳当当地落在游重怀里,将两人隔离开来。



       林和西唇角微抽,把猫拎回沙发上放好,然后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训猫时间。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开车去酒店退房。



       途中从林和西路穿过,车在路口遇上红灯停下时,林和西还指着街口的斜对面道:“那家医院以前就建在这个位置。”



       游重问:“你出生以后还去过?”



       “我能记事以后,医院就被拆了。”林和西摇摇头,“这是我小时候听院子里的老人说的。”



       红灯读秒结束,车直行驶出路口,很快又从林和西站的地铁口旁掠过。



       余光注意到他在看车窗外,意识到这里的地铁口是哪个站,游重冷不丁地提及一句:“你出国的第二年,我又去过一次林和西站。”



       林和西神色微顿,“什么时候?”



       游重漫不经心地报了个日期,“那天林和西路恰好关站,所有地铁都不在这里停,所以我没有坐到这一站。”



       不是任何重要的节假日,也不是他们的恋爱纪念日。林和西有些意外,他会将一个如此普通的日期记得这样清楚,他忍不住开始想,自己出国的第二年发生过什么?



       出国的第二年,他从国外高校毕业,从别人那里拿回自己的护照,悄无声息地计划回国,却在国内看到游重和庄一夏订婚的消息。



       林和西始终对他们的订婚日期印象深刻。



       他忽然就明白过来,游重报给他的那个日期,恰巧就在对方订婚的前一天。



       他忍不住侧眸去看游重,对方神色平静,的确是没有将这样的小插曲放在心上,说给他听时,也并非想要旁敲侧击地告诉他,自己当时不是轻易就放弃。



       他看得出来,游重只是把它当作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然后语气如常地告诉自己。



       他甚至还记得,当初和游重心血来潮踏上地铁,自己无意脱口而出的玩笑话。



       他对游重说,那趟开往林和西站的地铁其实开往他心里。



       或许游重也曾经焦灼不安过,或许他也曾经在漫长的失联中摇摆不定,而林和西站的临时关闭,恰巧就成了让游重做下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



       林和西收敛思绪,忽然低喃出声:“林和西站永远都不会再关闭。”



       他的声音很轻,游重却还是听见了。



       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微微收紧,他故作口吻戏谑:“哪个林和西站?”



       林和西目视前方,扬起唇角来,“明知故问。”



       游重大幅度地打过方向盘,将车急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区域,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定定望向他。



       林和西脸上笑意未褪,眼中无声地浮现出疑惑来。



       “我突然想起来家里那个被打断的吻。”他低声笑起来,“现在还能再补上吗?”



       林和西解开安全带,凑到他脸前,亲上对方的嘴唇以前,他欣然闭眼回答:“当然。”



       当天下午,林和西从酒店里退房,把所有带回国的行李都搬回了游重家里。



       从酒店返回游重家里的路上,他们开车去手表维修店里拿修好的手表,林和西把游重送给他的那块手表留在了店里维修。



       一周之后,游重开车送他去机场,林和西飞回美国办理工作交接和后续辞职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