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8章 未雨绸缪

作品:《 藏起来

       两人抱上没多久,又亲在了一起。



       化妆师涂在林和西嘴唇上的口红,被游重吃得干干净净。对方转过脸去发动车子时,林和西还能看见,自己蹭在对方嘴角的口红印。



       他忍不住笑出声,游重很快反应过来,碍于双手握在方向盘上不便离开,头也不回地对他道:“纸巾在抽屉里,帮我擦一下。”



       林和西低头拉开面前的抽屉,抽出纸巾替他把脸擦干净,没有立即关上抽屉,而是顺手翻看了两眼抽屉里的东西。



       除去一些日常用品以外,底层还压着几张音乐光盘。



       他把那些光盘拿出来看,发现其中多数是市场上能买到的专辑光盘,有一张却没有印任何歌手或是歌曲的信息。



       林和西把那张信息空白的光盘放回去,随手挑了张人气较高的光盘播放,车内很快响起女歌手空灵干净的嗓音。



       他把剩下的所有光盘放回原处,抬手抵在车窗边沿,撑头跟着歌声轻轻哼唱起来。



       从酒吧的位置到游重住处并不远,大约过去三四首歌的时间,车就开进了小区停车场。



       林和西穿着外套从车上下来,跟在游重身后去搭电梯。



       电梯恰好降到负一层,轿厢里空荡荡的,两人进入电梯里,游重停在靠近按键的地方,林和西则是低头站在他身后看手机。

一秒记住m.soduso.cc

       电梯上升停在一层,门打开的时候,又有楼里的住户进来,游重退到林和西身侧,伸长手臂揽上他肩头,林和西仍是在低头玩手机,并未太过注意。



       进来的有两人,其中一人认出游重,下意识地看向站在对方身边的人,反复确认过留长发穿裙子的是女人没有错,搭在女人肩上的那只手也来自游重本人没有错,眼里浮现出明晃晃的错愕来,“游重,你不是不喜欢女人?”



       游重看她一眼,手仍旧放在林和西肩上,并未做出任何解释。



       低头玩手机的林和西却是动作一顿,听出问话人的声音来。就在两天以前,他还在秀场的洗手间里听到过这个声音。



       他先是有些意外,庄一夏竟然会和游重住在同一栋楼里,转而想起游重和她订婚时,网络媒体报导的八卦新闻里说,庄一夏曾经在游重家里整夜留宿,也就反应了过来。



       起了点开玩笑的心思,没有抬头去看庄一夏,他收起手机转过身,将自己的脸背对过去的同时,双手攀上游重的脖颈,故作亲昵地把脸埋在游重的颈窝里。



       游重配合地抬手摸上他后背,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



       庄一夏面色复杂又鄙夷,“不是说忘不了你的前男友吗?转头又找新的女朋友算什么男人?”



       游重这才淡淡开口:“我什么时候找新的女朋友了?”



       “都抱上了,不是女朋友还能是——”庄一夏说到一半,话音陡然顿住,更添几分义愤填膺,“找床伴更令人不齿。”



       游重满脸好笑,伸手拍拍林和西的背,“行了,别装了。”



       林和西这才从游重怀里退出来,抬起脸朝庄一夏微笑,“庄小姐,又见面了。”



       认出他的脸和声音,庄一夏神情滞住,片刻之后,终于悻悻然开口:“你们还真会玩。”



       游重却从林和西的话里听出不小的信息,侧过眼眸问他:“你们见过面?”



       “在秀场里见过。”庄一夏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说起来你和林和西复合这件事,还应该感谢我才对。”



       游重对她邀功的话充耳不闻,对林和西解释:“她说的话都不可信,我和她只是订婚只是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她不喜欢男人。”



       林和西闻言,还真就有些惊讶,余光掠过庄一夏身侧牵着的年轻女孩时,神色又渐渐恢复如常,“我知道。不过她说的也没错,我确实该感谢她。”



       庄一夏闻言,摆了摆手,“不用你谢,我要听游重亲口向我道谢。”像是回忆起不怎么美好的画面,她精致漂亮的面容扭曲了一瞬,“我和他订婚的那段时间,他连他家大门都不让我进,甚至还教唆他家的狗和猫,替他在门外站岗放哨。”



       收到来自她的控诉,游重非但神色未变分毫,反而还神情自若地垂眸,抬手把林和西敞开穿在裙子外的外套紧了紧,将林和西露出来的锁骨和胸膛严实遮住。



       莫名感觉对方的行为是在针对自己,庄一夏撇撇嘴唇,“我又不喜欢男人。”



       游重懒洋洋瞥她一眼,“他现在是女人的装扮。”



       顿时噎住,庄一夏举起和女朋友十字相扣的手,咬着重音强调:“我有女朋友。”



       游重冷淡提醒:“你的楼层到了。”



       话音落地,电梯开门的提示音果然响起,庄一夏冷哼一声,拉着女朋友头也不回地走出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紧,游重满意地收回目光,转头却发现林和西还在往电梯外看。



       不想他和庄一夏有过多接触,游重略有不快地掰过他的脸,“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



       林和西闻言,露出饶有兴致的眼神来,“我觉得她有点可爱。”



       “她挽过我的手,和我在情人节单独吃过饭,还在订婚宴上和我交换过订婚戒指。”依次数过庄一夏的那些行为,游重缓缓眯起眼眸,“你现在还觉得,她很可爱吗?”



       对上他暗藏危险的目光,林和西极为缓慢地眨过眼眸。



       他毫不怀疑,假如此时自己点头说是,游重大概连门都不让他进,就会直接把他按在门外收拾一顿。



       林和西扬起笑脸来,“这个嘛——”



       余光瞥见电梯上方的数字已经快要跳到游重住的楼层,他忽然转开话题:“你家的电子锁密码是什么?”



       游重不为所动,“别转移话题。”



       林和西道:“我们用答案来交换,你告诉我你家的电子锁密码,我再回答你。”



       游重欣然同意,吐出一串数字来。



       林和西神色认真地点头,在开门声里慢吞吞开口:“我现在觉得——”



       电梯门彻底打开。



       若无其事地走到门边,丢下一句“还是很可爱”,他忍俊不禁地抬脚朝门外跑去,并且顺利赶在游重追上来以前,打开了对方家里的大门。



       林和西埋头往门里跑,不料却撞上同样闻声飞奔而来的阿拉斯加,他神情微滞,匆匆刹车停步,阿拉斯加不顾自己的体型,如同几年前那般冲入他怀里。



       他抱着怀里的大狗朝后跌坐下去——



       没有完完全全坐下,而是坐在了游重的脚背上,后背直直撞上游重笔直结实的小腿。



       自知再次闯祸,阿拉斯加悻悻从林和西怀里跳出,乖乖蹲坐在旁边地上。



       打开家里的灯,游重膝盖弯曲,脚尖轻抬,将林和西抬离地面,弯腰伸手勾住他的后衣领,将人从自己的脚背上拎起,推到旁边柜子前站好,转身关上身后大门,将他压在柜子前吻上去。



       整个过程中,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林和西一边忙着应付他的吻,一边睁眼去找阿拉斯加的存在。



       却见阿拉斯加仍是蹲在原地,此时正好奇地歪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和游重看。



       而在它的旁边,家里的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同样维持蹲坐的姿势,沉默地歪着头打量他和游重的行为。



       他伸手推开游重,示意对方去看地上的一猫一狗。



       后者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清身后坐得整整齐齐的阿拉斯加和橘猫时,笑了一声,抓住他的手腕将人往楼上卧室带。



       而在他们的身后,饭团和寿司也悄无声息地跟了上来。



       两人进入漆黑的卧室里,游重打开墙上的电灯开关,垂头看见从门边探头,满脸跃跃欲试的猫和狗,原地蹲下来,毫不留情地将眼前两张毛茸茸的脸推向门外,如同防不懂事的孩子般,从房间里关门落锁。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细小的动静。



       游重转过身去,看见林和西已经自觉爬上床坐好,并且顺手脱掉了穿在身上的外套,又将长发尽数拨到一侧,露出大片光滑的背脊来。



       他眸色深沉地走过去,抬腿跪上床沿边,修长的指尖挑起林和西裙子上细细的肩带。



       林和西回头,仰起脸望向他,慢悠悠地道:“裙子好像有点紧,我脱不下来。”



       游重闻言,缓缓扬起眉来,“想让我帮你脱?”



       林和西眼眸轻眯,意味不明地反问:“你难道不想脱?”



       游重喉结轻轻一滚,嗓音暗哑:“求人帮忙也要先摆出好态度。”



       “说得也对。”林和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姿势由坐改为跪,他当着对方的面将双手伸入裙子里,然后从大腿处褪下一条黑色的短裤,指尖勾着那块薄薄的布料,顺手丢到床下。



       他抬起脸来,眼睛里盛满潋滟笑意,“这样够有诚意吗?”



       游重没有回答,直接把他按在床上,一只手朝他的裙底摸去。



       下一秒,面前的人动作顿住,眼里浮起些许诧异来。



       林和西躺在床上笑出声来,掀开裙子解释:“我刚刚脱掉的那条,听说是叫打底裤,女孩子穿裙子的必备用品。”



       游重的目光从他的内裤上移开,转而紧紧锁在他脸上,带有几分难以分辨的不明意味。



       林和西愣住,心中忽然生出不妙的感觉来。



       趁他晃神之际,游重的手已经抓住他的内裤边缘,手臂肌肉骤然发力,直接将他的内裤从腿上扯了下来。



       薄薄的布料摇摇欲坠地挂在他脚尖,林和西却无暇顾及,只下意识地夹紧了两条腿。



       不料游重只是声东击西,拿内裤做幌子。



       当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裙子下时,又察觉到肩头和胸前一凉,林和西不敢置信地低下头去,看见自己的裙子肩带已经被游重褪至小臂。



       他几乎被对方扒了个干净,而游重依旧穿戴整齐。



       林和西当机立断地朝游重的皮带摸过去,却是正中游重下怀。



       窸窸窣窣的动静过后,床垫发出轻微的震动,林和西砸在柔软的大床里,交叠起伏的喘息声渐渐响起,当中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清晰话音。



       林和西攀住他的肩膀问:“东西都买了吗?”



       游重抽空答:“买了。”



       林和西微微愕然,“什么时候买的?”



       游重言简意赅:“在酒店见到你的第二天。”



       林和西抬眼望向天花板,久久地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