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6章 漂亮女人

作品:《 藏起来

       想归想,真要付诸于行动,考虑到来自其他方面的阻碍,还是不太可能。



       左右离游重回来也不过只有两三天,林和西决定再等等。



       时装秀结束的第二天,那位美国同事就退房飞回美国了,林和西还在假期内,自然也就没有和对方一起回去。



       送同事去机场的路上,赵明流还打来电话提醒他,酒会当晚不要爽约。



       林和西十分坦然地道:“我看着像是会爽约的人吗?”



       赵明流闻言,意味深长地笑一声,“化妆师已经提前预约好,衣服都不用你自己准备,我今晚叫人去买,你喜欢什么样的?”



       林和西还真就认真想了想,像是脑中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线条,他答得流畅而自然:“假发要黑色的长卷发,裙子和鞋子要显腿长的,具体要什么样的,你叫你的人问问导购员。”



       “行。”赵明流应得相当爽快,又问了他的身高和尺码,最后暗示他,“我还给你准备了惊喜。”



       了解对方的行事作风,林和西对他口中的“惊喜”持有保留意见,“惊喜就不用了,别给我太大的惊吓就行。”



       赵明流在电话那头但笑不语。



       游重和下属去外地出差,原定是万圣节后一天才回来,反复调整行程表以后,终于在前一天完成所有工作,将其他人留在酒店里收尾,自己赶在万圣节当天下午飞了回来。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他到家里放下行李,匆匆洗了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就要去酒店里找林和西。



       人还未出门,却先接到周煊的电话。



       得知他已经回来,对方叫他晚上去参加酒吧里的万圣节主题酒会。



       游重对此兴致缺缺,此时只想早点见到林和西,张口就要拒绝。



       周煊在电话里道:“赵明流让我叫你过去,你真的不去?”



       游重道:“晚上我有事。”



       “什么事?去找林和西?”周煊懒洋洋笑一声,“万圣节是国外的节日,他在美国待了好几年,没准早就已经出门过节了,你事先约过他?”



       游重沉默一秒,“没有。”



       对他的回答早有预料,周煊道:“我打个电话帮你问问。”



       两人先挂掉电话,已经走到玄关口的游重又返回客厅里坐下。



       两分钟以后,周煊再次打电话来,“我问过酒店里的人了,他们说林和西不在房间里。”



       游重只得暂时打消去找林和西的念头,上楼回房间换了一件黑色衬衫。



       他们先去市中心的餐厅里吃晚饭,再踩着酒会开始的时间点进酒吧。



       明明不是情人节,成双成对来餐厅吃饭的情侣却多到随处可见,就连电子菜单上,摆在首位的也是情侣套餐。



       周煊和游重两个单身男人坐在其中,尤其引人注目。



       他甚至都有些后悔叫游重出来吃饭,等待服务生上菜的期间,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瞥向游重,“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太不走运了点?什么时候出来吃饭不好,偏偏要挑过节的晚上,对面坐的还是从小看到大的兄弟,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游重闻言,面露嘲弄,“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我和你不一样。”



       周煊轻嗤一声,“哪里不一样?我单身,你也单身。”



       “话是这么说没错。”游重慢悠悠地点点头,而后哼笑一声,“今天我还是单身,明天可就不一定了。但是你,”他掀眸扫对方一眼,“今天还是单身,明天依旧是单身。”



       周煊气得说不出话来。



       万圣节酒会晚上八点开始,游重和周煊到的时候,已经看见有人陆陆续续在进场。



       门边站着核查客人身份的酒吧安保人员,那些人似是提前做过培训工作,认识游重和周煊,并未让他们报查询会员的任何信息,直接恭敬地请两人入内。



       门内通往酒吧里还有一段路,第二扇门边也有内部人员站岗,提醒每位客人从礼物盒里拿面具和糖果。



       男性客人和女性客人的面具皆有不同的样式和颜色,但颜色相同的面具在设计上都是情侣款。



       游重随手挑了张样式普通的黑色面具戴上,转身将拿到的糖果盒丢给周煊。



       猜到糖果盒大概就是今晚在酒吧里和其他人互动的工具,周煊满心愉悦地收下了。



       进入第二扇门内,才算是进入酒吧中客人活动的区域,服务生立在两侧给进门的客人分发酒水,两人各自从身侧服务生手中接过红酒,朝卡座区走去。



       酒吧里温度比较高,空气又燥又闷,游重坐下来以后,伸手去解衬衫上的前两粒扣子。



       扣子解开以后,那只手还没放下来,就有戴面具的年轻女人贴过来,抬手抚上他衬衫衣袖下肌肉线条起伏的手臂,舌尖轻卷嗓音暧昧地问:“先生有糖吗?不给糖就捣乱。”



       游重神色淡漠地推开她,开门见山道:“我对你没兴趣。”



       女人失望不已地离开。



       旁观全程的周煊,将握在手里的糖果盒抛入上空,又动作精准地接住,而后兴味盎然地挑起眉道:“有点意思。”



       游重闻言,瞥他一眼,“怎么?你有想法?”



       “本来是没什么想法。不过,”一改先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周煊满脸挑衅地扣了扣桌面,“你不是说我明天脱不了单,我今天就在这里找个人脱给你看。”



       游重不以为意地点头,语气里染上几分淡淡的嘲笑:“那我等着看。”



       周煊说到做到,果真抬头在整个酒吧内认真物色起目标来。



       游重垂眸品尝杯中红酒的短暂功夫,周煊似是就已经有了锁定的人选,示意他抬头看吧台,“那边那个怎么样?”



       游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看到了一个女人。



       对方虽然是坐在高脚凳上,却也不难根据身材比例判断出她长得十分高挑。



       这天晚上酒吧里的灯光不算暗,游重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穿着一条黑色的亮片吊带短裙,又黑又长的卷发随意散落肩后,摆头间隐约可见长发间亮晶晶的耳环吊坠。



       脸上戴着和自己相同样式的黑色面具,与男款面具不同的是,女款面具上还镶嵌有珠链的玫瑰花纹。



       整张面具恰巧从眉眼部分遮到鼻尖上方,露出高挺的鼻尖和形状漂亮的红嘴唇来。由此可见,对方取下面具以后,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从线条精致的下巴边继续往下走,能够看见对方修长的脖颈上戴着黑色的镂空图案项圈。



       吊带裙的长度刚好到大腿中部,黑色短筒靴没过小腿脚踝,裙子的下方,靴子的上方,两条笔直匀称的长腿露在空气里,皮肤在灯光中白皙而光滑。



       三两个男人围在她旁边久久不离开,她却只专心致志地将糖果盒握在手心里把玩,从头至尾都未曾开口搭理过任何人。



       分明只是个陌生女人,游重却莫名看出了几分熟悉感来。



       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察觉到他的异常,周煊轻啧一声,调侃道:“我都差点忘了,她那副打扮是你以前喜欢的类型吧?”



       游重没接腔,收回目光道:“你看上她了?”



       周煊摸着下巴如实答:“也谈不上看没看上,只是我要在酒吧里物色目标,当然也是要挑人气最高最难拿下的那位。”



       他拿着那杯红酒起身,懒洋洋地掀起眼皮来笑,“可惜打扮再合你胃口也没用,你现在又不喜欢女人,所以,注定只能是我去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游重也从桌边站起来,语气里裹着漫不经心的笑意,“我就等着看,你能不能把她拿下了。”



       周煊率先走向吧台,游重不慌不忙地落后几步。



       走到那个女人身后时,对方握在指尖的糖果盒恰巧掉落在地,周煊抢先一步弯腰捡起来,伸手状似要递给她。



       年轻漂亮的女人伸手去接,周煊却将那盒糖还给她,语调带笑地问:“小姐,不给点糖以表谢意吗?”



       女人听到他说话,似是神情惊讶地抬头,视线在他脸上落定片刻,而后垂头打开糖果盒,倒出两粒颜色好看的糖,伸手递给他。



       周煊心中微微震惊,倒是没想到,其他人想尽办法都没能要来的糖,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得到了。



       在身旁那些男人欣羡的目光里收下对方的糖果,周煊心中略有膨胀,又志得意满地伸出手,相当绅士地邀请她去跳舞。



       在一众眼红的视线里,女人搭着他的手从高脚凳上站起来。



       先前对方坐在凳子上,还看不出明确的身高。此时对方在他眼前站直身体,个头竟然也和自己差不多高。



       周煊心中又是一惊,直觉因为身高原因,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惊讶只余又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在男人里面个头已经算高,怎么还会有女人和自己差不多高。



       只是现在再后悔,也已经有些骑虎难下。周煊只能故作镇定,微笑着伸长手臂去搂对方的腰。



       指尖还未摸到对方那卡在裙子里的细腰,他的手臂就被人紧紧抓住了。



       哪个不长眼的要来坏他好事,周煊神情不悦地抬眼,愕然发现不长眼的人是自己发小。



       脸上的神情瞬间由不悦转为疑惑,他开口问:“怎么了?”



       游重不声不响地放开他,把站在周煊臂弯内的女人拽出来,若有所思地看向面前女人的那双眼睛。



       许是上过眼妆的原因,即便是掩在面具下方,游重还是觉得,她那双眼眸在灯光下愈发显得乌黑润亮起来。



       女人并未做出任何挣扎,安静地任由他观察的同时,甚至从容地抬起眼眸回望他。



       瞬间由局内人变为局外人,周煊看着抢去自己位置的游重,神情惊愕又莫名。



       两人对视的时间并不长,两秒以后,又各自撤回了视线。



       周煊没由来地松了口气,转头就要提醒游重,他可是即将和男朋友复合的人,凡事不要做得太过分。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又倒吸一口气,看向游重的眼睛倏然瞪大。



       游重没有再盯着面前的女人看,而是仗着此时脸上有面具,直接偏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这只是一个短暂相触的吻。



       按捺住心底躁动的不安分因子,游重极为克制地从他面前退开,却也知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打算先把人从酒吧里带走再说。



       女人主动伸手捏住他微微敞开的衬衫衣领,将他拉回自己面前,贴近游重的耳朵语速极快地道:“没分手,但也没有在一起过。”



       游重面色微怔。



       对方已经从他耳朵边退开,指尖紧紧抓着他的衣领,对准他的嘴唇,更为干净利落地吻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