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2章 错开的吻

作品:《 藏起来

       三人从酒吧里出来以后,周煊喝了点酒不好开车,坐在路边车内等代驾,游重没有喝酒,先开车带林和西离开了。



       他把人从吧台边拉起来的时候,林和西似乎就醒过来了。



       只是虽然醒过来,意识大概还没有很清醒,一双眼睛始终都是半眯半睁,不吵也不闹,乖乖地任由他搂在怀里。



       游重把他带到自己的车边,打开车门将人扶进副驾驶的座位里坐好,就见林和西后脑勺挨上座椅的椅背,闭上眼睛转过脸去,又像是继续陷入了沉睡。



       游重弯腰退出来,绕到驾驶位那侧开门上车,垂眸朝身旁看过去时,入眼就是林和西微微歪过头,安静又规矩的睡脸,还是和从前那样,没有任何变化。



       他有一瞬间地晃神,然后俯身去替林和西系安全带。



       伸手去摸另一侧的安全带时,他的手臂从林和西身前横穿而过,像是将对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耳旁响起林和西轻缓而平稳的呼吸声,游重沉默一秒,视线再度落回他此时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上。



       被他困在手臂之间的人毫无所觉,靠在椅背上的头甚至无意识地朝下掉了掉。



       游重摸到安全带的那只手松开,缩回来托住他的脸颊。



       掌心内传来柔软而光滑的微凉触感,游重按在他脸上的那只手顿住,指腹已经抢先大脑指令一步,从他的脸颊上摩挲而过。

一秒记住m.soduso.cc

       林和西的头动了动,将他的手指轻轻压在脸下方。



       游重回过神来,瞥见他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就将他的头往上扶了扶。



       整个过程里,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林和西那双紧闭的眼睛上。



       林和西仍是没有醒过来,脸颊贴着他的手掌,又将他的整个手掌都压在了脸下。



       游重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面前熟睡状态的人非但没有放开他的手,而是又在梦中稍稍调整过睡姿,整个人完全朝向左边游重的方向侧了过来。



       压在游重掌心内的不再是林和西的脸颊,而是他那比脸颊更加柔软的嘴唇。



       游重始料未及,呼吸滞了滞,维持掌心覆上他嘴唇的动作约有数十秒时间过后,才腾出手来按住他的头,将自己的左手从林和西的嘴唇前抽离。



       他不分神去看林和西的脸,拉过安全带系入搭扣中,伸手去他的口袋里找酒店房卡。



       却只在他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疑心他的房卡是落在酒吧里没拿,游重拧起眉来,坐回驾驶位打电话给周煊,“有赵明流的电话号码吗?”



       “我找找。”周煊接起电话,满心纳闷,“你要他的电话号码干嘛?”



       游重道:“我没有在林和西身上找到他的酒店房卡。”



       周煊非但没有明白,反而更为纳闷,“你找他的酒店房卡干嘛?”



       话音才落,他又自行领悟过来,“不是吧?你不把他带回你家里,难道还打算把他送回酒店去?”



       游重没有搭理他,“找到没有?”



       周煊只能先按下自己的疑问,报给他一串数字。



       游重那边没有声音传来,猜测对方是在记电话号码,周煊坐在车里,指尖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敲过两下,心中冷不丁地想起,上次和游重来这里喝酒时对方说过的那些话。



       再联想至游重今天反常的行为,周煊隐约从那天的对话里抓出了重点来,张口就问电话那头的人:“你到底还在——”



       手机里的电流声戛然而止,游重已经挂掉了电话。



       周煊无言一秒,望着车窗外的马路,喃喃将话补充完整:“——顾虑什么?”



       游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赵明流恰巧从酒瓶下方摸出一张酒店房卡来。



       怀疑是林和西掉在这里的房卡,赵明流拿出手机要打电话过去提醒,手机里就先收到了陌生来电。



       赵明流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放到耳边,拿手机的那只手就被调酒师按住。



       对方像是早有预料,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按下扩音键,接通陌生来电。



       游重在电话里简短表明身份,然后问他:“你有没有看到林和西的房卡?”



       赵明流看向被自己捏在手里的那张房卡,下意识地张口要答。



       调酒师捂住他的嘴巴,不慌不忙地从他手里拿过手机,开口道:“没有。”



       不疑有他,游重挂掉了电话。



       调酒师将手机还给赵明流,然后从他手中拿过那张房卡,翻来覆去地把玩。



       赵明流瞪大眼睛,“你为什么要骗他?”



       “我的老板,你傻吗?”调酒师笑了起来,“真当房卡是他不小心丢在这里的?”他将夹在指尖的房卡翻过来,漫不经心地扫一眼,“这分明就是他故意压在酒瓶下的。”



       游重最后还是把林和西带回了自己家里。



       下车的时候,他弯腰去车里抱人时,林和西就醒了过来。



       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瞳孔却还有些涣散。



       游重把他从车里拉出来,看向他问:“酒醒了吗?”



       像是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林和西歪了歪头,没有回答他的话。



       游重瞬间了然,这是酒还没醒。也就没有跟他解释为什么不去酒店,关上车门以后,就直接把人往电梯里领。



       林和西同样也对新环境不闻不问,只安静地跟着他往前走。



       只是走出几步以后,林和西就渐渐落在了后面。



       游重转身停下来等他,林和西却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原地蹲下来,不再往前走了。



       停车场里光线明亮,他站在光线明亮的地方,恰到好处地掩去了眼底神色。



       当他是醉得厉害,游重走回他面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拽起来,带着他往前走,没有再松开过握住他的那只手。



       林和西垂头跟在他身边,视线扫过和游重相握的那只手,眼底浮起笑意来。



       两人乘电梯到公寓楼高层,楼中一层只有一家住户,出电梯以后,游重松开他的手去开门。



       门被打开以后,一只大狗从玄关口冲出,朝站在门外的游重飞扑而来。



       站在游重身后的林和西倏然抬眸,满是怀念地看向那只活泼的阿拉斯加。



       大约是注意到林和西在打量自己,挂在游重身上的大狗偏过毛茸茸的脑袋,满眼疑惑地看向林和西。



       回想起当年游重收养这只狗的原因,林和西也没指望阿拉斯加还能认出自己,将视线从狗身上收回来,悄无声息地垂下眼眸。



       不料下一秒,阿拉斯加就从游重身上跳了下来,转而大力扑向他。



       没有任何准备,林和西直接被它撞得坐倒在地上。忍住想要伸手揉狗头的冲动,他茫然地抬头去找游重。



       游重走过来,把阿拉斯加从他怀里抱开,又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推到玄关口,从鞋柜里找出拖鞋给他,“换鞋。”



       像是在消化他话里的意思,林和西对着地上的拖鞋愣了片刻,才反应迟钝地弯下腰去脱鞋。



       两人前后换鞋进门,游重把他领到客厅沙发里坐下,转身去楼上找醒酒药。



       眼见对方背影消失在楼梯上,林和西立即朝在客厅内踱步的阿拉斯加招了招手。



       阿拉斯加迟疑地走向他,林和西瞄准时机,弯腰去抱阿拉斯加,手中却骤然一沉,没能如想象中那般成功将它抱上沙发。



       显然分开的这三年里,发生变化的不仅仅只有他和游重的关系,还有阿拉斯加的体重。



       林和西顿时哭笑不得,转而抬手拍拍自己身侧的沙发,目光期待地看向面前不明所以的大狗。



       瞧见他的手势,阿拉斯加相当自觉地跳上沙发,并且顺利将柔软的沙发压出一道坑来。



       林和西试探性地去摸它的头,见它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图,就放心的搂住狗头揉了揉,又轻轻开口问:“你弟弟呢?”



       阿拉斯加困惑地歪了歪头,朝他叫了一声。



       林和西还未反应过来,肩膀上又是一沉,紧接着脖颈处就像是有绒毛拂过般,传来了轻微的痒意。



       心中隐约意识到什么,林和西没有丝毫犹豫地扭头看去。



       一只毛色漂亮的橘猫优雅而矜持地踩在他肩头,两只圆溜溜的猫眼盯着他打量。



       林和西心中微动,忍不住伸手去摸猫的下巴。



       橘猫飞快地偏开脑袋,不愿意让他摸。



       林和西失落一瞬,要将手缩回。



       橘猫却眯了眯猫眼,然后低头凑到他手边,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



       愣了愣,林和西笑了起来。



       他想要去摸橘猫的脑袋,却听见楼上重新响起了脚步声。



       林和西动作利落地把猫从肩头抱下来,又将阿拉斯加往外推了推,示意它从沙发上离开。



       橘猫跑到阿拉斯加头顶趴好,阿拉斯加像是早已经习以为常,顶着橘猫从沙发上站起来,动作轻巧地跳下沙发,带着猫去其他地方转悠。



       林和西顺势倒在了沙发里。



       两秒以后,游重拿着醒酒药下楼,去厨房拿杯子接完水回来,要给他吃药。



       见他闭眼躺在沙发上,游重放下手里东西过去叫他。



       林和西在他的声音里缓缓睁眼,半眯着眼眸从沙发里坐起来。



       游重把药递给他,对他道:“吃药。”



       林和西不说话,只垂着眼睛摇头,看起来并不怎么配合。



       游重抓起他的手,把药放进他的手心内。



       林和西却摇着头把药丢开。



       药顺着惯性滚进沙发角落里,游重按住他不安分的手,弯腰去沙发缝隙里捡药。



       趁对方未察觉,林和西缓缓靠近他的脖颈。



       温热清浅的呼吸喷薄在脖颈斜后方,意识到那是什么,游重身体微不可见地一僵,而后慢慢回过头来,对上林和西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没有刻意去看他的眼睛,林和西眼眸低垂,忽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注意他的动作,游重低声问:“想喝水?”



       林和西没有说话,又抿了抿自己的嘴唇。



       游重要转身去给他拿水。



       林和西伸手按住他,不让他走,视线犹如带有温度般落在他的嘴唇上。



       游重有所察觉,心中清楚自己应该走开,身体却不受控制般,顿在原地没有动。



       将对方的行为视为默认,掩下眼底掠过的浅光,林和西眼眸微闭,朝游重的嘴唇吻了上去。



       想象中的熟悉触感没有到来,两人嘴唇即将相贴的那一刻,游重偏头错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