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8章 试探失败

作品:《 藏起来

       游重收回目光,没有再说什么。



       方青柠站在旁边看得清楚,林和西捞起来的分明是块手表,从口袋里拿出来的却是酒店房卡。



       她不确定游重走近时有没有看清楚,可她也不想插手面前这两人的事,所以什么也没说。



       林和西送她到路边上车,游重一直跟在他身后。



       来接方青柠的那辆车离开以后,林和西转过身去看游重,竟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抛出话题的近乡情怯。



       游重主动开口,解决了他的烦恼:“你还住在原来的酒店里?”



       林和西有些意外,这样看起来,对方大概是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提及过去的事。他顺着游重的问话点了点头。



       游重说:“我叫助理把车开过来,我送你回去换裤子。”



       林和西想说没必要,太阳晒一晒就能干,游重已经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



       他只好咽下那些到嘴边的话,低头提了提自己还在滴水的裤脚。



       助理把车开到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就从车里下来,把驾驶位让给了游重。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游重绕过车头走向驾驶位,上车前瞥见林和西还站在原地没动,又隔着车身望向他道:“还有问题?”



       林和西确实还有问题。



       他在副驾驶和后排座位之间犹豫不决,索性就直接开门见山地问:“我坐哪里?”



       以对方主动提出要开车送他这件事来看,他并不认为游重会吝啬到,连一个副驾驶的位置都不给前男友。



       他只是不想去副驾驶闻女士香水的味道,平白给自己增添任何烦恼。



       游重的回答也干净利落:“你想把我当司机?”



       林和西什么也没说,直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出乎他意料的是,车里很干净,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香水味道。



       不着痕迹地松一口气,林和西问他:“有干净的纸巾吗?”



       游重没有转头去看他,只口吻不咸不淡地反问:“抽纸盒放在哪里,你不知道?”



       林和西下意识地抬眸望向他,片刻以后,亦语气平静地答:“你换了车,我怎么会知道。”



       前方路口的交通灯跳红,游重踩下刹车,对他道:“你可以自己去求证。”



       林和西闻言愣住,直觉他是话里有话,又疑心是自己多想,最后还是没有再追问,抬手拉开车前的抽屉,扯出两张纸去吸裤脚上的水。



       酒店的工作人员认识车牌,游重直接把车开进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里。



       身下的车停稳以后,林和西解开安全带下车,转身关门前要向游重道谢,却见游重也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注意到林和西在看自己,游重神情未变分毫,“我约了客户。”



       林和西点点头,和他一起进了电梯里。



       他现在已经确定,自己与游重在车上的对话,就是他多想无疑。显然连开车送他回来这件事,也只是因为顺路而已。



       走出电梯以后,两人分道扬镳。



       林和西往前走了两步,想起中午在餐厅里,方青柠告诉他的那些话,又忍不住停下脚步,回过头去。



       然而身后的走廊上已经变得空荡荡起来,游重毫无留恋地拐进了走廊尽头的另一条路。



       盯着身后那条不算长的走廊看了两秒,林和西才回过神来,朝自己房间在的位置走去。



       约莫十分钟以后,林和西的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



       来找他的人是游重的那位外国客户,对方一身休闲宽松的运动服,相当热情地邀请他去酒店里的网球馆打网球。



       林和西问:“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迈克尔道:“还有游先生,听说游先生来酒店里办事,我在电梯里遇到他。”



       “偶遇?”林和西用英文重复一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迈克尔却一口咬定是偶遇没错。



       林和西诧异垂眸,心不在焉地看向铺在走廊地面的地毯。



       所以游重不是顺路开车送他回来,来找迈克尔只是对方随意找的理由?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骗他,但是这并不妨碍林和西瞬间心情转好。



       再抬起头来时,他笑着看向迈克尔,“麻烦等我两分钟,我换一下衣服。”



       他没有带适合打球的休闲运动服回国,原本还是打算穿牛仔裤出门,迈克尔把他带去自己住的房间,找出了另一套干净的运动服借给他穿。



       林和西也没有再浪费时间去推脱,换上衣服以后就和迈克尔下楼。



       酒店的网球场建在室内,这个时间点恰好没有其他客人在使用网球场,游重也换了衣服,坐在球场外等他们。



       林和西和迈克尔走近时,游重才发现两人身上穿的运动服有些过分地相似。旁人一眼晃过去,就像是看到了同款不同色的情侣装。



       迈克尔虽然年龄要比他们大,但算起来也正值壮年,以前也交过比自己年轻的男朋友。



       游重脸色不太好看,起身用中文问林和西:“你穿他的衣服?”



       林和西道:“我没有带运动服回国。”



       压下心底的不快,游重直接对他道:“你跟我换一下。”



       林和西低头看向穿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运动裤,迈克尔和游重差不多高,尺码也和游重相差无几,林和西则是要稍稍矮上几分。



       裤子虽然有点长,但也没有长到妨碍走动的程度,林和西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可以穿。”



       游重道:“我不是在说这个。”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似乎并没有要关心他的意思,林和西神色微顿,有几分漫不经心地问:“那为什么要——”



       游重面不改色地打断他:“我身上这套衣服有点小,我跟迈克尔差不多高,你跟我换一下。”



       林和西愣住,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没有发现穿在游重身上的那套衣服,尺码有哪里不合适。



       而这样的念头,在林和西换上游重脱掉的那套衣服以后,变成了更为直观的感受。



       衣服上仿佛还残留有独属于游重的温度,像是要将那点温度保留下来,林和西站在更衣室里,忍不住伸出双手抱了抱自己。



       直到有敲门声响起,游重催促他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来。



       林和西这才回神,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们只有三个人,又临时交了人过来陪玩。



       林和西和迈克尔体力都不如游重好,四十分钟以后就退出场外,坐在休息区喝工作人员送来的冷饮。



       没了旁人的在场,迈克尔言看他的目光,又变得如同在电梯那般热切起来。



       起初对方只是打听他的工作和家乡,当迈克尔是在奇怪,他为什么要住在酒店不回家,林和西也没有太过在意,也都实话实说。



       然而当对方问到他的性取向时,林和西才过于迟钝地察觉到,面前的人似乎对他有些想法。



       他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也没少遇到过外国人张扬大但的求爱。只是他从头至尾都没有要隐瞒自己性取向的打算,此时此刻也一样。



       林和西道:“我不喜欢女人。”



       像是得到满意的答案,迈克尔脸上的笑容扩大几分,“假如要谈恋爱,你能接受的年龄差距是多少?”



       林和西抬眸瞥向场内压着对手打的游重,继而收回目光,有几分心不在焉地答:“一岁以内吧。”



       迈克尔闻言,笑着耸耸肩,提议他道:“或许你可以尝试一点不一样的。”



       林和西摇摇头,想要向对方道谢,然后明白地告诉对方,自己并不想要去做新的尝试。



       似是看出来他写在脸上的拒绝,迈克尔恰到好处地转移话题:“那我们换个话题聊。”



       林和西已经不太想要和他继续,端起空掉的玻璃杯起身,打好腹稿的借口已经滑至嘴边,却被迈克尔抢先一步,夺走了开口结束话题的机会。



       抬头看向已经站起来的林和西,迈克尔问得相当直接:“你有男朋友吗?”



       林和西还没来得及回答,肩膀就被人从身旁按住。



       游重将他按回座位里,扶着他的肩头看向桌对面的人,用英文沉声回答:“他有男朋友。”



       迈克尔的目光从他们脸上轮流扫过。



       片刻之后,他露出了然的神情,满脸抱歉地站起来,转身离开前遗憾地道:“是我冒昧了。”



       迈克尔离开以后,游重将搭在他肩头的那只手拿开。



       敏锐地从对方语气中获知游重心情不好的事实,此时再联想起游重说谎的事,林和西心中微微一动,突然生出想要试探对方的冲动来。



       接下来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维持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没有动,他缓缓仰起脸来,目光满是深意地看向游重,“谢谢你帮我解围。”



       令他意外的是,游重并不接腔。并且显而易见的是,对方的心情也没有再迈克尔离开以后好起来。



       极为短暂的怔愣过后,隐隐悸动的心脏很快沉寂下来,林和西再次变得不太确定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