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5章 酒店重逢0

作品:《 藏起来

       从机场到酒店,再到拎着行李箱进酒店房间里,整个过程都进行得很顺利平常,没有任何突发意外,仿佛住在隔壁的那位女士真的就只是不想浪费。



       而林和西也的确就这么相信了。



       其实真要认真说起来,也不算是毫无意外。



       进入房间里以后,再次从桌上看见酒店的名字,林和西终于记起来,这家酒店是周煊家的产业,而他曾经来过这家酒店的宴会厅。



       林和西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虽然周煊不会平白无故来视察自家的酒店,游重是本地人也不需要住酒店,但他还是把戴在左手上的手表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收进行李箱里。



       松开手表的那一刻,他望向表盘里正常走动的指针,竟然也说不上来,对于在酒店中偶遇游重的微小概率,自己到底是在回避,还是在期待。



       入住酒店的当晚,林和西因为遇到一点麻烦,两次亲自下楼去找了前台。



       麻烦不算什么烦,早在第一次下楼的时候,酒店前台就曾嗓音温柔地提醒他,如果再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打电话到前台,会有工作人员上楼去解决。



       然而第二次,林和西却还是选择了自己下楼。



       等待前台处理问题时,他就沉默地站在那里,满脸写着心不在焉。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偶尔有或近或远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他都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再心如止水地回过头来。



       次数多起来以后,就连前台接待也有所察觉,忍不住询问他:“先生您是在等什么人吗?”



       林和西神色微僵,心底涌起被人看穿的轻微不适感,又很快镇定下来,朝对方摇摇头道:“我不等人。”



       那天晚上,与前台结束对话以后,林和西回到房间里,没有再下过楼。



       飞机上没有睡好,隔天林和西一觉睡到中午饭点。



       下楼到餐厅里吃过饭,他去附近的营业厅办理国内的电话卡。



       进门的时候还想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拿回自己三年前的旧号码。得知号码规定时间内不缴费就会被回收,林和西就放弃了拿回旧号码的念头。



       整个业务处理的过程中,提及正在办理的这张电话卡,工作人员口中说的也是“新号码”。



       以为对方能够查到自己身份证名下的办卡记录,林和西也没有太过在意。



       拿到新的电话卡以后,林和西临时起意,给自己的旧号码打了一通电话。



       手机里没有出现空号的提示音,却也长时间无人接听,大概是号码被回收以后,又重新发放了出去。



       林和西沿着街道往回走,接下来又打给在美国认识的中国朋友。



       那位朋友接起电话,听闻他回国的消息十分高兴,问清楚他在国内停留的时间以后,在电话里对他道:“我上周去邻市有点事,过两天回来以后,再叫你出来聚。”



       林和西应了下来,挂掉电话以后,打消了出去闲逛的念头,顶着秋日午后的太阳,步伐慢悠悠地走回酒店里。



       踏入酒店大堂时恰好赶上电梯门开,有人进入电梯里。



       林和西远远喊了一声,加快步子跑过去,顺利进入电梯内,余光扫见身旁那人从电梯按键上松开的指尖,下意识地张口道:“谢谢”。



       然后又听那人问:“几楼?”



       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英文,林和西惊讶抬头,在看清对方深邃高挺的西方人五官时,同样也用英文脱口而出道:“十八楼,谢谢。”



       西装革履面容成熟的男人后退两步,笑了起来,“那真是太巧了,我们的楼层相同。”



       林和西亦回以他微微一笑,目光望向电梯上方跳动的楼层数字,不再开口说话。



       男人似是有意和他搭讪,又真心实意地夸赞道:“你的英文很不错。”



       林和西闻言转头,回答的话已经到嘴边,却没来得及说出来。



       剧烈的震动过后,电梯毫无预兆地停了下来,轿厢内陡然灯灭,黑暗中只剩下红色的数字还有光亮。



       林和西抬头一看,发现楼层显是电梯还在十五层,电梯门依旧是紧闭的状态。



       外国客人的音调骤然拔高:“发生了什么?”



       林和西打开手机光,伸手按下电梯里的紧急求助按钮,然后退回相对安全的电梯角落,还算镇定地开口:“电梯出故障了。”



       外国客人心情糟糕地骂了一句脏话,再也没了做其他事的心思。



       两人沉默地在黑暗中等待救援。



       距离酒店五分钟车程的十字路口,等待红灯跳绿的短暂时间里,游重戴上蓝牙耳机,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说什么,坐在副驾驶上的周煊没有听见,却能够看见游重面上的神情发生了轻微的变化。



       “请了多久的假?”前方的红绿灯似乎变得不再重要,游重有些心不在焉,“航班时间查到了吗?”



       电话里的人似乎给出一个不太满意的回答。



       游重皱起眉来,挂掉电话前最后道:“查到以后发给我。”



       提醒他红灯已经变绿,周煊满脸稀奇地问:“查谁的航班?”



       游重没有回答。



       周煊也不再追问,当下转移话题道:“什么国外客户这么重要?还需要你亲自去接?”



       “是很重要,不过也没重要到我亲自去接的程度。”游重解释,“原本安排了人过去,我妈打电话让我去酒店里拿东西,我就顺路去接一下。”



       周煊面露惊讶,“你妈回来,怎么还住我家酒店?”



       游重道:“今天早上又走了。”



       周煊顿时无言以对。



       五分钟以后,两人在周家酒店的大门外下车,游重将钥匙丢给门童,和周煊朝酒店里走去。



       提早接到周家继承人要来视察的消息,高层管理纷纷等在酒店大堂。



       两人进门以后,周煊却注意到那些人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紧张。



       周煊心中纳闷,开口就问:“不是已经提前发过通知?你们紧张什么?”



       高层管理们开始额头冒汗,无人敢接话。



       游重每天面对公司那些下属,此时早已经看出几分情况,神色淡淡地开口:“发生意外状况了?”



       周煊这才注意到,在大堂里迎接自己的人没有到齐。



       他冷下脸来,目光落在这些人中职位最高的人身上,“出什么意外了?有客人受伤吗?”



       后者不敢隐瞒,语速飞快地道:“电梯出了故障,维修人员已经过去了,有两位客人被困在电梯里。”



       没急着跟他们上楼,周煊转身看向游重。



       游重挂断无人接听的电话,走过来问:“电梯里有没有外国客人?”



       先前回答的人一愣,“有。”



       游重三言两语描述过对方的外貌特征,高层愣愣点头。



       周煊反应过来,挑眉看向游重,“看来你运气不太好,必须要和我一起上去了。”



       电梯停在十五层,游重和周煊也在十五层的电梯外等。



       期间有酒店人员在门外询问电梯内客人的情况,电梯内也的确传出了外国客人的声音。



       电梯门迟迟不开,门外有人提议打消防电话求助。周煊要点头同意时,维修人员的工作终于见效,紧闭的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轿厢内仍是漆黑一片,电梯外的灯光淡淡泄入,隐约可见站在昏暗光线里的两个人影。



       酒店人员拿应急灯照亮轿厢和电梯门中间的空隙,伸手去扶站在电梯里的两位客人。



       先出来的是外国客人,抬眼看清站在电梯门边的游重,犹如重获新生般拽住游重的手,语速极快地诉说起来。



       游重点了点头,安抚般地拍拍对方肩头,示意他朝前走。



       外国客人这才回过神来,松开他的手往前走去。



       游重仍是站在门边,欲要收回那只被拽至半空中的手,抬腿跟上去。



       暗淡光线中又伸出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松松握在游重的手上。



       游重骤然怔住,这是把他当作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了?



       并未太过在意对方找错人,他手上轻轻一带,将被困的人从电梯里扶了出来。



       与他握手的人瞬间置身于明亮的灯光下。



       游重要松开手。



       陡然从黑暗中进入强光下,林和西极为不适应地闭起双眼,眼睛尚未睁开,道谢的话先脱口而出:“谢谢。”



       话音落地,抓住他的那只手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本能般地用力收紧。



       呼吸不自觉地滞了滞,胸腔中的心脏急速而剧烈地跳动起来,游重抬眸定定看向面前的人,漆黑的瞳孔里情绪汹涌。



       他突然后怕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