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3章 国外三年

作品:《 藏起来

       飞机横跨广阔的太平洋在西半球落地,林和西歪打误撞赶上了美国春季入学的时间。



       B大的入学手续由游跃腾派来监管他的人负责办理,似乎并不担心他会联系游重,对方给了他崭新的手机和电话卡,却并没有要把护照还给他的打算。



       林和西用同意搬入他们提供的房子的条件,换来了自由选择专业的权利。开学前的那个周末,他把自己关在房子二楼的卧室里,用新手机和新号码给游重打电话。



       记忆中游重的号码没有出错,对方的电话却始终打不通。



       他一遍又一遍地拨打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也只等来手机里一遍又一遍重复播放的忙音。



       林和西茫然又失落。



       他甚至已经有些不太确定,是游重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还是游跃腾用了什么手段,让他再也打不通游重的电话。



       开学周很快到来,林和西再无任何的闲暇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服装设计的课程在语言和专业上给他带来的困难和压力,足以令他焦头烂额,甚至喘不过气来。



       除此以外,为了尽可能地不动用游跃腾打在银行卡里的钱,他不得不去学校附近的餐厅找工作。



       上岗的第一天,林和西遇到蛮横客人的故意刁难,当时同样在餐厅里吃饭的威尔斯主动起身替他解围。



       朋友们都以为威尔斯对他一见钟情,威尔斯却说自己认识他,并且在手机里找到了两年前和他在中国的合照。

https://m.soduso,cc首发

       合照上不仅有他和威尔斯,还有威尔斯的朋友和游重。



       林和西这才慢慢将面前的人和记忆中的金发男生对号入座。



       威尔斯和威尔斯的朋友们成了他在美国认识的第一群朋友,他们帮他渐渐适应美国大学的学习和生活。



       而威尔斯手机里的那张合照,也成了他每天夜里缓解失眠的唯一有效药。



       威尔斯并不知道他和游重分手的事情,甚至时常表示不理解,明明在美国住那么大的房子,却还要每天在餐厅里打工。



       来美国读书的第二年,林和西终于能空出时间来参加社交活动。



       威尔斯在和校友合租的房子里举办派对,他在派对上喝得烂醉如泥,抱着黑发黑眼的中国留学生反复低喃游重的名字。



       留学生不知所措,那些听不懂中文的朋友们起身去扶他,手忙脚乱地将他抬进沙发里时,才发现他紧紧闭着眼眸,眼角微微发红。



       第二天酒醒以后,威尔斯知道了林和西来美国读书的前因后果。



       美国朋友们围在沙发前替他出谋划策,让他将自己的护照从监管人手中拿回来。



       从那天开始,林和西渐渐开始夜不归宿,并且频繁出入于威尔斯合租的那栋别墅。



       他告诉游跃腾的人,自己在美国找了一个男朋友,并且和威尔斯的室友维持了近半年的情侣关系,终于在临近毕业的时候,从游跃腾的人手中拿回了自己的护照。



       只是护照拿到手以后,林和西因为要准备毕业相关事宜脱不开身,也始终没能如愿回国。



       研究生毕业那年,他凭借学校导师的介绍信和自己在学校的设计作品,进入了美国知名的服装品牌公司,然后以工作和男朋友为借口,从住了两年的房子里搬出去,彻底地摆脱了那些人的监管。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离开学校以后,他又独自在美国工作和生活了一年,偶尔会跟随公司上司飞往其他城市参加时装秀,却始终没有动过要回国的念头。



       威尔斯来他的城市里出差,叫他去酒吧里喝酒。听闻他找到工作后就留在了美国,吃惊不已地问:“你真的一直没有回国?”



       林和西摇了摇头,像是不愿意多说,“没有。”



       威尔斯露出相当匪夷所思的表情来。



       那天晚上,林和西躺在公寓里的床上辗转难眠,脑中再度浮现出威尔斯的问话。



       他抱着被子怔怔出神,又找出手机里的那张合照翻来覆去地看。



       并非一直没有回国,在公司的录取通知发进邮箱以前,他也曾经悄悄买票回过国。



       两年未见的城市变得有点陌生,林和西走出机场,才意识到自己无处可去。



       他从机场坐地铁去大学城,中途在林和西站换乘,还会回忆起两年以前的深夜,曾经和游重坐地铁去找林和西站的经历。



       而当地铁再次停在林和西站时,站在他身边的也只剩下来去匆匆的陌生人,他已经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游重。



       林和西漫无目的地走在大学城里。



       游重和其他人已经从A大毕业。城南小区曾经住过的地方,开门的人是面容陌生的女孩子。路边欢快跑过的阿拉斯加并不认识他。酒吧旁边的巷子里住了新的流浪猫,却不再轻易接受陌生人的喂食。



       最后他坐在曾经和游重去过的奶茶店里,用手机查到了游氏公司总部的地址。



       林和西在公司大楼对面的咖啡店里坐了很久,却始终不敢低头玩手机。



       在傍晚日落以前,他终于等到了从对面大楼中走出来的游重,或者说是,游重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林和西连上咖啡店里的无线,在网上搜到了游重订婚的消息。



       他突然想起前两年在美国,始终打不通游重电话的事来。



       并非他自己的手机打不通,他也曾经用威尔斯和其他人的手机试过,也依旧是打不通。



       林和西叫来咖啡店里的服务生,借来对方的手机,输入那串倒背如流的号码。



       隔着店内的落地窗,林和西看见站在街对面等车的游重低头拿出手机。



       下一秒,电话被人接通,熟悉而陌生的声音落入耳朵里。



       林和西举着手机沉默两秒,然后挂掉了电话。



       原来不是电话打不通,而是对方屏蔽了所有的国外来电,他想。



       对面街边的两人已经上车离开,他把手机还给服务生,在窗边静坐片刻,改签了回美国的航班,然后起身离开。



       黄昏落日西斜,晚霞绚烂似火,林和西站在街边拦出租车。



       前一秒还是车辆川流不息的繁华街区,陡然就变得空荡而寂静起来。



       已经上车离开的游重再次出现在对面的街边。



       林和西愣在原地。



       游重似是并未看到他,低头拿出手机接电话。



       林和西终于反应过来,胸腔内的心脏开始急速跳动,不顾一切地横穿马路跑向对方。



       游重却从他的视线中凭空消失了。



       林和西停在路边剧烈喘息,汗水从他的额头流入眼睛里,眼前骤然变得模糊不清。



       他抬起手用力地擦干眼睛,视野内渐渐清晰时,脚下开始毫无预兆地震动起来。



       夕阳完全沉入黑夜,街道两侧的大楼和咖啡店轰然倒塌,地面深深下陷,天空坠落坍陷。



       林和西倏然睁开眼睛,从梦里醒了过来。



       枕边的手机响起短促的提示音,屏幕霎时亮起,订票软件发来十个小时以后的登机提醒。



       林和西从被子里坐起来,盯着床头休眠的笔记本出神片刻,抬手轻敲笔记本上的回车键。



       笔记本再度恢复运行,桌面还停留在林和西的邮箱收件箱界面。



       那是方青柠发来的邮件,内容只有短短一行字,却被他反复看过很多遍。



       从屏幕上收回视线,林和西合上笔记本,用力地闭紧眼睛,将脸埋入被子里,脑中一片空白。



       原来和威尔斯见面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



       原来已经过去三年多的时间。



       原来游重快要结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