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2章 一文不值

作品:《 藏起来

       周煊的生日宴过去两天以后,游重又因为事情太多回公司了。



       两人近来聚少离多,林和西也已经习以为常。游重忙得脚不沾地,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听从美院老教授的建议,林和西已经开始着手在准备年底研究生的考试,每天泡在图书馆和专业课的培训班里。



       他虽然没有要出国的计划或是打算,此时也不得不庆幸游重去年坚持让他学英语过六级的事。至少再翻开考研英语的资料书时,他已经不会再像去年那样,见到英文字母就头疼不已了。



       两人虽然没有见面,但也一直保持每天都有固定时长的联系。



       只是大约一周以后,自称是游重父亲助理的人,却找上门来,说游重的父亲要见他。



       当时林和西正在去往培训班的路上,被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在路边拦下。



       他什么都没说,只问那位助理:“游先生在车上吗?”



       助理打开车门,口吻公式化地请他上车:“司机会送你过去。”



       林和西轻耸肩头,朝他摊手道:“我的行程很满,现在要去上课,晚上还要去图书馆。”



       助理没有说话,而是分别朝车前和车后看了一眼。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停在豪车前后的两辆车传来不小的动静,另有四人分别从前后的车辆里下来,朝林和西走过来。



       林和西轻扯唇角,瞬间明白过来游重父亲找上自己的意图,一边打电话给培训班的老师请假,一边弯腰钻入车内坐下来。挂掉电话以后,甚至还开玩笑般朝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位助理问:“游先生的支票准备好了吗?”



       助理明智地选择保持沉默。



       林和西顿觉无趣,索性打开手机里考研英语的网课,外音播放在车里看了起来。



       前排的助理数次心情复杂地从后视镜里观察他,倒是愈发觉得林家这个私生子,和外界传言的那样大不相同。



       司机直接开车把他送到了市内商务区的一家咖啡店,助理领他到楼上的包厢,替他敲完门以后,就停在门外不再往里进。



       林和西瞥他一眼,面不改色地走了进去。



       游跃腾就坐在包厢里等他。



       虽然林和西去参加周煊的生日宴会那晚,游跃腾也在场,但他并没有在宴厅里见到过游跃腾。



       此时看向那个上位者气势环绕的男人,林和西并未多作打量,而是多看了两眼对方的五官和面部轮廓。



       即便是没有见过那位游太太,林和西也不难看出来,游重的长相汇集了亲生父母的全部优点,并且毫无疑问,已经超越过了他的亲生父亲。



       陡然想到游重,他忍不住翘了翘唇角,然后在游跃腾对面的座位里坐了下来。



       游跃腾主动开口问他:“你不给游重打电话?”



       林和西认真想了想,而后有几分漫不经心地答:“我猜他现在大概是在开会?”



       游跃腾微微一顿,继而笑了起来,“你不傻,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来的用意。”



       “我知道。”林和西点点头,“但是,您不问我和游重什么关系?”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或许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的床伴关系。”



       “如果真的只是床伴关系,你们的事我不会来管。”游跃腾目光锐利地扫过他的脸,“可惜,你们不是。我找你来只有一件事。”他曲起手指轻敲桌面,不急不徐地吐出五个字来,“和游重分手。”



       林和西迎面对上他的视线,忍不住眼露困惑,“您是哪里来的信心,觉得我会和游重分手?”



       游跃腾道:“你以为就凭林家那点产业和人脉,也能承受得住我的施压?”



       林和西面上疑惑更甚,“林家能不能承受住您的施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私生子,林家的所有一切都与我无关。不过,照您这么说,”他扬起唇角来,“我还真有点想看林家破产。”



       “既然林家和你没有关系,那么——”游跃腾眯起眼睛来,“你的工作,你的前程,和你有没有关系?你难道要为了游重放弃你的未来?”



       对他的话早有预料,林和西不为所动。



       “我可以让你毕不了业,也可以让你找不到任何工作。”游跃腾的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话家常,“我听说你最近在准备研究生的考试,我也可以让你过不了考试。你要想清楚,我能做的事情很多,你能做的事情却很少。”



       林和西依旧沉默而冷静,始终不接他的话。



       游跃腾又道:“如果这些你也不在乎,那么游重的前程呢?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东西,都是我给他的。我既然能给他,也能随时收回。到那个时候,你就是毁掉他前程和未来的罪魁祸首。”



       “你不会。”林和西终于抬起眼皮来,从对方拿游重威胁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再对面前的人用敬称,“你如果真的那样做,那么今天坐在这里的人就不会是我,而会是游重。”



       没有否认他的话,游跃腾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两秒,话锋陡然一转,语气都跟着温和了不少:“你上高中的时候就是美术特长生吧?”



       似是猜到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林和西一言不发地看向他。



       “可是你现在读的却是与美术毫不相干的专业。既然无法达成共识,那么我们不如各退一步。你不是想考美术专业的研究生吗?”游跃腾缓缓笑了起来,“你和游重分手,我送你去国外名校读美术专业的研究生,你在国外的所有费用都由我来出。”



       他问道:“怎么样?”



       林和西终于动了,却是伸手摸出手机来看时间,“我什么时候能走?”



       眼神沉沉地看他片刻,游跃腾恢复平常面色,拿起桌上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助理接到电话,很快推门而进,“游总。”



       游跃腾道:“你送他回去。”



       助理恭敬地应下,站在原地等他。



       林和西从座位里站起来,转身要朝门边走,却再次听见游跃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意味深长而居高临下:“你会同意的。”



       顿了一秒,林和西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从游跃腾那里离开以后,林和西度过了出国前最后三天平静的日子。



       而在那三天里,游重在公司中的工作量成倍增长。和游重视频的时候,林和西甚至能清楚地看见他眼底残留的青黑色。



       直到第四天的早晨,当他在家门口被陌生人以武力压制,推入停在小区楼下的车里,那些人又闯入他和游重住的地方,将阿拉斯加和猫关在阳台里,强制性地替他整理出一箱行李带走,他才明白过来,游跃腾那句话里的“同意”是什么意思。



       他不在乎林家的存亡,可是林家人在乎。而他这几年来,始终没有逃离林家的掌控,过上独立的生活。



       林远魏不会得罪游跃腾,甚至整天盘算如何攀上游家这根高枝。



       游跃腾在那三天里找了林远魏,他被强制性地带回林家关起来,身边的电子产品和重要证件尽数被没收。



       林家人半点风声都未向外透露,就连林佟也不知道他被关在家里。



       除了无法联系上游重,他还担心家里的阿拉斯加和猫没人管。



       接下来的整整十天,他都没有放弃任何离开林家的方法。无论是从楼上房间翻窗出去,还是利用阿姨送饭的时间偷偷跑出去。



       然而林远魏从游跃腾那里借来的保镖都不是省油的灯,最后一次被抓住的时候,领头负责看管他的人甚至直接开始对他动手。



       十天以后的半夜两点,那些人将他从床上拽起来,开车带他去机场时,林和西嘴角的红肿依旧还很明显。



       他戴着口罩,被那些高大健壮的保镖夹在中间,一路畅通无阻地送入机场无人的贵宾候机室里。



       登机前三十分钟,游跃腾和林远魏出现在候机室里。



       林远魏在游跃腾面前骂他勾引不知廉耻,骂他不识好歹,骂他跟他的亲生母亲一样下贱。



       整个过程中,林和西始终眼眸低垂,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林远魏还要说什么,却被游跃腾摆摆手拦了下来。



       得到游跃腾的示意,保镖压他前往登机口,走出两步以后,林和西又被对方从身后叫住。



       游跃腾缓步走至他面前,微微一笑道:“我说过要送你去国外读书的事,现在依然算数。”



       不相信他会那么好心,林和西目光紧紧地盯着游跃腾那张脸看了很久,而后怔住。



       下一秒,终于想通其中关节,他咬住牙关,眸光冰冷地问:“你是想告诉游重,我为了得到出国读书的机会,选择放弃了他?”



       游跃腾脸上的笑意变深,“你看,我早就说过,你一点也不傻。”他看向守在旁边的保镖,“把他的嘴巴堵住。”



       话音未落,就有人钳制住林和西的双臂,用力捂住了他的嘴巴。



       游跃腾示意跟在身后的助理给游重打电话。



       助理依言照做,并在电话被接通以后,将手机递给了他。



       游跃腾拿过手机贴上耳边。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游跃腾当着林和西的面亲口承认:“我的确找过他,在他出国的三天以前。”



       “我虽然找过他,但是仅仅因为我说的那些话,他就答应和你分手,选择接受我的资助出国读书,他看起来也并没有很爱你。”不等游重在电话里追问,他又接着往下说,“更何况,继续和你在一起,不仅要忍受来自我的施压和为难,还要面临今后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的生活。”



       “两种走向截然不同的未来摆在眼前,我想,”游跃腾的语气里染上深意,“应该没有人会不愿意选择出国读研,定期从银行卡里拿生活费这种衣食无忧的生活。”



       挂掉电话以前,他波澜不惊地看向面前拼命挣扎,眸中怒火摇曳的人,最后朝手机那头淡淡道:“游重,这就是现实。爱情在现实面前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