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5章 生气了吗

作品:《 藏起来

       游重没有说话,视线越过面前的林佟,直直地落向他身后已经迈上人行道台阶的林和西,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来。



       实在是游重站的位置光线过于昏暗,撞上对方目光的那一刻,林和西脚下步子微滞,心中也没由来地跟着慌了慌。



       一时间内竟也有些摸不清楚,游重是真的在生气,还是光线暗淡带给他的错觉。



       背对他与游重说话的林佟似有所觉,转过身来看向他,仍在为游重被骗的事生气不已,当即伸手把他往游重面前拽了拽,“打赌的事可不是我无中生有,”对方冷着脸问,“你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没错吧?”



       林和西仔细想了想,还真就被他想起这么一回事来。



       只是他当初会那样说,不过只是为了气一气面前这个性格娇纵的便宜弟弟,顺口说出的话更是转头就忘。



       独独没有想到,林佟竟然会当真,还在心中记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他并未如对林佟说过的那般,事后花心思去追游重,但眼下再回忆起之前在游重面前的那些堪称轻挑的撩闲行为,再加上林佟口中言辞凿凿的“证词”,还真就有点像居心不良。



       林和西神色平静,“我是说过那样的话,不过不是为了和你打赌,”眼底有淡淡的怜悯流露,他看向林佟的目光如同在看傻子,“只是单纯地为了气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林佟被他气得胸膛剧烈起伏。



       林和西收回眼里的情绪,语气冷淡地开口赶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现在可以走了。”

一秒记住m.soduso.cc

       脸色愈发沉得难看,林佟站在原地没有动,“这块地又不是你买的,难道我还不能站在这里吗?”



       “你当然可以。”林和西翘唇一笑,“只是你一直站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们回去。当然,”他轻描淡写地转过话锋,脸上神情似笑非笑,“如果是平常,请你去家里坐一坐也没什么。只是我们现在要回家上床亻故爱,你也打算跟着吗?”



       林佟面容一僵,片刻都不再想停留,恼羞成怒地离开了。



       确认对方走远以后,林和西才收起唇边的笑意,转而看向自己身旁的游重,还是解释了一句,“我跟林佟说的那些玩笑话,都是三个月以前的事了。而且,”他顿了顿,意有所指地轻笑出声,“那个时候你还很讨厌我吧。”



       游重一怔,没有接话。



       察觉到他的沉默,林和西神色狐疑地抬眸打量他,“你生气了?”



       游重说:“没有。”



       林和西不再说什么,把拎在手中的另一杯奶茶递给他,“味道我替你选的。”



       “你先拿着吧。”游重两只手插在口袋里,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抬头扫了一眼对面的奶茶店。



       丝毫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林和西拎着两杯奶茶回头朝后看。



       杨卷和赵渡恰好从奶茶店中推门而出,穿过马路朝他们站的位置走来。



       四人沿着美食街走出小段路程,中途林和西的鞋带散开,他拉住离自己最近的赵渡,示意对方帮他拿奶茶,然后弯下腰去系鞋带。



       赵渡拎起没打开的那杯奶茶看一眼,随口问道:“你们谁的奶茶还没喝?”



       林和西低着头道:“游重的。”



       赵渡叫住和杨卷走在前面的游重,把手中装奶茶的袋子递给他,“你不喝吗?”



       已经系好鞋带起身,瞥见赵渡的动作,林和西抬手就要阻拦他,一句“他现在不喝”已经画至嘴边。



       游重却看了赵渡一眼,从他手中接过奶茶,取出吸管奶茶杯中,张唇含住吸管喝了一口。



       林和西抬至半空的手顿住,无声地将嘴边徘徊的话咽了回去,缓缓眯起眼眸,若有所思地瞥向游重线条英俊的侧脸。



       四人在街道尽头的十字路口分开,杨卷和赵渡要直走回学校,林和西和游重则是右拐回城南小区。



       直走斑马线上还是红灯,杨卷和赵渡等在人行道边,林和西故意找杨卷多说了两句,没有刻意叫游重停下等他。



       游重竟然也就真的没有转身停下等他,拐过路口朝右边的街道走去。



       林和西顿时神色了然又好笑,对方这副模样哪里是没有生气,分明就是正在生气,还等着他去哄呢。



       和面前两人告别,他抬腿朝游重的背影追上去。



       才走出两步,林和西又临时改变主意,故意放慢脚步,最后甚至停步蹲了下来,隔着两人之间越来越远的距离,声音不大不小地开口,叫游重的名字。



       听见他的喊声,游重背影一顿,还是回过头来,却双手插兜,立在原地看着他没有动。



       林和西有气无力地开口:“我胃痛。”



       游重走回他面前,仅仅是抬起他的脸轻扫一眼,就确定他在说谎,欲要松手起身继续往前走。



       林和西立即伸手抱住他的手臂,借力从地上站起来,右手从他的臂弯处下滑到他的掌心,五根手指从他指间缝隙挤入,与他五指紧紧相扣,嗓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真生气了?”



       游重没有答话,却也没有松开他主动握上来的那只手,神色淡淡地牵着他往前走。



       林和西的声音渐渐小下来,笑意也消失不见,“我以为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还是说,”他语气似含失落,“你不相信我?”



       游重仍是没有开口说话。



       恰巧两人从光线昏暗的地方走入路灯下,借着明亮的光线,林和西不动声色地侧眸,朝游重脸上看去。



       暖黄色的光圈落在游重的眉梢眼角,林和西看得清清楚楚,游重眉眼平静如以往,形状好看的嘴唇轻轻抿起,倒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



       他若有所思地撤回视线,余光瞥见前方灯下迎面走来两个行人。



       迟疑一瞬,林和西将自己的手往外抽了抽,要从游重的指间退出来。



       察觉到他的意图,游重手上的力道骤然紧了紧,又将他的手握了回去,牵着他的手与迎面而来的两个陌生人擦肩而过。



       林和西再次抬眸,神色意外地朝游重看去。



       就见对方脸色微沉,唇角隐约有垂落的迹象,看上去有点生气。



       似乎林佟给他们带来的困扰,还远远不及他在人前放手这件事更令游重生气。



       林和西放下心来,无声无息地扬了扬唇角,也不再开口说什么。



       两人不说话也不放手,一路沉默地牵手走回家。



       进门以后,游重去洗澡,林和西留在客厅沙发里和狗玩上几分钟,转而想起画不见的事情,又拿出手机找到美院团委成员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等待对面接电话的时间里,林和西拿着手机走进卧室里。



       卧室的灯没有关,林和西一眼就扫见落在床边的睡衣。



       游重去洗澡,却没有拿要穿的衣服。



       林和西走到床边拿起他的睡衣。



       恰巧此时电话被接通,他拎着睡衣直起腰来,张口要问画的去向。



       抬眼就见对面的墙上多出了什么东西来。



       暂时忘了电话还在接通状态,他凝神朝对面的墙上仔细看去。



       然后看见自己那那幅从橱窗中消失的画,此时正好好地嵌在画框中,被人挂在他们卧室的墙上。



       挂画的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林和西无言地沉默两秒,向电话那端的人道歉:“不好意思,打错了。”



       他挂掉电话,又对着墙上的画看了看,最后还是忍不住弯唇笑起来。



       将手机丢在床边,林和西脱掉自己的上衣和长裤,带着游重的睡衣赤脚去敲卫生间的门,“你的睡衣忘记拿了。”



       里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门边。



       卫生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游重从门内伸出手来接。



       林和西把睡衣放入他掌心内,人却没有离开,而是顺着对方往门内缩回手臂的动作,挤开浴室门走了进去,抬脚踢上浴室门的同时,把游重按在浴室中的墙边,贴近他湿漉漉的胸膛,语气带笑:“我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解释得还是不够清楚,所以现在来跟你解释。”



       视线扫过他光溜溜的肩头,游重慢慢开口问:“你要怎么解释?”



       “我用身体来解释怎么样?”他语气轻缓,尾音微微上扬,“毕竟都已经在林佟面前放过话,回来以后不上床亻故爱,就是言而无信。”



       游重定定看了他片刻,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修长的手掌覆上他后背的肩胛骨,低眸朝他的嘴唇覆过去。



       林和西却陡然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拦下他靠近的动作,今晚第三次问他:“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生气?”



       游重的声音低沉而缓慢:“有一点。”



       林和西笑了起来,松开手吻住他的嘴唇,吐字含糊地问:“你需要再听我解释一遍吗?”



       游重皱起眉来,“不需要。”



       林和西又问:“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不生气。”游重的动作顿了顿,继而更加用力地吻了回去。



       “比起生你的气,”对方嗓音沉沉地解释,“我更加生三个月前的那个我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