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4章 不是真心

作品:《 藏起来

       林和西拿出手机要打电话给美院团委的人,游重的电话已经先一步打了进来。



       对方已经回学校,叫他去吃火锅。



       林和西又问他约在哪里见面。



       游重直接在电话里道:“我在学校南门等你。”



       林和西挂掉电话,掉头就往来时的方向走,暂时将画的事抛到了脑后。



       一起吃火锅的还有赵渡和杨卷。



       赵渡始终惦记着游重说过要请他吃饭的话,又听说游重已经回学校,提议去大学城的老字号火锅店中吃火锅。



       恰巧周煊有事不在学校,所以去吃火锅的只有他们四人。



       林和西和游重到的时候,赵渡和杨卷恰巧排到号,已经坐在店里等他们。



       四人扫码点完菜,林和西起身去自助区打油碟。



       自助区的人有点多,他在旁边等了等,才动手去拿碗和勺子。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片刻之后,当他端着两碗油碟往回走时,就看见有人背对他在游重旁边的空位坐下。



       林和西一眼就认出那背影是他的便宜弟弟。



       他端着油碟走近,恰好就听见林佟在问:“重哥,你们和煊哥来吃火锅?”



       游重言简意赅:“不是。”



       林佟又问:“那是和谁?我认识吗?”



       坐在桌前的人没有开口,头顶倒是先落下一道声音:“认识。”



       林佟无知无觉,只下意识觉得声音熟悉,转过头去问是谁。



       在他手边放下油碟,林和西悠悠吐字道:“我。”



       林佟这才反应过来,猛然从座位里站起来,睁大眼睛气冲冲地看他,“怎么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林和西好整以暇地站在桌边回望他,“你还打算霸占我的座位到什么时候?”



       林佟脸色有些难看,强压心中的怒意回头去看坐在旁边的游重。



       游重语气淡淡:“不是和同学过来吃火锅吗?你先过去吧。”



       林佟只好不情不愿地给林和西让出位置,慢吞吞地往前挪出两步,又忍不住回头朝林和西看了一眼。



       却见对方在桌前坐下来以后,动作再自然不过地拿起游重喝过的那杯水,嘴唇覆上杯沿喝了一口。



       而游重显然是已经察觉到林和西的行为,也什么都没有说,神色如常地从林和西手中接过那杯水,放回自己手边。



       林佟脚步顿住,心中莫名生出微妙而怪异的感觉来。



       他又走回林和西面前,神色不明地盯着他看。



       在他的注视中缓缓抬头,林和西语气有几分漫不经心:“还有事?”



       撤回打量他的视线,林佟冷着脸道:“给我一杯水,我也渴了。”



       林和西环顾整张桌子,最后懒洋洋地开口:“没有新杯子。”



       已经料到他会这样说,林佟的视线直直投向游重手边的水杯,“我可以用那个杯子。”



       林和西闻言,唇角微微弯起,“那是游重的杯子,你要先问他愿不愿意。”



       林佟眼巴巴地望向游重。



       后者没有动,只抬眸扫他一眼道:“我没有和别人共用杯子的习惯。”



       林佟的眼神愈发古怪起来。



       事实上,即便是不主动去问游重,和对方认识这么久,林佟心中自然也清楚和了解,游重的确是没有和别人共用任何杯具或餐具的习惯。



       然而他也的确亲眼看到,林和西用游重的杯子喝了水。



       既然没有和别人共用杯子的习惯,那么林和西在游重那里算什么人?



       忍住脱口而出的冲动,林佟神色怪异地离开了。



       确定对方已经走远,赵渡才看向林和西,满脸复杂地开口提醒:“你刚刚用游重的杯子喝水,好像被他看到了。”



       “我们是在谈恋爱,又不是在偷情。”林和西不以为意地一笑,“没什么不能被看到的。”



       同性恋爱的情况放在现实生活中还只能算是少数,震惊于他的大方和坦荡,赵渡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杨卷却渐渐困惑起来,“那为什么之前要瞒着我们?”



       林和西的神色比他还要困惑,“什么时候瞒过你们?不是第二天就告诉你们了?”



       杨卷认真回忆片刻,“上次周煊带我去游重那里借正装,你还躲在卧室的衣柜里不让我出声。”



       赵渡适时露出一副“是我错过太多”的惊异模样来。



       失语的人轮到了林和西和游重。



       游重问他:“周煊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杨卷如实脱口而出:“我们去爬山那天晚上。”



       两个当事人还没发话,就见赵渡目瞪口呆道:“原来你们那时候就在一起了,藏得有够深的。”



       林和西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无言和复杂。



       火锅吃到七点才结束,游重先行起身去前台结账,剩下林和西和其他两人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中途他想拿手机出来看,摸遍全身的口袋都没找到,才想起来手机似乎被自己放在桌上没拿,又折回餐桌边去找手机。



       拿到手机去收银台找其他三人时,收银台旁只剩下游重一人在等他。



       林和西跟着对方往店门外走,“他们两个呢?”



       游重停在店外的人行道上,抬手指了指街对面,“去买奶茶了。”



       林和西点点头,和游重站在坏掉的路灯下等他们。



       送外卖的摩托车擦着人行道飞驰而来,游重伸手搂住他脖颈,将林和西往后带了带。



       摩托车瞬时远去,游重圈在他脖颈上的手臂还没有放开,垂头在他脖颈旁嗅了嗅,轻轻嘲笑道:“一身火锅味。”



       林和西闻言,也偏过脸在游重身上嗅了嗅,而后缓缓挑高眉尖,“你不也一样?”



       游重搂在他脖颈上的手臂微微收紧,语调微妙扬起:“我也一样?”



       林和西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往街道两侧看了看,没有路人注意到站在暗淡光线下的他们。



       他凑到游重脸边想要亲他,堪堪碰到对方的嘴唇时,游重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和西一愣,只好从游重身边退开,看对方拿出手机接电话。



       电话是赵渡打过来的,对方在手机那头问林和西喜欢的奶茶口味,林和西直接从游重手中接过手机,对杨卷道:“我现在过去。”



       杨卷在手机那头应了声好。



       林和西挂掉电话,把手机还给游重,穿过马路朝对面的奶茶店走去。



       游重身后的火锅店内,林佟一动不动地站在窗边,目光紧紧盯在林和西越走越远的背影上,脑中满满都是林和西去亲游重时,对方不躲也不避的画面。



       逛商场有了解释,共用水杯的事也有了解释,林佟面上神色震惊又愤懑。



       身旁的同学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察觉不对后又退回来,神情略显疑惑,“你在看什么?”



       林佟骤然回神,心不在焉地答:“没看什么。”



       同学拉着他往前走,等在店门边的其他人见他们过来,七嘴八舌地提议接下来去哪玩。



       几人都有些犹豫不决,最后不约而同地看向林佟,“你觉得呢?”



       林佟安静片刻,突然就伸手推开他们,快步走向站在路边等人的游重,强忍怒意开口问:“重哥,你和林和西在一起了吗?”



       游重转过身来,拧眉看向他,“是。”



       林佟闻言,已经是怒气冲冲,登时不管不顾地脱口而出:“他不是真心的!他和你在一起是因为和我打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