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2章 林佟生日

作品:《 藏起来

       结束和游重的那通电话后,林和西捏着手机坐在原地没动,盯着地面有片刻的出神。



       惹恼对方的话是他自己说的,和对方吵架也是由他主动挑起的,想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游重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联系他。



       即便轻易勾出他埋藏心底的妄想的人是游重,而并非林和西自己。但既然游重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那么趁早了断才是最好的做法。



       假如没有昨天晚上的那个吻,他大抵还能继续在游重面前装傻充愣,在自己对游重的感情面前装傻充愣。直到对方有女朋友为止。



       是游重的那个吻,让他再也无法逃避,也再也不想要继续逃避下去。



       他给自己做下无数心理建设,不断旁敲侧击地告诉自己,借以吵架这件事和游重逐渐疏离才是正确的选择。



       可他心中还是烦闷又躁乱,甚至有了出门去酒吧里喝酒的冲动。



       只是眼下这个时间点,大学城里的酒吧都还没有开店营业。



       林和西只能勉强作罢,打开手机点外卖。



       订单还没有下,又有新的电话打进来。



       瞥见来电显示上林太太的备注,他终于再也忍不住,盯着手机屏幕露出厌烦的神色来。

https://m.soduso,cc首发

       林太太在电话里通知他,明晚按时回林家参加林佟的生日晚宴。



       对方这样做的用意,不过是为了在林远魏和外人眼里扮演好合格的慈母形象。



       此时心情不好,林和西也不愿再多花心思与她虚与委蛇,情绪冷淡地道:“我明天晚上还有课。”



       林太太的声音依旧不急不徐,却透出几分强硬:“请假回来。”



       林和西道:“最近假比较难请。”



       林太太不置可否,只轻轻笑了一声,语调从容地提醒他:“你是不是太久没有回家,忘了当初是谁给的你上大学的机会。”



       林和西没有说话。



       假如他还要继续顶嘴,对方接下来说的那些话,林和西自己也能猜个大概。



       林家能让他进大学里读书,也能在他拿到毕业证书以前,替他办好退学的手续。



       林太太点到为止,也不再多说,挂掉电话前道:“不要迟到。”



       手机很快恢复至外卖下单的页面,林和西垂眸望向屏幕,面容平静而淡漠。



       没再等到明天晚上,半个小时以后,他直接收拾东西回了林家。



       虽然国际学院与本部的理工学院并不相邻,走在学校路上偶遇的概率也小到能够忽略不计,林和西还是决定主动将这种概率降为零。



       提前回林家面对那些人,还是留在学校里时刻担心会偶遇游重。二者之间权衡利弊,林和西宁愿选择前者。



       至少在这两天以内,他不想要再见到游重。



       林和西走得很快,因而也并不知道,游重在回来的第一时间里,就下楼去找过他。



       而他也忘了一件事。



       游重必定会在林佟生日宴会的邀请名单内。



       林佟每年的生日晚宴不仅仅是生日晚宴,也是林家在上层圈中巩固和拓宽人际的重要酒宴。



       宴会邀请名单上的人除了上层阶级中的权贵,还有林佟身边那些家世显赫的同学。



       整个白天林太太都在楼下指挥佣人布置宴厅,大门前运送食材和物品的人进进出出,林佟在楼下挑选晚宴要穿的礼服,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与在卧室里闭门不出的林和西没有任何关系。



       午饭时间过后,有人上楼来给林和西送礼服。



       依照往年那般,对方送的依旧是被林佟挑剩下的衣服和裤子,尺码也并不贴合林和西自己的身材。



       上大学以后,林和西个子窜高的速度尤其快。往年他与林佟身高相差不大,那些按照林佟尺码定制的礼服还能穿。而这两年里,他却渐渐比林佟高出很多来。



       林和西接过那套礼服,转身关上卧室门以后,随手将礼服丢在沙发角落里,没有再朝沙发里看过一眼。



       离晚宴还有好几个小时,林和西拉紧窗帘,躺回床上打算睡一觉。



       卧室的门很快又被人敲响。



       林和西下床去开门,送衣服的阿姨去而复返,站在门外语气平平地对他道:“太太找你。”



       对林家人的态度习以为常,林和西从门内的阴影中走出来,反手关上身后的卧室门,波澜不惊地抬起眼眸来,“走吧。“



       家里的司机要送林佟去做造型,林和西也要跟着去。



       “晚上的宴会有重要客人到场,家里每个人都不能出任何差错。”林太太的目光缓缓扫过大厅所有人,最后落在他那头茶棕色的短发上,“你去把头发染回黑色。”



       林和西一直在造型室里坐到天色擦黑。



       林佟的造型已经做好,司机提前送他回去,走前告知林和西在发色染好以后,自己打车回林家。



       他回去的时候,林佟的生日晚宴已经到入场时间。



       别墅外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穿梭在其中的出租车尤其显得格格不入。



       林家人笑脸盈盈地站在大门前迎接贵客,远远就有谈笑声从风里传来。



       林和西一身卫衣与牛仔裤在夜灯下格外引人注目,林远魏匆匆瞥他一眼,沉下脸低声骂道:“不是叫你今天不要出门?还站在这里干嘛?赶紧给我上楼去换衣服,别走正门。”



       对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发色变化。



       林和西从后门回到林家别墅内,却没有上楼去换衣服,而是迈步径直走入宴厅内。



       陪在别墅门边的林佟也已经回到宴厅里,身后领着穿扮贵气、约莫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孩,偶尔回头与对方说话时,面上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谨慎与小心。



       林和西心中了然,这位小少爷和对方家中同来参加晚宴的人,大概就是林太太口中的重要客人。



       他虽厌烦于参加这样的宴会,却也无意在林家惹事,刻意远离林佟与那小少爷站的位置,在角落里坐了下来。



       然后看见林佟将那小少爷安顿下来,很快又被林远魏叫走。



       林和西低头拿出手机来玩,没过片刻时间,就听见有人朝自己这个方向喊。



       他抬起头来,却见那小少爷满脸不耐烦,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环顾整间宴厅里客人的穿着打扮,心知对方大概率是把自己当认作佣人,林和西面色如常地起身,走向那神色躁郁的小少爷。



       对方坐在座位上等他走近,然后指着后方自助区的甜点和酒水道:“你去帮我拿点吃的过来,红酒也要。”



       林和西站着没动,视线扫过他的脸,嗓音淡淡道:“没成年不能喝酒。”



       小少爷眉间浮起不轻的怒意,朝他破口大骂道:“我让你拿你就拿,你再多说一句,现在就从这里卷铺盖走人。”



       分明看着年龄不怎么大,仗势欺人和以权压人的模样却从长辈那里学了个十成像。



       林和西眉眼未动分毫,转身走向自助的甜点酒水区,然后照对方吩咐那般,给他送去了蛋糕和红酒。



       小少爷伸手握住高脚杯,就要把杯中的红酒往口中送。



       林和西转身要离开,却迎面撞上走来的陌生的年轻男人,以及跟在男人身边笑容讨好的林远魏。



       他及时停步,面前的男人已经快步绕过他,径直从小少爷手中抢过酒杯,面色不虞地道:“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偷偷喝酒?”



       小少爷满腹怨气,转而恼羞成怒地瞪向站在原地的林和西,不顾一切地高声骂道:“是他给我拿的红酒!”



       男人转过头来,视线锐利地扫向他,面上带有明显迁怒的神情。



       正面迎上男人的目光,林和西蹙起眉来,开口欲要说什么。



       旁边的林远魏已经先一步沉下脸,扬高手掌对准他的脸重重扇了过来,“混账东西!谁让你自作主张送酒的?!”



       掌风凌厉的巴掌贴面而来,林和西还没来得及躲,后衣领就被人猛地一拽。



       下一秒,他的后背骤然撞入身后人的怀里,后脚跟重重踩上身后人的鞋尖。



       对方却好似浑然不觉,甚至抬臂环住他肩头,将他完完全全纳入自己的领地内。



       林远魏的巴掌从他脸前疾速掠过,意料之外地打空了。



       搂着林和西稳稳立于两步之外,游重神色冷淡地掀眸看向林远魏,“林伯父,晚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