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2章 借住一晚

作品:《 藏起来

       打车软件上约的车还卡在红灯路口,林和西退掉订单,绕回车后座旁边,先替她们关上后座车门,然后才转身去开副驾驶的门。



       低头准备坐入时,冷不丁地想起游重之前说过的话,他又退了出去。



       游重偏过脸来蹙眉问:“你要干嘛?”



       林和西立在原地,缓缓眨过眼睛,“不是说副驾驶不让坐?”



       游重怔了怔,很快也记起这回事来,五味杂陈地看向他,“你坐吧。”



       面上有轻微的笑意涌现,林和西弯腰坐了进来。



       提醒他系好安全带,游重问:“你要送她们去哪里?”



       林和西垂眸略作思考,而后回答:“去城南小区吧。”



       游重不太赞同地皱起眉来,“你要把她们带回你住的地方?”



       “不行吗?”林和西转过头来与他对视,唇角漫不经心地挑高,“你担心我乘人之危?”



       游重轻瞥他一眼,“你还想再传出更加不堪入耳的流言?”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林和西毫不在意地笑道:“多这一条也不多,少这一条也不少。”



       目光定定地落在他脸上,游重皱起的眉头更紧几分。片刻之后,他将目光转向后视镜里那两个醉倒在后座的女孩,“你不在乎,可别人在乎。”



       林和西闻言,非但没有再出言回击,反而极为赞同地点了点头,“所以还有第二个方法。”



       游重问:“什么方法?”



       林和西倏然笑了起来,面容诚恳地转向他,“她们两个睡我家,我去你家睡。”他神色高兴而期待,“你觉得怎么样?”



       游重沉默以对,莫名有点不忍拒绝。



       见他半天不答,林和西眼底的微光黯淡下来,他失落不已地垂眸,“我知道了。”



       最是无法忍受他这幅模样,游重额角青筋隐跳,收回视线沉声道:“别演了,我没说不让你去。”



       不想他答应得如此快,林和西面露讶异,歪头凑过去近距离观察他,“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游重目不斜视地发动车子,抽空抬起手掌覆在林和西脸上。



       宽大温热的掌心霎时包裹住他的眼睛和鼻子,修长的指尖轻轻抵住他的额头,林和西忍不住闭上微微发烫的眼皮。



       仿佛毫无所觉,游重将他的脸往后推了推,“还有,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离我远点。”



       林和西顿时笑出声来,靠回椅背上老实坐好。下一秒却又收起笑来,愣怔出神。



       不是排斥和他有任何亲密的肢体接触吗?又为什么要伸手来碰他的脸?



       两人先把方青柠和她朋友送回林和西家里,他租的房子也是两室一厅,侧卧里常年没有人来睡,所以也没有准备任何床上用品。



       游重以为他会把两人扶进主卧凑合一夜,林和西却坚持要去侧卧里铺新的垫被和盖被。



       他若有所思地掀眸,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对方忙碌的背影上。很快想起之前车队的庆功派对上,林和西故意演给他看的那出好戏。



       那时候他还觉得林和西是故意在演戏,此时再回想起来,却心情百般复杂地发现,当时站在昏暗光线中的那个人,大概才是隐藏在虚假表面下更为真实的那个林和西。



       有太多和他一样理所当然的人,错把他戴在脸上的面具认作是真相和事实,却反过来指责他的真情流露是虚伪做戏。



       虽然这当中的确有林和西自己的推波助澜,但转念思及对方这样做的理由,以及被他错当成笑话和谎言的亲身经历,游重目光里的情绪愈发复杂不明起来。



       林和西猝然转身,对上他来不及撤回的目光,神色莫名地挑眉道:“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会以为自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猫。”



       面不改色地掩去眼底情绪,游重转开话题问:“你还要多久?”



       林和西道:“已经铺好了,不过我又突然想到——”



       他闭上嘴巴,露出满脸担忧的神色。



       游重冷淡开口:“什么?”



       林和西抬起头来,蹙眉幽幽道:“我能不能不要睡沙发?”



       游重沉默半晌,“可以,你自己去侧卧铺床。”



       林和西脸上霎时露出笑容,又朝前走一步,弯起眼睛道:“那我能不能再去你家洗个澡?”



       游重面无表情,沉默的时间变得更加长。



       长到林和西几乎要以为,对方会拒绝的时候,游重却骤然开口道:“自己带衣服。”



       林和西顿时面露稀奇。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晚上游重对自己的忍耐度极高。



       他把沙发上的两个醉鬼扶进侧卧里安顿好,转身在床头留下字体龙飞凤舞的纸条,退出房间拿上衣服和毛巾,然后跟着游重上楼。



       进门的时候,林和西穿的还是上次来时拆开的那双拖鞋。阿拉斯加听见开门的动静,从客厅的沙发上跳下地来迎接他们。



       林和西蹲下去摸它,阿拉斯加听话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放下手里的衣服和毛巾,搂住大狗的脖子揉了揉它的狗头,又抬起它的一只前爪,握在掌心内摇了摇,最后满足地眯起眼睛道:“饭团宝贝,哥哥又来了。”



       前方游重倏然转身,眉尖微扬看向他:“你在它面前自称哥哥?”



       林和西松开阿拉斯加起身,带着满脸疑问看过来。



       游重轻轻勾唇,“这是我儿子。”



       林和西反应过来,非但没有任何羞恼,反而在灯光下露出几近晃眼的笑容,开口叫道:“爸爸。”



       那声音低缓而悠长,短短两个字却像是百转千回,尾音更是带着勾子般轻轻上扬。无论是谁来听,都不会觉得他是在正经叫爸爸。



       游重黑下脸来,语气中暗含警告:“林和西。”



       林和西见好就收,摆出一脸虚心受教的模样。



       游重这才冷着脸去给他找被子和枕头。



       他在侧卧里铺床的时候,游重先去浴室里洗澡。待林和西整理好床铺,冲完淋浴的游重也开门走了出来。



       仿佛是在特意防备他,对方身上穿着尺码宽松的短袖和短裤,将膝盖以上的部位遮得严严实实。



       林和西略带失望地收回目光。



       浴室里的热气散开以后,林和西才拿衣服和毛巾进去。他本意并非想要故意惹事,洗澡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点不可控的意外。



       洗完澡去置物架上拿毛巾的时候,睡衣被他夹在毛巾内扯下,不小心掉在了湿漉漉的浴室地板上,捡起来的时候已经浸湿大半。



       林和西将衣服挂在架子下方,隔着浴室门叫了一声游重的名字。



       随后就是逐渐走近的脚步声,对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有什么事?”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



       眼前的浴室门却被人拉开小半,一截带着湿热水汽的白皙手臂从门里慢慢伸出。



       游重面色顿了顿,而后才顺着那条光溜溜的手臂目光下移,精准无误地落在对方指尖勾住的湿睡衣上。



       林和西的声音从门里闷闷地传出来:“睡衣掉在地上湿了。”



       游重语气中裹着浓浓怀疑:“不是你故意丢在地上的?”



       拎着睡衣的手又从门外缓缓缩回。



       两秒以后,门内响起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却始终无人回话。



       游重久等不耐,抬手敲了敲轻掩的浴室门,提醒他回话。



       回答他的是眼前那扇被人彻底打开的门。



       满室的水雾和热气喷涌而出,游重拧着眉头侧脸避开。



       林和西穿一条宽松的家居短裤,上身不着寸缕,神色自若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你能不能先借一件衣服给我穿?”



       游重闻声转过脸来,目光无意识地落在他瘦而不薄的肩头,沿着他流畅而平坦的肩线轻轻划过,在他沾满水珠的锁骨上极为短暂地停留。



       晶莹圆润的水珠几经挣扎未果,从他的锁骨边缘跌落下坠,游重的目光在同一时间里追随而下。



       水珠轻轻砸在他的胸膛上,顺着他胸膛起伏的弧度滚入中间的窄沟,沿着那条凹沟缓缓下滑,在他的胸膛间留下浅浅的透明水痕。



       游重的目光紧咬那道水痕,不着痕迹地从他的胸膛前掠过。



       水珠滚落至肚脐眼炸裂散开,游重猛然回神。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游重神色骤变。仿佛异常恼火般,他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卧室里走去。



       林和西站在原地不解抬眸,却也只来得及捕捉到对方怒气外溢的背影。



       明明几周前的庆功派对上他们也面对面脱过衣服,为什么此刻对方的反应却这么大?



       他眼露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