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7章 合作打架

作品:《 藏起来

       起初林和西并没有发现,游重站在巷口看他喂猫这件事。



       直到他喂完小面包,从袋子里拿出火腿肠来剥时,才听见有人逐渐走近来的脚步声,“猫不能吃太多火腿肠。”



       听出来人熟悉的声音,蹲在地上的林和西动作稍顿,却没有停下来。而是一边将手里的火腿肠喂给橘猫,一边头也不抬地答:“流浪猫毕竟不比家养的猫。”



       游重不再说什么,转身要朝巷外走。



       上周和林佟他们来酒吧时,把重要的随身物品落在了二楼包厢里。他今天也只是顺路开车过来拿。



       身后的衣服却冷不丁地被人伸手拽住。



       游重拧着眉头转身,上一秒还蹲在地上喂猫的人,此时已经两手空空地站了起来。他神色不快地低头,朝自己衣服上被林和西抓皱的地方看去。



       接受到对方目光深处的问责,林和西当即松开自己的那只手,转而又丝毫不见外地攀上游重肩头,微微弓着背,面容痛苦地道:“借我扶一下。”



       游重神情冷淡地打量他两眼,确认林和西面上神情不似作伪,他不带情绪地开口问道:“怎么了?”



       林和西轻轻“嘶”一声,痛苦的神色仍然不见好转,语气却还算轻快地道:“没什么,就是蹲久了脚发麻。”



       游重闻言,额角青筋隐跳,毫不留情地拍掉他搭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自找的。”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林和西笑了起来,低头在原地跺脚缓解麻意,“酒吧白天还没有开门吧?在路边看到你的车我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了。”



       游重道:“过来拿东西。”



       林和西点点头,不再追问,转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吃饱喝足的橘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地面上只有他用来装零食的塑料袋。



       林和西想问那只猫什么时候走的,却先听见巷子外有零散的脚步声混杂着说话声,远远地传了过来。



       酒吧街虽然是建在大学城,但也不太平。学校里时常有女孩子在这条街的巷子里被混混或是醉汉侵犯的新闻传出,林和西偶尔过来喂猫的时候,也能在垃圾桶旁看见许多空掉的针筒。



       他及时闭上嘴巴,与游重短暂地对视一眼,动作利落地弯腰捞起地面的塑料袋,和对方朝外走去。



       重叠的脚步声和人声却越来越近,显然是直接朝他们的方向而来。随着距离的缩短,甚至能够逐渐听清那些人话里的具体内容。



       有人朝地面吐了口痰,语气异常恼火:“今天真他妈晦气,找了个妞出来陪我们玩,谁知道半路上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人截了胡,把人给带走了。”



       另有人道:“这地方还有谁能从哥你手里抢人?”



       先前说话那人冷笑一声,“当然没人敢直接从我手里抢。是那妞不怎么老实,骗我们要去买蛋糕,面包店里人太多,我们就站在门口没进去。谁知道她早就联系好了人在里面等她,把她从后门带走了。等我们追过去的时候,人已经走没影了。”



       那人说完,又问了一句:“那小子还没到吗?”



       第三个声音插进来道:“我们定好了下午六点在这条巷子里碰面。”



       对话声戛然而止,听到巷子里由远及近的清晰脚步声,那些人在巷子口停下脚步,恰好与林和西和游重迎面对上。



       巷子尽头通往另一条路,有人从这里过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几个混混打扮的人没有过多在意他们两人。



       林和西走在游重身侧,余光轻描淡写地从那五人脸上扫过。有四个人是生面孔,剩下被围在中间叼着香烟,穿背心露纹身,身材结实健壮那人,他倒是不久前还在面包店在见到过。



       收回视线,林和西跟在游重身旁,目不斜视地从五人面前走过。他很肯定的是,那三人并未见过他的正脸。而他身上穿的,也是再普通不过的T恤和牛仔裤,难以辨认。



       只是他有点失算,出来混的人大多眼光毒辣。那人虽然没有见过他的正脸长相,却对他的背影和后脑勺印象深刻。



       与那拨人擦肩而过的下一刻,站在中间抽烟的年轻刺头冷不丁地开口道:“站住。”



       两人对他的喊话皆是充耳不闻。



       剩下四个跟班倒是异常机灵地围了过来,拦下他们的去路。林和西低眉顺眼地站在游重身边,始终沉默不语。



       游重率先掀起眼皮来反问:“有事?”



       “的确是有点事。”抽烟的刺头慢吞吞走向两人,目光锐利地打量他们,最后将视线定在林和西的脸上,渐渐笑出声来,“你这个朋友跟我结了点梁子,不过我也不迁怒无辜的人。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但是他不能走。”



       游重闻言,看了林和西一眼,不咸不淡地陈述事实:“他不是我朋友。”



       毫不意外游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刺头冲拦路的跟班们扬了扬下巴,“不是朋友更好,放他走吧。”



       平日里那些故意给对方添麻烦的小打小闹不算什么,真正遇上事,林和西反而不愿意牵连到旁人。他神色平常地对游重道:“你先走吧。”



       游重没有走,而是将始终挂在指尖的车钥匙丢进裤子口袋里,目光深深望向他,审视他片刻后道:“我以为遇到这种情况,你巴不得求我留下。”



       林和西道:“你既然不是我朋友,还留下来做什么?”



       游重没有说话。



       他敏锐地察觉到,此时此刻林和西所有的言行,都与过去两周里他认识的那个林和西,以及他从别人口中听说的那个林和西差得太远。



       眼前再度浮现出对方蹲在地上喂猫时,面容懒散地伸出指尖去轻挠流浪猫的画面,游重心底渐渐生出几分异样来。



       然而当前也无暇再去探究,那些导致他对林和西的认知出现强烈偏差的深层原因。视线再度扫向面前那些人,游重缓缓扬起眉尖,“他虽然不是我朋友,但是他的人,我也要一起带走。”



       刺头面带微笑地击掌,面上渐渐露出狠意来,“既然你不想走。那就两个人都别走了。”



       拦路的几个混混转身踢到墙边的垃圾桶,弯腰捡起地上的空酒瓶,朝林和西和游重围拢上来。



       显然是不打算亲自动手,领头的年轻男人退出包围圈,靠在墙边重新点了根烟,语气阴冷地发号施令:“给你们一根烟的时间,给我把他们两个揍趴下。”



       岂料半根烟的时间都还没过,他们这边的人就先被揍趴下了。



       四个混混举着空酒瓶凶神恶煞地冲上去,林和西歪头轻松避过,举起手中的塑料袋,裹着猎猎风声迎面砸向那人的脸。



       下一秒,矮身躲过身侧重重敲过来的玻璃酒瓶,他抬脚踹上那人的腹部,将那人连带着身后被塑料袋糊满脸的人踹到地上后,甚至还有空余时间偏头去看游重。



       本该两手空空的游重,此时已经将空酒瓶从混混手中缴过来,显然在对付那两人的过程里,是比起他还要更加游刃有余。



       从两人打架揍人的方式上,不难看出游重多半是从小受过相关的专业指导和训练,而他却是全凭自己的拳头,一路从混混堆里打出来的毫无章法的野路子。



       林和西哼笑着朝对方竖起大拇指,语调轻松地隔空喊话:“玩过拳皇吗?”



       游重丢开手中的空酒瓶,并未搭理他。



       许久没有打架,血管里的血液轻轻,林和西满脸兴致盎然,锲而不舍地朝游重喊:“哥?游哥?重哥?你倒是给我回个话。”



       游重相当不耐地转过脸来,“能不能把嘴巴闭上?”



       得到来自对方的回应,林和西眼中浮起几分跃跃欲试,口吻里带着笑意道:“我们来比一比?”



       游重却拍了拍双手,瞥一眼瘫倒在地的那两人,准备收尾了。



       靠在墙边抽烟的刺头面色发寒,丢下手里尚未来得及燃烧过半的烟,右脚鞋底轻抬,落在那根烟上用力碾压。



       捡起滚落至脚边的玻璃酒瓶,对墙重重敲碎酒瓶的平底,神色阴沉地握着玻璃尖外露的半个酒瓶朝林和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