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章 找车钥匙

作品:《 藏起来

       旁边有人神色复杂地补充:“我好像也听到过类似的传言,说林和西以前上高中的时候,还是学校里成天打架惹事的校霸。”



       周煊丢下手里的牌,转头看向没有说话的游重,“现在去找他?”



       游重显然心情也不太好,拧眉问杨卷:“车钥匙怎么到他那里去了?”



       沉浸在林和西的校霸人设中久久未回神的杨卷,此时终于记起正事来,连忙摆手替林和西澄清道:“不是的,他没打我。”



       他三言两语朝众人解释过后,最后才面色尴尬地对游重道:“他锁了车就把钥匙拿走了,应该是忘了还给我,我也忘了去问他要。”



       虽然是有心帮林和西说话,但显然众人对林和西的糟糕印象早已根深蒂固地植于心底,都没怎么将他的话往心里去。



       甚至反过来劝他不要和林和西走得太近,无论对方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显然都是没安好心。



       亦有人朝林佟抱怨:“要我说,你就不该同意让他跟过来。”



       林佟闻言,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你以为我想让他过来吗?还不是我爸——”



       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妥,林佟堪堪止住话头。



       然而还是有人耳尖听到了,“你爸?你爸为什么非要让他跟过来?”

一秒记住m.soduso.cc

       林佟不欲将林远魏那点心思摊开在游重面前,随口找了个理由,意图敷衍过去:“大概是看我跟他关系不好,想让我带他出来玩吧。”



       在场无人清楚林家内情,林佟的借口在外人面前也站得住脚,大家点点头,收起好奇心不再追问。



       既然没什么大事,周煊招呼大家重新落座:“继续来玩。”



       游重丢下手里的牌,“杨卷来替我吧,我去把车钥匙拿回来。”



       杨卷面露迟疑,“我不怎么会玩。”



       “规则很简单,不会就让周煊他们教你。”游重道。



       杨卷这才在游重的位置坐下来。



       游重找到包厢里来时,林和西正枕着从卡丁车比赛中赢来的大熊,躺在沙发里玩手机。膝盖搭在沙发扶手上,将两条长腿相当随意地挂在沙发外轻轻晃荡。



       听见推门声,他连眼皮都不曾掀起,始终专注盯着自己手机屏幕里的游戏画面。



       游重反手关上包厢里的门,走至他跟前停下,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地垂眸望他,“车钥匙呢?”



       林和西忙着操纵游戏角色清理小兵,半晌后才心不在焉地开口道:“什么车钥匙?”



       当他是故意为之,游重冷下面色来,“你身上有什么不是你的东西,你自己不知道?”



       林和西顿了两秒,朝他站的方向点点头,口吻略显敷衍:“等我打完这局。”



       心中对他这副懒散模样止不住的生厌,游重没有丝毫等他的耐心,弯腰就要伸手去拿他握在手中的手机。



       林和西手腕轻轻一晃,躲开他伸过来的那只手,百忙之中抽空抬眸,仿佛从未和他发生过任何嫌隙般,面色自然地朝他弯唇笑道:“就等两分钟。”



       对上他的笑脸,游重动作微顿。



       转而思及半小时前林佟口中的解释,以及上午自己对林和西脱口而出的那些话,确实是自己误解在先,也就真的在对面沙发里坐了下来,等了他足足两分钟。



       这两分钟不多也不少,然而眼前的事实却告诉他,林和西的话简直毫无诚信可言。



       瞥见仍然躺在沙发里维持原有姿势的人,游重终于生出浓浓不耐来,起身走向对方,“两分钟已经到了。”



       林和西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面上做出轻微懊恼的模样,“我以为两分钟可以结束的,那你再等我两分钟。”



       游重打断他的话,“你把钥匙放哪了?我自己拿。”



       “那你自己拿吧。”仿佛对他的提议乐见其成般,林和西眼眸带笑的点点头,“就在我的口袋里。”



       视线从他的白色T恤上轻轻掠过,游重脸色不快地弯腰,将手伸入他的牛仔裤口袋中。



       夏天的长裤布料很薄,口袋又是贴身的设计。游重修长有力的手指从口袋边缘挤入,隔着那层轻薄的布料,手指关节不可避免地贴在了他的大腿皮肤上。



       轻微发烫的温度由对方指间散溢而出,从布料表层渗透下来,带着独属于炎炎夏日的燥意,缓缓在他的腿上漫延扩散。



       林和西动了动那条腿,注意力终于从手机游戏上挪开,扫过自己那被游重的手指撑得微微鼓起的裤子口袋,最后落在对方那张轮廓优越却没什么好脸色的脸上。



       他对着游重的脸定定地看了两眼,眼底冷不丁地浮起些微促狭之意来。



       下一秒,林和西伸出手去,隔着裤子口袋将掌心覆在游重的手上,语调诱导而微妙地道:“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性取向吗?”



       游重指尖夹住他放在口袋里的东西,眯眸望向他那只不安分的手,“把你的手拿开。”



       林和西置若罔闻,眼尾轻轻上扬,靠在大熊怀里斜着头看他,似真似假地开口道:“你知不知道,当你把手伸入我的裤袋里的时候,就意味着——”



       仿佛对他的话毫无兴趣,游重神色淡漠,唇角甚至挂着嗤意,抬起左手掰开他压在口袋上方的手指。



       他顿了顿,眼里笑意渐深,压着舌尖暧昧地吐出后半句话,“就意味着,你正在对我做出忄生暗示?”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手腕轻翻,指尖顺势攀上游重左手的手背,柔软温热的指腹从游重手背上抚过。



       游重猛地甩开他的手退开,眉眼微愠地将从林和西口袋里摸出来的打火机丢在桌面上,伸手钳住他的下巴冷声警告:“不要把你用在那些男人身上的手段用在我身上,你就算脱光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反应。”



       林和西顺从地安分下来,“我知道了。”



       游重锐利审视他两秒,然后才松开他的下巴,一只手按住他的双手,另一只手没入他另一侧的裤子口袋中。



       片刻之后,他再度将从林和西口袋里摸出来的耳机丢上身后桌面,目光厌烦地看向林和西,“钥匙在哪里?”



       面不改色地对上他的目光,林和西轻挠下巴,放缓语速自言自语道:“我得想想才行。”



       游重伸手就要将他从沙发里拎起来。



       林和西却笑意盎然地掀眸看他,在他的怒视中抬高双臂,缓缓伸了一个懒腰,口中漫不经心地重复他的问话:“钥匙到底在哪呢?”



       身上的T恤顺着他伸懒腰的动作往上抬,渐渐露出他衣服下的牛仔裤和小截白皙的腰线来。



       没了衣服的遮掩,游重看得清清楚楚,就在林和西的低腰裤头上,赫然躺着一枚熟悉的车钥匙。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林和西,此时也只是慢吞吞“啊”了一声,带着惊讶又无辜的语气,轻飘飘开口道:“原来是在这里。”



       沙发旁的游重盯着自己的车钥匙,面色已然黑如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