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9章 春可乐前往得胜堡

作品:《 我妻薄情

       夜深人静, 谢玄英抱着怀里的人,斟酌:“以后,能多我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吗?”



       程丹若笑笑:“又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我想听。”他说, “你说来, 心里会好受些。”



       “人都不在了。”她道,“其实, 我已经比绝大多数人幸运。”



       不幸的人, 早就死了。



       谢玄英却说:“你吃了太多苦。”



       “百姓比我更苦。”



       “百姓苦,你也苦。”他说,“你心里更苦。”



       她怔住。



       谢玄英声叹息。身体发肤之苦,犹且难以忍受, 何况壮志难酬,怀才不遇?这样的心灰意冷,有些人而言, 远比挨饿受冻更痛苦。



       她吃了太多苦。

https://m.soduso,cc首发

       “不说了。”他抚着她的后背, 转移话题,“互市的车引已经办去了,鞑靼那边给了十份,物件不限, 数目不限,六月初开市。”



       程丹若好奇:“他们有十个部族吗?”



       “大大小小的部族,差不多吧。”谢玄英道, “他们在月就会陆续入关,我要抽调些护卫,在城里巡逻,以免不测。”



       她道:“应该的,他们来多少人?”



       “每部最多同行十人。”他说, “你放心,得胜堡新平堡离大同府不近,全程由聂总兵的人陪同。”



       程丹若:“你去吗?”



       “当然。”



       “那我也去。”她说。



       谢玄英:“定要这次就去吗?”



       她道:“我有事要办。”



       “什么事?”他好奇。



       “有办成前,我不想说。”程丹若正『色』道,“会不灵的。”



       谢玄英忍俊不禁:“看来是大事。”她平时可不信这些。



       “那就我起去。”他说着,想起事,却也学她不说,只,“这几日不去乡了吧?”



       她道:“暂时不去了,叫钱明时不时去盯回便是。”



       谢玄英应了声,拍拍她的背:“睡吧。”



       程丹若合眼,会儿就疲倦入梦。



       -



       三、五日后。



       程丹若正在后堂翻看账簿,松木来说:“爷请您去前头趟。”



       她以为有要事,略整理便跟他去。谁想七绕八拐的,竟然到了马厩。



       谢玄英正在给冬夜雪喂草料。



       “叫我什么事?”她左顾右盼,时纳闷。



       谢玄英让开,『露』冬夜雪身边的马。



       它体型矮小,褐黄『色』皮『毛』,头很大,四肢粗壮且短,高挑美艳的冬夜雪比,好像粗粗笨笨的。



       但看它的眼睛,黑亮有神,会随着人的动作而转移,还偷偷叼冬夜雪食槽里的草料,十分人。



       “答应给你挑的马。”他说,“鞑靼崇尚勇武,你既然要随我去,坐马车怕是会为之所轻视,这匹是典型的蒙古马,我提前买来了,岁多,正适合你。”



       程丹若屏住呼吸,眨不眨看着马儿。



       谢玄英:“咳!”



       她骤然回神:“啊?”



       “……你试试给它喂点吃的。”他平铺直叙,“路上我只给它喂了点水,这样它会更亲……小心!”



       晚了,程丹若已经拿了把草料,递到马儿的嘴边。



       它看着小小只,嘴巴却能张得老大,口咬住草料,咀嚼吞食。



       谢玄英瞪她。



       程丹若假装看见,小心翼翼去『摸』它的鬃『毛』。



       这匹马很温顺,有的吃了,也就不去管人类动动脚,脸满足咀嚼着香甜的牧草。



       程丹若又给它喂了块黑豆饼。



       它埋头苦吃。



       她趁机抚『摸』它的背。



       谢玄英白她眼,提着刷子水桶,给冬夜雪刷『毛』洗澡。



       冬夜雪蹭蹭他,眼里满是亲近。



       “好姑娘。”他爱惜抚『摸』着自己的爱驹,忘记朝旁边睇眼。



       程丹若正在用豆饼它互动:“可乐。”



       马:“?”



       她指指里的豆饼:“饼。”又拍拍它的背,“可乐。”



       然后给它吃小块豆饼。



       等到三块的时候,马似乎知道了“可乐”是什么意思,她叫,它就看过来。



       程丹若继续给它块小饼,夸奖它:“好孩子。”



       谢玄英:“……你是在训狗吗?”



       她愣:“你怎么知道?”



       “狗是这样训的。”他欲言又止,“这是马。”



       “都样。”程丹若抚『摸』着它的鬃『毛』,“它以后就叫可乐了,你觉得呢?”



       谢玄英点点头,赞同道:“春可乐兮,乐孟月之初阳,好名字。”然后,转头冬夜雪说,“这是你妹妹春可乐,以后要好好相处。”



       她:“等等?”



       可乐就是可乐,春可乐是什么?



       谢玄英假装有听见,接过柏木递上的马鞍:“要上去吗?”



       程丹若立即道:“当然。”



       他把教她安抚马儿,给它系上马鞍。春可乐是跟人长大的马,不是野马,马鞍并不反感,也不去挣脱。



       程丹若又给它喂了点水,确信它自己有了敌意,才试探着扶住马鞍,准备跨坐上去。



       蒙古马就是这个好,个头矮,她很友好,上去的容易,坐着也不觉得太高。



       有段时间有骑马了,她的动作已经生疏不少,磕磕碰碰指挥它在马厩里了两圈,春可乐就蹲坐来,不肯再动了。



       “它累了。”谢玄英解释,“明天你再来,我们去城外骑。”



       “好。”她立时答应。



       晚上,因为技术过于生疏,提前预习了。



       谁想体力消耗过度,次日不得不推迟计划,改为后日去城外实际『操』作。



       这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程丹若怕大街上人多,自己技术又差,撞到人,撞到摊子也不美,直忍到城,放眼望去瞧不见人影,才迫不及待牵过可乐,慢慢上去,开始小跑。



       独属于自己的马就是不样。



       虽然冬夜雪漂亮,但春可乐就是有种灵的活泼,程丹若骑在上头,就有种特别的感觉。



       她能感觉到它的力量,它奔跑的节拍,以及过分旺盛的好奇心。这也法子,马还小,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不似老马稳健老练,又常生活在草原,见过的东西太多了。



       会儿蝴蝶吸引,会儿去挤冬夜雪,会儿加快脚步,左顾右盼。



       程丹若开始还有点害怕,后来慢慢就放松了,也敢挥鞭子加速。只是不太会甩鞭,不小心真的抽在它的屁股上。



       春可乐吓到,撒蹄子就跑,她迫飙了回车,半天才安抚住它。



       晚上回去,谢玄英她抱怨这事:“陪你骑马,比我自己骑天都累。”



       她:“有吗?”



       “吓得我身冷汗,好在慢来了。”他说,脱掉衣服,『露』肌肉分明的后背,“你也不怕摔断脖子。”



       程丹若强调:“这是意外。”



       谢玄英翻了个白眼,懒得她掰扯,让她歇着,自己去洗澡。



       这时,就显淋浴的好处,不到刻钟便冲洗干净尘土。他穿上褂子来,发现她已经脱掉裙子,只剩小衣,在榻上轻轻压腿。



       “这是干什么?”他诧异。



       她道:“腿绷了天,拉伸才能松来。”



       身上都是汗尘,她也坐不住,起身去洗澡。



       才两步,差点栽到。



       谢玄英眼疾快搀住她:“我扶你去,让玛瑙来给你洗吧。”



       “不用。”她说,“给我搬个凳子,我坐着洗。”



       艰难淋浴完,两条腿已经灌铅似的,既站不起来,也蹲不去:“快来扶我。”



       谢玄英擦干头发,捞起她,把她弄到床上,又取来她做的『药』油,把她的腿放在自己膝盖上,给她『揉』『药』。



       程丹若疼得直吸冷。



       “痛就叫来,别忍着。”谢玄英又倒了点『药』油在心,搓开『揉』按,“骑马都要吃这个苦,过几天就好了。”



       她竭力忍痛,说话分散注意力:“我知道,也应该锻炼身体了,你晨练能带上我吗?”



       谢玄英打量她片刻:“忙完这阵吧。”



       程丹若也只是随口说:“嗯。”



       上完『药』,规规矩矩睡觉。



       *



       六月初开市,程丹若谢玄英在五月底就到了得胜堡。



       这是距离大同40公里远的座城堡,作为与北方民族的交界口,常有重兵把守,且配有数台大炮。



       入城后,里有不少民舍,全是住在城堡里的军户,他们携妻带子,繁衍不少人口。城堡的最中央,则是个黄土垒成的高台,前方偌大的空上,军士正『操』练。



       程丹若观察四周,确实见不到什么马车,更不要说轿子了。



       女子也有不少,忙着洗衣做饭,有个别也骑马,周围的人习以为常,遇见认识的还要嘱咐她们小心,别外头的胡人说话。



       “来这边。”谢玄英朝她招,带她上巍峨的城墙。



       程丹若费力爬上去,随着视线升高,大片碧绿的草原映入眼帘。



       墙之隔,就是游牧民族的世界。



       远处有许多白『色』的蒙古包,马驮着满满当当的货物,人又在马上,蜿蜒成条长长的线。



       “好多人。”她眯起眼,“不止三百吧。”



       谢玄英快速清点番:“至少千人。”他指向另边,“那边才是互市。”



       城堡是战争时最重要的防线,不可能因为互市,就打开家门让人来。所以,互市的市场,选定在城堡东的片空。



       时,那里已经搭建起了简易的棚子,每个都挂有号牌,号码越靠前,方越靠中间,位置自然更好。



       “北的十个大棚是鞑靼的,南的小棚是咱们这边的?”她看了门道,“怎么连棚都搭上了?”



       谢玄英道:“收税。”



       她:“差点忘了。”互市也要收门摊税呢。



       “这是给畜生的。”他说,“夏天日晒,它们不耐热,有什么万就不好了。”



       程丹若:“……”嗯,牛马比人贵。



       谢玄英道:“其实,他们什么东西好我们换的,非是马、牛、羊,马我已经给你挑好了,你明天还要去吗?”



       她道:“去啊。”



       他:“你要买什么?”



       “其实,我有什么非买不可的东西。”她说,“我这次来,是来花钱的。”



       谢玄英微怔。



       “官府买卖不稀奇,但我们私人买卖又有所不同。”程丹若思忖道,“我希望能表『露』些态度,让鞑靼知道,我们看好互市,有心办好。这样以后做什么事都能容易些。”



       谢玄英就句:“钱够吗?”



       “够。”她道,“花不了几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