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102 章 威胁

作品:《 白日提灯

       段胥病情好转,终于清醒时,是方先野去世后的第三天。



       段胥睁着眼睛望了一会儿屋顶,便感觉到自己的手抓着另一只柔软的手,十指相扣。还未及反应,那握住他手的手动了动,他便被抱住了。



       伏在他身上的姑娘身上被房间的炉火熏得温热,收着力气不敢压住他,抱着他的手臂却很紧。她一向不太会控制力气,如今却已经能做得这样恰如其分了。



       段胥抬起另一只手拍拍她的后背,轻声道:“没事了,我感觉好多了,好像睡了很长的一觉似的。”



       “什么没事,你差点死了。”贺思慕低声说。



       她这段时间除了处理鬼域的事情,照看段胥,便就是同禾枷风夷一起到处找灵药。每每找到的药都被治疗段胥的天同星君挡回去,说不是好药就能随便用。



       她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病急乱投医。



       她有时牵着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她想如他所愿,十指连心,他手里握着她的心脏,或许便不舍得撒手人寰。



       站在一边的天同星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低声说:“鬼王殿下,还请借一步说话。”



       贺思慕拍了拍段胥的后背,放开他道:“你先躺好。”



       段胥乖乖地点头。

https://m.soduso,cc首发

       贺思慕便转身和天同星君离开了房间,正遇上红着眼睛跑进来的段静元,段静元颤着声音道:“我哥醒了吗?”



       贺思慕点点头,她便抹着眼泪跑进了屋里,天同星君转身把门关好,又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转过身来看向贺思慕。



       天同星君乃是星卿宫里的甲等星君,主福,是这世上修为最高的凡人之一。他有年轻而温和的面容,长叹一声道:“殿下,我已尽力调养并给他祝符。只是他阳气损耗太过,身体底子也折腾坏了,我……只能尽力而为。”



       贺思慕低下眼眸,她开门见山道:“他还有多久?”



       “如果好好休息的话,大概能有十年左右。”天同星君斟酌着说道。



       “他若能好好休息,就不是段胥了。”贺思慕苦笑。



       “若还是这般折腾,纵使身负我的祝符,加上我全力调养,他……也不过两年。”



       贺思慕沉默了片刻,抬眸望去,晴日里的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细细的雪花在阳光里慢悠悠地落下来,晶莹透亮,如同琉璃世界般,落在地上便化成了水。



       她第二次见到段胥的时候,在凉州也下了这样一场雪。那时候沉英也还只是个一心想要吃饭的孩子,她搂着沉英,段胥把帷帽按在她的头上,她从纱帘缝隙里看着他的背影,轻快而挺拔。



       晴日白雪,世上少年。



       而晴日里的白雪,突然而至,落地便化为水,短暂如梦境。



       “好的,我知道了。日后还要劳烦星君。”贺思慕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而虚浮。



       天同星君行礼道:“不必言谢。”



       屋内突然传来一阵东西掉落摔碎的声音,贺思慕思绪回笼立刻转身推门而入,便看见床头柜子倾倒,花瓶摔碎在地。段胥摔倒在地上,仿佛是想要下地行走却失败了。段静元扶着段胥,泪水涟涟地喊着:“三哥……”



       贺思慕立刻走上去把段胥扶了起来,段胥抓住贺思慕的胳膊,在贺思慕意图把他扶回床上之前,开口说道:“方先野……方先野自尽了?”



       他满目赤红,这几个字仿佛从牙关里挤出来似的。



       贺思慕沉默一瞬,道:“昨日我看过鬼册,没有他的名字。他已经往生去了。”



       段胥闭上眼睛,捂着额头安静了一会儿,突然莫名地笑起来。笑声由低而高,逐渐变得张狂而凄厉,仿佛有狂风从他孱弱的身体里席卷而出,要把这荒唐的世界掀个底朝天。



       贺思慕抓住他的手腕,他颤了颤,慢慢地放下手去,赤红的眼里一片漫无边际的疯狂。



       他笑道:“皇上想杀我想疯了,那我便上门去,看看谁能杀了谁!”



       是夜烛火跳跃,年轻的大梁皇上正皱着眉头批阅奏折,朝上发生的闹剧一时间使他的计划搁置,刑部说无人可证,假诏一事只能定成悬案。段夫人又跑到太后那边哭诉,太后便也说那是假诏,要他要善待功臣。



       段胥自然是功臣,居功至伟,北岸的军队只听他的话,先皇的诏书召不回来。他的诏令段胥倒是听了,却也带回军队万人名为受阅,实为威胁。甚至于派到北岸的新帅,也死得不明不白。



       这样掌控不住的人,怎么能留。



       皇上正这样想着,突然感觉到脖颈上一凉,他被什么缠住了脖子,他惊得想要大呼救驾,却发现旁边的侍者已经晕倒在地,而他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一个人影幽幽地站到他面前,他定睛一看,不是段胥是谁?



       段胥一身黑衣,面色苍白,双目通红,如同阴曹地府的鬼魅。他淡淡地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翘着腿望向这世上最高贵的帝王。



       皇上在自己的脖子上胡乱地抓,段胥平静道:“皇上不顾前线战事吃紧,想要趁着我病中将我杀死,我竟不知皇上这样惧怕我?只是眼下这个情况,不知道谁会死得快一点。”



       皇上瞪着眼睛看着段胥。



       段胥了然道:“皇上想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我想进来自然就能进来,是不是,思慕?”



       他话音刚落,殿上便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双目没有白色,漆黑的眼睛冷冷地望着皇上。皇上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惊惶地向后缩。贺思慕打了个响指,皇上脖子上的软丝便消散。他捂着脖子不停咳嗽着,一边咳嗽一边哑着嗓子喊救驾,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上回荡却无人应声。皇上站起身来仓皇奔到门边去,却发现门已经打不开,拍门也无人回应。



       他惊诧地回过身来,望向段胥和贺思慕,他们任他闹腾只是悠然地看着,仿佛在告诉他——你跑不出去。



       皇上的眼里涌起怒火,他放下试图拍门的手,指着段胥:“你胆敢……你敢这样对朕!”



       “我为什么不敢!”段胥突然拍案而起,他笑着说:“你算个什么东西?皇上?皇上有什么了不起?你难不成是生了三头六臂,还是七窍玲珑心?你会什么?投个好胎?坐收渔翁之利?扶植心腹坐稳皇位?就只能你杀别人,别人不能杀你?”



       皇上梗着脖子道,怒不可遏道:“放肆!朕是天子,是天下之主!”



       段胥嗤笑一声,他道:“天下?你的天下有多大?你这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南都,井底之蛙也敢妄言天下?”



       他几步走向皇上,皇上连连退避还是被他揪住了衣襟,他道:“既然皇上这么说,那臣便带你看看你的天下。”



       倏忽之间便天地变换,皇上眼睁睁地看着眨眼之间,皇宫殿内的所有摆设尽数消失,他们立于一片焦土之上,两边传来震耳欲聋的战鼓声。



       段胥松开皇上的衣襟,皇上踉跄两步,一低头却看见自己踩在一个士兵的断肢之上,瞬间大喊一声跌倒在地。只见黑夜里无数人举着刀穿过他们的身体互相砍杀,杀声阵阵,血肉横飞,月光仿佛也变成了赤色,这片土地如同一个吃人的熔炉,无数人被绞碎于此。



       皇上惊慌地叫着救驾,却无人应答,甚至无人看到他们。他们像是战场上的三个幽魂。



       段胥走到皇上面前,月光之下仿佛地狱而来的修罗,居高临下看着他道:“皇上,你看到了么,这里也是你的天下,你当做青史功绩的北岸前线每日都有千百亡魂。这天下的每一寸土地,属于踏在这土地上的每一个人。你高坐明堂之上,脚踩之地不过方寸,当真以为天下就属于你,他们要为你而死为你而活?”



       他一把拎起皇上的领子,在他惊惶的眼神里一字一顿地说:“是你,要为他们而死,为他们而活。做不好这件事,你就不配说天下二字。”



       皇上颤了半天,强硬地撑起一口气,道:“段舜息!你这个乱臣贼子!你便杀了朕,朕绝不像你这样的逆臣低头!”



       段胥偏过头,他嘲讽地笑道:“乱臣贼子、逆臣?逼死贤臣的君主也敢说这几个字?”



       突然间天地变换,他们又回到了那个烛火照耀的明亮宫殿,周围温暖安静,仿佛刚刚的血海地狱只是幻觉。皇上惊恐地看了看段胥,又看了看贺思慕,回过神来道:“段舜息,你……你会妖术!”



       段胥放开了皇上的领子,皇上一下子坐在地上。



       段胥淡淡地望着他,说道:“没错,我会。”



       “我对你的皇位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我会把胡契人赶跑,让他们再也无法染指中原。你最好好好看着你的位置,好好治理这天下,别被其他人抢了去。我不害你也不忠你,只要你别碍我的事。”



       他蹲下身去指着皇上道:“这话我只说一次,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弟弟死了,我的朋友死了,你再敢碰我的人一根手指,我就敢立刻弑君。我有通天的妖术,便是你有什么高墙禁军,我还能如今日这样冲进来杀你。你该祈祷我活着,若我死了更要日日纠缠于你。”



       皇上颤声道:“段舜息……你……你疯了!”



       段胥笑起来,笑得明朗艳烈,赞同地点头道:“是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得罪一个疯子。现在就写诏书,让我回北方。”



       清晨宁乐殿的侍者醒来之时,便看见皇上面色苍白脱力地坐在地上,仿佛是遭受重击般魂不守舍,连忙去喊太医来诊治。打开门却看见满地白雪皑皑中,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逐渐远去,他背着手拿着一道诏书,在风雪之中留下四行脚印。



       侍者揉了揉眼睛,段胥的身边居然还有两行脚印,在大雪纷飞中伴着他的脚步一路前行,诡异至极。在他看不见的世界里,有个身着红色三重衣,黑发银簪的姑娘扶着段胥的胳膊,同他一起慢慢地走出宫墙去。



       侍者转头跑到皇上身边,搀扶他起身道:“陛下……这是……这是刺客啊!”



       皇上的目光慢慢移到那个背影上,他好像终于喘上一口气来,咬牙切齿道:“不是,是朕……深夜……密诏段舜息入宫,赐他圣旨……命他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征讨丹支。”



       段胥在雪地里的身体颤了颤,贺思慕扶住他,他疲惫地笑着,说道:“我坏了你的规矩罢。”



       贺思慕扶着他的肩膀,道:“我一句话也没说,不过是带你们跑了一趟幽州,坏了什么规矩。”



       顿了顿,她叹息一声说:“下不为例。风夷他们要是追究起来,便让他们将我灰飞烟灭好了,看他们能不能找到更好的鬼王。”



       “贺思慕,你怎么也说起这种话来了?”



       “大概是被你带的,也疯了。”



       段胥倚在贺思慕的肩膀上,低低地笑起来,笑着笑着他便抓住贺思慕的袖子哽咽了。



       进宫之前井彦来找他,将搜方先野府邸时搜出来的书简策论都给了他,说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有一句方先野的遗言要带给他。



       方先野说——君子死知己。我将来要托生到北岸去,请你务必,要让我活在一个汉人的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