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89 章 不归

作品:《 白日提灯

       当年发生在丹支的事情,几乎是换汤不换药地在大梁身上重演了。如今朝中最有可能成为储君或者下任皇上的便是肃王韩明礼和纪王韩明成,因为废太子谋逆之事储位成了皇上的心病,这些年皇上一直拖延立储之事。



       如今皇上晕厥,大部分臣子都不知道皇上是生是死。肃王率先一步控制了皇宫,纪王便索性围了南都,腥风血雨一触即发,兄弟相争父子相残在皇室不是什么新鲜事。



       段胥双手交叠放于唇下,他问道:“先野怎么样了?”



       “南都的消息被封锁,已经传不出来了。”沉英看着字条,回答道。



       他抬眼看向段胥,说:“洛羡姐姐还说,纪王包围南都前,皇上下诏命你即刻率兵回南都,除逆臣护王都。使者已经在路上了,快马加急,估计十日之后便能到这里。”



       段胥轻笑一声,淡淡道:“除逆臣?语焉不详,我可不想卷入这皇位之争中。他使者跑死七八匹马就能来我营中,我整顿军队回去至少半个月,能赶得上什么?”



       他铺开一张纸,拿起笔在纸上画起来:“这里是南都,岱州、顺州、益州三州厢军都被调去包围南都,这三州无可用之兵。然而在乾州还有李泽的长明军驻守,奚州也有一支丰南军,这两军并无战事且离南都的距离与我相当,到底是谁给皇上出的主意,调我回去不调他们?”



       沉英凑过去看着,这两支军队都多年不经战事,吃空饷的都不知有多少了,便道:“这两支军队战力恐怕……”



       “纪王和肃王的军队就能好到哪里去?这两支军队好好整整也足够了。”段胥放下笔,道:“现下齐州的粮仓在我们手里,战马有云州兵器有洛州,我拥兵在外,无论是纪王还是肃王都不敢动段府,那南都乱关我什么事?我现在撤军就是把这半年来的所有战果拱手相让,我才不回去。”



       “……”



       沉英就没见过哪个人能像他三哥这样把大逆不道之言说得理直气壮。段胥的言下之意不就是皇上是死是活我才不关心,换人做我也照样打我的仗。

https://m.soduso,cc首发

       这种话说不定段胥真能说出口。



       “可是皇上已经下诏了,使者也在路上,三哥你难道要抗旨不成?”



       段胥抱着胳膊看了那随手画出的地图一会儿,说道:“从南都到幽州路途遥远,使者一路颠簸难免发生意外,不幸遭人劫掠丢了诏书和兵符,也是有可能的嘛。”



       沉英对上段胥笑意盈盈的目光不禁一哆嗦,便听段胥说道:“这话你跟洛羡讲一遍,让她好好安排一下。”



       沉英汗涔涔地答应下来。他时常觉得哪一天他三哥一挥大旗说要反了,他都不会觉得惊讶还会跟着干。他三哥哪个王都不尊,大概也就只尊鬼王殿下。



       待沉英离开营帐,段胥低头看着那地图,轻轻一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种权位之争十年之内就上演了两次,她怕是见得太多,都要看腻了罢。”



       腻了。



       这样的可能在他的心头滚过,他很快地收拾起来即将沉郁下去的感情,折好那张草图再拿起新的战报看。



       这些都是好东西,能够让他暂时忘记很多事情。



       而南都上空正被阴云笼罩,满城百姓人心惶惶,平日里热闹的街头看不见几个人影。人们小声交谈着,时不时就望向皇宫,猜测着即将发生的灾难。



       方先野从金安寺的大殿内走出,一路向西走绕到殿后偏僻的厢房去,那里一般是给客居于此的信徒们修行参悟用的。皇上晕厥之后一直没有上朝,皇宫戒备森严,他原本在礼部也只是领了一个闲职,便索性告了假去金安寺里避避风头。



       这看起来很正常,并没有谁觉得不妥,阴云之下人人都想着要自保。



       刚出正月没多久,天气还冷着,方先野从屋檐下经过,呼吸之间水气化为白雾。但是地面和树梢上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绿意,春日将近了。



       他走到一处安静无人的屋舍旁,轻轻叩响门扉。



       “谁啊。”里面传出一个尖细的声音。



       “方先野。”



       便有人走过来打开了门,方先野踏入门中。开门之人乃是个将近五十岁的老者,身矮略略发福,走路不疾不徐声音尖细,是个长居宫中的宦官。



       方先野看了一眼塌上躺着的人,低声道:“赵公公,皇上又睡了么?”



       赵公公也压低了声音,愁眉不展道:“皇上一天就只能醒两三个时辰,咱家担心得饭也吃不下。”



       这处佛寺中的屋舍十分简单,只有床榻和两张桌子。榻上躺着的男人大约四十来岁,身骨高大,面色苍白倦怠却透出几分威严之气,正是当今圣上。



       朝文武连同肃王和纪王都没有想到,生死未卜的皇帝陛下正在金安寺里。



       方先野卷入此事之中也纯属偶然。他此前在云洛边境,回来之后又因为诗会之事获罪被降职,因而并未参与储位之争。皇上在朝堂上晕厥后肃王封锁了皇宫,他便和所有人一样不知皇上的真实情况如何。但前几日他照例去金安寺上香时却被主持松云大师叫住了,松云大师面色如常地说想请他帮个忙。



       谁知这个忙便是把昏厥后又醒来的皇上偷偷运进金安寺里。



       松云大师年少时曾在宫中待过一阵,那时便与皇上交好。此番宫中生变,皇上既不能相信肃王也不能相信纪王,便暗中联络松云大师,秘密逃离王宫来到金安寺中。



       只不过皇上也没有想到松云大师会把方先野叫来帮忙。



       那时松云大师转着念珠道阿弥陀佛,说方先野虚怀若谷聪慧机敏,年轻人难得有这样的心性,值得相信。果然是化外之人,天大的事情也能说得心平气和。



       那时皇上看着跪拜于地的方先野,一时之间不知道能说什么,只好由松云去了。



       此时榻上的皇上慢慢睁开了眼睛,赵公公喜道:“皇上醒了!”



       皇上混沌的双眸转了转,落在了方先野身上,便渐渐清醒起来。他淡淡道:“方爱卿来了。”



       方先野行礼道:“启禀皇上,臣带些药材补品来。”



       皇上伸出手,赵公公立刻去扶住皇上,帮助他坐起身来靠着床背,又给皇上塞好手炉,照顾得很妥帖。



       皇上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方先野,说道:“我记得,你是姚建河的学生。”



       正二品尚书右丞参知政事姚建河,便是朝官口中尊称的裴国公。



       “臣自幼失怙,赴南都赶考一路坎坷,幸得姚大人赏识收留几日。姚大人之学问未曾习得十之二三,愧称学生。”方先野不卑不亢道。



       “方爱卿十七岁中榜,乃是大梁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状元,本该是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却从无骄纵自得之色,常怀忧怖,心系黎民,有复圣颜回之德。此前朕有意让你经受磨砺才将你降职,其中苦心,方爱卿可知?”



       方先野立刻行礼,道:“得圣上青眼相加,实为先野此生幸事,死而无憾。”



       便听皇上幽幽道:“朕如今体弱衰微,恐怕时日无多,方爱卿以为大梁交给哪位皇子,最为合适?”



       这问题实在太过敏感,方先野愣了愣便觉不妙,他马上跪下:“圣上正当盛时,必有百年之寿,臣岂敢妄言此事?”



       皇上轻笑一声,并不饶他,而是说道:“姚建河与纪王过从甚密,方爱卿觉得纪王如何?可堪大任?”



       方先野出了一身汗,拳头捏紧了。他知道皇上这是非要从他口中问出一个结果,犹豫再三便咬牙说道:“国公大人只是因为姻亲与纪王相熟,应当并无他想。若以臣愚见……纪王与肃王虽为英才,有雄才大略,但若以文韬武功而论,晋王也不会逊色。”



       前面一阵寂静,在这扑朔迷离的时局之中,方先野对自己的猜测并无太多把握。



       皇上看见他时并不太高兴,他明面上是姚建河的学生门客,虽说并未做什么实质的事情,但看起来也是分属纪王一派的。皇上在金安寺隐蔽多日,也未曾试图与城外纪王联络,想来对纪王并不满意。而皇上不愿意留在宫中,密谋逃脱,显然对控制皇宫的肃王也多有忌惮。



       若他所猜不错,皇上对这两个羽翼渐丰的儿子都不满意,剩下来最合适的人选,便是晋王殿下了。晋王在各位皇子中年岁较轻,写得一手好书法,常年醉心于绘画诗文之中似乎无心朝政,对于夺嫡的纷争避之不及。但方先野曾偶然读到过晋王的诗文,笔力雄厚心胸当不止于此,藏拙而已。



       “晋王……”皇上轻轻笑起来,他慢慢道:“方爱卿不必如此紧张,起来罢。”



       方先野微微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他押对了。



       他从地上站起来,皇上摆摆手,旁边的赵公公便搬来椅子让方先野坐下。皇上淡淡道:“肃王、纪王想趁朕生病篡位,若非朕早有防备便要死在宫中了。这般不仁不义之辈,怎能继承我大梁江山?方爱卿所言朕亦深以为然,晋王虽然年轻但仁厚有礼,可承大统。将来他的身边需有能人辅佐,朕属意于你,将来他的身边必有你的一席之地。”



       方先野谢恩,心中却知这是皇上稳住他的说法。在松云大师找到他之前,皇上应该已经为晋王选好了一批能臣,他和姚建河关系密切,怕是排除在这批人选之外的。



       以皇上的态度看来,他或许是打算让肃王纪王鹬蚌相争,而使晋王渔翁得利。待肃王和纪王两败俱伤后,新皇登基,原本分别支持二王的两党谁也得不到好处,恐怕要就此衰落,朝中权力重新洗牌。



       那么这场变故是皇上安排的么?不,事出仓促,恐怕并非皇上本意,想来是因为皇上的病情恶化提前引发了这场变故。



       方先野的脑子快速运转着,分析着眼下的情形。却听皇上在旁幽幽道:“段帅还未归来么?”



       方先野愣了愣,暗暗捏紧了拳头。



       “启禀陛下,段帅还未至南都。”



       “算算时日也应该要到了罢,方爱卿觉得他为何至今未归呢?”



       “臣不懂战场之事,不敢妄言。许是路上时局混乱,使者还未到罢。”



       皇上轻声一笑,他慢慢道:“甫一生变,朕便下诏让他回来。段帅是如此消息灵通之人,怎么会至今未归呢?”



       方先野便觉得手心都要出汗了。



       所幸皇上并未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淡淡岔开了去说别的。



       作者有话要说:有读者疑问段胥为什么爱思慕以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其实关键不在于思慕如何,关键的是段胥这个人。他在爱情最深处也是个疯批,“愿以我之血肉饲君”的那种,换五感给思慕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委屈,反而让他兴奋,在思慕的生命中留下烙印也同样令他愉悦。如果吐血短命这事儿是打丹支的代价,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做。



       段胥是个可以为他想要的东西燃烧尽生命的人。他痛苦的是他不明白思慕为何突然分别,而从来不是他消耗的生命。



       不过很欢迎讨论



       感谢在2021111400:39:332021111501:48: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见月2个;南φ星、噗噗最可爱、shiyy、潇潇暮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吃水蜜桃29瓶;o20瓶;、emiur、马桶真冷10瓶;南柚5瓶;外号塞塞的一个西瓜3瓶;17577553、寂尘、恐龙abc、边灼灼、shiyy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