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88 章 旧病

作品:《 白日提灯

       想到这一点,沉英真的有些慌张,他推着段胥的胳膊说道:“三哥,你和小小姐姐吵架了吗?你们……你们要分开了吗?”



       这句话似乎刺到了段胥。



       段胥缓缓从臂弯中抬起头来,他的眼圈泛着红,明亮的眼睛里含着浅浅的水泽,低着眼眸仿佛是在出神。



       沉英从来没有看见过段胥哭。



       他只觉得心脏都要不好了,胡乱地出着主意:“……早知道,早知道我就把你的病告诉小小姐姐了,她要是知道你生病了,一定不会离开你的。”



       段胥终于抬起眼眸看向沉英,他歪着头笑了一下,抱着酒壶说道:“不,这样不好。”



       段胥生病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



       他第一次发病是在一年半前,完成和贺思慕第六次交换五感之后。那次贺思慕换的是味觉,为了让她能完全感知美味佳肴,他自作主张地把嗅觉也换给了她,然后请来了四大菜系的名厨下厨给她做菜,与她喝遍了当世美酒。



       交换结束后贺思慕很快回去了鬼界。就在贺思慕离开之后没几天,段胥在整理兵法战术时突然感觉到一阵窒闷,仿佛恶心般有什么东西涌上了喉咙,他还来不及克制便尽数吐了出来,便看见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桌上所有的纸张,慢慢洇散扩散开。



       他看着那滩鲜血愣了片刻,一时间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沉英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吓得不轻差点当场哭出来。段胥便私下里叫了大夫过来为他诊脉,那年逾七十的老大夫诊了他的脉也大为吃惊,捋胡子的手也停了,面色沉重。大夫说他脉象奇异毫无章法,表征上看是脏腑突然出血,却找不到病因所在。

一秒记住m.soduso.cc

       老先生怪道:“将军吐血前腹部没有哪里感到疼痛吗?”



       段胥摇摇头,老先生继续眉头紧锁。段胥却在摇头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原因所在或许他的脏腑已经失去感觉,所以无法感知疼痛。



       他身体的衰败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得多。



       而后的两次与思慕换五感,待交换结束之后五日之内他必然发病吐血,吐得一次比一次多,幸而思慕也很忙,那时都已经不在他身边了。老大夫来诊脉却开不出方子,成日里眉头紧锁。



       段胥其实知道病因所在,便问大夫道这个病如果我不治,会怎么样?



       大夫说你的身体会慢慢衰弱下去,或许不能安享天年。



       段胥想了想,便说没关系,够了。从那之后他便没有再去见过这个大夫,也不再管这个病。只是面对担忧的沉英,嘱咐他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贺思慕。



       沉英完全不能明白段胥为什么要这样,不过这些年来积累下来的经验让他觉得贺思慕和段胥都是很聪明的人,他应该要听从他们的意见。所以他除了照顾好段胥,不让段胥再到处冒险之外,从未对贺思慕提起此事。



       在此刻沉英终于忍不住了,他抓住段胥的胳膊摇晃着,说道:“三哥,你为什么不治病啊?你为什么不告诉小小姐姐?只要你不要再和小小姐姐换五感,你不就不会犯病了吗?”



       段胥或许是真的有点醉,平时很难撼动的一个人被沉英摇得晃来晃去。他面上还笑着,眼底一层薄薄的光。



       “这些损伤一早我就知道,我是她的结咒人,这就是我存在于她身边的意义。”他按住沉英的手,低声说道:“原本我能为她做的就很少,如果连这也不能做的话,我还能做什么。”



       或许他会像她所有爱人一样在她的记忆中模糊、消散,但是这件事他是独一无二的,在他身边她拥有过一个活着的世界。他希望她幸福,也希望她因为这幸福而记住他。



       他的手有点冷,在沉英温暖的手上拍了拍,有一些安抚的意味。或许是因为沉英的表情太过于伤心和沉重,段胥反而轻松了起来,他笑意盈盈地开口。



       “再说,我体会过她平日所处的那个世界,太冷寂了。我不希望她这样,她想要五,我可以给她十。”



       段胥的话让沉英哑然,他望着段胥半晌,有些气愤道:“可是现在……现在连五也没有了!小小姐姐都不要了!”



       段胥的笑容淡下去,他说:“是啊,她都不要了。”



       然后仿佛是觉得难受,他抬起手摁着太阳穴,轻声说道:“我好像真的醉了,头有点疼。沉英,我要睡了,你也回去休息罢。”



       沉英最后带着一身酒气清醒地离开段胥的房间,关上房门后他在院里站了很久,烛火摇曳中段胥的影子落在窗户上。段胥这段时间又瘦了,身骨的轮廓看起来甚至有些锋利,他一直撑着额头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去休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段胥突然把烛火吹熄了,影子就融进了一片模糊难辨的黑暗中。



       那一刹那沉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难过极了。



       那个夜晚之后段胥又恢复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模样,他伤还没有好全便去了幽州前线,正好赶上禾枷风夷驱鬼的尾声,他到了军营稍微整顿一番便去找禾枷风夷。



       术士施法往往要找个坐北朝南地势高耸的地方,禾枷风夷便挑了幽州中部的行云山,段胥登至山顶时便见那个瘦削高挑的男人站在山顶之上,及肩高的雕花木杖在他的手中运走如飞,划出饱满的弧度,铃铛有规律的发出声响,待声响提升至最高时,一股强劲的风从禾枷风夷的身上扩散开来。



       禾枷风夷在强风中衣袖飞舞,仿佛是个枯枝做的衣服架子,然而作为阵法核心他的力量却不容阻挡地蔓延开来,连结着山下的阵法和各位修士,浩浩荡荡地绵延出去,覆盖了整个战场。



       段胥腰间的破妄剑似有感召,发出轻微的铮鸣声,若是他还能见鬼,大约会看到十分壮阔的情景。



       只是这一套架势做完,禾枷风夷仿佛泄了劲儿般歪下去,被紫姬熟练地扶稳。禾枷风夷身上开始浮现出红色的斑斑点点,嘴里念叨着这鬼气可真是太脏了,还是南都好,老祖宗怎么偏挑这个时候弄这么大的动作,害得他东奔西跑伤身体。



       禾枷风夷能够做到自言自语且喋喋不休,实在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才。段胥走到风夷身边,他今日穿着轻甲玉簪束发,清俊明朗地笑起来,说道:“多谢阁下相助。”



       “职责所在,无需言谢。”禾枷风夷摆摆手,从他嘴里说出这样正经的话,确实会让人感到违和。



       段胥便轻轻一笑。



       他对晏柯的挑衅毫不在意,但是禾枷风夷确实是引起过他的一丝嫉妒。最初是因为风夷和贺思慕亲密的关系,后来明白贺思慕与风夷之间的血缘联系后,那偶尔产生的嫉妒便是因为风夷和贺思慕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譬如这些法术、结界、法力、驱鬼是禾枷风夷的拿手好戏,然而他却不一样,他和思慕说起来,实在是在两个互不干涉的不同世界里生活。



       如果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便不会这么轻易地失去联系。



       段胥看向禾枷风夷,他道:“国师大人,能不能帮我带一句话给思慕,就说我心中有惑,希望再见她一次。”



       禾枷风夷面有愁容,他原本脸色就不红润,带上愁容之后就更惨淡了。他叹息一声,他靠近段胥小声说道:“那禁令可是双向的,不止是我们不能在你面前提老祖宗,老祖宗也不许我们在她面前提你了。你这句话我可以厚着脸皮带一次,不过她应该不会答应的。”



       段胥的目光暗了暗。



       “我们老祖宗是个挺决绝的人,其实之前她对你一直是很纵容的。或许等仗打完了,你可以亲自去玉周城找她。”



       “仗打完了……”段胥重复了一遍,他低声笑起来,长长地叹息一声:“如果你想见她随时都可以去找她。如果她想见我也随时可以出现,但是我做不到,这真是好不公平。”



       禾枷风夷咳了两声,道:“你最初便该知道了。”



       段胥沉默了片刻,笑道:“我知道。”



       他和禾枷风夷一同下山的时候又吐血了,似乎是这次重伤激发了他的怪病,即便是没有交换五感他也开始会毫无征兆地吐血,并且并不会感受到疼痛。对于不会疼这一点,他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有时候会觉得抓不住这具身体。



       沉英拿着帕子给段胥擦去唇边的血,段胥抬眼便看见了禾枷风夷。禾枷风夷露出怜悯的神色,指指自己又指指他,说道:“你看,这里居有两个病秧子。段帅你伤还没好就别勉强了,难不成真想像我似的吗?”



       来看风夷还以为这是他受的箭伤所致。



       段胥便笑起来,笑意盈盈道:“阁下所言极是。”



       虽说答应了禾枷风夷不会勉强自己,但段胥显然是个积极认错从不悔改的人,并且向来十分擅长勉强自己,立刻就积极投入了前线的战事中。禾枷风夷完成这次大规模的驱鬼却邪活动便功成身退了,留下星卿宫的一些修士继续在这里盯着情况,那曾经骁勇善战到不要命的丹支士兵终于恢复正常,而且因为鬼气上身的反噬反而战力下降,被大梁士兵一鼓作气打得节节败退,把夺回来的两座城又还给了大梁。



       除此之外,大梁还再接再厉攻下两座重镇。



       段胥大部分在营帐中指挥,但也亲自上阵打了两场仗,由于他声威在丹支都传开了,一看见他丹支军队便有些怵得慌,以至于效果很不错。而沉英跟在他身边则胆战心惊,一边杀敌一边还要做好准备若是他三哥突然不行了把三哥扛回去。



       虽说他三哥就算吐完血也能生龙活虎活蹦乱跳,可能还能把他打趴在地上,他还是担心得不行,小小年纪觉得自己都要愁得长皱纹了。



       祸不单行,幽州战场这边战事进行到关键时刻,洛羡突然给他们来信。沉英打开那纸条脸色就变了,对段胥道:“三哥,皇上再次晕厥,半月未上朝,目前……生死未卜。肃王殿下调禁军封锁了皇宫,纪王殿下以担心皇上安危为名带着岱州、顺州、益州三州厢军围了南都,南都……乱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加更!



       感谢在2021111300:41:002021111400:39: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见月3个;崂山蛇草水真好喝、噗噗最可爱、45794433、南φ星、糯糯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田甜甜、嘎嘎嘎嘎28瓶;35816002、嘟嘟10瓶;cassied、醉美不过流年5瓶;rêv2瓶;saitan、月亮昭昭、薄荷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