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78 章 生变

作品:《 白日提灯

       所谓温香软玉在怀,这种感觉段胥这些年来算是食髓知味,深刻地体会到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贺思慕在他怀里,正在无聊地玩他的手指。她背对着他枕在他的手臂上,未着寸缕与他肌肤相贴,此时她的身体已经被他的体温暖透了,仿佛真像个温热的活人似的。



       段胥搂住她的肩膀,便听她慵懒道:“段胥,你醒啦。”



       她此刻并没有和他交换五感所以全然是恶鬼的状态,整晚都保持清醒不会入睡。这样的情形三年里时常发生,贺思慕知道段胥希望早上醒过来还能看见她,所以她多半会在他怀里躺一整夜到他醒过来。



       有时候段胥会因为她的纵容而感到惊奇,总是这样睁着眼睛在他的怀里百无聊赖地待一晚,鬼王却从未抱怨过什么。



       “早啊,思慕。你这次来待多久?”



       “一会儿我就回去了,这次你刚到云州,我就来看你一眼。谁知道一看就有好戏。”贺思慕在他怀里翻腾了一下,面对着他笑道:“你昨晚说梦话了。”



       “我?我说什么?”



       “听不清楚,声音很低,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是胡契语还是汉话,有趣得很。”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要是做梦喊了你的名字怎么办?”



       “那我被你千里迢迢喊来,肯定要把你从梦里打醒。”贺思慕点着段胥的鼻尖道:“这可这不公平啊,段舜息。你还可以在梦里见我,我要是想见你就必须到你跟前儿来。”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段胥先是笑起来,然后又叹息一声。



       “我好想你,思慕,鬼王殿下怎么就这么忙呢?”



       贺思慕嗤笑一声:“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就不忙吗?至少有三次我来找你,你没赶上招呼我,我走了你都不知道罢?”



       “我错了。”段胥立刻认错。



       这三年里贺思慕坐镇玉周城处理鬼界事务,而段胥则募兵剿匪,两个人总是匆匆相见聚少离多。算起来还是每次交换五感那十天,贺思慕在他身边待的时间最久。



       贺思慕望着段胥的眼睛,笑道:“段侯爷,你这仗什么时候打完啊?”



       “至少得十年罢。怎么,鬼王殿下等着我打完仗把我金屋藏娇么?”



       “那要看你十年之后还娇不娇,是否值得我藏了。”



       贺思慕戳着段胥的胸膛,被他搂紧了腰深深地亲吻,深吻之间他说:“鬼王殿下要了我一辈子,可没有始乱终弃的道理。”



       贺思慕就嘻嘻地笑起来。



       说笑一番之后贺思慕便要回去,她离开了段胥温暖的怀抱穿戴整齐,段胥叹道他好不容易把她捂热,她一会儿又要凉了。



       贺思慕搂着他的脖子亲吻了一下,便在一阵青烟中消失。在她消失的同时,在桌上趴了一夜的可怜小姑娘迷茫地醒过来,活动着僵硬的四肢望着段胥。



       段胥穿着白色单衣,神色餍足。他微微一笑,亲切道:“你昨天许是太困了,倒头就睡,怎么叫也不醒。”



       小姑娘怔怔地”啊?”了一声。



       府尹满脸带笑地来迎接段胥,要将他送回军营。得知段胥没有碰那小姑娘时,府尹先是一愣,然后便陪着笑说云州偏僻比不上南都,恐怕是云州的美人入不了段胥的眼。



       来之前段胥便在方先野的信中听说过这位府尹大人,这人虽然油滑但很擅长平衡各方关系。方先野在这里取消了之前胡契人设置的四等人制,但是未对态度良好的胡契人进行清算,亦不提倡仇恨报复行为。于是在这几州之间各个族裔之间的关系处在微妙的转换时期,这位府尹大人便是和稀泥的好手,这边敲打敲打那边安抚安抚,这些年过去过度还算是平稳。



       段胥摆摆手,笑道:“府尹大人,这种话说与不说也没有区别。我不管其他南都来的人带来了什么风气,凡是对我和我军中的将领,若大人想设宴款待尽礼数便可,像今日这样的美人绝不需要,你也不需要奉承我。”



       府尹立刻弯腰点头称是,段胥拍拍他的肩膀,道:“如今方大人回去南都,新的巡边使还没有任命,你便是云州府里最大的官了。这些年朝廷在矿场和马场上拨了不少银子,云州府应该挺富裕的,大人可要把钱用对地方。”



       “那是当然。”府尹诚惶诚恐。



       段胥低下头笑着看着府尹大人,说道:“大人不必这样小心翼翼,说实话,我挺喜欢大人的。”



       府尹大人没来由地一哆嗦,便看着段胥背着手悠然自得地迈步从他府尹家的大门走出去了。他心说这南都来的侯爷,比方大人还要叫人看不懂。



       段胥从府尹家门出来没走几步路就遇上了来接他回去的沉英,以及他归鹤军的郎将史彪。史彪其人原本是扈州三师山上的一伙儿土匪头子,武功高有头脑又讲义气,在当地小有名气,因为脸上有许多刺字,人送外号“青面虎”。段胥剿匪时采取的是大包围和逐个击破的战术,当时他已经打败了十之五六的土匪,也将史彪的寨子围了七日,最后孤身一人进寨与史彪谈了一天,成功诏安了史彪。史彪如此便成为了他归鹤军的郎将。



       史彪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子,看见段胥便大声道:“段帅,我听说昨日府尹好生招待了你,又是美酒又是美女的,怎么不带兄弟们尝尝?”



       “你还想尝尝?史彪,你怎么答应我的。身在关河北便绝不碰酒,你忘了?”段胥从他们三人之间走过去,他们便调转了方向跟着他往军营的方向走。



       史彪不满地说:“这战事还没开始呢,小喝两杯又怎么了?”



       “小喝?史大哥,你确定你能小喝吗?你哪次一沾酒不是喝到昏天黑地酩酊大醉,要不是这样也不至于当年被我三哥围了个结实。”沉英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史彪,换来史彪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愤愤地让他不要说了。



       史彪比段胥年长,段胥和他相交不拘礼数,便也跟着沉英喊起史大哥来。他说:“史大哥,景州的地势和扈州有相似之处,你在此处作战最为得心应手,只要你能保持清醒……”



       段胥说着说着突然停下了话头,同时也停住了脚步,沉英没留神一下子撞在他后背上,揉着自己的脑门奇怪道:“三哥,你怎么不走了?”



       段胥并不应答,目光紧紧锁着街边墙角一处杂乱的图画。他神情严肃地走过去,弯下腰仔细观察那由圆形和长短不一的斜杠组成的奇怪记号。沉英和史彪相视一眼,跟上去在段胥身后去看那记号,沉英惊讶地说道:“这些不是……三哥你教我的……”



       史彪纳闷道:“什么?小薛你认识这些鬼画符?”



       沉英看向段胥,不知道能不能说。段胥直起身来,轻声说道:“他们来了。”



       这是天知晓的记号。



       大意是说追捕十七,旁边的圆形是指大司祭。如今前大司祭已经去世,路达担任了丹支新一任大司祭,这个符号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路达也到了附近。



       史彪还摸不着头脑地问:“谁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段胥突然转过身向军营的方向走去,他分明没有跑但是步子快得惊人,沉英和史彪好不容易才跟上他。他问道:“韩令秋什么时候走的,人到了哪里,可有音讯传回?”



       沉英小跑跟着他,答道:“三天前走的,昨天还传来信息,刚刚到景州唐将军处。”



       景州的地形飞快地从段胥的脑海中掠过,起义军与丹支各自占据的部分在他的眼前展现,再结合他刚刚看到的天知晓记号,他冷笑道:“真是请君入瓮的一场好戏啊。景州的唐德全应该已经被丹支收买,借着向我们求援的名头,想要趁我们开进景州后与丹支军队合力将我们歼灭。”



       “什么?唐将军可是汉人啊!”史彪惊道。



       段胥嗤笑一声,道:“好处够多,做狗都行,更何况只是做个奴才。”



       “可韩将军已经进了景州,他没带多少人马。”



       “韩令秋估计已经被扣住了,沉英你快马去踏白军,通知他们韩令秋的军令已不可信。就算是他本人回来,当面调兵也不行。”眼看着军营在前,段胥走进大营中对史彪说:“传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谁的军队也不能踏进景州一步,并且要对景州军队加强防范。把大家叫到我的营中集合。”



       史彪抱拳称是。



       没过多久,归鹤军的几位郎将就已经集合在了段胥的营帐中,围着那张巨大的地舆图商量对策。在景州和云州交界一带有一些属于起义军的地盘,两边各有驻军,但因为唐将军屡屡向大梁示好,大家都认为唐将军不日便会率军归顺,故而对那些起义军并无防范之心。若起义军突然发难,必有重大损失。



       “他们有人在云州洛州,对我们的动向很了解。方才我下令各军不得轻举妄动,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时机稍纵即逝,史彪……”段胥抬眼望向史彪,手在地舆图上一划,对他说道:“我给你五万兵马,你即刻出发,三日之内拿下景州西南这四座城池,你能做到么?”



       史彪眼睛亮亮的,充满了能打仗的兴奋,爽快道:“包在我身上,待爷爷好好跟他们玩玩。”



       段胥转眼看向一边的丁进,丁进是归鹤军另一位郎将,和史彪截然相反,乃是武将世家出身,熟读兵法骑术了得。当初在扈州追着山贼到处跑,却不想最后和山贼做了同僚,一直有些瞧不上史彪,不怎么与史彪说话。



       “丁进,我给你五千骑兵,三日之间拿下景州东边这两座城,你能做到么?”



       丁进瞧了一眼兴奋的史彪,行礼道:“丁进定当不辱使命。”



       史彪摩拳擦掌道:“段帅,咱们的绝活儿要不要展示给他们看看?”



       “还不到时候。”



       史彪便有些悻悻的。



       段胥后退两步,双手于唇边交叠看着这张地图。他方才命令三人进攻的地方都是胡契人占据的地盘,拿下之后就能切断景州起义军与胡契人的连结,但时间一长恐怕胡契人和起义军反应过来,便会腹背受敌。



       不过起义军内部恐怕也不是铁板一块,唐德全摇着驱逐胡契兴复汉室的大旗,招徕的定是与胡契人之间有仇怨的汉人。唐德全向丹支投诚便要出卖这些下属,想来这些人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



       这便需要紫微参与了。



       段胥正想着,史彪在一边插嘴道:“可是韩将军怎么办?他人已经在奸人营中了,肯定要被押做人质。”



       “自古以来将领一时不察落进陷阱,因此丧命是常事。”丁进凉飕飕地说道。



       “好家伙,大家都是一起打胡契人的兄弟,说不救就不救了吗?”



       “这是军营,不是你那山寨,你把你那山贼作风收收。”



       “嘿丁小白脸你……”



       段胥抬手阻止了他两位郎将的争吵,他淡淡说:“人自然要救,不过也用不着动用军队了。你们把仗打好,人我去救。”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02823:50:382021103101:42: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φ星2个;糯糯、教你做人,帮你上坟、石落成双、神速小丸子、39944529、petal、小狐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碧碧20瓶;莲绛、钟妙毓11瓶;yi、aprilg、大绿绿、万崽不吃香菜、conjy、越越10瓶;暴力豆豆9瓶;陆球7瓶;慕叶6瓶;热水加苏打、173425365瓶;自夜晚边缘滑落3瓶;简小白要抱抱!、禅风2瓶;wanqing、两猫一狗、山下王跃进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