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76 章 云州

作品:《 白日提灯

       元狩三年,段胥奉旨募兵剿匪,得军名为归鹤军,军中士兵十之五六来自申州,骁勇善战。三月之间将作乱山匪打得溃不成军,纷纷投降接受招安,皇上特许其加入归鹤军,归鹤军壮大至十五万之众。



       元狩三年九月,段胥因功受封宁意侯。



       元狩四年,丹支蔚州及齐州发生汉人起义叛乱,反叛力量迅速扩大,汉军所过之处百姓纷纷响应,如燎原之火席卷两州全境。



       元狩四年九月,蔚州起义军首领钱成义在云州大梁军队帮助下占领蔚州全境,并将蔚州交还大梁,得封忠勇将军。



       元狩五年七月,齐州起义军首领赵兴掌握齐州全境。



       元狩六年三月,景州起义。



       元狩六年八月,段胥奉命率军前往云州前线支援景州起义军。



       “三哥!三哥!”



       段胥的军队到了云洛两州的交界,他在马背上远远地听见了马蹄声和呼喊声,便知道是沉英带人来接他了。他于是拿出自己的弩机悠然架在胳膊上,对着远处那个尘土飞扬中的身影摁下悬山。



       纵马而来的少年一个灵活的悬空侧身躲过箭矢,又坐回马鞍上,熟练得很难让人想象他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他在段胥面前勒马,委屈道:“三哥,我来接你,你还考我啊?”

一秒记住m.soduso.cc

       三年的时间过去,沉英长高也晒黑了,再也不复从前柔弱细痩的样子,身材变得格外强韧有力。



       这多亏了他三哥这几年把他带在身边,变着花样地折磨他,时不时就来像刚刚那一出。一开始武器是白果,他躲不过去被打得青青紫紫。待他能躲过之后,那武器就变成了竹竿、没开锋的剑、开锋的剑、小箭。对他的考核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随时随地,更有甚者他半夜被他三哥骗说着火了差点没穿裤子就跑出去,后来他三哥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为了教导他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包括他三哥。



       沉英深刻地理解到当时他三哥说跟他学武非常辛苦是什么意思了,这不是辛苦,这是要命啊!他能活到现在可真是顽强求生意志下的奇迹。



       段胥哈哈笑起来,拍拍他的头道:“你来云州这几个月没有荒废武功嘛,不错不错。”



       沉英一听到这话便皱起眉头,简直是要哭出来了。



       四个月前段胥让他来云州锻炼锻炼,见见世面,他便到了边境踏白军将军也是他三哥的老部下韩令秋这里。他三哥似乎来信嘱咐了韩令秋好好督促他习武,韩令秋就尽职尽责地亲自上阵教导,很快沉英绝望地发现韩令秋教人的方式居然和他三哥如出一辙,只是会多跟他说一句多有得罪。



       真可谓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他在这里一边见世面,一面被韩令秋折磨得死去活来,唯一欣慰的是功夫确实又长进了不少。韩令秋手下那些武艺高强的老兵都惊叹于他年纪轻轻,习武时间也不长,就能有此般实力。



       沉英一面得意着,一面又悄悄给段胥写信,试探着问他能不能去夏将军的成捷军或者吴将军的堂北军那里,如果能去孟将军的肃英军就更好了。换个地方见世面也是好的,更何况夏庆生、吴盛六和孟晚也都是他三哥的老部下。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心里觉得这几位将军功夫没有韩令秋好,应该不会像韩令秋一样折腾他。



       他三哥没多久就回信过来,亲切地掐断了他的美好期盼,说韩令秋的教导方式和自己最像,他最放心。这样还不够,韩令秋又说得了段胥的信说要更加认真地指点沉英。



       沉英只觉得搬了石头把自己的脚砸个稀烂,只能苦着脸继续心惊胆战地刻苦练武。



       段胥对这个历练了四个月的干弟弟十分满意,对自己的行径毫无后悔之意,开开心心地让沉英带路把他带到云州府城去。



       段胥来的日子正巧赶上方先野调回南都,他的接风洗尘宴便和方先野的送别宴一起办。郑案早在一年前被方先野彻底架空,气得回去南都。段胥在南都还和郑案打了个照面,听他痛斥洛羡倒戈帮助方先野一事,便尽职尽责地表演了大吃一惊和扼腕叹息,并顺手照顾了自己气得晕过去的父亲。



       如今方先野已然是云洛两州的正巡边使。



       办宴会的府尹是当地人,根本不知道方先野和段胥的过结,于是殷勤地将两人安排在一左一右相距不远的主位上。直到落座两个人互不打招呼互不理睬的时候,府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两个人可能不对付。



       他立刻吓出一身冷汗来,一双眼睛跟着这两人转来转去。



       宴会办得很实在,虽然不像南都那般有美人奏乐起舞极尽奢华,但美酒美食总是充足的。段胥率先打破了沉默,举起酒杯笑道:“方大人在云洛三年,云州马场大建,新育良马六千余匹。洛州矿场开采顺利,如今边关将士中步兵的重甲都已换上天洛打造的轻甲。我代全军将士感谢大人,有方大人这样的人才实乃大梁之福。”



       方先野也举起酒杯,得体地回敬道:“不敢当,云州马场少不了郑大人的心血,矿场更是有华洛郡主的指点,方某受之有愧。三年不见,段兄如今成了侯爷、段帅,风姿更胜从前了。”



       “哪里哪里,我在关河南岸不过剿了几窝匪,练了一支军。方大人在这里可是支持汉人奋起反抗,不费一兵一卒将蔚州收复,又有两州起义形势大好,回归在望。舜息实在是佩服不已。”



       两人举起酒杯客客气气地互相夸赞之后便将美酒一饮而尽,府尹眼见这两人明面上倒是彬彬有礼,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终年为敌的两人在放下酒杯时,不约而同地一笑。



       三年对于三十岁的年纪,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



       段胥在这三年里又长高了一些,如今要比方先野高半个头。他的皮肤是晒不黑的白,终日风吹雨淋居然和方先野这个久坐庙堂之中的人差不多。一双眼睛笑起来依然含着光,灼灼惑人。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爱笑,说什么都轻飘飘的,仿佛是不会老的少年。



       方先野的模样一如既往,只是气质又沉稳了些。若从前他像是山间的雾,如今便像是草间的霜,举手投足优雅又清傲,少了锐利多了从容,看起来还是和和气气的样子,很难想象他曾经在朝堂上将多少显贵参到无话可说。



       多年未见,故友重逢,却不能寒暄问候。



       段胥摇着头笑着喝酒时,却看见眼前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在他桌前深深一拜,道:“林钧见过段帅。”



       段胥定睛一看,此人便是当年在朔州府城被十五假扮的林家当家林钧。他们把林钧救出来时林钧已经是奄奄一息,后来便卧床调养许久。正巧那时候段胥也在养伤,直到最终回去南都前总共也没有见过林钧几面。



       他见假林钧的时间,倒是比见真林钧要长许多。



       “当年匆忙之中还未来得及向将军道谢,感谢将军明辨忠奸,将我救出。”林钧再次深深地弯腰拜下去,段胥便起身将他托住,笑道:“林先生不必如此客气,林家在朔州围城中的鼎力支持,段某感念至深。哦,如今不能称林先生,要称林大人了。听说此次您要随方大人一同回南都?”



       林钧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激动之情更甚,他道:“承蒙方大人高看,我生于关河以北,长于胡契人欺压之下,如今居然能够去往大梁南都,为国效力。毕生夙愿得偿,至今仍觉仿佛梦境。”



       段胥笑笑,他拍拍林钧的肩膀说道:“林大人忠君爱国,慷慨大义。林家列祖还有你大伯定然会以你为傲。”



       林钧闻言便红了眼睛。



       段胥的老部下们纷纷赶来参加这一场接风洗尘宴。当年打下云洛两州之后,段胥和孟晚回了南都,他曾带过的踏白军、成捷军各位郎将都留在了边关,如今已经是各军统领。秦帅倒台后军中势力一波轮换清洗,兵部尚书虽然没有落在孟乔岩头上,给了个无党无派的曹若霖,但孟晚还是如愿接管了曾经秦帅的亲军肃英军,赴边关驻守。



       这些都是和段胥在朔州府城一起被围困,后来又一同攻打云州洛州,流过血拼过命的人。如今段胥受封为元帅率军归来,接管边军,他们自然十分欣喜。一轮寒暄问候之后,段胥目光在众人中转了一圈,问道:“怎么不见韩将军?”



       沉英抢先回答道:“景州起义军的唐将军需要支援,韩将军去景州见唐将军了。他才刚走没几天,正好和三哥你错过。”



       吴盛六在旁边的席位上坐着,一拍自己的大腿笑道:“怪不得这几天沉英这么开心,原来是终于脱离苦海,可以偷懒了。”



       “我可没有偷懒!”沉英急忙争辩道。



       席间众人嬉闹,接风洗尘宴热热闹闹地结束,大家都喝得东倒西歪,回到各自的所在。原本段胥到云州来府尹给他准备了一间相当不错的府邸,但是段胥好言婉拒直接住到了军营之中,待他掀开营帐的帐帘走进去的时候,便感觉到营帐内似乎有人。



       什么东西抵上了他的胳膊,段胥沉默了一瞬,笑道:“华洛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来人笑起来,点上灯。灯火跳跃中能看见一张秀美脸孔,身上其余部分都包裹在黑色夜行衣之中,正是洛州十三矿场司监,华洛郡主洛羡。



       “侯爷久未经战火,也不如从前机敏了嘛,要是我手中是一把剑该如何?”洛羡掂着手里的卷轴,这是相当长的一个卷轴,竖立于地可及洛羡肩膀,重量应该不轻,但是她一只手拿着这个卷轴挥转自如。



       段胥走到营帐的椅子边坐下,道:“虽然经年未见,但我倒不至于把你认成敌人。我本想明日去拜访郡主,谁知你今夜就来了,你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啊?”



       “给你送一份礼物倒不是我给你准备的,是方大人给你准备的。”



       她把卷轴递给段胥,段胥便铺于桌上展开这卷轴,只见云州、洛州、蔚州、齐州、景州、幽州……十七州的山川河流,城池村落一一展现,乃是一幅宏大精细的地舆图。在丹支的上京城处,用朱砂画了一支小箭。



       “一箭穿心啊……”段胥抚摸着地图上的上京,笑着转身将这幅地舆图挂在了帐中,他后退两步看着这张比人还高的地舆图,眼里映着灼灼的烛火。



       “这是散布在十七州各地的紫微绘制的。”洛羡说道。



       紫微。洛羡这些年在边关一手建起的第三个闻声阁,专司潜伏、煽动、暗杀之事,亦为情报流转之枢纽。



       紫微星乃汉室帝星,此名意在愿紫微星长明,汉人收复失地。这些年蔚州、景州、齐州的汉人起义中都有紫微的身影,蔚州的起义军首领钱成义就是紫微的成员。郑案本以为紫微是他的利器,没想到脱手落到方先野手中。



       “方先野早就要启程回南都,他硬是拖日子到今天,为了在云州见你一面。不过人多眼杂,不便说话,他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剩下的十三州,就交给你了。”



       段胥闻言轻轻一笑,点头道:“好,请他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换地图啦!呼啦一下三年过去,我们小将军的第二次边关行开始啦!在这卷预计友情和爱情都会出现波折我11月尽量加快更新速度,视存稿情况我来安排一下啊



       加油!



       感谢在2021102501:00:362021102700:1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uui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φ星2个;boldness、江畔、sage、噗噗最可爱、不见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哼哼30瓶;许小姑娘、嘟嘟的20瓶;4431939110瓶;香菜卷、白鹭欲上青天8瓶;吃素的猫、热水加苏打、兮以兮5瓶;哈哈哈哈哈哈、喜欢吃辣条2瓶;山下王跃进、芒果椰子汁儿、两猫一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