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74 章 现身

作品:《 白日提灯

       禾枷风夷提着一盏灯走进国师府的藏书阁内。国师大人并不喜欢看书,只是南都显贵人家都要建个藏书阁以显示家中底蕴深厚,国师大人便也跟风建了这么一座。这藏书阁不是时兴的木质结构,而是全由石块和泥灰垒成,远看像是个醮坛似的。里面的书杂七杂八胡乱地堆在一起国师大人显然一眼也没看过。



       他提着灯在阁子里摸摸索索,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书,看看书名然后拿着那书放到左边第四个书架的第三层。再摸摸索索一阵,又拿出一本书放到右边第二个书架的第一层。如此这般放了七本书之后,阁子里传来细微的声响,书架细细震颤着往下落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入口,阶梯一直向下不知道消失在哪里,依稀有光芒闪烁。



       禾枷风夷于是吹熄了灯,沿着台阶一路向下走,在他身后那密室的门便徐徐合上。台阶在地下转了个弯,便豁然开朗灯火通明,一百五十九灯盏明灯把整个地室照得亮如白昼,这里有个黄箓醮坛,不过寻常的黄箓醮坛都是露天而设,这一座却在地下。



       下元黄箓,星宿错度,日月失昏,雨旸愆期,寒燠失序,兵戈不息,疫厉盛行,饥馑荐臻,死亡无告,孤魂流落,新鬼烦冤,若能依式修崇,即可消弭灾变,生灵蒙福,幽壤沾恩,自天子至于庶人皆可建也。



       禾枷风夷绕着醮坛走了一圈,便施施然掀开其上一个镂空的白瓷罩子,只见罩子中是一支红色的蜡烛上面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这是某个恶鬼的心烛。



       禾枷风夷的手背上立刻泛起红斑,红色迅速蔓延到小臂上。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翻着自己的手背来回看,摇着头叹道:“鬼气可真是太脏了。”



       他皱着眉头,仿佛嫌弃得要命似的伸出食指和拇指将那根心烛捏起,离身体远远地移到了一边的台子上,开始捣鼓起来。



       段静元觉得,今日出门的感觉不太对。也说不出是什么不对,但总是觉得哪里怪异,而且眼皮也跳得厉害。



       大概是因为心烦意乱的原因,她在惯常去的秀坊里挑挑拣拣却没有一件合心意的绣样,正准备回去时却听小厮说后院里还有一批别人定下的绣样。段静元不想空手而归,便让小厮带她先去看看,若有合心意的再和老板商量。



       小厮喜笑颜开,十分殷勤地将她和丫鬟引到后院。段静元前脚刚踏进去后脚便被人用手帕捂住了口鼻,扑面而来刺鼻的气味中,段静元才昏昏沉沉地意识到这小厮十分面生,且过于殷勤了。

https://m.soduso,cc首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段静元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来,只觉得眼睛干涩头疼欲裂,她正想去揉揉太阳穴却发觉自己动弹不得,手脚被捆住嘴也被什么东西塞住。她一转头便看见她的丫鬟碧青也同样如此,睁着眼睛惊恐又迷茫地环顾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塞住的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门被打开,段静元抬头望去便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那骚扰她多日的王祺穿着锦衣,得意洋洋地带着三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段静元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怒目而视,发出些含含糊糊的声音。



       “用过麻药没有力气的两个弱女子,还能反上天去?绑得这么严实多无趣,快给段小姐和碧青姑娘解绑。”王祺挥挥手,笑得不怀好意。



       那几个家丁模样的人走上来给段静元和碧青松绑,段静元手脚一放松就想要逃,然而她四肢绵软无力,别说逃了连站起来都不成,碧青扑过来和她抱在一起。



       她强自镇定道:“王祺!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我可是段府嫡女,你敢对我做什么我爹和我哥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然知道,你段静元是段家的掌上明珠,段将军的妹妹,眼高于顶。可我爹也是当朝户部尚书,家中世袭的侯爵,你也敢对我爱答不理,甚至当着方先野给我脸色?他方先野是个什么东西?无父无母无门楣的贱种,你去他席位却不去我的席位?”



       王祺厉声说着,越说表情越扭曲,段静元越听越惊惧,他往前走她便向后缩,直到后背抵上了墙。王祺似乎很乐于欣赏她害怕的样子,蹲下来道:“你以为你爹和你哥真能对我做什么?一旦我们有了夫妻之实,那为了你的名声,你段家必然把你嫁给我。再说了因为段舜息,我妹妹至今下落不明,段家欠我王家的怎么还?还好意思跟我追究这些事情?”



       段静元脸色苍白,咬着牙道:不……我哥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王祺笑着伸出手要去扯她的衣襟,碧青突然狠狠地抓了一把王祺的脸,大喊道:“不许碰我们小姐!”



       王祺被她抓得脸上见了血,后退几步气道:“你们给我把她捉住,给我狠狠地打!”



       他带着的那三个家丁立刻上前扯住碧青,碧青疯了一般地死命挣扎,她和她小姐一样是烈脾气,嘴里骂着些“下流胚子”“畜生”“不得好死”的话。段静元大喊着让他们放开碧青,挣扎着爬起来但又跌下去。



       碧青中迷药的程度没有段静元深,身上还有几分力气,然而也敌不过三个男人的拉扯。推搡间碧青被一把甩出去,后脑正正好好磕在尖锐的柜子尖角上。那粉色的身影停滞了刹那,只听一声鲜明的破裂声,她与柜子上的花瓶一起倒在地上。血从后脑汩汩流出,流成一片血泊,她在血泊里轻微地抽搐着,那伶俐的嘴里再也骂不出一句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从小侍奉到大的小姐。



       段静元愣了一刻,便嚎啕大哭起来,朝碧青爬过去喊她的名字。



       那几个家丁要把碧青拖出去,她就死死抓住碧青的胳膊,她余光里看见王祺不耐烦地捂着脸向她走过来,向她伸出手。



       段静元一瞬间感到深不见底的绝望,她想王祺要是敢碰她她就咬他,抓他,把他的眼珠子扣出来,拼死也要让他丢半条命,然后自己再去死。



       在他的手要碰到她的时候,在她的绝望达到顶峰,已经决定要与他鱼死网破时候,他的手指突然掉了下来。



       虽然这样说起来很诡异,但那手指确实是掉下来的,他的食指和中指落在地上,手上只剩两个鲜血喷涌的窟窿,缺口甚至还很整齐。



       王祺呆立当场,当一只乌鸦突兀地落在他的肩膀上时,他终于凄厉地捂着自己的手叫起来。黑云一般的乌鸦从窗外涌进来,密密麻麻地落满房间的角落,啄食着地上王祺的手指。



       但那些乌鸦唯独为段静元和她怀里的碧青辟出一片净土。



       王祺的家丁们吓得脸都白了,拉着王祺欲夺门而出,一回头却看见房间里站着个美艳绝伦的女子,身材高挑面色苍白,凤目下一颗黑痣,一身红色曲裾淡淡地负手而立,一双眼睛漆黑不见眼白。



       看见他们转身时,她微微挑眉道:“怎么了,刚刚不是很开心么?这就要走?”



       王祺指着她惊道:“是你……段家的……”



       “恶鬼。”



       贺思慕伸出手去,惨白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打了个响指,霎时间王祺的三个家丁便身首异处,三颗脑袋在地上滴溜溜地滚着,被乌鸦们迫不及待地分食。



       王祺大喊一声倒在地上,两股战战,吓得尿了裤子,嘴里哆哆嗦嗦地说着饶命。



       贺思慕勾勾手指,王祺便被吊着脖子提到了空中,他拼命地扑腾着说不出话来。她不去看那家伙,而是向前走了两步站在段静元面前,认真地问她道:“要杀了他吗?”



       段静元怔怔地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姑娘。



       这是贺小小么?分明是她,但是……分明也不是她。面前的姑娘苍白得过分,血脉呈现青紫的颜色,浑身散发着阴森之气……眼睛还是漆黑的。



       这像是死去的贺小小。



       看出段静元的畏惧,贺思慕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时便收敛了鬼气,变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



       “要杀了他吗?”贺思慕重复一次。



       段静元露出犹豫神色,摇了摇头。



       贺思慕了然地点头:“要折磨一个人,有许多比死更好的方法。”



       她摆摆手,吊在半空中的王祺便落在地上,他趴在地上嚎道:“谢神仙饶命,谢神仙饶命。”



       贺思慕半回过头,道:“我说了,我不是神仙,我是鬼。”



       “颜璋。”贺思慕唤道。



       青烟中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浑身用黑布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她半跪于地,道:“王上,颜璋在此。”



       魈鬼殿主,颜璋。



       贺思慕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趴在地上抖如筛糠的王祺,说道:“这个男人喜欢姑娘,正好你们殿中的姑娘也喜欢男人,便跟他玩玩,别玩得太过,留他一条命就行。”



       颜璋瞥了一眼王祺,道:“能玩到什么程度?丧失神志,不能人道?”



       “可以。”



       “臣领命。”



       王祺听到这对话,直接吓晕过去了。贺思慕转过身来看向段静元,段静元抱着碧青缩在角落里,畏惧又迷惑地看着她,她小声说:“你……你是谁?”



       贺思慕走到她的面前,乌鸦乖乖地飞起为她让开一条路。她答道:“贺小小。”



       段静元摇摇头,再摇摇头:“不对……贺姑娘……贺姑娘是人,是我哥喜欢的……活人。”



       贺思慕安静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碧青突然大力地抽搐起来,仿佛回光返照般抓住了段静元的衣袖,段静元立刻低下头去看她,急切地唤道:“碧青……碧青……”



       段静元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向贺思慕,仿佛是想向她求救,但看见她似人似鬼的脸庞时,又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她怕这个贺小小。



       贺思慕低眸看着那可怜的弥留之际的小姑娘,她问道:“碧青,你有什么愿望么?”



       碧青的眼睛里渗出泪水,她断断续续地说:“我……我的哥哥……他犯了事……下狱……我母亲一个人……”



       “你希望你的哥哥能出来,为母亲颐养天年?”



       “嗯……”



       “那我把你哥哥救出来,再给你母亲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你可愿意让我吃了你?”



       段静元听见“吃”这个字,大为惊恐地抱紧了碧青,急切地说:“不,你不能……”



       “愿意……”碧青却这样说道,颤巍巍地向贺思慕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裙角。



       贺思慕弯下腰抓住碧青的衣襟,轻而易举地将她提起来,碧青的双脚无力地悬空,然后鲜血四溅,她的头歪下去。



       贺思慕将碧青放下去,让她妥帖地躺在地上。风从窗户里灌进来,将贺思慕的长发和红衣吹得飘飞,她的肩膀上停着几只沉默的乌鸦,脸上溅了碧青的鲜血,看起来便是传说中血湖地狱里的鬼魅。



       段静元呆呆地看着她。



       贺思慕蹲下去,一双黑白分明而冷静的眼睛看着段静元,问道:“有力气么,能站起来吗?”



       她伸出手去拉住段静元的手,但是段静元仿佛惊弓之鸟,立刻近乎于粗暴地甩开了她,贺思慕的手便悬在了半空。



       颜璋在一旁道:“大胆!居然不识好歹,敢拒绝王上……”



       贺思慕抬起手摆了摆,颜璋就没有继续说下去。贺思慕站起身来,右手在空中一画了个半圈,旁边瓶中的画轴便飞到她的手上,她握着画轴的一头,将另一头递给段静元,低头看着她。



       “不想碰我就扶着这个站起来。”



       “或者你自己站起来。你首先要站起来,不要逞无谓的意气。”



       段静元咬着唇看着贺思慕,她犹豫了片刻,终究颤颤地伸出手握住面前的画轴,借着贺思慕的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即便是站起来她也还是摇摇晃晃的,手更加握紧了画轴不敢撒开。



       贺思慕看了她一眼,笑道:“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02102:48:212021102307:40: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φ星2个;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了知、小狐狸、枫晨夜色、50008122、sage、教你做人,帮你上坟、winnnn、uui、不见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美30瓶;vienna17瓶;紫之静、花荼靡10瓶;小胖可爱9瓶;靓仔6瓶;热水加苏打、uui、慕叶、来日纵是千千晚星、wyb的小迷妹5瓶;46867063、秋冬意兴2瓶;两猫一狗、亦逢、吃素的猫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