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53 章 南都

作品:《 白日提灯

       四月初三,大军归南都。



       段胥是在大军到达南都的前三天与他们汇合的,当时下了一场初夏的大雨,官道边的青草茂盛也染了泥泞,他就撑着伞在雨里等着,待看见秦焕达驾马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而来时,便扬起伞边。



       秦焕达看见年轻人明亮又暗含着一丝萧瑟的眼睛,身上有些说不出来的阴郁气氛。不过转瞬的功夫段胥就笑眼弯弯,将阴暗之气一扫而光。



       他行礼道:“秦帅,我回来了。”



       秦帅冷然看着他,若不是段胥身世显赫又履历大功,哪能如此不顾军纪,消失许久现在才回来。他不欲多说,只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大雨渐止,段胥收了伞悠然地走到军队之后,秦焕达便听见踏白和成捷两军的士兵们发出欢呼,道将军回来了。



       踏白便不说了,成捷军在段胥手上也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俨然已经变成了段胥的亲军,对他服服帖帖。



       秦焕达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副将说道:“段将军此人……”



       他没说下去,但是秦焕达知道。



       此人是奇才,终有一天会成为大患。



       孟晚看见段胥归来不禁喜出望外,但是她紧接着就注意到段胥的气色不太好,仿佛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她不禁想起传说中那些恶鬼勾魂索命的故事,暗暗忧心起来。段胥这次说自己去找江湖中的朋友,一下子消失了一个月,她直觉他是去找十七了。



       那恶鬼十七虽然看起来也不像是多坏的样子,但毕竟是妨害人的阴邪,若是害了段胥该怎么办?

https://m.soduso,cc首发

       正在孟晚欲言又止的时候,薛沉英一路奔过来攥住了段胥的衣角,眼睛亮晶晶地仰头道:“三哥,小……十七姐姐呢?她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孟晚于是装作不在意地观察起段胥的神情来,只见段胥低眸一瞬,继而抬眸又笑起来,他的神色有一些疲惫,但是看起来仍然是明朗的。



       “她回家了。”段胥简短地回答道,他蹲下来揪揪沉英的脸庞,说道:“我也要回家了,沉英,我们一起回家罢。”



       孟晚松了一口气,但看着段胥苍白的脸色,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儿。



       南都欢迎王师凯旋的庆祝仪式非常盛大,段胥骑着马在百姓们的欢呼声中,鼓乐声中走过,满街都是喜悦的氛围。大梁富足安定,南都更是整个大梁最繁华富庶之地,举目望去皆是精致的雕梁画栋,亭台楼阁,一看就是个金银财宝堆出来的太平盛世。



       半壁江山的太平盛世。



       段胥微微眯起眼睛,但仍然适时地露出愉快的笑容。



       当他在段府之前下马将马匹交给仆人时,看着这高大的府门和两边的石麒麟,听着仆人高呼三少爷回来了,竟觉得大半年不见有些恍如隔世。沉英死死地拽住他的衣角,段胥低头看向他,问道:“觉得陌生,害怕了?”



       沉英紧张地忙不迭地点头。



       他揉揉沉英的后脑,笑道:“我也是一样的,觉得陌生。”



       段胥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清脆的呼喊,高声叫着“小叔父!”



       只见一个穿着墨绿色衣服,莫约十岁的男孩从门内跑来。这孩子长得挺拔英气,眉目间和段胥有几分神似,他跑得飞似的来到段胥面前,抱住他的腰喊道:“小叔父,你终于回来了!”



       声音响亮得惊飞了屋檐上的麻雀。



       段胥笑起来,单手将这男孩抱起转了个圈,道:“重了不少啊!”



       “小叔父你放我下来!我……我都十岁了!我是大人了!”男孩羞红了脸,不屈不挠地在段胥怀里扑腾着。段胥于是把他放下来,对着跟在后面走来的妇人说道:“嫂子,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那妇人眉目温柔秀气,举手投足间有种大家风范,乃是段府长子的未亡人。她揽过男孩,柔声道:“诸事安好,就是以期总是念叨你。他近来长高不少,总说自己已经长大了,百般地不服管教,我正头疼呢。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替我好好治治他。”



       她上下打量了段胥片刻,叹息道:“小叔子,你瘦削许多,此番苦了你了。”



       “丹支进犯我大梁,边军无人不苦,我这不算什么。”段胥笑笑,他对他那侄子段以期道:“以期既然说自己已经长大了,要不要同我上战场去?”



       “你自己在外朝不保夕也就罢了,竟要把你的侄子也拐去么?”这一句话声音威严肃穆,显出几分老态,并非他那温婉的嫂子发出的。



       段胥抬眼看去,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穿着藏青色绣仙鹤纹的袍子站在门口,他身量很高,因为常年的病痛折磨身姿有些佝偻,但是双眼炯炯有神。他的左边站着一个粉衣蝶纹的豆蔻少女,少女扶着他的胳膊,明眸善睐顾盼生辉,喜出望外地看着段胥。



       段胥笑起来,深深地行礼道:“父亲,儿子不孝远行数月,您可还安康?”



       段成章端详了段胥许久,他大儿媳能看出段胥的风尘仆仆与伤痕累累,他自然也能看出来。他原本有三个儿子,如今只剩这一个,还在战场上险些送了命。



       他终究是叹息一声,道:“在门口站着像什么样子,进来说话。”



       段胥于是应下,在这群人的簇拥下走进家门。他嫂嫂去搀扶他父亲,他那一身粉衣如娇花的小妹便空下来走到他身边,与他并排走着,说道:“三哥,你瘦了。”



       “静元,你倒是胖了不少。”



       “……”



       正在段静元双颊鼓起要生气时,段胥适时地说:“新衣服不错,料子光泽温润,花纹也是从没见过的。”



       段静元立刻就不生气了,她张开胳膊得意地展示自己的衣裙,道:“是罢是罢,我跟你说我这衣服,全南都也找不到第二件相像的……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这是新衣服?”



       “我凯旋这么大的事,你来迎接我,怎么可能不穿新衣服?”



       段胥这小妹爱美得很,书读得不好,调香调色设计衣裳样样在行别出心裁。他能想象若是有一天他马革裹尸还,他这妹妹一定也会做一套最好看的丧服,成为他葬礼上最靓丽的女子。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她也会来么。



       段胥怔了怔,便摇摇头笑起来,把关于贺思慕的思绪从脑子里赶走。



       家人一番关心寒暄,给他热热闹闹地接风洗尘,午饭过后父亲便把他单独叫去了书房。



       书房中安神香袅袅冒出白烟,父亲轻轻咳嗽了两声,段胥于是问道:“爹,您的咳疾又犯了?”



       “这副身子骨也就这样,反反复复。”段成章不以为意地摆摆手,他坐在书桌后的梨花木太师椅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罢。”



       从前父亲找段胥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要他站着,这书房里其他的椅子仿佛就是个摆设,这还是第一次父亲让他坐下。



       段胥微微一笑,道:“我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站一会儿也无碍。”



       段成章也不坚持,他沉默了一会儿,道:“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他的神情并没有太多喜悦,不像是个凯旋的将军的父亲。



       段胥流畅地回答道:“我已经是踏白、成捷两军统领,此番回京若不出意外将会加封,地位或只在秦帅之下……”



       “胡闹!”段成章一拍桌子,又咳嗽起来。



       他的反应在段胥的意料之中,段胥于是停了话头,手背在身后不轻不重地交握着,等待父亲接下来的话。



       “你还想回军中?这条命还不够你造的?你得留在南都朝中,杜相需要你。原本给你铺好了路,只是横生枝节到岔路上,你也该回归了。”



       段成章的语气不容置疑,他大约也觉得自己过于严厉,顿了顿便稍微和缓颜色道:“你确实在军政上有天赋,将来在朝中做枢密使也是一样的。”



       段胥摩挲着腕扣,笑盈盈道:“好,我听父亲的。”



       段成章想段胥一向孝顺听话,几乎从不违逆他的意思,交待的事情也都做的很好。他心下稍宽,语气也越发缓和:“你此番回京,有件重要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舜息,你今年就要满二十岁,也该结婚生子为段家开枝散叶了。”



       “段家的孙辈不是有以期么?”



       “以期是以期,你是你,不要混为一谈!”



       段胥低下眼眸,漫不经心地笑起来,他说道:“南都的贵女们我并不熟悉,父亲以为,我娶谁比较合适呢?”



       这话很合段成章的心意,他让段胥去把书架上的三个画卷取来,对他说道:“这是户部尚书王大人嫡三女素艺、陆学士嫡五女长苓、谢郡王嫡四女秋颜的小像和生辰八字,你看看可有合眼缘的。”



       段胥拿着那三个画卷,笑道:“王大人,陆学士,谢郡王。”



       或有实权,或是帝师,或为权贵。若杜相家有适龄的女眷,恐怕他连挑的权力也没有了。



       段家虽然是皇亲国戚三代名臣,但是自他大哥二哥相继去世,父亲因病辞官后就渐渐显出颓势。如今段家的荣光在他身上有所复苏,自然是要趁这个机会稳住地位,父亲果然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那些卷轴在段胥手中一转,他并不急着打开看看他父亲为他选定的妻子,而是悠悠看向父亲,突然以诚恳的语气对父亲说:“父亲,我听说您身边曾经有个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姑娘,后来您和母亲成婚她便离开了。”



       段成章愣住了,他显然没想到他儿子会提前这段前尘过往。



       顿了顿,段胥又道:“我也听说,母亲在您之前也另有婚约对象,只是当时那个人卷入谋逆事件中被处死,多年之后您重新调查,他沉冤得雪。”



       段成章皱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父亲,我对感情之事并无经验,您要我成婚,我便想请教于您。您还记得您那位青梅竹马的样子么?您娶我母亲,可曾后悔过?”



       南都的人都道段大人除了妻子之外再无侧室姬妾,和妻子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伉俪。



       但是段胥很清楚,从小时候就隐约看得分明,他的父母从没有相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