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36 章 乔燕

作品:《 白日提灯

       贺小小——也就是乔燕没到日子便醒过来,这实在是匪夷所思。报信的士兵说乔燕一醒过来大呼救命,不顾身体虚弱也要到主营中来,这便更匪夷所思了。



       果然没过多久乔燕就面色苍白地被人搀扶着走进来,那分明是丝毫未曾改变过的脸庞,可是看起来和原本有着微妙的不同,乔燕是真的弱柳扶风稚嫩娇小,眨眼的时候就像是风里颤抖的蝴蝶。



       贺小小也像只娇弱的蝴蝶,但是莫名让人觉得,那翅膀或许能扑扇出风暴。



       乔燕一走进营帐就哭着扑进母亲的怀里,喊道:“母亲救我!”



       那妇人原本就没哭完,此刻立即又抱着乔燕大哭起来,小燕儿小燕儿地叫着,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大哥也在旁边拍着乔燕的后背。



       贺思慕挑挑眉毛,看着这营中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只见乔燕伸出手来指着贺思慕,哭着说:“母亲,就是她,之前是她抢了我的身体附在我身上,她是恶鬼!她要害我!母亲救救我!”



       全营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贺思慕身上,就连刚刚护鸡仔式的吴盛六也惊疑不定地看向她,分明应该兴奋的尹将军都有些紧张了。



       贺思慕微微扬起下巴,目光从乔燕身上移到明风道长身上,再移到她的家人身上,轻轻一笑漫不经心地说:“我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一双假意亲人,一个假乔燕,一个假道人。”



       和一只真恶鬼。



       乔燕并没有真的醒来。



       她不过是被另外一只恶鬼趁虚而入操纵了身体。明风道长确实有几分法力,不可能没看出来这个乔燕身上的端倪,不过他此刻却保持沉默。

搜读小说https://m.soduso.cc

       那就是了,原来竟是一出鬼、道、人勾结的大戏,明风道长和背后的尹将军冲着段胥,而这个附在乔燕身上的恶鬼多半是冲她来的。她这四百年来还是头一次看见鬼、道、人如此团结,可真是其乐融融。



       贺思慕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乔燕面前,低眸对她轻声道:“你还有一天的时间,抓紧。”



       乔燕颤了颤,不知是演的还是真的害怕,她立刻缩进了母亲怀里。而明风道长横在了她们二人之间,指着贺思慕道:“恶鬼休得猖狂!我在此便不可能让你再伤及无辜。”



       贺思慕淡淡一笑,后退两步,在众人瞩目下冷静道:“我本一江湖闲散人士,并不是恶鬼,也不知道乔姑娘为何如此污蔑于我。想来明风道长已经准备了几百种方法要将这罪名扣在我头上了,我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姑娘家又能说什么呢?诸位若是想关我查我,请便罢。”



       营中正坐的秦焕达冷着脸,郑案的脸色更是阴晴不定。秦焕达目光在营内众人的脸上逡巡而过,大约是顾忌着踏白军和段胥,最终说道:“十七姑娘若真非恶鬼,便在牢房里住一阵子,等段将军回来再对质以证清白罢。”



       贺思慕转过头来看向秦帅,淡然道:“是,谨遵大帅指令。”



       秦帅莫名觉得,这姑娘的眼神里有几分嘲笑,那种令人不适的氛围既不像是鬼,也不像人。



       贺思慕有幸在数十次休沐中,第一次体会了坐牢的感觉。她靠着牢房冰冷的墙壁盘腿而坐,闭目养神,牢房周围贴满了各种驱邪镇鬼的符纸。她方才粗略地看了看这些并不太高明的符纸,她有鬼王灯在身,这些符纸还没有铁栏杆对她管用。



       牢狱感觉也并不算差,抵不过后续将要继续唱起的大戏令人不快。



       大约是哪位殿主不知从何处知道她没了法力的事情,惊觉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干点儿什么不行,便叫手下操控乔燕的身体和凡人联合起来害她。



       “十七。”突然有人唤她,贺思慕微微睁眼看去,便看见栏杆外孟晚焦急的脸庞。她一身隐蔽的黑衣打扮,握着栏杆道:“你还没吃晚饭吧?”



       贺思慕靠着灰墙,指指身旁的空碗:“已经吃过了。”



       孟晚脸色大变,立刻蹲下来隔着栏杆拽她:“你快吐出来!有毒的!快吐出来!”



       贺思慕被她拽得摇摇晃晃,磨得墙往下掉尘,漫不经心道:“哦?谁要害我,尹将军?郑大人?”



       孟晚的神色一暗。



       贺思慕了然道:“郑大人。”



       牵涉巫蛊之术乃是大罪,郑案估计对她邪祟的身份半信半疑,但不知道尹将军秦帅这边还备着什么陷阱,恐怕段胥回来之后与她对质,再落下什么把柄口实,便先下手为强让她“死无对证”。



       她若死了不仅证明了自己清白,还能顺便把黑锅扣在尹将军头上。



       “你们大梁这仗打得一般般,勾心斗角倒是绝活儿。”贺思慕把孟晚拉她的手拽下来,淡淡道:“放心罢,这点儿毒还不够我下饭。若不是被灵剑刺中命门或者鬼火灼烧,恶鬼是不会灰飞烟灭的。”



       孟晚怔了怔,她松开贺思慕的手,像是看陌生人般看着贺思慕。贺思慕偏过头道:“不要告诉我,你没怀疑过我。”



       “所以你真的是……”



       “恶鬼。”



       “你是……”



       “贺小小。”



       孟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站起身来看着贺思慕,眼神里含着复杂的情绪。她这样望着贺思慕半晌之后,突然从腰间掏出钥匙把牢房门打开,低声说:“一会儿我把看守支开,你赶紧走罢。”



       贺思慕的目光从她开门的动作移到她的眼睛上,抱着胳膊道:“你不是很不喜欢我么?”



       “让你走你就走!”孟晚压着声音里的怒火,她骤然抬起眼睛看向贺思慕,咬着牙说:“你帮了舜息,帮我们打赢了胡契人。我不管你是什么……我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



       贺思慕沉默了一会儿,她从地上坐起来,月光从气窗中投在她脚下的地面上。她的皮肤很白,凤目下有一粒小痣,眉眼冷淡。她靠近孟晚,那种直接的逼视让孟晚有些喘不过气来,却见她从自己身边走过,拍拍她的肩膀:“谢啦。”



       她漫不经心地说道。



       贺思慕的身躯远离之后孟晚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转过头看向贺思慕的背影,心想她真的是鬼吗?看起来并不像传说中的恶鬼那样可怖。



       贺小小是恶鬼的事情段胥知不知情?



       他一定知情罢。



       即便如此他还是……动心了么?



       从牢狱中出来之后,贺思慕也不着急走,她寻了那顶能隐匿身形的帷帽戴着,背着手悠然走出了朔州府城,走到了城外的荒野之中,地上还遗留着此前被火烧军营留下的焦土。



       她走着走着就不走了,淡淡地说:“等了这么久,还不动手么?”



       一群人便窸窸窣窣地从黑暗中显露出身影,如同黑夜中潜行的野兽,将贺思慕包围起来。贺思慕望过去,便看见了被操纵的乔燕和明风道长,他们站在人群之前警惕地看着她,并没有立即上前。看来他们虽然知道了她失去法力的消息,但仍然对她素日里的强悍心有余悸。



       贺思慕轻笑了一声,笑容却在看见乔燕身后那个人之后沉了下去。



       乔燕抚摸着身后那个孩子的头,笑道:“沉英,去帮我把这个恶鬼腰上的玉坠拿过来,那是我的东西。”



       沉英有些迷惑地看向乔燕,再看向贺思慕,他拽着乔燕的衣服问道:“你……你真的是,小小姐姐吗?”



       乔燕露出个笑容,黑夜中和从前的贺小小没什么分别,她蹲下来抚摸着沉英的肩膀,说道:“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贺小小啊。我睡着的时候你很伤心来着,我这不是醒过来了么?”



       沉英瞥了贺思慕一眼,小声说:“可是……将军哥哥和她都说……”



       “他们在骗你啊!她是恶鬼,段胥和她勾结在一起,他们把我们都骗了。你看她还把姐姐一直随身带着的玉坠偷走了,你帮姐姐拿回来好不好?”



       沉英看着乔燕的眼睛,他咬了咬唇,问道:“你……你问宋大娘借唢呐,是用几个鸡蛋去换的?”



       乔燕笑起来,不假思索道:“八个。你总相信我了吧。”



       沉英有些迷惑地看向贺思慕,贺思慕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并不争辩什么。



       乔燕拉着沉英的手,把他带到贺思慕的面前,诱骗道:“你抬抬手就能拿到了,姐姐在你身边呢,别害怕。”



       她另一只手摸着沉英的头,一面安抚的是沉英一面威胁地望着贺思慕。



       这个孩子的命,现在在她的手上。



       沉英抬头与贺思慕对视,贺思慕眼睛里映着冷寂月光,里面并没有什么情绪,没有愤怒惊慌失望或其他的任何反应,像是经年不化的冰川。她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个她庇护了三个月的孩子犹豫地伸出手,握住了她腰间的鬼王灯玉坠。那令所有恶鬼惧怕的灵器在凡人的手中却十分乖巧,沉英稍一用力便扯断了丝绳,将鬼王灯拿在了手中。



       线断的瞬间他不安地抬头瞄了一眼贺思慕的神情,贺思慕却也没有生气,也没有反抗,就任他将鬼王灯从她的腰间拿走。



       “来啊,把鬼王灯……把玉坠给我。”乔燕的眼里几乎放出狂热的光芒。



       沉英犹犹豫豫地,慢慢地将鬼王灯放进乔燕的手中,那鬼王灯仍然安静地躺着,没有发出应有的光芒。乔燕的神情有一瞬间失望,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兴奋,对贺思慕说道:“只要杀了你就好了。”



       她转过头对身后的道长说:“明风道长,该你了。”



       明风背着手站在后面,看了一眼沉默冷静的贺思慕,说道:“你确定她是一点儿法力也没有了么?”



       贺思慕嗤笑一声,低声道:“胆小鬼。”



       明风皱皱眉,他迈步走过来打量了贺思慕一会儿,便将一柄短小的灵剑递给了沉英。



       “孩子,给你个机会,手刃此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