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28 章 包扎

作品:《 白日提灯

       阿沃尔齐一死,战局风云突变。他搅和进了丹支的继承者之争里,得他鼎力支持的十三皇子骤然失去了靠山,一时间铤而走险,居然要逼宫。



       丹支王庭乱了套,六皇子急招自己的拥趸丰莱回丹支,名为救驾实则是抢夺继承权。丰莱在宇州战场正是焦头烂额毫无进展,物资和增援又被段胥切断,便立刻集中兵力在凉州打开了一个口子,渡河撤兵回去了。



       大梁增援的部队虽然已经在凉州驻扎,但是无论是领着余下三万踏白军的夏庆生还是后来的军队,都没有死守不放。有道是围兵必缺,好歹别逼得人家走投无路同归于尽。



       不过一路上的骚扰还是免不了的,胡契人撤军渡河的时候,夏庆生更是一场伏击让无数敌军葬身于汹涌关河。待敌人到了朔州,又再次被段胥的驻军截击一波,损失不小但是无暇他顾,一时间把整个朔州都让了出来。



       这下子增援部队倒是来得及时,秦帅一声令下,肃英等三军渡河开进朔州,把整个朔州吃了下来。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段胥在天元十一年除夕夜所做之事,成了扭转战局的关键。本是最大功臣的段胥这段时间却过着十分宁静的日子,再不复此前天天千手观音打地鼠的情况,因为——他伤情严重,再忙命就没了。



       养伤的段胥把朔州府城的防务交给了吴盛六,平日里就四面八方地写信,一会儿交代凉州的夏庆生水战注意事项,一会儿写战报给秦帅,一会儿写奏折给朝廷,一会儿写家书,仿佛摇身一变从武将变回了文臣。贺思慕得以见识了一番段胥的春秋笔法锦绣文章,愣是把自己身上那些嫌疑点摘得干干净净,冷不丁还来几句比兴,不动声色地秀一把文采。



       在鬼界,要是有鬼把这种折子递到贺思慕面前,怕是要被打回去要他捋直舌头好好说话——少来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同样养伤的还有真正的林老板——十五为了学习他的言行举止并未杀死他,而是把他囚禁了起来,吴盛六搜遍了全城才把林钧找到。他也就剩一口气吊着了,救了半天好歹是生命无忧,醒过来一开口贺思慕就一哆嗦——简直和之前十五假扮的林钧一模一样,完全是个热血爱国嫉恶如仇的年轻人,十五未免装得也太像了些。



       这段休养的时间,作为贺思慕一直以来帮他占风的回报,段胥痛快地收下了沉英做干弟弟,承诺之后将带沉英回段府抚养照顾。沉英为此依依不舍了好久,贺思慕委婉地表示她还没打算走呢,这段时间沉英还是能经常见着她的,他这依依不舍未免早了点。



       这次段胥身上全是伤,怎么样都没法自己换药包扎,原本这个活儿要么落在军医手上,要么落在孟晚手上,现在却落在了贺思慕手上——段胥昏过去之前攥着“贺小小”的衣角给她递了眼色。她想起来段胥那满身的旧伤还有腰上的伤疤,心说这小将军麻烦得很。但她还是适时地悲恸大哭表明心迹,配合段胥演戏把这包扎的活儿接下来了。

一秒记住m.soduso.cc

       贺思慕想怎么着这也是她的结咒人了,而且她念在他没了半条命的惨状,暂时没有从他身上拿走感官。



       这可得让他快点康复履约。



       “嘶……”段胥发出轻微的吃痛声,他皱眉看向贺思慕,只一刻又忍不住笑起来:“你手真重,果然是没有触觉。”



       贺思慕挑挑眉毛看着这个越痛越笑的家伙,松了手里的纱布道:“要不我让孟校尉进来替我,你来跟她好好解释下你这些旧伤是怎么回事?”



       “殿下给我包扎伤口,是我的荣幸。”



       段胥的回答非常迅速流畅,笑意盈盈。



       清晨模糊的晨光下,他上半身□□,露出白皙的皮肤和纵横交错的伤口,所幸除了肋下十五给他的那一刀,其他伤都不算太深。他便任贺思慕扯着纱布在他的胳膊腰背之间包扎。



       贺思慕给她的杰作打了个结,便拍拍段胥的肩膀,说道:“脱裤子。”



       “……”段胥转过头来看她,难得露出这种惊诧的表情,像是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十分自然地说道:“我记得你大腿根也有一道伤。”



       段胥按住贺思慕放在他腰间衣物上的手,认真道:“伤口不深,我看这个就不必了罢。”



       “为何不必?”贺思慕挑挑眉毛,说道:“我自小跟着父亲和傅大夫解剖尸体,什么样的裸体没见过。横竖我是鬼,也不是没有附身在男人身上过,你害羞什么?”



       段胥笑着婉拒道:“这不合适,我毕竟还是要点清白的。”



       贺思慕微微眯眼,段胥的双手霎时被看不见的东西束缚在身后,仰面直挺挺地倒在床上砸出一声闷响。段胥眨眨眼睛道:“疼啊殿下,我还是个伤患。”



       贺思慕弯下腰抚摸着他的脸颊,因为以“贺小小”的身份出现,她现在的手指是温暖的,从他脸上那道伤上抚过时好歹稍微收了点力气:“要我来给你包扎,又挑挑拣拣的,小将军以为我是你能呼来喝去的么?”



       段胥笑起来,眼睛里含着光,从容道:“我哪里是在挑挑拣拣,我是在求你。殿下给我两分面子罢,你可不能这么对我。”



       在贺思慕危险地笑起来时,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



       “将军大人,秦帅……”韩令秋看着倒在床上头发散了一枕的段胥,和趴在他身上摸着他脸的贺小小,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掉头就走再把门关上。



       他还没有付诸实现,便见段胥双眼发亮如获大赦,从床上起身道:“韩校尉快讲。”



       贺小小从容地从段胥身上让开,翘着腿坐在床头,拿起一边的茶喝起来。



       韩令秋于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将军,刚来的消息,秦帅两日后便会到府城。”



       段胥轻轻一笑,悠然道:“秦帅亲临……看来一个朔州是不够了,这仗还有的打。我身体抱恙,你让吴郎将好生招待秦帅——礼数这边还是问问孟晚。”



       韩令秋应下便要走,却被段胥叫住,段胥因为受伤失血而面色苍白,眼神却很专注:“韩校尉,就再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韩令秋沉默了一会儿,抱拳行礼道:“现在没有了。”



       在段胥交待他除夕比武之事的那个夜晚,段胥说知道他对他有诸多疑问,待朔州解围便会给他一个提问的机会。



       他承诺对于韩令秋提出的问题,他必定知无不言。



       韩令秋早就准备好了这个问题,可那日在比武台上,假林钧抛出那一句“你是我十七师弟”,让韩令秋隐约摸到了往事的轮廓,他突然感觉到畏惧,那些往事很可能颠覆他现在的生活。



       他原本对于往事并不执着,是段胥的出现让他开始心生好奇,那好奇与其说是对于他自己过往的,不如说是对于段胥这个人的。



       但大年初一那天,城墙之下韩令秋仰头看着浑身是伤,摇摇欲坠却还笑得开心的段胥,突然觉得段胥是谁似乎也没有这么重要。



       段胥身上固然有种种疑团,但能够确认的是,他是大梁的好将领,或许这便已足够了。



       而他韩令秋是大梁踏白军的校尉,他能明确这一点,便也足够了。



       看着韩令秋走出门外还贴心地把门关好,贺思慕轻轻笑了起来,她的目光悠然转向段胥。



       还不等她发问,段胥便心神领会地回答道:“韩令秋,他曾经是我的同期。”



       他这满身的伤哪里都不能靠,只能用手撑着床面,微微后仰做出一个舒服的讲述姿势。



       “天知晓弟子每期一百人,考核便是厮杀,七年死九九而剩一人,便赐编号出师。”



       ——他让我从七岁就开始杀人,十四岁时杀光了自己的同期。



       贺思慕想起了段胥在丹支大营乱杀时跟她说过的话,那时他眼中燃着兴奋又痛苦的火焰,带着点疯狂的劲头。而此刻的段胥眼里的疯狂纷纷落幕,冷静得仿佛在讨论一段平常的回忆,他沉默了一会儿便笑起来。



       “韩令秋那时候沉默寡言,其实我们那里大多都是他这种性子,也就我是个异类。我没跟他说过几句话,接触最多的时候就是在暝试上你死我活的那场对决。想来他应该很绝望,死了九十八个就剩我们俩,可师父偏爱我而我又很强,他最后还是要死在我手里,和那其余九十八个不过早晚的差别罢了。”



       段胥点点自己的额头,说道:“他脸上那条长疤是我划的。”



       “在杀他的时候?”贺思慕问道。



       “不,是在救他的时候。”



       这个回答有些出人意料。



       段胥笑起来,他偏过头道:“暝试里我本该杀了他,但我使了点手段,让他看起来像是死了但有一息尚存。然后给他灌了消除记忆的汤药,划破了他的脸,将他和一具脸上有同样伤口的尸体调换运了出去。”



       贺思慕轻轻一笑:“你不是和他不熟么,你能有这么好心?”



       “我怎么就不能有这么好心,鬼王殿下,你了解我吗?”



       段胥如平时一般玩笑着,目光却突然有几分迷茫,像是被自己这句话问住了一般。



       世上有人真的了解他吗?



       他这千层假面几分真心,无人能信。



       “你想听我的故事么?”段胥突然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眼神却认真:“既然韩令秋不问我,我就把这个机会给你罢。从现在开始你问的所有问题,我都会据实以答。”



       贺思慕放下茶杯,道:“上次我掐着你的脖子要弄死你的时候,你都不肯说一个字,怎么现在倒愿意说了?”



       “你掐着我的脖子要弄死我,我自然是不会说的。但是我向你伸出手的时候,你拉住了我,我便可以说了。”



       段胥的语气好像是在开玩笑,满眼轻松。



       贺思慕却想起来那时坐在地上,眼睛被血浸染的少年,他向她伸出手的时候仿佛要被风吹碎的海棠花,若是她没有抓住他,便要落了似的。



       他在最危险的境地中都没有向她求救,却只要她一个伸手就答应了交易。



       她只是抓住他而已,手掌与手掌相握罢了。



       这个少年希求的到底是什么呢?



       贺思慕说道:“你在凉州、在这里做了这么多事情,是想向天知晓报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