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26 章 反叛

作品:《 白日提灯

       对于“你究竟是谁”这个问题,被鬼王掐住脖子也死不改口的段胥,突如其来地说出了除了“段胥”之外的答案。



       为什么他的身手这么厉害。



       为什么他对丹支和天知晓这么了解。



       为什么韩令秋会对他感到熟悉。



       天知晓,丹支王廷豢养的忠于王庭和苍神,穷尽人之极限,世上最为顶尖的死士。



       不久之前还在说“天知晓为苍神而生,永不背叛苍神”的十五,面色苍白地看着面前这个明显是将苍神背叛了个彻底的师弟,强自镇定道:“不可能,你自恃了解天知晓,便在这里……”



       “我十四岁出师时随师父拜见各位师兄们,那时我才赢了暝试,浑身都是伤,向你行礼的时候没站稳差点跌倒,你扶了我一把对我说天知晓的人,怎么这一点伤就站不稳了。这是我们唯一一次照面,我说的没错吧,师兄?”段胥毫不留情地击碎了十五负隅顽抗的不可相信。



       贺思慕看着段胥,一面是远处丹支大营的灼灼火光,一面是朔州府城内升起的璀璨烟花,他在两道截然不同的光芒之下,眼里的笑意仿佛也是被点燃的火焰。



       他话音刚落便突然出手,趁着十五分心之时,袖中弩机射出一支小箭穿过了十五身下黑色战马的眼睛。



       十五从马上一跃而下,那受伤的马疯了似的跳了几步,便倒在地上。冬风凛冽,段胥和十五遥遥相对,隐隐约约有战鼓声传来,朔州府城似乎有什么异动,然而这两人全然顾不上了。



       烟花一簇簇地在天空中绽开,爆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成一片,一副绚烂的盛世光景。

https://m.soduso,cc首发

       段胥在灼灼火光下双手拔出破妄剑,轻松笑道:“我一直很想和师兄交手一次。”



       十五目光犹如寒锋利刃,他一按身侧的胡刀,闪电似的出鞘和段胥短兵相接,力道之大火花迸溅。



       “为什么!师父他最喜欢的弟子就是你!你为何背叛师父,背叛苍神!”



       “别逗了师兄,师父他老人家除了苍神和他自己谁也不喜欢。我就猜他那个刚愎自用的脾气,肯定不能向你们承认他被我刺瞎了眼睛还让我逃脱了。这些年来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只说我是失踪,是不是很可笑?”



       终日打雁,叫雁啄了眼,原来段胥的倒霉师父是被他弄瞎的。



       段胥一段话之间已经和十五交手十余次,他们俩的速度和感知都是人群中一等一的水平,拼起命来简直是眼花缭乱,仿佛都长了三只眼一样将对方的动作预判得准准的,十几个回合里招招见血,在荒野里杀成不分你我的两团黑影。



       十五瞳孔骤然紧缩,他眼里的恨意仿佛一只直奔段胥的毒箭。段胥却像是个棉花包,躲也不躲反而笑起来:“十五师兄,我倒想问问你为什么相信师父,相信苍神?你这么会骗人,就不怕你也是被骗了?如果苍神真如苍言经所说那样是创世之神,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胡契人是苍神高贵的子民。那你说他为什么要造出一个反叛的我呢?”



       “你背叛苍神,必得重罚,下入地狱!”



       “既然世界都是苍神造的,那有信他的、不信他的、讨厌他的人存在,不都是他早安排好的?为何他还要讨伐不信他的人,他为什么需要我们信仰他?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信仰些别的什么?如果神真的这么迫切地,威逼利诱地要从我们身上获得力量,那神又算什么神?我们从小开始日复一日滥杀无辜,无数血债在身,为什么不得惩罚反而能摆脱低贱的汉人身份,获得信仰苍神的资格?”



       十五的目光闪烁着,他咬牙道:“那算什么?为苍神而死是他们的荣幸,也是我们的荣光!天道苍苍,休要谬言!”



       “哈哈哈哈哈,神无所不能,居然需要我们这样的蝼蚁为他而死吗?难不成你会需要蚂蚁为你去死?天道自然苍苍,便是这世上真的有苍神,也肯定不是师父口中的苍神,也不会是什么狗屁苍言经中的苍神!十五师兄,你好好地想想,用你假扮过无数人的脑子想想!师父他教给我们这些,究竟是想要赐予我们天堂,还是为了利用和掌控我们?”



       “十五师兄,我从未背叛过任何人,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们,哪怕一刻也没有相信过。”



       段胥之前就受了伤,十五的武功显然不是那些士兵可以比的,他伤上加伤,浑身的黑色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滴滴答答地落在草地里。但他仿佛浑然不觉,动作不仅不停声音也越来越高,空阔的原野上仿佛回荡着他的嘲笑之声,一重一重地透过十五的耳朵穿进他的心里。



       十五知道段胥在激怒他,可是他还是被段胥狂风暴雨似的逼问击中。



       他蓦然想起在“十七”尚未举办暝试的时候,他就听说十七期里有一个师父特别中意的孩子,那孩子有极好的武学天赋,受伤时师父甚至宽宥他休息了几日,偶尔还会去指点那孩子兵法。



       师父原本是丹支有名的战神,后来受了伤才退居幕后创办天知晓,对于师父在战场上的事迹他偶有耳闻却不曾受教。他本是有些嫉妒这个孩子的。



       这个孩子果然通过暝试正式成为了他的十七师弟,奉茶的时候摇摇晃晃没站稳,他有些嫌弃地想便是这种孩子得了师父偏爱?到底还是伸手扶了他一把。



       那孩子却抬头看向他,然后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多年以后他已经不记得那黑纱缚面的孩子的样子,只记得那是个明亮澄澈的笑容,盛满了真心实意的快乐,仿佛长夏的日光热烈得势不可挡。他怔忡半晌,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样笑。



       天知晓的人,向来是很少笑的。



       但是十七不一样,他生性非常爱笑,被师父夸也笑,被师父骂也笑,便是受罚被打得皮开肉绽时也没一点愁苦。仿佛一丁点大的事情都可以让他快乐。



       他真的拥有一双很明亮,很幸福的眼睛。



       十五那时候突然理解了师父对十七的偏爱,他也不可抑制地羡慕和向往这个孩子身上的某些东西。他曾经私下里问过师父,为什么十七看起来这么快乐,他为什么可以有这样一双幸福明亮的眼睛。



       师父只是淡淡地说,因为十七对苍神的信仰最为虔诚,苍神庇佑他便赐予他这样的性情。



       因为十七对苍神的信仰最为虔诚。



       这简直是个笑话。



       天知晓活得最幸福的人,是一个从来也没有相信过苍神的人。



       十五恍惚间看着段胥在火光中明亮的眼睛,那眼睛和他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任何变化。十七已经变成叛徒了,身上居然还有这种让他心生向往的东西。



       他向往的究竟是什么?



       他假扮过那么多人,那些曾经在他心中滚动过的热血和痛苦,究竟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十五的心里突然生出无限的愤恨,为什么明明背叛的是十七,十七却这么理直气壮而他兀自痛苦?最好十七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不要有这样的一双快活明亮的眼睛,再也不要有这样一个质疑一切的声音。最好大家都一样痛苦,一样沉默,一样什么都不要想明白。



       这样想着,他的胡刀就已经穿过了段胥的肋下。段胥在离他很近的距离里一口鲜血喷在他的面上,十五愤怒地看着面前英俊的沾满鲜血的脸庞,段胥脸也被他伤了,鲜血浸没了眼睛,一双眼睛血红如修罗。



       段胥伸出手握住自己肋下的刀,慢慢地笑起来,他低低地唤道:“师兄啊……你到底还是动摇了……”



       “闭嘴!我……”十五的话卡在一半,他睁圆了眼睛,看着面前寒光闪烁的剑。他的咽喉破开,鲜血溅了段胥一脸,段胥放下手中的破妄剑,缓缓地说:“急躁而不识陷阱,误以为得手而放松警惕,若是你没有动摇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师兄?”



       十五捂着自己的咽喉,脱力地倒在地上,他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死死地望着段胥,仿佛想从他身上看到一个答案。



       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问题为何,却寻了一生的答案。



       段胥将那胡刀从自己的身体里,伸手点穴给自己止血。他的身后是烂漫成一片的烟花海,他摇摇晃晃地踉跄几步,就像是当年给十五奉茶一样,然后他笑出声来,慢慢地说:“师兄,你是不是以为笃信苍神,你就能摆脱你的汉人血统,从此和死在你手中的那些人分道扬镳?”



       他给了他答案。



       十五的眸光颤了颤,他蓦然想起他六岁时那些被绑到他面前,任他一排一排杀死的“四等民”,那些面孔和他相似的惊恐的人。师父告诉他,他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他被苍神选中,只要在天知晓出师便也是苍神的子民。



       他不是那些只能引颈受戮的家伙。



       他将洗刷他的血统,他比那些低贱的人要高贵。



       他不是在滥杀,这只是为了苍神,天经地义的牺牲。



       如果不这么想,如果不这样笃信,他要怎么活下去?他为了什么而活下去!



       他没有父母,没有亲人,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一身低贱的血统,这世上除了苍神之外再没有人需要他。如果不为苍神而活,那他在这个世上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苍神也是假的,那么他又算什么?



       十五已经发不出声音,他缓缓地开合嘴唇,以唇语对段胥说着什么,然后慢慢合上了眼睛。



       段胥沉默地看着十五,片刻之后突然笑了起来。他明明已经受伤到连步子也踉跄了,却仍然直直地站着,那笑声仿佛从他的胸腔而出,带着浓烈的血气在荒原上诡异地回荡。他笑着笑着就咳嗽起来,咳嗽着却还要笑,仿佛就要这样疯狂地笑到死。



       突然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他的脸,他在一片疯狂的混乱中抬起头来,眼里的光芒全都散了。那双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他的脸,他听见某个非常冷静而清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醒醒,你太兴奋了。”



       醒醒。



       段胥颤了颤,他眼里的光一点点聚回去,在漫天的烟火中终于看清了面前这个恶鬼,她美丽的凤目眼边的小痣,微微皱起的眉头这个面色苍白神情淡然,认真地看着他的鬼。



       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被血染红的眼睛突然多了另一种湿意,混着血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落在她的手指上,一路向下隐没于黑暗中。



       段胥哭了。



       贺思慕想,她还是第一次看这个小狐狸哭。



       她帮他把眼泪擦掉,说道:“你也算是为你师兄,剺面送葬了。”



       作者有话要说:剺面:剺面,匈奴、突厥、回鹘等习俗。指以刀划面。丧葬习俗。以刀剺面,且哭,血泪交流,以示对死者的哀悼和祭奠。



       我不小心把存稿点成了发表………这是16号的份额……大家提前看吧



       感谢在2021071400:10:432021071523:50: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敌美少女大王、来日纵是千千晚星、阿,猴子小姐2个;.、岁游、18387197、53372339、34775557、˙o˙、53601036、子虚过姹乌有先生、霏蕗儿、清風笑、关山月呢、江江、远桥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焦糖月亮27瓶;是了了不是了了24瓶;雨泠、34808463、饼子z20瓶;whitecatty19瓶;bet13瓶;亓襬鋶、硕珉王子哥、珍珠、大大快更新!!!、athena、料峭10瓶;无敌美少女大王、故里逢春6瓶;江江、啊呀小朋友啊5瓶;sixfeetunder4瓶;陈暮云、两猫一狗、哒哒哒哒哒3瓶;桃之夭夭、易2瓶;澄意、落木萧萧残风起、46834209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