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5 章 惩罚

作品:《 白日提灯

       介于沉英和贺小小都是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孟晚嘱咐了老徐把此事上禀将军,便说要送沉英和贺小小回家。



       贺思慕掩着面擦去余泪,抬起胳膊指向不远处的一座院落:“校尉大人不必送了,我们就住在这里。”



       孟晚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看那院落再看看她,道:“你住在太守府隔壁,这不是安排给……”



       说着说着,她意识到什么:“难道说今日那个救了将军大人的女子,就是你?”



       贺思慕点点头,捂着心口。



       “正是不才在下我。”



       孟晚眼神登时燃起大火,是怜悯也没有了担心也没有了,她上前两步攥着贺思慕的手腕:“你果然居心不良,这般处心积虑要接近将军,你想做什么?给你的主子通风报信?陷害我们将军?”



       贺思慕哈哈笑了两声,好像听见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低声重复道:“主子?”



       顿了顿,她说:“校尉放心,我不认识那个什么国公。若是要害将军,刺客行刺之时我就该缠住将军,让他乖乖受死不是吗?”



       孟晚目露精光:“那你就是别有所图!”



       这……倒是真的。

https://m.soduso,cc首发

       贺思慕看看孟晚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心想这十几岁的小姑娘真是难缠,索性道:“我确实另有所图。实不相瞒,自从将军如天人下凡,救凉州百姓于水火之时,我便对将军一见钟情,故而想要亲近将军。”



       沉英小小地哇了一声,眼睛一亮,被吓得惨白的小脸都恢复了几分红晕。显然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很知道八卦的乐趣。



       “你!将军出身名门,唯有南都的贵女能配,你这一介乡野丫头也敢妄想……”孟晚气愤之余,面露不屑。



       贺思慕突然靠近孟晚,望着她的眼睛道:“那你是南都贵女吗?”



       孟晚被她一噎,脸色发红:“我算不上……”



       “那便是了,你不是南都贵女,我也不是;你嫁不了段胥,我也是;可你喜欢段胥,我也是。我们这般志同道合,难道不是上天的缘分,注定了要相互扶持,你说对不对?”



       贺思慕微笑着拍拍孟晚的肩膀,这个小姑娘为她奇异的理论噎得说不出话,贺思慕便悠然转身,牵着一直不敢插嘴的薛沉英往家走。



       她忽而想起什么,转过头来对孟晚说:“孟校尉,今日多谢相救。不过以后手中若是没有符咒,你见了这些厉鬼还是跑为上计。”



       她偏过头去微笑,夜色深沉落雪飞舞,帷帽下的黑纱隐约透出她的面容,像是一盏黑纱灯。



       “毕竟最英勇的羊,也不该和狼搏命,对吧?”



       长夜又重归于平静。



       凡人眼里的平静。



       城郊坟地里忽而闪过蓝色火光,火光中隐隐约约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待火光退却,她的流云纹翘头布帛鞋便踩在了湿软的土地上。



       她穿着件锈红色曲裾三重衣,衣上绣着流云纹与忍冬纹,衣服大约是百年前流行的款式。腰间系着一枚白玉坠,雕刻为精细的六角宫灯形状,莹莹发出蓝色的光芒。



       那小小的玉坠若显现原形,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鬼王灯。



       女子脸色苍白,并无生气,有着细长的柳叶眉凤目,眼角有一粒小痣。所谓冰肌玉骨明艳动人,不外如是。即便是在一派死气沉沉里,也透出死寂的美丽。



       贺思慕很好地继承了她父母的美貌,她的真身亦可为实体。只可惜这副身体便是显露在人前,一看也就知道是个死人。



       她转着腰间的玉坠,抬起漆黑的眼眸,懒懒一笑道:“滚出来。”



       那个绿衣的妇人便随着一股青烟出现在她面前,重重地跪在地上,抖若筛糠。



       “王……王上饶命……”



       “名字?”



       “邵……邵音音……”



       贺思慕伸手举在半空,腰间的玉坠光芒闪烁间,便有一本书页卷边的厚重古书落在她手里。



       她漫不经心地打开古书,一边翻页一边说:“邵音音,庚子年三月初七死在岱州木里镇的邵音音。”



       “是的……奴家……”



       贺思慕不等她说完,便唤道:“关淮。”



       她说这两个字时语调与平时不同,仿佛声音之中蕴含了不可见的力量,如同拉满释放的弓弦激荡起空气。



       话音刚落,便又有一阵青烟吹起,一个老者从青烟中落下。



       只见这老者满面皱纹,身材佝偻,须发皆白,且长可及地,以人间样貌来看至少百岁。他被叫来前似乎正在梳发,头发束了一半另一半乱乱的垂在地上,不仅滑稽还挡了视线。



       “王上!关淮在此!”他慌慌张张地弯腰行礼,声音过于高亢而走音,活像个破锣。



       “鬽鬼殿主,我长得可像是这棵树?”



       贺思慕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关淮一撩头发,才发现自己拜的正是一棵黑黢黢的槐树,那槐树张牙舞爪地仿佛也在嘲笑他。关淮连忙转过身来,还险些被自己的头发绊了一跤。



       “王上,恕老臣老眼昏花……”



       “鬽鬼殿主头发已经长到误事的地步,不如剪了去吧?”



       关淮立刻抱住自己的头发,口中止不住道:“使不得使不得,王上也知道,咱恶鬼这头发剪掉可不会再长了。”



       鬼王之下有左右丞,二十四鬼臣,每位鬼臣分管一个鬼殿,关淮便是鬽鬼殿主。



       贺思慕看了他一会儿,靠着墓碑敲着书,淡淡道:“三十二金壁法中,第五道第三条是什么?”



       关淮宛如私塾里被先生抽□□课的弟子,颤颤巍巍地僵硬了半天,然后醒悟道:“是……啊,是不得食用十岁以下孩童!”



       贺思慕啪得把书合上,指向匍匐在地上的邵音音:“你殿中的恶鬼,当着我的面要吃一个八岁孩童。看来法度在鬽鬼殿主这里,是形同虚设啊。”



       关淮看了一眼地上抖着的邵音音,赔笑道:“这小丫头才成恶鬼没多久,不太懂事……”



       “不太懂事?邵音音,把你那黑白罐子拿出来,让鬽鬼殿主看看你有多不懂事。”贺思慕低头望向邵音音,笑意盈盈。



       邵音音浑身僵硬,她几乎要矮到尘土里去,可怜巴巴地摇头,小声说:“我没有什么罐子……”



       贺思慕微微眯眼,一字一句道:“我说,拿出来。”



       她腰间的玉坠陡然发出刺目的火光,而邵音音惨叫一声,颤抖着拿出一个肚大口小,描着婴戏纹的罐子。



       一看到这个罐子,关淮的脸色就变了,他立刻高喊道:“方昌!方昌!”



       又一股青烟袭来,从青烟里走出个高挑瘦削的白衣书生,脸色煞白地跪地向关淮与贺思慕行礼。



       “见过殿主,王上。”



       关淮指着方昌,怒火朝天道:“我本是信任你,闭关之时才将鬽鬼殿的一干事务交由你处理。你怎能如此玩忽职守,连殿中恶鬼私囤魂火都没有发现?”



       这义愤填膺的一番指责倒是把自己撇了个干净,分明是知道自己兜不住了来拉一个替罪羊。方才还老眼昏花,现在却突然眼力变好,一下子就看出这罐子是什么了。



       “你们这是冰糖葫芦一个串一个啊。”贺思慕笑笑,从邵音音手上拿过那黑白的罐子,罐子上的婴戏纹乃是身穿肚兜的稚子在蹴鞠,活灵活现趣味盎然。



       这么个可爱的罐子里,存了六个不足十岁的孩童魂火,孱弱却纯净。



       “杀死十岁以下孩童,其罪一,囤积魂火,其罪二,依律当如何?”



       满脸堂皇的白净书生磕头,悲切道:“求王上网开一面,放过音音!她并非有意忤逆王上,音音生前育有四子,接连夭折,最终她生五子时难产而死。音音心中有怨故成游魂,百年后化为恶鬼。她变成恶鬼的执念便是子嗣,她控制不住自己啊,求王上念在她可怜,饶了她罢!”



       关淮立刻狠狠瞪了方昌一眼。



       贺思慕上下打量了这书生模样的恶鬼一会儿,懒懒道:“鬼册上她的生平写得明明白白,你复述一遍给我做什么?她有没有意忤逆我,我不关心,但是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



       贺思慕停顿了一下,目光渐冷:“我的法度,就不可忤逆。”



       方昌低头咬牙,贺思慕走近方昌,在他面前微微弯腰,笑道:“你喜欢邵音音?”



       “臣……”方昌飞快地瞥了一眼邵音音。



       “所以你心疼她,纵容她,隐瞒不报?”



       “绝非如此!”



       贺思慕抚摸着腰间的玉坠,漫不经心道:“人间有句话,惯子如杀子,情人之间也是如此。”



       方昌似乎还想说什么,被关淮所抢先,关淮呵斥道:“王上说的是!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做人的时候学的道理,做鬼就不记得了?吃稻谷的时候要珍惜,吃人就可以随便了?”



       关淮一边给方昌递眼色叫他别说话,一边瞄贺思慕的神情。



       邵音音伏在地上,嗫嚅道:“望王上念在音音初犯,从轻发落。”



       贺思慕瞥了一眼大义凛然的关淮,笑起来:“这是你殿中的恶鬼,按理说该由你来处置。”



       方昌闻言面露喜色,而关淮抖了抖,果不其然贺思慕走近关淮,拍拍他佝偻的肩膀。



       “你来处置她,我来处置你,如何?”



       “老臣……”



       “而今我在休沐,姜艾与晏柯代我监理鬼域。你今日先去领今日的罚,不必禀告我你如何处置她,七天之后若鬼册上还有她的名字,我们再来议论。”



       贺思慕也不去看地上的邵音音和方昌,再度拍了拍关淮的肩膀,便消失于一阵蓝色火光中。



       “老臣恭送王上。”关淮深深行礼,然后松了一口气,仿佛贺思慕是一座压在身上的大山似的,她走后背都挺直了几分。



       他慢慢转过身,撩起他滑稽的白发,看着跪在地上的邵音音和方昌,气道:“方昌啊方昌,我说你什么好?包庇情人也就罢了,还敢跟王上顶嘴?邵音音做的这些事,你就是说破大天去王上也不会松口!”



       邵音音满脸惊惶地看向方昌,还未出口恳求,就又遭了关淮一通骂:“现在知道害怕了?囤魂火杀小孩的时候开心得很嘛!”



       他明明是个极苍老的老人了,嗓音也跟破锣似的,骂起人来却是中气十足,胡子都给他吹起一尺高。



       方昌纤瘦的手掌安抚着邵音音的脊背,他面露坚决之色,叩拜道:“殿主大人,您在鬼域里最为年长,王上总要敬您三分。方昌求您,您帮音音求个情罢,我愿做牛做马,不忘您的恩情!”



       关淮看了方昌一会儿,他长叹一声道:“我是虚长了三千多岁,那又如何?贺思慕平息鬼域叛乱,血洗二十四鬼殿时,才不满百岁。三成的殿主在她手上灰飞烟灭,哪个不比她年长得多?”



       “要不是她这百年来脾气和缓了些,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够让你灰飞烟灭一万次了。”



       方昌怔了怔,明白关淮话里的意思是不会救邵音音了,不禁灰心地伏在地上。



       “待这件事处理好,你代我去向王上谢罪罢。记得少说话,王上休沐之时很少找我们,更不喜欢被打扰。”



       关淮拍拍方昌的肩膀,再看看地上瑟瑟发抖的邵音音,摇着头离开了。



       贺思慕这个喜怒无常,十代内天赋最强的鬼王,他可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