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86【开始攒团队】

作品:《 重生野性时代

        全国MBA联考,在今年1月份就开始了。

        MBA班一年招生两次,上半年招一次,下半年再招一次。政府鼓励国企人员报考MBA班,不仅许多领导来了,更多的是那些不上不下、处境尴尬的国企员工。

        就拿今年复旦MBA班学生来说,未来复荣集团的三位老总,全都在宋维扬手下听课。其中以范思华的学历最糟糕,技校毕业,同济函授本科,以前在安庆石化总厂做环保水处理,他若不是来复旦读MBA课程,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在国企爬到多高。

        这三人对复旦还是很感激的,所以后来联合创业,把公司起名为“复荣”。

        虽然这一届MBA班的未来商业骄子不少,但宋维扬暂时还没法用,因为都太嫩了。还是拿复荣集团的三位老总来说,一个是环保水处理技师,一个是内燃机设计师,一个是机电工程师,既不懂管理经营,又是跟通信扯不上边的工科人才,用起来根本不顺手啊。

        时光咖啡厅,二楼。

        宋维扬亲自倒茶说:“老沈,退学来帮我怎么样?”

        “到喜丰公司做事?”沈复兴疑惑道。

        “不是喜丰,我要新开一家公司,专门生产手机。只要你来,就是总经理。”宋维扬道。

        沈复兴说:“我去年才开始读MBA班,成绩不是最好的,经验也不是最丰富的。宋老师为什么选我?”

        “因为你做事四平八稳,同时骨子里还有闯劲,这些远比成绩和经验更重要。”宋维扬道。

        沈复兴苦笑道:“我在以前的单位搞破鞋,还被人举报贪污,宋老师恐怕是知道的吧?”

        “有所耳闻。”宋维扬点头说。

        沈复兴一直都很低调,去年在MBA班人缘很好。但今年的MBA新生,有一个是沈复兴以前的同事,分分钟把事情抖出来,导致沈复兴的名声在复旦MBA班彻底烂了。估计也正因如此,历史上他才会选择出国,泯然众矣,宋维扬穿越前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

        沈复兴问:“你让我当总经理,就不怕我贪污?”

        宋维扬说:“我虽然跟你接触不多,但我相信你。”

        “人品是最不可靠的东西。”沈复兴道。

        宋维扬摇头微笑:“我不是相信你的人品,而是相信你的智商。谣言当中,那个搞破鞋的贪污犯,实在太低能了,做坏事都做得漏洞百出,这不像是你干得出来的事。搞破鞋且不论,就说贪污吧,如果真是你做的,肯定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根本不会让人轻易抓住你的把柄。”

        “哈哈哈哈,”沈复兴大笑,竖起大拇指说,“不愧是宋老师,看人有一套。那我就说说是什么情况……”

        “不必,用人不疑。”宋维扬打断道。

        “不,这个必须说清楚,”沈复兴道,“旁人我懒得解释,也解释不明白,但宋老师是个例外。搞破鞋这事儿,真有,我不冤枉。六年前,我老婆随团出国考察,失踪了,估计是躲在意大利当黑户。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害得我在原单位不能升职,走了好多关系才调到另一家国企。新单位里有个女会计,因工作关系经常接触,我们谈得比较来,日久生情。她有老公的,因为不能生育,经常被老公打骂,夫妻感情早就破裂了。”

        “私人情况我不过问。”宋维扬懒得听这种破事。

        沈复兴还在继续:“有一次她又被老公打了,我送了她一瓶正红花油,稀里糊涂就这么好上了。她一直想离婚,但老公死活不同意,觉得传出去太丢人。后来她意外怀孕了,才知道原来不能生育的是她老公。而且,她怀了我的孩子,他老公还很高兴,但禁止我跟她再来往。现在回头想想,她就是来我这里借种的,跟他老公早就算计好了!毕竟我高大英俊,学历还好,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不孬。”

        宋维扬忍不住好笑:“你这故事,应该写出来投到《知音》。”

        “那孩子长到3岁多,一直都没出事,我跟她也没再来往,”沈复兴突然苦笑道,“后来单位的副总突然心脏病去世,上级迟迟不任命,我跟另一个同事争得厉害。然后我就莫名其妙被举报贪污,搞破鞋的事情也被抖出来……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反正被陷害得够惨。更可笑的是,陷害我的那个竞争者,最后也没当上副总,政府那边空降过来一个。哈哈!我被调查了两三个月,没有发现经济问题,但还是没脸再待下去了,所以就停薪留职来读MBA班。”

        “说出来是不是舒服多了?”宋维扬道。

        “是啊,一直憋得慌。”沈复兴道。

        宋维扬道:“言归正传吧。公司我已经在注册了,走了些关系,估计过几天就能批下来。我们做的是一种特别的手机,可以使用固定电话网。电信和移动分家后,电信一直想插足无线通信业务,我们的手机能够获得电信局的鼎力支持。”

        沈复兴说:“我对通信行业一窍不通,我以前是搞机械制造的。”

        “你不懂,我也不懂,但肯定有人懂,”宋维扬道,“我们分工合作,我带人去日苯购买专利,你负责在公司召集人手。把架子搭起来以后,就是吃透技术。然后,你要负责原料采购这一块,电池、手机外壳和各种元件,一定要选好供货厂商,尽量把性价比做到最高。我负责跑市场和做宣传,争取在全国各地都能迅速打开局面。”

        “采购、生产、管理、人事都交给我负责?宋老师也太信任我了吧。”沈复兴说。

        宋维扬道:“用人不疑嘛。”

        “这样不好,”沈复兴摇头说,“我在国企做了11年,深知国企的弊端。说实话,宋老师信任我,但我信不过自己,今后任人唯亲肯定是免不了的。人事和生产管理权我必须要,这样才能展开拳脚,但采购我不想沾。我怕到时候又有人说我贪污,会闹得很不愉快。”

        “既然你把话说透了,那我也不含糊,”宋维扬说,“财务这一块,我直接从喜丰调人过来。采购人员,暂时也要你带队,一部分从喜丰调人,一部分从上交招人,毕竟采购也需要电子和通信的专业知识。至于人事权力,我给你,你尽快打造自己的班底就行。”

        “多谢宋老师信任,”沈复兴说,“我还要股权,不然我不干。”

        宋维扬笑道:“暂时给你1%股权,再给你2%的干股。业绩越好,干股越多,逐年增加。如果公司能够上市,我给你重新分配股权。具体配多少股,增加多少干股,我们可以写进合同里边。”

        似乎宋维扬很抠,但他是投资人啊,沈复兴一分钱不出。

        更何况,小灵通的利润太高了。历史上,吴鹰凭借小灵通,甚至能一度跟双马齐名,直至移动和联通的资费下调才慢慢衰落。

        沈复兴沉默了好几分钟,突然说:“既然宋老师相信我,那我也相信宋老师一回。”

        合同什么的,都是扯淡。等公司做大了,宋维扬完全可以强行回购股权——这种事情特别多,并且往往发生在上市融资阶段,打工仔的股权直接被老板清零。

        沈复兴在赌宋维扬的人品,这么有名气的人物,如果以后还拉下脸坑他,沈复兴也只好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