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逆势而上

作品:《 明廷

        周正迟迟没有得到处置,那些急着要求处置周正的人,顿时愤怒了。

        街头巷尾的谣言更加炽盛,各部衙门,甚至是内阁都不太平,一些人开始讨论这件事。

        但令人惊讶的是,到了下午过半,朝廷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不说都察院,刑部,吏部这样的大衙门,哪怕是有人找到了内阁,首辅黄立极的身前,也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回答。

        一个小小的监察御史居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让这么多的大人物缄口不言,整个朝野都很是无语。

        周家,无权无势,无钱无功,周正,一个小小的七品监察御史,别说有众多把柄,即便没有把柄,处理他能有多难?

        但现实发生的,偏偏就是这么诡谲!

        满朝上下,除了低级言官,没有人再跳出来。

        东林党残存的大人物没动静,阉党更是如此,这些人不说话,下面跳的再欢,也总觉得缺点什么,显得后续乏力,声势渐弱。

        浙江道廊庑,胡清郑班房。

        已经临近下班,胡清郑没急着走,看着桌上的银子,眨了眨眼,与身前的小吏道:“是周记送来的?”

        小吏道:“是,他们说是大人上次帮忙的酬金,整整二十两。”

        胡清郑看着眼前的二十两银子,若是以往,他肯定欣喜若狂,现在则是鼓着胖脸,片刻,若有所思的道:“这周征云不一般啊,这个时候还记得给我银子……”

        小吏看着胡清郑,走近道:“大人,我觉得周御史不简单。”

        胡清郑下意识的点头,道:“进了诏狱两天都没事,傻子都看出不简单了,只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小吏看着胡清郑,低声道:“大人,您可以去问……”

        他没说完,胡清郑猛的抬头,小眼圆瞪。

        小吏的话戛然而止,连忙道:“小人知错了。”

        胡清郑哼了一声,道:“外面还在议论?”

        小吏道:“是,小人在经历司看过,有几个人也上书弹劾了周御史。”

        胡清郑一点都不意外,不屑的哼了声,目光瞥了眼李恒秉班房方向,道:“那位呢?”

        小吏神色微凛,低声道:“没有动静,什么都没做。”

        胡清郑神色意外,而后凝重,道:“嗯,他不做,咱们也不要做什么。”

        小吏嗯嗯,自然是胡清郑说什么就是什么。

        下班的时间到了,各个御史的门打开,众人陆续出门,开始离开都察院。

        楚姣谭,李归化等人悄悄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径直离开浙江道廊庑。

        其他各处的情况与此相似,一个个表情平静,心事重重的离开。

        如果说今天中午之前他们还慨当以慷,愤怒不已,现在已经察觉到这件事的不简单了,没有之前表现的那么激切,隐藏着内心愤怒,离开衙门,准备另寻地方密议。

        北镇抚司狱。

        周正在这里好吃好喝,还睡了一觉。

        魏希庄在外面东奔西走,四处打探消息,还要抹平一些危险,忙的脚不沾地,焦头烂额。

        他来的时候,正看到周正在吃饭。有鱼有肉,还有烧鸡,女儿红,满屋子的酒香气。

        魏希庄先是楞了下,接着就满脸怒容,一屁股坐在周正边上,伸手就抓,往嘴里塞,同时含糊的道:“我在外面累死累活,你在这里大吃大喝,你对得起我吗?”

        周正笑了声,拿起酒壶给他倒了杯酒,道:“慢点吃,我不跟你抢。”

        魏希庄也是饿的太狠了,双手抓着鸡腿,包子就拼命的吃,拿起酒壶就往嘴里灌。

        周正看着他,神色不动,等了一会儿才道:“外面什么动静,你那些人说的是含糊其辞,你给我说说。”

        魏希庄吃了一会儿,这才缓解过来,放慢速度,一边吃一边将外面的动静讲了。

        魏希庄了解的自然更详细,但周正听着却疑惑,道:“上面没有处置的意思?为什么?是你做的?”

        魏希庄喝了口酒,顺下嘴里的东西,道:“我是去九千岁那给你求情了,但九千岁没答应,按照我对九千岁的了解,这不是他的风格。”

        周正沉着眉头,心里越发不解,自语道:“这不是正常的处理方式,那些大人物一片安静,都察院也不处置,奇怪了……”

        这里面自然是诡异莫测的,说不通的。

        周正哪里想得到,天启皇帝厌恶百官的无能,他恰好能怼百官,就这么被天启注意到了。

        魏希庄虽然不懂朝局,可也明白现在周正十分危险,一脸肃色的道:“老周我告诉你,外面安静不代表安全,越安静就越危险!”

        周正会意的微微点头,默默无声。

        他经过一天一夜的思考,对眼下的局势有了多种的预判以及处理方式,现在外面发展的诡异莫测,他需要小心权衡。

        魏希庄看着周正的神情,不敢乱说话,这个时候,是周正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不能打扰。

        周正认认真真的盘算好一阵子,道:“李恒秉有什么动作?”

        魏希庄连忙道:“我按你教的,在他府里收买了一个人,但消息有限。这个老小子平日除了吃饭就不出书房,对谁都相当严苛,尤其是对他自己。他那个如夫人更没动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周正看着门外静静思索一阵,道:“我写了封奏本,你帮我送入通政使司。”说着,他从桌上抽出一道奏本,递给魏希庄。

        魏希庄一怔,随手接过来,翻开,嘴上道:“这个时候你写自辩吗?没用的,他们可是几十道……你,你写辽东的,你建议对辽东的军政进行改革,你这是要捅娄子啊……你不知道现在辽东是朝政一大关心重点吗?袁崇焕等人立马就要叙功了……”

        魏希庄一脸惊愕的看着周正,双眼大睁,很是吃惊。

        周正右手捏着衣角,一边沉吟一边说道:“这个时候,我不能低调,辽东也确实要改革不可,不然日后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事情。”

        辽东以后出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多来形容了,可以说,辽东拖累了整个大明,大明的灭亡,辽东也有一份很大的‘功劳’。

        魏希庄一脸凝重,道:“你这道奏本送上去,朝野非炸开不可。”

        周正在奏本上建议,设立辽东巡抚衙门,有七人组成,每当决策,少数服从多数,任何人必须严格执行,不得内讧,拖后腿,否则以叛国罪处死。

        不说这样的改革不合朝廷法度,单说这个‘叛国罪’,要知道辽东向来诸多将帅不合,这是要是论罪,不说辽东的袁崇焕,王之臣了,朝堂上举荐他们的大人物该作何感想?

        这简直就是打他们的脸,而且是非常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