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故事(三)

作品:《 我的大魔王老师

        “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女老师恶声恶气指着手里的一百块钱道。

        “这是我哥哥给我的!”

        小女孩伸手想要从女老师的手里把这一百块钱抢回来。

        “你哥哥?”

        女老师明显不相信。

        “我哥哥给我的压岁钱!”

        小女孩努力解释道,这是第一个学期完了的那个寒假,数学老师给她包的红包,用来奖励她数学考了一百分……

        “张老师,你这样就过了吧,你明明说小君丢的那一百块是崭新的,这一百块钱可不是新钱,她也没必要给你解释这一百钱是从哪里来的吧?!”李老师从女老师手里拿走了那一百块钱,然后放进了小草的手里,小声嘱咐道:“收好了。”

        小女孩噙着泪,点着自己的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这一百块钱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女老师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明显非常的不高兴。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她趾高气昂的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了教室。

        当小女孩为这件事完了而庆幸的时候。

        却没有想到,这件事,并没有完。

        从体育课她被诬陷偷钱之后,整个班级开始孤立她起来。

        所有人都开始疏远她,就好像最开始她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每个人都不想跟她有任何的交集。

        然后学校里流传起了各种关于她的流言蜚语。

        比如她是个小偷,以前在福利院的时候就喜欢偷别人东西。

        她的手脚不干净,总喜欢翻同学的东西。

        走在学校里,总会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的。

        甚至到后来,这些流言蜚语更加的让人恶心。

        说她出卖自己的身体,然后换来金钱,表面上她跟林老师是兄妹关系,实际上……不言而喻。

        李老师也偶尔会听到这些传言。

        他时常会安慰小草:“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咱们不需要理会这些东西!”

        而小草也乖巧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事情,再一次出现了变化。

        就在男孩要回来的那一天,小女孩和那个叫小君的女孩起了冲突,冲突的原因已经不可究了,但那天她们两个打的很厉害。

        两个人都打的很厉害,抓头发的抓头发,最后小君没有小女孩厉害,被打哭了。

        但那个时候,老教师去上课了。

        她们两个被女老师带到了办公室里,仔细询问了一会之后,才知道是自己女儿的错,是自己女儿挑起的头,但是看到自己女儿哭的厉害……

        她直接教训道:“她打你是她的不对,但是你还手就是你的不对了,所以,你应该给小君道歉!”

        “那……她要给我道歉吗?”小草小声问道。

        “你都把她打哭了,你还要她给你道歉?!”女教师生气道。

        “可是是她先打我的啊……”小草道。

        “她先打你,但是你把她打哭了啊,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吗?!”女教师道。

        小草咬了咬嘴唇,想了很久,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她没有任何办法,她是个孤儿,没有任何人会给她撑腰,哪怕这件事不是她的错……

        “对不起!”

        小草对着一旁还在哭哭啼啼的小君道歉道。

        看着这一幕,女教师满意的点点头:“她打你确实是她的不对,但是你还手了,这就变成你的错了,知道吗?以后这样的事情,要及时告诉老师!”

        小草点了点头,默默的走出了教室。

        成年人的世界,很可笑。

        它不讲对错,它讲态度。

        其实很多成年人的三观都很奇怪,奇怪到,简直就是有毛病。

        比如说:

        “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扶?”

        “他为什么不打别人只打你?”

        “你一个大人好意思跟小孩子计较吗?”

        “他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捐款?”

        “她成绩不好少和她玩!”

        其实有时候真想回:我扶是因为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为什么只有他打老子,其他人不打老子;唉,没错,我就好意思;因为他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一刮就是几百万;她成绩不好但是她人好啊!

        但是想想,这个世界……

        以前听过那么一个故事。

        初中的时候,有一次。

        在走廊上散步的时候,脚边刚好有一张废纸,并不是我丢的,但是我准备捡起来,这个时候老师刚好走了过来。

        老师:“为什么乱扔垃圾?”

        我:“这不是我丢的!”

        老师:“不是你丢的,你为什么要捡?”

        我:“因为我……我好心,毕竟是自己班级的地方。”

        老师开始有些小生气:“错了就要改,为什么要狡辩!”

        我:“这本来就不是我扔的啊,我没有狡辩!”

        老师:“你还说你没有狡辩?不是你扔的,你就不捡了?!”

        这个时候,我也开始有些生气了:“算我多管闲事行了吧!”

        这个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上了一节政治课,说白了就是各种骂,讲大道理,总之就是不该跟他顶嘴,并且非要我写检讨,我硬是不写,她又把我父母叫到了学校。

        父母听完老师的陈述,觉得老师做的很对,觉得她讲的很有道理。

        ……

        当男孩从市里回来的时候,背包里还装着带给妹妹的礼物。

        是一件好看的连衣裙。

        他期待着小女孩看到这件衣服时候的笑容。

        应该会笑的很开心吧!

        当从校车上下来的时候,他走的很快。

        顺着学校大门,连行李都没有来得及放回家里,就直接来到了教室里。

        却发现,妹妹好像趴在桌位上哭。

        他有些慌张的走进了教室,教室里的人都去吃饭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待在教室里。

        “小丫头,发生什么事情了?”

        男孩走到小女孩的面前,敲了敲桌子道。

        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的抬起了头,在看到男孩的那一刻,泪水在也止不住的往下流,“哥……哥!”

        她扑进了男孩的怀里。

        在男孩的温柔询问下,他才知道小女孩哭的原因。

        他细心的摸着小女孩的脑袋,轻声道:“这件事……你没错。”

        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他牵着她的手,径直来到了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的那对母女还没有走。

        他牵着她的手,走到了这对母女的面前。

        “小林老师回来了?”女老师不温不火的轻声问道,看着他身后的小女孩,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一幅处事不惊的模样。

        “道歉。”男孩看着女教师身后的小君道。

        “道……道什么歉!”女教师将小君一把护在了身后。

        “道歉!”男孩提高了声调。

        “凭什么道歉!”女教师针锋相对的看着男孩。

        “做错事就应该道歉,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错,凭什么让小草道歉!”男孩道。

        “一个孤儿,有什么资格让我家君君道歉!”女教师高昂着态度,十分不屑的说道。

        听着这刺耳的‘孤儿’二字,小女孩不由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她早已经习惯了……

        她拉了拉哥哥的手。

        “啪!”

        但下一刻的一幕,却让她大吃一惊。

        男孩猛然一巴掌打在了女教师的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女教师都有些不敢置信,她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男孩,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被人打。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

        “对啊,打你是我不对,你可以还手啊!”

        男孩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这样做的后果,淡漠的说道。

        故事的最后。

        男孩因为动手殴打同事,而被开除。

        而小女孩也退学了。

        当时方瑾在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想了很久,他承认,他没有故事里男孩的勇气……

        一直到女儿身上的伤,还有安小小趴在桌子上哭泣的模样。

        方瑾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男孩当时会动手了。

        “嘭!”

        一年二班的门被人暴力的踹开。

        所有的小萝卜头只看到一个高瘦的……嗯……死胖子,提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学生,走了进来。

        讲台上的周雷皱着自己的眉头,有些恼怒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这两个人。

        只是在他看清楚那个被提起来的人后。

        “槟儿!”

        周雷几步走上前去,想要将自己的儿子从这个人的手中解救下来。

        “滚!”

        方瑾的速度已经快到了肉眼看不见的程度。

        简单的一脚,直接踹在了周雷的腹部。

        周雷恍若人形炮弹一般,直接被踹飞,砸在了墙上。

        整个教室仿佛都颤抖了几分。

        这剧烈的疼痛,让挂在墙上的周雷翻起了白眼,整个身体疼的无法自控,当他落下来后,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腹部,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嘭!”

        一道响声。

        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视。

        安小小连哭泣似乎都忘记了,看着被摔在自己面前的周槟。

        “道歉!”

        如同雷震一般的喝声。

        整个教室里的小萝卜头都看到了那个如同天神下凡的……嗯……死胖子,哪怕他此刻很帅,但他还是死胖子!

        方瑾一只手抓住了周槟的头发。

        将他直直的提了起来,不知道断了多少的头发……

        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处,膝盖一软,便跪在了安小小的面前。

        “道歉!”

        方瑾再一次怒喝道。

        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周槟在方瑾的怒喝声下,牙齿有点漏风的说道:“对……对不起!”

        “再说!”

        方瑾怒道。

        “对……对不起!”

        “说你是个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

        “我……”

        “说!”

        “我是个有爹没娘教的东西!”

        “说你不是个东西!”

        “我……我不是个东西!”

        “说你在床上比谁都搔!”

        “我……”

        “说!”

        “我在床上比谁都搔……”

        方瑾的这句话,顿时让整个一年二班都笑了起来。

        看着鼻青脸肿的周槟牙齿漏风的说着这句话,连安小小都笑了起来。

        “方瑾……方瑾……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学校……你等着吧,你还敢殴打学生,殴打同事……我告诉你,你这辈子毁了!”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被人戏耍,周雷气不打一处来,瘫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嘭!”

        方瑾一脚将周槟当成足球踹了过去。

        直直的落在了周雷的身上,发出了一道沉闷的撞击声。

        “毁了?你觉得老子害怕过?”

        方瑾冷笑道。

        “连陈贤老子都敢打,你觉得你有资格在老子面前跳?”

        “连我女儿你都敢欺负,你觉得我会放过你?”

        “这个学校我也不想待下去了,打你怎么了?”

        “赵亦过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过吧?那是我弟兄,哪怕我杀了你,不过就是改头换面换个身份继续生活罢了……”

        方瑾阴森森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看着面前的周雷,继续道:“只是,我现在没心情陪你们玩了。”

        就在方瑾准备下手的时候。

        突然一把拐杖砸在了周雷的脸上。

        只见教室最后面的龙傲天冲到了教室最前面:“草你大爷,现在你嚣张不起来了吧,还敢打本少?”

        龙傲天再一次举起了拐杖,狠狠的砸在了周雷的脸上。

        “本少弄死你!”

        看着龙傲天率先带头,剩下的小萝卜头们也不甘示弱,拿起了各种东西,以板凳居多,开始在周雷身上猛砸了起来。

        方瑾并没有去管,以周雷三阶的实力,这些攻击只能对他造成一些皮肉伤,并不会致命。

        除非方瑾出手,不然整个教室没有人可以打死他。

        “你们可想好了,你们这要是继续再出手的话,很可能在这个学校混不下去了的……”在这些小萝卜头砸了很多下后,方瑾才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劝阻道。

        “混不下去就混不下去了呗,反正这个学校也不在乎我们这些废物……”龙傲天满不在乎的说道。

        “就是,以为我们有用的时候,就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们,发现我们确实是废物之后,就扔到了一边不管了,还不如回家自己学呢!”齐木道。

        “有啥好待的,老子早就待够了,这个司马的,天天作死的训练老子,你特么以为自己是死胖子?老子不敢打你?”穆叶凯说完拿起板凳还在周雷的脸上猛砸了一下。

        说完才发现……似乎那个……咳咳,死胖子好像就站在自己面前……

        管他的呢,反正老子退学了,这个死胖子难不成走之前还干瘸老子一条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