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 合奏

作品:《 我的大魔王老师

        一首欢快的曲子被拉奏了起来。

        无数人不禁有些怀疑的看着舞台上的那些人。

        如果说前一首《恨爱交加》给人的感觉是凄美,惊艳,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浸在了一种哀婉的情景之中。

        那紧接着的这一首曲子,就让人炸了。

        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气氛,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因为这首曲子……怎么听,都特么像儿歌!

        看着下面这群懵了逼的观众,年轻人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按照他以前的德性,后面没有接着拉一曲《隔壁泰山》已经很好了,想想那如同魔音灌耳般的洗脑节奏……你是隔壁滴泰山,抓住爱情的藤蔓,听我说,嗷~

        这一首《蓝精灵》拉的这一群观众是欲仙欲死。

        我们特么跑来天籁大剧院是来听儿歌的?在这么庄重的场所,你拉儿歌真的好吗?

        就在所有人无语的时候。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曲风再一次改变,大荧屏上只剩下了年轻人一个人。

        其他乐团的人都散到了一边。

        《蓝精灵》这个曲子只有短短的一分多钟,占不了多长时间。

        而此刻,年轻人坐在了凳子上,面前的麦克风刚好调到了适合的高度。

        还没等这些观众反应过来。

        年轻人便直接拉起了另一首。

        听前奏,所有人都惊呆了,乐器只是一开始,便将所有人都带入了一个极其优美的画卷之中,就好像在大海之上,乘风,破浪!

        “t,in,my,dreams!”

        “,!”

        “,how,,go,on!”

        ……

        年轻人的一开口,便震撼了在场的无数人。

        观众都迷醉了,像在听萨克斯一样,又好像在听小提琴,二胡那淡淡凄凉的音色,配上年轻人声音中那带着丝丝的沧桑之意,动人心弦的凄。

        看着光屏上,方大师脸上的伤感之意。

        无数人都动容了。

        简直美哭了,耳朵都怀孕了。

        他们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想起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曾经那纯真的爱情,和《往后余生》相比,这首歌,更让人伤感。

        这首歌太美了,无数人只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酸。

        “!”

        “,nothing,i,fear!”

        ……

        随着最为爆炸的部分响起,年轻人的声音慢慢降下,随之,二胡声再一次拉奏了起来,而他的歌声也为之响彻。

        《我心永恒》这首歌,可谓是二十世纪末最为经典的歌曲之一。

        这首歌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就好像歌词里唱的那般,你在身边让我无所畏惧。

        经典,绝对的经典。

        无数观众随着年轻人的歌声而在心中呐喊了起来。

        他们不敢破坏这完美的氛围。

        音乐会并不像演唱会,严格来说,演奏家开始演奏之后,是不能鼓掌和欢呼的,这是最为基本的礼仪,只有在曲子结束之后,才能够鼓掌。

        但耳朵极致般的享受,让无数人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而看着舞台上那个疯狂装逼的年轻人。

        在公众大厅逗留的两个人懵了。

        方瑾抱着小兮兮一脸懵逼的看着舞台上那个唱歌的人,这首歌他很熟悉,相当的熟悉,《泰坦尼克号》的经典曲目,他怎么可能不熟悉。

        小兮兮看清楚了那个唱歌的人,惊呆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小眼睛,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又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人。

        “哦豁……两个偶爸?!”

        小兮兮有点呆。

        又看了一遍,一个偶爸在舞台上唱歌,还有一个偶爸抱着自己?!

        唉哟,好像偶的愿望成真啦!

        小兮兮很久很久之前就许下过一个愿望,她希望自己的老爸能够有分身术,然后一个时时刻刻陪着她,还有一个把家务都包了,还有一个去工作……

        看着台上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方瑾大脑陷入了窒息般的空白状。

        “两个我?”

        “不对,他肯定不是我!”

        “既然不是我,那难不成我有一个孪生兄弟?”

        “我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那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老爹老娘提起过?”

        “还是说,小时候这个弟兄被人抱走了……”

        突然,一道闪光从脑中穿过!

        一个方瑾认为最为接近真相的可能在脑海里浮现。

        “难不成……我是他失散多年的——爸爸?”

        方瑾摸着自己的下巴,话说儿子和爸爸长的一模一样的几率有多大来着?

        方瑾的这个想法若是让舞台上那个正在唱歌的年轻人知道的话,方瑾一定会被打瘸双腿……

        小兮兮嘟着嘴,顺着音乐摇摆了起来,两个偶爸……乌拉乌拉,以后一个干活,一个带着偶出去玩!

        当《我心永恒》这首歌完了的瞬间。

        整个公共大厅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经久不息。

        下一刻,年轻人对着身后的招了招手。

        观众们还未来得及反应,年轻人和二胡团的人便拉奏了起来,激昂暴躁的二胡音直接盖过了现场的掌声。

        开曲五重奏。

        随着二胡在年轻人手里不可思议般的走出昂扬,铿锵有力的音调,观众们全部躁动了,这感觉,就像自己上了草原,驰骋在广阔无垠的大地上。

        无数脑袋跟着节奏抖动了起来。

        连舞台上的那些二胡乐团的小年轻,哪怕他们第二次听这首曲子,哪怕他们正演奏着这首曲子,也无法控制自己已经抖动起来的脑袋,也无法控制他们已经抖动起来的腿……

        不由自主的,跟着节奏燃了起来!

        一股豪情万丈的气势在心中燃烧。

        年轻人快速的拉弓,连奏,大开大合的演奏之中,带着婉转的技巧,瞬间将听众带入战马奔腾的战争情景之中。

        尤其是中间那连续抑扬顿挫的连续极度短奏,让无数人的心脏都提了起来,身体紧绷!

        我去你大爷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这特么是二胡?

        从悲凉的武侠,到童趣的儿歌,再到凄美的恋曲,最后到战争的序曲……我的天呐!

        一把二胡直接让所有的观众都醉了。

        欲仙欲死,无法自拔!

        直接颠覆了他们对二胡的印象。

        连一旁的老先生都看呆了,脸色潮红,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大师……不,神!

        别人看不懂年轻人运用的技巧,只觉得很拽很夺目很炫彩,他可是一清二楚,这些二胡技巧有些只在书上出现过,还有些……已经失传了。

        大开大合的拉弓手法,由弱到强,模仿战马的飞腾,战马的嘶吼……

        一把二胡?这真的是二胡?

        管特么的是不是二胡,先让我们把曲听完!

        只是一把二胡,便将整个大厅的氛围调动了起来,无数人沉醉在了这二胡音乐之中。

        唯有两个字能够代表他们的心情。

        震撼!

        当《战马奔腾》的结束。

        周围的观众都疯掉了。

        浑身颤抖,只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偶买噶的!”

        “买噶!”

        “见鬼了,从未想过二胡能够爆炸到这种地步!”

        一把二胡带来的极致的享受。

        全场沸腾了,掌声雷动,尖叫声仿佛要将整个公共大厅都掀翻了一样。

        看着下面的这群尖叫的观众。

        年轻人微笑着站了起来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随着这个嘘声的动作,年轻人再一次拉起了二胡,这一次的动作十分的慢,慢到了所有人都听懂了这首曲子,一首抒情的乐曲。

        乐曲一开始,便将人带入了一个轻柔如水的世界里,以简单重复的曲调让人陶醉,悠扬,绵长,又带着一点点的优雅。

        而在舞台的入口处。

        一个年轻人抱着一个小女孩走到了两个保安面前。

        “方大师?”

        “您刚刚不是进去了吗?”

        “那个,咳咳……我现在还能进去吗?”

        “当然可以!”

        两个保安让开了一条路。

        看着走进去的方大师,有些疑惑。

        在舞台的一侧,空着的钢琴前,突然多了一个戴着白玉面具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面具人抬起了白嫩修长的手指,犹如精灵般的在琴键上轻轻跳动,美妙的琴音响起。

        钢琴的声音和二胡的声音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

        丝毫不突兀,两者恰到好处的结合在了一起。

        听见钢琴的声音,一些屏气凝神的观众们忍不住长吁一口气,看着舞台上的那两个人。

        一直以来,和钢琴一起演奏的,都是小提琴,大提琴,萨克斯什么的。

        谁也想不到,一把二胡竟然可以跟钢琴如此搭配。

        二胡的声音舒缓,悠扬,就像是夕阳下舞动的痞子精灵。

        而钢琴的声音轻灵,便是那高贵如云端般,不食烟火的公主。

        两者的对话,让无数人都惊愕住了。

        这首《卡农》,直接告诉无数人,二胡绝对不俗,不仅不俗,而且不土,它可以霸气到无数人不敢直视,也可以高雅到所有乐器都只能是陪衬。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公共大厅怎么这么多人!”

        “还有那个舞台上的人,谁让他们上去的!”

        “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私自放人上去的!”

        “他们跟布兰德大师认识?他们说认识就认识啊!”

        “布兰德大师也在下面,咳咳……让他们继续,维持好现场的秩序!”

        布兰德听着这首曲子,忍不住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早就发现方瑾出来开音乐会的事情了,他原本有一堂音乐讲座要开的,就在开着开着的时候,他发现听讲座的人好像越来越少了。

        他非常好奇。

        然后抓住了一个要逃走的学生。

        这个学生告诉他,方瑾竟然在公共大厅开音乐会。

        他立即中止了音乐讲座,带着所有的观众来到了公共大厅。

        只是可惜的是,他第一首曲子没有听到,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战马奔腾》,所幸,这一首乐曲他没有错过。

        若是错过的话,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钢琴和二胡的声音就像是老酒一般,在布兰德的心中流淌。

        有很多刚走进音乐大厅的人听着这音乐,看着这一幕,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下面站着的不仅仅是布兰德大师,还有小提琴王子迈克尔,钢琴公主艾薇,萨克斯大帝修尔,流行天后安琪……

        一大群成名已久的音乐大能都在下面乖乖听着这首曲子。

        进来准备喧哗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并不觉得钢琴给二胡伴奏有什么不妥,甚至觉得这两者的搭配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新的音乐之门。

        他们都在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甚至觉得这一幕……看起来可以载入史册。

        无数人悄然的用相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舞台上拉二胡的人坐的很直,这首《卡农》非常简单,简单到就是几个旋律不停的重复重复再重复。

        方瑾记得,他最开始听这首曲子的时候,是一部电影,《我的野蛮女友》,那部电影真的很好看,当然了,这首曲子也很好听。

        然后他去学这首曲子的时候,纯粹是因为这部电影。

        他期待着自己学了这首曲子之后,也可以找一个野蛮一点的女友,然后他还是没找到。

        他慢慢的弹奏,静静的配合着舞台前的那个人将这首曲子的所有音符表现出来,尽量让自己的节奏配合他的节奏。

        起初吧,还是有点紧张。

        但是到后面就不紧张了,因为他发现,不知道是他在配合他,还是他在配合他了……

        至于下面站了什么人,这一点方瑾一点都不关心。

        目光集中在方瑾的脸上,但方瑾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任凭自己的感觉去弹奏这一首曲子。

        旋律婉如一个小精灵在人群之中肆意舞动,布兰德的呼吸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首曲子非常简单,简单到一个初学者不需要一个星期就可以学会,但是……这首曲子的演奏技巧,却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布兰德等人被这首歌的旋律给迷住了,这种技巧跟熟练度没有关系,跟谁弹也没关系。

        《卡农》,就是一种旋律,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逐着另一个声部,直到最后的一个小节,最后的一个和弦融合在一起,给人一个神圣的意境。

        这扇门逐渐开启,无数灵感在布兰德的脑袋里飞舞。

        他至始至终卡着的瓶颈,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布兰德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身体内的元气慢慢流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