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理想

作品:《 我的大魔王老师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劣币驱逐良币,也被称为格雷欣法则。”

        “劣币驱逐良币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现象,一直延续到了近古清国灭亡之际,在清国之前,人们的J易都以金银为主,一开始,每一锭银子都是新的,所以流通在市面上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认可的,但随着J易的进行,银子会因为各种原因而磨损。”

        “而这些磨损的银子因为重量不足,便有人提出使用一些其他的金属来补填磨损,当时的官府便在其中加上一些锡、铁等金属,相同的,在金子里面也会添加一些铜,这样一来,市面上这些劣币越来越多,甚至有人专门收购磨损的银锭往里面添加其他金属,而熔炼成新的银锭……于此一来,就没有人再使用完好的银锭,渐渐的,完好的银锭便会被驱逐在市场之外。”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里十分常见,常见到什么地步了呢?”

        “常见到你眼睛都不用眨,就可以看到。”

        “排队上车的人没有作为,不排队的人有座位;阿谀奉承的人升职了,努力工作的人失业了;诚实守信的商人破产了,投机取巧的商人发财了;乐于助人的热心人被坑的跳楼了,冷眼旁观的人却可以在一旁发着朋友圈,并且在下面评论别人是个傻子……”

        “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方瑾看着下面这些抬着头看着自己的小萝卜头,长吁了一口气。

        教室安静了起来,连站起来的赵雪娇也安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讲台上的那个老师,好像和她以前的老师……有些不一样。

        “因为……劣币和良币的价值是一样的。”

        教室的中间传来一句幽幽的回答。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听声音,方瑾便知道是谁,就是那个学富五车,读书读傻了的——文静。

        “是的,劣币和良币的法定价值比例不变,在社会和生活中,对于好的行为,也就是良币没有激励机制,说白了就是做好人好事没有任何好处,而对劣币也没有有效的惩罚机制,从而形成了巨大的不正当获利空间。”

        “只要这样的环境一天不变,良币就会永远的被劣币驱逐、淘汰,甚至更可怕的是,部分良币为了生存,会朝着劣币转变……”

        “所以这跟你们可悲我们有什么关系?”

        方瑾的话还没说完,教室里的赵雪娇直接打断问道。

        “从前,人们去餐馆吃饭,为的是那一顿好吃的饭,至于厨师长什么样子,这对于人们来说,并不需要太去在意,只要厨师的手艺好,食材G净,人们吃的放心、安心就行了。”

        “而后来,老板发现,如果换上一位长得好看的厨师去做饭,哪怕这个厨师不会做饭,甚至去厕所里端一盘屎出来,都有人买单,就因为厨师长的好看,他的动作绚丽……”

        “久而久之,所有餐厅的老板都发现了这一点,只要去找一个长得帅的人来当厨师,随便再包装一下,再找一些人来捧捧场,吹嘘一下。”

        “根本不需要研究新的菜品,从以前的食材里随便取一点,再把屎当主材料,随便炒一下,你们就会吃的津津有味,愿意把口袋里的钱掏给他们,还会跟身边的人说,你吃的这盘屎有多么多么好吃。”

        “你问我为什么觉得你们可悲?”

        “因为你们吃屎吃的很开心,因为你们不仅什么都不懂,还以为自己得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因为你们破坏了这个世界原本的秩序……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觉得你可悲了吗?!”

        方瑾冷漠的看着赵雪娇,发出了质问。

        这一番话,听的萧白热血沸腾,他差点脑子一热,就准备冲进去给里面的大师摇旗呐喊,加油助威了……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赵雪娇尖声反问道。

        “曾经的时代,每个人都在拼命的表现自己,每个歌手都在拼命的锻炼自己的唱功,作词作曲的人力求自己的作品达致完美,那个年代,没有优秀的作品,就意味着被淘汰……”

        “就因为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没有任何欣赏水平,只注重外表的人,淘汰了原本属于音乐界的良币,留下了一些毫无水平的劣币!”

        &nbsp

        ;“你根本不懂《基因肽美》有多好听!”

        赵雪娇气急败坏道。

        “《基因肽美》?这种歌曲我脑子里随便拿出来一首都比这好听,还有就是,这种垃圾也能称为歌曲,真的侮辱了音乐。”方瑾嗤笑了一声道。

        “你有本事再说一句!”赵雪娇恼怒的看着讲台上的那个人。

        “你确定你要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吗?”方瑾冷淡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你才是垃圾,你必须给昏昏道歉,昏昏是我们所有ai昏的骄傲,谁都不允许说昏昏的坏话!”赵雪娇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连她的父母都敢顶撞,更何况是一个第一天当她老师的人。

        “咚咚……”

        就在此时,教室的门被人敲响。

        方瑾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面带微笑的对着赵雪娇点了点头:“如果你要我道歉,可以,你给我一个理由。”

        “如果你这个理由说F不了我,那么我会用我的方式纠正你的态度。”

        当话音落下,方瑾便离开了教室。

        ……

        萧白老老实实的如同一个学生一样,端坐在一把破椅子上。

        方瑾此时拿着一个水壶从外面走了进来。

        然后拿起水杯给萧白倒了一杯水。

        “使不得使不得!”

        萧白赶紧摆了摆手,但还是举起双手接过了这杯水,这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看着杯子里袅袅升起的热气,萧白有些惴惴不安,又带了一丝不好意思,面对眼前这位大师,他心里只剩下了尊敬。

        “没事,对了,你说是你来给我送歌曲版权的?”

        方瑾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然后将水壶放在了桌子上。

        “啊……对,对,大师您还记不记得您唱的那首《世本常态》?”萧白楞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说道。

        “额,嗯,怎么了?”方瑾点头。

        “因为听了您的歌,我又去上搜寻了一下,发现您的这首歌没有注册,所以我担心会有人抢先您一步把这首歌注册掉,所以我就帮您把这首歌的注册了……”萧白毕恭毕敬的说道。

        “那个,你别用您称呼了,听起来怪怪的……”方瑾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

        “应该的应该的!”萧白赶紧摆了摆手道:“像大师您这样的人,值得在下尊重!”

        方瑾觉得嘴巴有点发苦,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人,低姿态的面对自己,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行吧,你开心就好。”方瑾无奈的耸了耸肩。

        然后二个人就开始闲聊了一会,随后萧白便拿出了版权转让书,然后方瑾签了字,随后萧白拿出自己的手机C作了一翻,而这件事,也让方瑾对面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萧白有了一些好感……

        “大师,斗胆问一句,像您这么有才华的高人,为什么会屈身于这么一所小小的学校呢?”萧白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方瑾微微一愣,咳嗽了一声,这个问题嘛……总不能说自己身上有块石碑,还有个黑袍人时时刻刻盯着自己,限制着自己只能殴打小萝卜头……

        “因为无能为力……”方瑾进入了‘装模作样’的状态之中,眼眸之中尽是‘悲痛’。

        “无能为力?!”萧白有些疑H。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当年鲁迅先生弃医从医救不了华夏,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少年,少年强则国强,所以,你懂了没?”方瑾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

        他想用鲁迅先生给自己找找理由,但是现在国泰民安,然后他又想用梁启超先生给自己挡一挡,但发现……好像《少年说》在这里也不适用……

        萧白一幅原来如此的模样,他狠狠的点了点头:“在下明白了!”

        “额?你真明白了?”方瑾惊呆了,其实他就是那么一说,连他自己都有点懵。

        “大师无力改变

        现在的社会,所以想到了教育,就像是古代的孔圣一样,因为对当时的社会的无能为力,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只有教育……只有将下一代教育成才,未来才会有希望!”萧白敬佩看着面前的方瑾。

        “先生X有大志,在下,佩F!”

        萧白对着方瑾鞠躬行礼道。

        方瑾一脸懵B的看着面前的萧白……等会,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哈?!

        “其实也没有啦,主要是我能力也不行,只能当个老师……”

        “在下明白,与其身居高位夸夸其谈,不如放下身段改变能改变的,就好像阿基米德曾经说过,给我一根杠杆,我可以翘起地球,先生知道能够翘起整个社会的支点,便是教育,十年教育,百年树人,只有身T力行的投入教育之中,终有一天,先生的意志便可以影响到整个社会……”

        萧白觉得自己X膛里燃烧起了一把火,渐渐他看向方瑾的眼中,有了丝丝狂热,他已经被眼前的这个人所折F,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时代,还有此等理想的人!

        像先生这么大才的大师,随便去哪一个地方,都会被人奉为上宾,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但是他却肯屈身于一所中学……因为他热ai这P土地,他ai这P土地,ai的深沉!

        若是方瑾知道了他所想的这一切,肯定会不知廉耻的握紧萧白的手:“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不至于,不至于……”方瑾有些不好意思的尬笑道。

        “和先生您一比,萧白自惭形秽!”萧白姿态再一次放低,看着面前的方瑾,他郑重的站了起来,然后弯下了腰,鞠了九十度的躬说道:“请先生允许在下在您身边做一名马前卒,聆听先生的教诲,愿意听候先生任何差遣,绝无怨言!”

        这一幕,整的方瑾有点呆,你这……你这,这么玩我还怎么装B?

        顿时方瑾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你说允许吧,这个人见面才一次……你说不允许吧,别人的态度都这么诚恳了。

        “你这样,先起来先起来……”方瑾双手托住了萧白,他觉得,自己还是先拖一拖的好。

        “先生是觉得在下无用吗?”萧白郑重的看着方瑾傲然道:“萧白今年三十有一,但也是一名五阶觉醒者,虽然比不得那些强者,但一些小事,萧白还是可以应付的了的!”

        “不是这个意思!”方瑾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看着面前这个认真的汉子,他叹了口气道:“没有必要的,我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学校,你留在这里不觉得屈才吗?”

        听着大师言语之间的松动,萧白有些欣喜的说道:“先生如此大才都在这间学校当一名老师,萧白又怎会觉得屈才,萧白甘愿让先生驱使。”

        “你这么文绉绉的说话,不觉得很别扭吗?”方瑾有些无奈,此时他才明白萧白口中的先生是什么意思,指的是老师、有才的人、尊敬的人……

        “还好,还好!”萧白笑道。

        “随你吧,你要是想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方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原本只是想装个B,谁知道变成了这样。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方瑾绝对不带搭理这个人的。

        “绝对不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萧白虽然不是什么好汉,但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萧白坚定的说道。

        对于萧白来说,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利益为上的社会,每个人都为了利益而不折手段,每个人都活的很累,所以他沉寂的这J年,走过了很多的地方,也读了很多的书……

        他发现,他更喜欢古代的华夏,那个时代,每个人都信守承诺,舍生取义,为了自己心中的大义,可以付出一切。

        而相比现在这个虚浮的社会,这个社会里的每个人都失去了所谓的‘义’,每个人的生活都失去了理想,金钱变成了判定成功的标准,人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下去……

        而当他听见方瑾批判的声音的时候,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期盼,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方瑾,而当知道方瑾的‘理想’的那一刻,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还存在这样拥有者崇高理想的人……他感觉自己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