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十四章 紧急任务

作品:《 我的大魔王老师

        星期一,又是一个烦人的早晨,在七个兄弟里,只有星期一是最被人讨厌的,但是……无论你再怎么看不惯它,也没辙,它还是活的好好的!

        “殿下,王新月今天没有来。”安小小清点了一下班级里的人,瘸腿三人组都来了,但王新月今天却没有来。

        方瑾将自己的包放了下来,里面装着几盒炒饭。

        “嗯,老师知道了。”方瑾摸了摸安小小的脑袋。

        这是第四周,一个学期就快要过去五分之一了。

        “穆叶凯,你作业写了没?”站在队伍里的龙傲天小声道。

        穆叶凯督了一眼龙傲天,傲慢道:“关你吊事!”

        “你特么是不是想挨打?”

        年轻人的火气很冲,一点就燃。

        龙傲天怒视着穆叶凯。

        “就凭你?”穆叶凯眯着眼冷道。 一秒记住m.soduso.cc

        “你……”龙傲天握紧了拳头。

        “怎么,还想手牵着手一起上厕所?手拉手一起蹲坑还没蹲够是吧?”方瑾的声音,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两个人的脑袋上。

        透心凉,心飞扬!

        还记得那一天,两个人都想要上厕所,然后在无数人的瞩目下,手拉着手,一起走进厕所,然后蹲坑的时候还手拉着手……

        想起屈辱的那一天,两个人都不禁缩了缩手,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低下了头,心脏不由猛跳两下。

        整个学校都在传,有两个基佬,手拉着手,一蹦一跳的去上厕所。

        想起学校里的那些流言蜚语,两个人都羞红了……不是,是捏紧了拳头,这一切,都拜这个死胖子所赐。

        “现在是第四周了对吧?”

        方瑾看着面前的这些小萝卜头们道。

        下面的小萝卜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只要上学的人都会知道已经到第几周了,但是为什么这个死胖子还要单独拿出来问一问?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不仅转不了班,转不了学,还退不了学了对吧?”方瑾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小萝卜头道。

        根据联邦最新的学生守则,转学、退学等手续需要在开学前三周完成,第四周开始,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则禁止转学、退学。

        这也是为了不影响学校、班级上课所规定的,除非有十分特殊的情况,比如搬家去其他星球这种。

        “行吧,我就是确定一下这个东西!”

        “开始晨练吧!”

        方瑾笑了笑道。

        这问的下面的这些小萝卜头有些莫名其妙,他们搞不懂这个死胖子到底要干什么!

        只是,经过这么多天晨练,他们或多或少也养成了早上起来跑跑的习惯。

        可能是因为龙傲天和穆叶凯闹矛盾的原因,所以,一年二班又恢复了最开始懒散的状态,处于那种应付任务的状态,每个人跑步都有气无力的,想要以这种状态达到方瑾的要求,估计……很难!

        晨跑之后,方瑾将蛋炒饭拿了出来,分给了小兮兮和安小小,至于朱晓白,他也准备了半盒,毕竟朱晓白这段时间也表现的不错,应当奖励一下。

        就在方瑾准备吃饭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一手拿着饭盒,一手掏出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是:过儿?

        “喂,过儿,怎么了?”

        方瑾随口问道。

        “你现在在哪?”赵亦过的声音有些急促。

        “怎么了?”方瑾问道。

        赵亦过深吸了一口气道:“昨天那个跟我们一起吃烧烤的小女孩,现在要跳楼!”

        “卧槽……”方瑾惊呼,整个人都绷紧了起来:“怎么回事?”

        “不知道,现在心理专家正在和那个小女孩对话!”赵亦过回答道。

        【紧急任务:拯救王新月】

        【任务内容:往前一步是深渊,身后却是悬崖,如何抉择?拯救学生王新月,安抚其对这个世界绝望的心灵!】

        【任务奖励:视完成情况而定!】

        脑海里突然出现的石碑,让方瑾心也随之绷紧了起来。

        “老大,老大,你是不是那个小女孩的班主任?”赵亦过突然问道。

        “对…嗯…对,我就是她的班主任!”方瑾赶紧回答道。

        赵亦过顿了顿道:“她说她饿了,要你赶紧送东西过来给她吃,不然她就跳下去!”

        “尼玛……”方瑾有些不知所措,送东西,送什么东西?

        看到了手中的蛋炒饭……

        “把位置报给我,我马上就到,你让她别激动,我马上就到!”

        “地址在达万广场对面这栋楼的天台!”

        “行,马上就到!”

        方瑾挂掉了电话,却看到三个小萝卜头都紧张的注视着自己。

        “偶爸?肿么了?”兮兮咬着汤匙,歪着头问道。

        “没…没事,偶爸有点事要出去一趟,很重要的事!”方瑾调整了一下心态,笑着说道。

        “哦……”兮兮乖巧的点点头。

        “对了,小小,等下上课的时候,你让他们去教室自习,等着老师回来就行了,老师这事有点急,就先走了!”方瑾叮嘱道。

        “好的呢,殿下!”安小小应道。

        方瑾将手里的饭盒盖上,放进了包里,然后快速的走出了学校,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达万广场走去。

        ……

        “莫鸡冻,莫鸡冻,千万莫鸡冻,有什么系,咱们可以好好所,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跟我们所的!”一个有着两颗大门牙,戴着金丝眼镜的心理专家对着天台边缘的王新月说道。

        此时的王新月邋里邋遢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的泪痕尤新,手里握着一把刀,抵着自己的脖子,所有人都没敢靠近她。

        “都别过来,你们再过来我就跳下去!”王新月激动的用刀指着面前的这些人说道,“都别过来,你们要是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往下跳!”

        王新月很清楚武者救人的距离是多少,二十米,二十米之内,哪怕她跳下去,都会被人救上来,所以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三十米内。

        “小姑凉,不要鸡冻滴嘛,这锅世盖还有很多美好的系物,你不要酱紫的嘛……”大门牙劝说道。

        “你闭嘴,听你说话我难受!王新月骂道。

        “好好好……我不港话,不港话!”大门牙抽出卫生纸,擦了擦额头的汗,对着后面的人道:“我没办法了!”

        “我要的东西呢!”王新月大声道:“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饿了,再不给我送东西吃,我就往下跳!”

        “等会,你老师正在赶来的路上!”赵亦过沉住气道,他没想到一上任,就遇见小女孩要跳楼的事情。

        尽管这个事情他不用管,而且这个距离,哪怕王新月往下跳,他也能救下来,但是救下来没用啊,你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看着一个寻死的人。

        想死的人,到底是想开了?还是没想开?

        王新月抹了抹眼泪,轻声道:“我没跟你们开玩笑,我会往下跳的。”

        赵亦过紧紧的盯着王新月的眼眸,他看得到,这个小女孩的眼眸中,充满了绝望,现在看起来她好像是在耍性子,在开玩笑,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某个中学的女生在和父母回家的路上,因为就和父母争吵了几句,她说了一句:“你们不用骂了,我会去死的。”

        她父母就大声骂道;“去死啊,你去死啊!”

        女生转身就朝着马路上冲去,被一辆疾驰的大卡车碾压了过去,香损玉消。

        有那么一个男孩子,在坐母亲开的车回去的路上,好像是因为在学校里跟同学闹矛盾了,男孩跟母亲说那个同学老是欺负他,母亲就反问他,为什么别人就欺负你不欺负别人。

        还问他为什么不懂点事,说她每天工作已经很忙了,还要操他的心。

        他随之跟母亲争吵了起来,其中不知道吵了些什么。

        车辆刚好停在了大桥上,他打开门,从桥上跳了下去。

        ……

        “你跳不跳啊,快跳啊!”

        “这都等了多久了,还不跳?!”

        “跳吧,老刺激啦,嘣一声就没了!”

        “快跳,别耽误老子时间啊!”

        在大楼的对面,万达广场上,聚集了无数看热闹的人,他们拿着手机拍着,议论着,笑着……

        看着下面的这些人,王新月笑了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或许对这些人来说,自己只是一个笑话吧,那种听过之后,就会忘记的笑话。

        也不知道那几个人会不会来给自己收尸。

        应该不会吧,他们那么厌恶我。

        巴不得我死了吧!

        真希望再吃一顿昨天的烧烤,没想到那个胖乎乎的班主任做的东西那么好吃,难怪安小小一直死心塌地的站在他那边……

        王新月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有些饿的肚子,听妈妈说,人死的,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唉,卧槽……终于……终于赶到了!”方瑾喘着粗气,手里拿着盒饭,赶到了天台之上。

        “让他过来!他就是那个班主任!”赵亦过道。

        拦下方瑾的警卫将方瑾放了进去。

        天台上空无一人,只有王新月坐在天台的角落边上,手里拿着一把刀。

        看着方瑾的出现,王新月原本想要跳下去的心瞬间收了回来,轻声道:“你把东西带来了吗?”

        “东西?那个……只有炒饭中不?来的太仓促,没时间准备!”方瑾举了举手里的饭盒道。

        “炒饭……”王新月咬了咬嘴唇,她更想在走之前,吃一顿烤牛肉,但也知道自己没得挑,“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