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作品:《 北望南辰

        众诺集团的和蔚清离的名字这几天传遍了苏市,自然也传到了季林风的耳朵里。

        得知消息的季林风和所有人一样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屏蔽的关键字*”八年的儿子如今还活着?!这样荒唐的消息让季林风很是震惊,直到秘书把调查到的资料递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才瞪大了双眼慢慢地接受现实。

        照片里,蔚清离的身形和外貌并没有改变太多,只是更加挺拔坚实,棱角分明的脸上也多了些许的历练,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自己,季林风不免有些欣慰,这个孩子身上,尤其是眉眼之间,很有当年蔚纾的影子,而自己却亏欠了这个曾经相爱的女人那么多年,连同两人的孩子,自己也并未尽过多少父亲的责任。当年,自己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所谓的名利权势,抛弃了蔚纾,让蔚清离成为了私生子,甚至回国之后还不肯让对方改成季这个姓,无非也只是为了怕丢他季家的脸面,怕自己的现任妻子沈嘉会生气。直到后来蔚清离“*屏蔽的关键字*”,自己的年纪越发的大了,才开始想明白一些事,才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对待蔚清离和蔚纾。如今,或许是老天可怜自己这个做错过事情的老父亲,居然又把蔚清离送回到自己的身边,自己多多少少也该补偿一些才是。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的沈嘉看着脸色不大好的季林风,赶忙端了参茶上前嘘寒问暖,

        “怎么了,头又疼了?”说话间,沈嘉已经把双手放在季林风的太阳穴处为对方按摩了起来。

        “老婆,豪斯最近的招标会你听说了吗?”季林风犹豫再三,还是觉得委婉地慢慢说出蔚清离的名字好,不然对方肯定也会像当时的自己一样震惊。

        “在网上随便扫了一下,好像是被一个新公司拿下了是吧。”虽然已经退出公司在家专职做家庭主妇几年了,可是生意场上的事情,沈嘉还是会习惯性地浏览一下,不想与时代脱轨。

        “那这个新公司,你有调查过吗,或者招标会的照片你看了吗?”季林风小心翼翼地问着。

        “这个倒没注意,那个消息也是很快扫了一下就过去了,怎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看着季林风这样吞吞吐吐的样子,沈嘉有些奇怪。

        “你等一下啊,”说着,季林风从包里拿出文件夹,然后把调查的资料递到了沈嘉的面前,“你看看,众诺这个董事长。”

        结果资料,沈嘉仔细端详了一番,“这个年轻人好像有点眼熟?”沈嘉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却又有些陌生,毕竟这八年的时间她也根本没再去看过几眼蔚清离的照片,自然记得不大清楚,更何况人已经长大了,相貌也自然有些变化。瞥一眼季林风正要问,却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拿着文件的手抑制不住有些颤抖,

        “这个······这个人怎么那么像清离啊!”话说出口,沈嘉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太过于可笑了,“怎么会,他不是已经*屏蔽的关键字*吗,这个······”

        “你的反应和我当时看到资料的时候一模一样,本来我也不大敢相信,知道看到资料上蔚清离三个字,我才······老婆,清离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那又怎么样,活着就活着呗,你对那个女人的亏欠不就少了一些吗?”平复了一下沈嘉才幽幽地说道。

        其实当年传出蔚清离死去的消息时,沈嘉的心里也是有一些悲恸的,毕竟在季泽清出生之前,她是真的打算把蔚清离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的,即便这个儿子是自己的情敌所生,但对于当时无所出的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相处的那段时间她也确实付出了真感情。只是后来季泽清的到来才让自己转变了态度,甚至把蔚清离赶着送出了过。等到蔚清离车祸身亡的消息传来,她也自责过,如果不是自己当初执意要把蔚清离送出去,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现在,蔚清离还活着的消息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那点愧疚和自责也就慢慢地随风飘逝了。

        “可是,清离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我想见见他。”被沈嘉压得太多年,季林风如今仍旧是个妻管严,说话做事都不太敢违背沈嘉的意思。

        “儿子?私生子罢了,且不说别的,你看看,他蔚清离姓季吗!说是你儿子,谁信!你的儿子就一个,那就是我沈嘉生的,他叫季泽清!”沈嘉一边说着,一边没好气地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老婆,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清离他身上毕竟也留着我的血,虽然我并没有想让他进咱们季家的门,可是作为父亲,我还是想要去看看他,他认不认我是他的事,我也算是尽到责任了,日后就算传出去我也不理亏呀。”季林风见沈嘉面露不悦,赶忙坐在了沈嘉旁边,语气很是讨好。

        “我随你!反正不关我的事!”沈嘉看着季林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爸,妈,这是怎么了?”从外面回来的季泽清,看到父母两人坐在沙发上,气氛却不是很好,便走上前问了一下。

        “你小子又去哪鬼混了?公司公司找不到你,电话也不接!”看到眼前的季泽清,季林风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尤其是和蔚清离作对比,一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董事长,一个大学毕业后,就好吃懒做待在家里,要么不务正业的出去鬼混,好不容易安排进了公司,也是三天两头的不见人,季林风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凶什么啊!有气你朝我发,拿儿子撒气算什么!”看到季林风指责季泽清,向来宠溺儿子的沈嘉就不乐意了。

        “你就惯着吧,看看他,都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都这么大人了,也不说帮着家里好好打理公司,整天游手好闲,和他那群狐朋*屏蔽的关键字*出去瞎鬼混,花钱大手大脚,我们这个家迟要被他败完!”

        “赚钱是干嘛的,不就是花的吗!而且这是我儿子我不惯着谁惯着,也是,谁让他爸不惯呢,外面有个大的要管,自然顾不上这个小的了,有爹妈生,最后只有妈来疼!”沈嘉本来就不喜欢季林风数落自家儿子,如今又在气头上,即便本来就是季泽清不对,她也管不了那么多选择了护短。

        “你······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看到沈嘉不管不顾就这么闹了起来,季林风也很是头疼。

        “什么大儿子小儿子的,到底怎么回事啊?”季泽清向来不过问生意上的事情,自然也不会了解豪斯招标的项目,被眼前两人弄的一头雾水。

        “这事问你爸去,别问我,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沈嘉瞥了瞥头并不想答话。

        “爸,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儿子?是那个私生子吗?他不是已经*屏蔽的关键字*嘛,难道你还在外面有别的孩子了?”从小受沈嘉的熏陶,季泽清对蔚清离也并不客气,从来没有把对方当作哥哥不说,更是开口闭口都是私生子,喜欢给对方使绊子。

        “你······”显然,对于季泽清口中的私生子,季林风并不悦却也无力反驳,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清离他是你哥哥,以后放尊重点!”

        “什么哥哥啊,我俩是同一个爸妈生的吗?又不是,更何况他妈是没名没分生了他,不是私生子是什么?”季泽清很不客气的说着,反正有沈嘉会给自己撑腰,他可不怕,自然也就口不择言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讲理,学都给你白上了是不是!”

        “怎么不讲理了,泽清他哪里说错了,明明就是你自己偏心!是是是,人家现在是董事长,了不起有出息了嘛,我们也高攀不起,只不过人家要不要认你这个爸爸还说不准呢!”沈嘉毫不示弱地怼了回去。

        “什么董事长啊,妈,到底怎么了呢?”季泽清也很是头疼,自家老爸老妈很少会这样针锋相对,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想说,让你爸告诉你吧,这都是他折腾出来的事。”说完,沈嘉不再说话,把头扭到了一边。

        于是,季泽清转眼看着季林风,季林风又看了看沈嘉,叹了一口气才慢慢说道,

        “清离他还活着。”短短六个字,对于季泽清来说却像是晴天霹雳。

        “什么东西?没死!怎么可能啊!*屏蔽的关键字*都八年的人,这下你告诉我还活着?!诈尸了?!”季泽清显然是不相信,他从小就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哥哥,曾经还担心对方会和自己争夺家产,毕竟这是沈嘉从小就给他灌输的思想,好不容易熬到了传来蔚清离车祸身亡的死讯,他这才大了胆子整天和朋友出去三五成群的消遣享乐,反正最后季家的财产也都是他的,如今这人又活了过来,他怎么能淡定呢。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具体的事情我还不知道,只知道清离他还活着,豪斯酒店的最新方案就是被他的公司拍下的。”季林风看着季泽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到底像谁,每天正事不干一件,苏市的生意场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居然都毫不知情。

        “等等,你们刚才说的董事长是谁?”季泽清突然抓住了刚才那通谈话的重点。

        “就是新入驻苏市的地产公司,众诺集团,说了你也不知道,”季林风无奈地摇了摇头,“清离就是众诺集团的董事长。”

        “董事长?!”季泽清一时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了,“真的假的,这八年不见他都成董事长了?所以他根本没死瞒着我们创业去了?”

        季泽清一席话让季林风忍不住扶额,这都哪跟哪啊,“你说说你,到现在都没混出个名声来,清离他都是公司的董事长了!你还不好好学学。”

        “学什么学,我们泽清有爸有妈的,等你以后退了休,万嘉不还是我们泽清的吗,那么拼干嘛!而且我听说众诺集团是有前董事长的,这公司那就可不是他蔚清离辛苦拼出来的,还不知道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呢。”沈嘉很是不屑。

        “原来还不是创业得来的啊,我还以为他真有那么厉害呢,也不过如此。”季泽清这么一听倒是松了一口气。

        “你们母子俩······”季林风看着沈嘉和季泽清,一时没了脾气,也不想再多纠缠下去,“行吧,随你俩怎么说,我累了先上楼休息去了。”

        “饭不吃啦?”看着季林风拿着东西就要上楼,沈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对方。

        “不吃了,你们吃吧。”季林风没好气地说道,头也不回地就上了楼。

        “不吃就不吃,我们吃!”看着季林风扬长而去的背影,沈嘉很是生气,这老家伙闷声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这样跟自己吵架,而且还是为了蔚清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泽清,我们吃!”

        “妈,你说这个蔚清离都消失了那么多年,怎么就突然回来了?”饭桌上,季泽清左思右想也想不通。

        “我怎么知道,”沈嘉没好气地说道,刚才季林风的反应她越想越生气,“都消失了那么多年,这下突然这么大张旗鼓地回到苏市,也不知道安得哪门子的心。”

        “就是,我看还是想要我们季家家产呢。”季泽清很是同意地附和着,沈嘉这一听,又看了看季泽清,

        “你说说你,你爸说的也不错,二十好几的人了,这事业没事业,爱情没爱情,勾搭的花花草草倒是一大堆,你倒是给妈领一个门当户对的来呀,也算是巩固我们万嘉的地位了,整天也不知道都干了什么,这下倒好,他蔚清离当上董事长回来了,你这还一事无成的,真要是来瓜分财产,你都没地儿哭去!”蔚清离的存在,身边还是有很多人知道的,虽然身份并不光彩,可要真是动起真格来,这万嘉还真得分点股份给她,想到这沈嘉就很不快,“算了算了,你自己一个人吃吧,我也没心情了。”说完,沈嘉便丢下筷子上了楼。

        “妈!”季泽清冲着沈嘉的背影叫了一声,可惜对方并没有回头,季泽清只好自己一个人扒拉起饭来,可是没吃几口也吃不下去,索性就上了楼。虽然平时这玩的昏天黑地好像什么也不关心一样,这要是真威胁到他的利益,季泽清也是相当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