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作品:《 北望南辰

        像每一个阔别重逢的情侣那样,蔚清离和林北沫相拥着很久才分开。

        “小沫,饿了吧,先吃饭吧,也不知道你现在爱吃什么就都点了一些,你快尝尝还合不合你的口味?”蔚清离看着林北沫,眼里尽是隐藏不掉的宠溺与温柔。

        “嗯嗯!”看到餐桌上,日式蜜汁松肉、煎鹅肝、菲力牛排······自己从前爱吃的和现在也爱吃的全都摆在了餐桌上。时隔这么多年,蔚清离居然还能记得自己的口味,林北沫的心里暖暖的,“离哥哥好像永远都能猜到我喜欢吃什么。”

        蔚清离听到林北沫的回答很是满意,“你爱吃就好,我还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会摸不清楚你的口味呢。”

        其实哪有那么多的神机妙算,不过是因为这些年梁敏惠事无巨细地向自己报告着有关于林北沫的一切罢了,事无巨细他都了解的相当清楚,蔚清离不喜欢那种对林北沫的喜好一无所知的感觉,他想要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自己依旧是那个最了解林北沫最让对方依赖的人。

        吃饭的时候,林北沫的眼神也从未在蔚清离身上离开,这样真真实实坐在对面吃饭的蔚清离,让林北沫仍旧有些不敢相信,她的离哥哥此时此刻居然活生生地坐在自己对面,看着自己,眼里满是笑意。

        “怎么一直看着我,我还比菜好吃吗?”蔚清离看着林北沫这个样子,不由得笑了,“还是我长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你有些不习惯了?”

        “我只是不敢相信,离哥哥终于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过去的八年里,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画面,没想到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

        “对不起让你伤心了这么久,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的身边,我答应你。”蔚清离只有在对着林北沫的时候才会这样的温柔。

        “嗯,你再也不许离开了。”

        吃完饭离开的路上,林北沫仍旧紧紧地抱着对方的胳膊,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让对方再次消失,那八年的噩梦林北沫再也不想经历。

        被林北沫这样牢牢地抱住,蔚清离很是开心和满意。林陌凡,即便多了这么多年,你依旧还是没能阻止小沫和我之间的感情不是吗?想到这,蔚清离不禁勾起了嘴角,他向来对自己和林北沫之间的感情相当有自信。

        一路上,林北沫坐在车里,睁着眼睛看着蔚清离,眼神一刻也不想移开,她差点忘了自己己经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着对方了。可是终点很快还是到了,林宅门口,林北沫看着蔚清离迟迟不想下车,害怕失去对方的感觉仍旧萦绕着她。

        “离哥哥,你明天还会出现的对吗?”看着林北沫仍然这样依赖自己,蔚清离的心里很是开心不过也夹杂着愧疚,毕竟他让对方痛苦了这么多年,一切也只是出于自己的好胜心罢了。林陌凡觉得六年的时光便能让他和林北沫不再相爱,他偏不,即使再多的六年他也坚信对方对自己的感情。

        “当然啦,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上班,可不要迟到哦。”蔚清离摸了摸林北沫的头,就像当年放学后一样,蔚清离会摸一摸对方的头,温柔地嘱咐一通一样。

        “嗯,不见不散!”

        于是林北沫蹦蹦跳跳着下了车往家里跑去,却在转身看到蔚清离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慢慢地向前走。她的离哥哥不喜欢她这样蹦蹦跳跳。

        回到家,林北沫的心还是久久地不能平静,傅思慧看着自家女儿满面笑容地走进来很是好奇,这样的笑容她好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小沫,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开心成这个样子,说出来让妈也开心开心!”

        “妈,你知道吗!原来离哥哥他真的还活着,我这年年的感觉真的不是错觉!离哥哥他还活着!”听到林北沫的话,傅思慧的大脑有点宕机接受不能。

        “你说什么?”傅思慧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林北沫,自家女儿怕不是傻了吧。

        “妈,你没听错!离哥哥,蔚清离!他还活着!今天的竞标会他来了,刚才还是他送我回来的呢!”知道自家老妈肯定以为自己犯病了,林北沫又开心地解释了一遍,这样的好消息她迫不及待地想和每一个人分享。

        “你是说清离他还活着!?”想到刚才林陌凡沉着脸没有理睬就独自上楼的样子,傅思慧这才明白,自家儿子和女儿这么反常的表现原因究竟是什么了。蔚清离还活着这件事,她有些欣喜又有些担心。作为蔚纾的好朋友,也是看着蔚清离长大的长辈,蔚清离的存在自然让她开心,只是当年因为蔚清离,林北沫和林陌凡两人闹得很不愉快,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好些年,尤其是现在还有顾南辰横插了一脚,未来的林家气氛恐怕会非常不好。

        “是的!我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离哥哥他居然······还活着。”林北沫笑着笑着,眼泪从眼角滑落,她等了有多久呢,整整八年,才等到她的离哥哥还活着的消息,欣喜和痛苦一时间让她有些奔溃。

        “小沫。”看到林北沫这个样子,傅思慧忙上前抱住对方,“小沫,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清离他不是还活着嘛,别哭了。”

        听到楼下有动静,苏允珂便走了下来,这兄妹俩今天是怎么回事,楼上那个像是天塌下来一样脸色很是不好,自己怎么问也不肯说话,楼下这个一会开心一会落泪的,弄的自己很是懵。

        “妈,这是怎么了?”苏允珂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用手指了指林北沫。

        “清离他,还活着。”傅思慧显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比较好,毕竟乍一听还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她只能尽力平静地说着。

        “你说什么!”苏允珂惊讶地快要破音了,她很是怀疑自己的耳朵究竟听到了什么。

        “我是说,蔚清离他还活着,他没有死!”苏允珂震惊的面孔让傅思慧觉得像在照镜子,刚才的自己恐怕也是这样的反应吧。

        “这个······信息量太大,让我缓缓,你是说,蔚清离,蔚纾阿姨的儿子蔚清离还活着!”苏允珂又反复确认了一遍。

        “是的,还活着。”

        “小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死了八年的人怎么又突然死而复生了?”苏允珂现在很是好奇便赶紧拍了拍林北沫想知道真相,可惜对方也并不清楚,

        “这个,我也没问,一整天我都沉浸在离哥哥还活着的事实中,这八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都忘了问了。”

        “好吧······也是情理之中,我终于知道你哥怎么是那个反应了,这个消息真的······让我缓缓。”苏允珂扶着额,有些头疼。

        “小沫,明天你还是问问清离吧,这八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傅思慧现在也真的很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毕竟这件事曾经让林北沫痛苦了那么多年。

        “嗯,我自己也很好奇,明天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问问,你们就先别在我哥面前提离哥哥的事了,今天我把天成地块的招标给了离哥哥在的众诺集团,我哥他很不高兴,还是等他平静了再说吧。”

        “嗯,我想光是蔚清离还活着这一件事就够让他头疼的了。”苏允珂忍不住地嘀嘀咕咕,自家老公究竟有多么不喜欢蔚清离他不是不知道,这下江湖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咯。

        于是,一整晚林北沫都沉浸在蔚清离还活着的喜悦中无法自拔,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第二天的天亮······

        黑夜很快过去,第二天林北沫一大早就梳洗好吃了早饭出了门,果不其然在门口看到了蔚清离,原来,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离哥哥!”

        “嗯,上车吧!”虽然是阴天,但是蔚清离的笑却让林北沫的心情无比的灿烂。

        上了车心里满满的都是好奇和疑问,林北沫终于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口,“离哥哥,可以跟我讲讲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林北沫的疑问蔚清离早就有所准备,于是,蔚清离像是思考了一下才靠边停了车讲起了这八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看着蔚清离就坐在自己身边,林北沫终于觉得是那么的真实。

        “当年因为下雨路面打滑没能刹住车才出了车祸,车掉进海里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一定挺不过去了,幸好一辆游艇经过救了我,所以当时你们再去找我才没有发现吧,这也是我后来看新闻才知道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蔚清离说得云淡风轻,甚至没有提起林陌凡,而是轻描淡写着就描述了那场车祸。

        “那你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联系我呢,我真的急的快要疯了,天天去海边,就为了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好心人把你救下了,可是半个多月过去了,警方也已经明确确实没有人救起你,我才放弃了。”想起当年的那段时光,林北沫依然觉得是噩梦。

        “当时被救了之后,我昏迷了好久才醒过来,因为缺氧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很清醒。清醒的第一时间我也想去找你,当时救我的人想必你也猜到了,就是众诺集团的前董事长,那个时候众诺在日本的发展正好遇到了瓶颈期,我只能帮他们一把了,而且就算我回去,陌凡他也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吗,我是个没权没势的私生子,陌凡他根本不想让我再出现在你的身边,我只有帮助众诺度过这个难关并且在公司占有一席之地,我才有机会回去,以不一样的身份出现在你世界,陌凡才有可能同意不是吗?”私生子这三个字,蔚清离已经可以不痛不痒地说出来了。

        蔚清离对于这八年的说辞一点也没有让林北沫怀疑,因为本来就是事实,即使林北沫再怎么不想承认,她的哥哥林陌凡也确实因为蔚清离的身份所以才会这样阻止两人,其他的缘由也都是建立在这之上罢了。没办法,蔚清离的话向来那么有魔力,让林北沫可以毫不怀疑地完全相信,甚至此刻林北沫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蔚清离不能选择的出身,让他这些年独自一人漂泊在外,想到这,林北沫心痛极了。

        “对不起离哥哥,我哥他······”

        “没关系,其实陌凡做的也不错,我这样的身份凭什么给你幸福呢,”蔚清离苦涩地笑了笑,“不过好在众诺的危机终于过去了,我也只能赌一赌了,等我以全新的身份再次站在你面前,我们两个之间是不是就会有可能了,所以这些年我都一直待在众诺,从普普通通的员工,到项目经理一直到现在真正地掌控了众诺。”蔚清离从来都知道怎么的一套说辞会让林北沫心软。

        “可是,我听别人说,众诺的新任董事长是前董事长的准女婿······”林北沫的神情突然黯淡了下去,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小沫,你相信我吗?”蔚清离轻轻按住林北沫的肩膀,让对方可以直视自己。

        林北沫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蔚清离,“嗯,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对于林北沫来说,蔚清离从来都是无条件选择相信的。

        “众诺的前董事长叫凌贤胜,凌董一直有意让我接手众诺,可是你也知道,让我这样一个初出茅庐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接手公司,那些老董事一定都会反对,没有办法他只能让我和他的女儿订婚······”听到这,林北沫的心里凉瑟瑟的,像是有人丢了冰块进去,“小沫,众诺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没有它我今天根本不可能站在你面前,所以为了你,也为了报答凌董的救命之恩,我只好答应了。”

        “那你的未婚妻呢,她现在······”

        “众诺现在已经到了我的手上,我和凌雪诺之间也根本没有感情,所以她已经出国了,我们之间没有阻碍了,小沫。”

        其实蔚清离本来并不打算说这么多,可是凌雪诺和林陌凡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与其让他们揪着不放,倒不如让林北沫先相信了自己站到自己这一方,甚至凌雪诺的事情他也只是当做无关紧要的事翻了页,他不会再让凌雪诺成为自己和林北沫之间的阻碍的。

        “离哥哥。”其实蔚清离的解释到底是怎样的,林北沫并不在乎,她所关心的,只是她的离哥哥终于又回来了,至于这中间的过程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谎言不可能是一堵不会透风的墙,可是故事里的人却仍旧一遍遍地选择说谎,因为他们下意识里觉得自己的谎言是那么无懈可击······